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哦……我死……了……」

「……」

……

《卿心居》裏一通亂揍,門外綠衣丫鬟喜兒又偷窺地心驚膽戰,不敢走動,就在那紗窗趴着。

甚至話都不敢說,不敢有任何聲音。

上一個在窗邊笑話房內三人的老傢伙,現在正在裏面挨揍呢?

如何得敢!

直至喜兒小腳都麻了,花樓的上空已經黑沉沉了,房內地板上的那頭死豬也給打地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兒,江流與二女才擦了擦額頭汗水,重新坐回了軟塌上,吃起了已經半涼的酒菜。

打人確實是個體力活兒,他們餓了!

然而,一上桌吃飯,江流的頭疼病又犯了。

上官瑤與九娘胡亂扒拉了兩口,還沒事,誰想,上官瑤不經意間像以往一樣給江流碗裏,夾了塊五花野豬肉,九娘有樣學樣,冷著臉,也給江流夾了個魚豆腐,還說什麼吃素好。

這下可好了。

一個使勁兒往江流碗裏夾葷肉,一個就拚命把素菜往江流碗裏放。

顯然,又較真了起來。

見地,他的小碗,已經給兩女堆滿了飯菜,江流拿着鏤空玉筷子,一臉的欲哭無淚了。

而二女此刻又上了頭,幾乎完全忘卻了江流的存在,心中只記得對手在搶人,故而,縱是碗裏都放不下了,還是在拚命地放,以至於飯菜灑落了整張案幾,甚至湯汁都濺到了江流身上。

而江流卻不敢放下,或者制止兩女,原因就是:二女的修鍊天賦實在離譜的恐怖,連十八芳齡的上官瑤都有着堪比地靈境的修為,他怕挨揍啊!

於此江流百般無奈之際,忽的,他餘光掃視到了地板上平躺着的青樓老仙。

一時間,宛若看到了救命恩人,喜得他雙眸放光,疾呼了一聲。

「林心誠你個老王八蛋,別裝死了,還不過來敬酒!」

「唉,公子爺又拿我當擋箭牌!」

「沒門,我死了,聽不見!」

之前那點傷,對於一個靈尊巔峰的林心誠來說,完全不是事,可方才上了一次當了,這回見到江流還想禍水東引,他心一橫,繼續躺在了地上。

倒是兩女意識到失態了,小心瞧了眼,飯菜沾身的江流,感到些羞愧與自責,紛紛放下手中的筷子,給江流整理起了衣服。

那細心的態度,那乖巧的模樣,可真叫一個賢惠淑良!

「看來要想不受罪,擋箭牌還是要有的……哎,我不是想脫身與妖洛獨自去古驪山嗎?這個老王八蛋就有大用處!」

「哈哈,找他合計一下,逼他幫我一把!」

二女相鬥時,那打得火熱,可一有外人在場,二女立馬就會乖順起來,讓江流好好享受了下什麼叫做美人相擁。

這驚奇的發現,不覺中又令江流終於想到了從華清鎮脫身之法。

於是,他沒有對兩女發火,倒是和善地對她們笑了笑,便站起身,整理了下散亂的雪白髮絲,走到林心誠身上。

隨之,上去就往林心誠肚子裏,狠狠踹了一腳。

怎耐,林心誠硬是挺住了疼,死豬一樣的繼續躺着,一動不動。

他心裏也在默念著。

「哎呦,好疼,公子爺你他娘的下手也太狠了,哼,那兩個母老虎,你都擺不平,我哪有那本事?」

「打死我,也不當你的擋箭牌!」

「嘿,這老不死的,還挺機靈!」

「好,我讓你躲,讓你裝死!」

對方不動聲色,江流心裡冷哼一聲,沒去再揍林心誠,只是微微動容,好似無比傷感般,嘆了口氣,卻令林心誠心裏一激靈,聲音未落,就尷尬地笑着,從地板上跳了起身。

那一聲嘆息便是:

