「哥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如今的靈植空間還處於一級的層次,還不具備收取事物的能力!」葉靈的話好死不死的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頓時讓滿懷激情的葉辰,瞬間猶如被一大盆冰冷的水,給從頭淋到尾,澆了個透徹。

「小靈……你真是越來越壞了啊!」葉辰一臉無語的望著葉靈,半晌才有氣無力說道。

嘻嘻!

看著葉辰這副模樣,葉靈就感到很有趣,不禁嬌笑了起來。

「看來還真的要去做任務了,不然怕是收不了這汪金玉真水來了!」葉辰微微思索,便有了決定。

「對了,小靈你說升級這靈植空間到第二級,那麼所需要的積分點是多少呢?」

葉辰覺得有必要將升級所需的積分給搞清楚,於是他這般問道。

「哥哥這靈植空間一級升到二級,所需的積分為十五萬點。」

「十五萬點?」葉辰以為自己聽錯了,又是詢問了一遍。

「是的。」葉靈點頭,確認這確實是真的。

「那我還做個什麼任務啊!我自己剩下的積分就足夠升級了啊!」

「但哥哥升級后你的積分不還是少了嗎?還不是需要去做任務的?」葉靈直接將葉辰的想法給掐死在了萌芽期。

「哎?」葉辰一愣,隨後臉上又是回到了愁眉苦臉的神態來,無力道:「還真是沒辦法,還是要去做任務的啊!」

「哎!我就是一勞碌命,一點都閑不下來!」

搖著頭,嘆著氣,葉辰轉頭看向一旁的青眼金羽雕,對它囑咐道:「金毛你好生再次看著這潭水,絕不能讓別的蠻獸靠近,主人我去獵殺蠻獸,很快就能回來。」

啾!

聰慧的青眼金羽雕,立即明白了葉辰的話,低鳴了聲,點著小腦瓜子,表示明白。

見此,葉辰頓時滿意的撫了撫它胸口的羽毛,隨即也不在耽擱,立即轉身朝著叢林內走去。

……

轟轟轟!

一連串的轟鳴聲,在一片叢林內響起。

卻見一隻身材龐大的暗紅色毛髮的異狼,在被一人在空中連續爆踢了數腳后,直接被砸在了地面上。

嗷嗚!

那暗紅色異狼頓時發出慘嚎之聲,一時間都沒法立時站起來。

「黑鐵級的紅眼血狼,就是這麼個程度嗎?太弱了!」一聲裝~逼到極點的話語,在林間突然響起。

嗷嗚!

極力站起來的紅眼血狼,一雙嗜血的眼睛內滿是憤怒之火,死命的盯著那個帶給它痛苦的生物。

它想發起攻擊,可是奈何之前被對面的生物,突然的襲擊,已然讓它遭到了重創。

此刻,它已經無力再發動哪怕一絲的攻擊了!

如此說來,這紅眼血狼死定了,連一點翻盤的機會都沒有。

嘿!

看著紅眼血狼的狀態,對面站著的人,輕笑一聲。

此人正是出來做任務的葉辰了,也只有葉辰會出現在這裡!

「既然你已無力發動攻擊了,那麼就讓我來了解你的痛苦吧!」輕聲細語之下,葉辰向著紅眼血狼不斷靠近。

而紅眼血狼則是緩緩的後退,眼中憤怒之色逐漸散去,反之升起的卻是無盡的求饒之意。

「不行哦,想讓我放了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你可是我最後一隻的獵物了,自然是不能放過你的,所以你還是安心的下去吧!」言罷,葉辰雙眼豁然一眯,手掌轟然的拍擊而出。

萬化真氣隨著葉辰的出掌,亦是涌動的朝葉辰體外衝去。

一道真氣掌印豁然在前方形成,剎那間掌印臨身。

嗷嗚!

在最後的一聲悲鳴下,葉辰了結了這紅眼血狼的生命。

叮!

「恭喜宿主完成隨機任務。」

「任務內容:擊殺三隻以上的蠻妖。」

「任務完成獎勵:三十萬點積分,秘境地圖一份。」

叮!