「死了沒?死了,為表遺憾,我現在就把你火葬,厚葬之!」

。 也就是說,他如今自創的秘法,其實已經媲美完美基因得到的天賦秘法了。

以20年的時間,以宇宙尊者的感悟自創出了4階秘法。

看似有點匪夷所思,可這也體現出方雲如今的天賦到底多麼的恐怖。

不過天賦秘法時空輪迴拳也有不可替代性,像他自創的4階宇宙之主秘法就無法靠自爆神體的方式施展。

若是真的論秘法的最強威能,顯然他自創的4階秘法還是不如天賦秘法。

可天賦秘法至少消耗10%的神體,的確讓方雲頭有點頭疼。

而他自創的4階秘法,以他如今的恐怖體量來說,肯定夠他用很久了,這也算是各有利弊。

同時自創4階宇宙之主最強秘法,這就代表他如今足以闖過通天橋第29層,所以他的生命基因層次如今已經很恐怖了。

超藍全功率,一次小蛻變提升的生命基因層次依舊是5000倍,所以他如今的生命基因層次為75000倍!

這麼算起來,他需要創出7階秘法,才能夠達成下一階段的大蛻變。

羅峰也不過是以尊者級的感悟創出6階秘法,他想要以尊者的感悟創出7階的確很難。

不過創出6階秘法,其實就已經能夠得到斷東河的傳承了,那個時候他其實已經可以繼續突破成為宇宙之主了。

以起源大陸的諸多天才情況來看,宇宙之主創出8階秘法都不在少數。

況且方雲的天賦比絕大多數起源大陸的宇宙之主級天才都要恐怖太多太多了。

所以他想要達成下一階段的大蛻變,其實也不是很難。

就算是前所未有的10萬倍生命基因層次,估計也只需要創出9階秘法。

雖說的確很難,可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畢竟生命基因層次達到9萬倍之時,他還會經歷一次大蛻變。

……

「嘩!」

「嘩!」

「嘩!」

只見一條條巨大的碧綠色的繩索從那黑色的無盡海洋飛出,一個個肆意亂竄,方雲也不得不小心行事。

不過好在方雲有巔峰領域至寶和天賦秘法『時空領域』,這兩個優勢他能精確發現一處處『破綻』。

所以他一次次靠血雲殿急速飛行,偶爾靠巔峰領域類至寶的國度壓制那些繩索……

「雖說時空領域的那種『瞬移』最多只能有一光年,遠比不上正常頂尖宇宙霸主的瞬移1000光年極限,可勝在安全性。」方雲笑道。

當然了,一次次的瞬移,就算是以他如今的意志來說,也堅持不了多久。

因此,時空領域的『瞬移』,除非是遇到了無法避開的威脅,他才會使用,畢竟距離太短了。

「這宇宙舟的內域的確很恐怖。」這些年,方雲也算是見識到了內域的可怕。

他有頂尖飛行宮殿類至寶,像入口那冰刃區域,簡直是個度假區。

可到了內域之後,他根本不敢亂闖,尤其是那些極其危險之地。

時間飛速流逝,大概花費了100年的時間,方雲終於成功抵達黑紋石柱所在之地。

通天魔柱(黑紋石柱),一共有16根!

這16根通天魔柱,每根都高達上千光年,威能極其恐怖,任何強者的攻擊都無法令其破損,同時也無法收走。

同時這16根通天魔柱撐起了一片奇異的空間,在那片奇異空間內,散發着無盡的意志衝擊。

越是靠近深處,那意志衝擊就恐怖。

同時越是靠近通天魔柱,時間流速就會越快!

時間流速100:1,1000:1,10000:1,甚至更高都有可能。

不過一般以宇宙之主的意志來說,能停留在100:1時間流速的區域就算不錯了。

正因為時間流速極快,且也算是能磨礪意志,才讓方雲決定前往這通天魔柱處!

畢竟他在接受斷東河傳承之時,時間很有限。

而留一個分身在黑紋石柱空間之內,也算是能留給振幅更多的時間。

……

虛擬宇宙……雷霆島之巔的宮殿。

「聽說你去了黑續石柱空間!」混沌城主驚訝道,「你難道是要去那通天魔柱處磨礪意志?」

「其實磨礪意志的處所有很多,比通天魔柱處要近的多,哪裏的強者也更少,為何你去那?」

「嗯。」方雲笑道,「磨礪意志是的確有很多去處,可是通天魔柱越是靠近,那時間流速就越快。」

「這樣我不管是成為宇宙之主,還是自創秘法都能節約更多時間!」

在靠近通天魔柱的深處,或許裏面過去了一萬年,外界也才過去一年。

這樣他有足夠時間來磨礪意志,二又有足夠時間來參悟秘紋。」

「你現在的決定……我是越來越看不懂了。」混沌城主微微搖頭。

「而且你的進步也讓我完全看不懂,可你都已經抵達那通天魔柱處了,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可是你也務必要小心警惕,如果實在是有扛不住的危險,記得告訴我,或者告訴巨斧。」

「是。」方雲點了點頭。

在巨斧、混沌城主的眼裏,方雲實在是太特殊了些,尤其是實力的進步速度詭異莫測。

「以你現在的進步速度,等你真正成了宇宙之主,稍微磨礪一番便能輕易和我相當。」混沌城主看着方雲,眼中也有着一絲期待。

「當然了,等你成了宇宙之主,怕也能很快衝刺宇宙最強者層次。」

「不過對於如何成為宇宙最強者,那我就沒什麼建議了,畢竟每個宇宙最強者的道路都不合。」

「雖說我走的是時空融合之路,而且達到了極深的地步,可這條路到底能不能成,我自己都不確定。」

在方雲未曾崛起之前,混沌城主被稱為下一個最有希望成宇宙最強者的人類,黑暗之主、彭工之主次之。

可現在,依照成為宇宙最強者的可能性排列,絕對是方雲、混沌城主、黑暗之主、彭工之主!

原祖和巨斧兩大真神存在,也都極看好方雲。

自然……整個人類族群的宇宙之主越加重視方雲。

如果老師和門生都成為了宇宙最強者,那才是宇宙海的一大佳話。

須知原祖為混沌的老師,混沌是方雲的老師,這一脈接連三個成為宇宙最強者……想想混沌城主都很刺激。徹底歸心的沮授南下了,作為此次決戰的規劃者,作為把君主劉平當做誘餌的人,沮授將伴隨劉平,直到勝利或者生命的終結!

隨着盧奴城內的兵馬調動完成,田豫率部出城,目標河間國,那廣闊無垠的原野,就是幽州鐵騎最好的戰場,就是沮授、郭嘉、田豫三人給公孫瓚預設的墳墓。

一隊隊信使從盧奴的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五十章民心所向 「對,你們魔法師團體,例如巫師、女巫這些。」南宮清終於問出了他最想問的問題,「還有,日本本土的陰陽師、忍者。

「亦或者像我這樣的異能者等所有擁有特殊能力的存在,總共有多少人,都分佈在哪裡。

「要毫不遺漏的告訴我。」

他現在要確認這個世界的危險性,來評估自己將來在這個世界中可能經歷的事件難度。

「這……我也不知道。」小泉紅子支支吾吾的說,「我從出生以後,只知道我媽媽是魔法師,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了,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只見過你一個人。」

表情沒問題,沒有撒謊。

南宮清微微放下了心。

看來這個世界並沒有他想象的那般危險,一切都是他自己多想了。

他產生懷疑的心思,完完全全是因為這兩起事件的原因太緊湊了。

BOSS的找到自己是因為主線在他的身上,【書】在引導他行動,所以他才會在橫濱找到自己。

小泉紅子能找到自己則是因為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所產生的波動,和自己的能力沒有問題,是世界出了岔子。

並且,這個世界上擁有特殊能力的人也少之又少。

至少在日本境內屬於稀缺生物。

總之,他可以有條不紊的進行拯救【書】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