「請宿主注意,獎勵已發放,請自行查看。」

。關於這次要去進行探查的路徑,溫桓是已經有了法子。

「方才你們三個過來的時候,應該是覺得十分慶幸才是,還好那些妖物沒想著要將你們如何……」

溫桓如是說道,又是覺得,之所以那些妖物沒能對他們下手,大約也是因為他們進去之後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又不顯得莽撞,那些那些妖怪才會繼續與他們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一十六章猛男大哭 魔宗秘境之內,此時眾多弟子聚齊在宗門廣場之上,熱鬧非凡。

「此次趙昊師兄肯定能夠橫掃其他門派的天驕!」

「瞎說,童千柔師姐巾幗不讓鬚眉,未必比不能大放異彩!」

一群人也不知道怎麼,說著說著就吵了起來,眼看著還有要動手的趨勢。

正在這時,魔宗秘境口處傳出波動,緊接著就是十多道身影略過落在了廣場上。

「回來了,趙師兄他們回來了!」

「童師姐,你們這次成績怎麼樣,別家的天才厲害嗎?」

很快,眾多弟子就將幾人圍住了。

這其中有一男一女兩人最為突出,男人長相陰柔,一身黑色的長袍顯得邪魅,女人倒是一身勁裝,長發飛揚間顯得英氣十足。

「你家娘子倒是會躲清閑,你這些破爛事都往我身上推,分氣運這種事倒是輪不到我!」

此時,林素帶著他從遠處路過,對此夏凡不禁翻了個白眼回應道:「那你經常往我鏡月谷跑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偷偷吸我陽氣!」

自從知道他身上的氣運居然能夠蘊養靈寶,甚至能夠幫助異性修行后,林素就一直心動,並且經常往他這邊跑,就差搬過來住了。

而與柳詩妃成親以後,他的氣運就可以輕微影響周圍的陰屬之物了,且林素髮現在他身邊修鍊,領悟秘法和修為都比以往要容易一些,這才樂此不疲的跑過來蹭網。

對於這一點,柳詩妃並沒有在意,只是叮囑林素不要聲張,反正也是在魔宗,肥水不流外人田,倒也無傷大雅。

況且,林素蹭的那點氣運只能算是毛毛雨,稍微對修行有所幫助而已,根本算不上分享,甚至還沒有白玉葫蘆和她的劍獲得多。

「話別說的那麼難聽,什麼叫吸你陽氣,你以為我是妖精嗎?我是幫詩妃照顧她的夫君,沒有我,你早就餓死了,蹭你點氣運算什麼!」

對此,夏凡根本不與之爭辯,這女人渾身是理,而且還竟是歪理。

「那邊什麼情況,怎麼這麼熱鬧?」夏凡看向遠處的廣場問道。

「還能是什麼,去參加十年一度的各宗大比的人回來了唄!」

「各宗大比?」

見他這幅模樣,林素不禁一拍額頭:「忘了你還不知道這事!」

「各宗大比十年一次,去的都各宗下三境弟子,由一名長老帶隊。」

「不過這些都是小打小鬧,給小輩一些壓力罷了!」

「真正有含金量的,要不去闖登天閣,要不去掙天地人三榜,像這種在長輩庇護下,沒有一點生死危機的,一點勁都沒有!」

「登天閣?天地人三榜?」夏凡歪頭,信息量有點大。

林素:……

果然和一個剛踏入蛻凡的萌新說話就是費勁,隨即就簡單的給他解釋了一番。

登天閣,位於西北大荒的一處秘境內,凡是修為在上三境以下的都可以進,蹬閣闖塔,一層一重天,而且每層過了都能得到一些好處,不過也有死在裡面的可能,但哪怕如此,每年依舊會有大量的人前去。

而天地人三榜分別對應著中三境,完全是由四海閣自己弄出來的,並且能夠實時更新消息,宛如一個專門對修行者服務的勢力。

而且天地人三榜,每個榜單上只記錄著前百名,且榜上的每一個人都有相應的戰績,做不了假,這些才是真正讓人揚名的東西。

初聞這些信息,夏凡這個萌新不禁感嘆修行者之間的花里胡哨,說白了那所謂的三榜不就是人前顯聖用的嗎?

作為一個躺平青年,人前顯聖這種事太過無聊了一些,一點實質性的好處都沒有,這和前世那些畫大餅的老闆有什麼區別。

「這樣啊,感覺一般!」

「切,你一個小孩懂個屁,姐姐曾經地榜第二十九,厲害吧!」

「第二十九你有什麼可驕傲的,我還以為是第一呢!」

「你……」

說話間,兩人已經遠離了廣場人群,不一會就來到了魔宗的秘法樓。

儘管已經來到這裡十年了,但他平時幾乎都在鏡月谷,整個人深入淺出的,很少有魔宗弟子知道有他這號人。

就算見過,也都以為他只是一個弟子,沒人會想到一個修為這麼低的人居然是鏡月谷老祖的夫君。

算起輩分來,他能算這些人的祖宗。

趁著眾多弟子都趕去廣場,兩人走進了秘法樓,果然裡面的弟子並沒有幾個。

兩人直接進去,林素的修為雖然只是出入天象境,但在宗門內也是長老,自然有一些特權。

一樓的秘法兩人看都沒看,直接奔向二樓。

「你的情況我也有些了解,擅長劍道,普通秘法對你沒有,而攻伐類的秘法你現在能用的上的遠不如你掌握的劍意,還不如選一些旁門類的特殊秘法來得實在。」

剛到二樓林素就率先開口道。

夏凡在行氣境就領悟了劍意,這事只有少數幾人知道,就連柳詩妃都評價他,是學劍的好苗子,放在萬劍山也是親傳弟子,天才劍修。

他們魔宗本就不擅長劍道,劍道功法雖然也有,但比起萬劍山來說差了太多,強行修鍊反而耽誤了他,因此這麼多年他除了長生功什麼都沒學過。

「那我怎麼選?」

「我哪知道,你自己選,這種事外人不能替你做決定的!」

說著將他向前一推。

二樓的秘法不多,但林林總總也有數百,除了功伐,防禦,速度,力量,回復,醫療這些常見的類型還有一些旁門類的秘法,也許沒有實質性的殺傷力,但卻可以在其他方面很有幫助。

但她不知道的是夏凡有一點選擇困難症,什麼都覺得不錯,什麼都想學。

當林素看到夏凡抱著一堆玉簡回來的時候,差點沒被驚掉了下巴。

「你你你,你要死啊!這得花多少靈石啊?」

「需要靈石嗎?我刷了一下娘子給的令牌它們就出來了啊?」

林素:@#¥%……&*

差點忘了,他家娘子可是魔宗的上三境,上三境的人,宗門一切資源皆可動用,更何況是一些秘法了。

正所謂,窮則精準打擊,富則火力覆蓋。

反正他有附屬金卡,目之所及,打包帶走,要不是拿不下了,他還能再來點。

「走,去三樓,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拿走上面秘法!」

……

。 時間倒回到十分鐘前。

喻晉文看著喻澤宇手機微信上【沒有大哥群】的群名,適才發現這個群裡面,喻家人幾乎都在裡頭,還有南頌,唯獨沒有他。

他一張沉靜的臉如同桃花潭水深千尺,看著熱熱鬧鬧、無限歡脫的群,不由抬眸,冷冷地掃了喻澤宇一眼。

喻澤宇滿是心虛地站在喻晉文面前,被大哥這一眼瞪得差點腿軟給他跪了。

「大、大哥……」

喻澤宇訕訕開口,「這可不怪我啊,是爺爺讓我不要把你加進去的,說你在裡頭,容易影響氣氛。」

喻晉文:「……」

自從跟南頌離婚後,被家人嫌棄已經成了日常,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背著他拉了個群,完全沒有帶他玩的意思。

「你有南頌的微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