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呀!喝!」布蘭德見正和自己對戰的威爾突然露出破綻,也毫不留情的全力一擊打在了威爾的胸口,而威爾直接被這一拳打的飛出幾米遠撞在了樹上,直接撞得貴族戰車都碎裂了!

見此布蘭德也毫不留情,迅速跟過去一拳打在了威爾的頭上,結果可想而知~

至此布蘭德和威爾死!

此時只剩下天空中的蘭和瑪茵以及須佐之男對戰,還有一旁已經快被赤瞳解決的黑瞳,最後就是被穗乃宇和saber拖著的艾斯德斯。

不論其他,黑瞳此時飽受疾病折磨,根本難以全力對抗赤瞳,因為黑瞳總會有使不上來勁的感覺。

雷歐奈幾人在解決掉波魯斯與威爾之後也就立刻支援瑪茵和須佐之男,瑪茵和須佐之男本來就正壓著蘭打,此刻瑪茵又有支援,蘭肯定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在五個人輪流攻擊下,蘭之躲開了兩招就被一旁站在樹頂蓄勢待發的雷歐奈飛起來一拳打在背上,直接掉落了下來,然後被希爾的剪刀剪短了身體!

至此波魯斯,威爾,蘭三人皆被擊殺!

瑪茵幾人望著僅存的兩處戰鬥地點,想起穗乃宇和赤瞳的話無奈的站在原地看了起來。

而赤瞳和黑瞳的戰鬥此刻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黑瞳手中的帝具[死者行軍-八房]所控制的傀儡已經全部招了出來,而赤瞳也沒有辦法,直接解開了村雨的部分封印!

雖然使用村雨的秘技需要的條件很苛刻,而且代價也很大。但是赤瞳是可以只使用部分力量的,相對而言,代價也少了許多,那就是使用完,身體一動都不能動,要在床上躺個一周。

赤瞳也沒有辦法,八房的人偶太多了,自己必須使用村雨的一部分力量。

赤瞳站在原地,拿起村雨直接對著自己胳膊淺淺的隔開了一道口子,村雨的內部的力量也猛地往身體里鑽,赤瞳也不敢怠慢,只是接觸了一瞬間,就移開了村雨。

獲得村雨內部的部分力量,赤瞳同時也受到了村雨內部的亡魂的侵擾,不過以赤瞳的心態,這些並不能影響她。

感受到體內的力量大幅度增長,赤瞳也就緊握村雨,殺向了黑瞳的那些傀儡。

要說村雨不愧是村雨,有著部分力量相助的赤瞳狀態大好,迅速幾刀就斬了黑瞳召喚出來的那些傀儡,一個不留!這也讓在一旁觀看的幾人放下了心。

傀儡全部被擊殺,黑瞳此時也虛弱到了極點。幾乎是半跪在地上看著自己的姐姐,黑瞳十分難過的問了出來:「姐姐,為什麼你當初要離我而去呢?「

赤瞳聽到這個問題業十分激動:「因為只要帝國存在,人民就會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啊!我不能繼續在暗殺部隊待下去了!而且我當時也想讓你和我一起走的!你為什麼不跟著我走呢?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黑瞳十分不理解:「我怎麼能拋下那些那些因為任務而犧牲的同伴呢?我不能背叛她們啊!」

赤瞳也明白黑瞳所想:「只要殺了那些帝國的統治者,那些同伴一定會理解的!」

黑瞳不理解赤瞳為什麼會這麼想,那些同伴怎麼可能會原諒這樣的背叛:「你太獨斷了啊!姐姐!」說完強撐起身體,拿起八房向著赤瞳沖了過來!

赤瞳也是同樣的姿勢將村雨對準了黑瞳。

「呀!」

只見兩道光影閃過,赤瞳和黑瞳身體緊貼在了一起,而村雨赫然已經從黑瞳的後背捅了出去。

赤瞳抱著懷中的妹妹,雖然黑瞳此時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反應,但赤瞳似乎看到了懷中的黑瞳變成了小時候的黑瞳,正趴在自己的懷裡哭訴著。

唰唰唰。

天空也恰巧在此可下起了雨,似乎在為這傷感的一幕哭泣著。

「艾斯德斯,你還要硬撐嗎?現在帝國已經沒有機會了!和我一直生活不好嗎?」看到四人都死了,穗乃宇也對著艾斯德斯勸到。

艾斯德斯此刻內心動搖了起來,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勝算了。而且帝國似乎也沒有了,沒有自己的帶領,革民軍估計會很輕鬆的打下帝國吧~

見艾斯德斯皺眉,穗乃宇也明白艾斯德斯所想,看了看幾乎所有人都看著這裡,想了想,穗乃宇決定對艾斯德斯攤牌:「艾斯德斯,你跟我過來,我有重要的事情對你說。」說完穗乃宇就向著森林深處走去。

艾斯德斯疑惑的看著穗乃宇,但還是跟著穗乃宇走了過去。

瑪茵幾人想要跟過去,怕穗乃宇被艾斯德斯傷害,不過被saber制止了。

進入森林沒多遠,很快二人就停了下來。

「說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艾斯德斯隱隱感到了什麼。

看到二人遠離了眾人,穗乃宇也深吸一口氣,看著眼前的這位同床共枕了一段時間的女人,然後說道:「其實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蘇雲心中一驚,視線里的血盆大口極速拉近,但是蘇雲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慫小子了,他已經有了能夠從突然襲擊中存活下來的經驗。

只見蘇雲以腳尖為圓心,單手撐起地面,腰腹部的力量猛的一扭,整個人凌空翻滾出去,險而險之的躲開了對方的撲咬。

灣鱷什麼習性蘇雲心裏在明白不過,那就是有目標獵

《直播動物世界》240.鱷魚的近親 ???

依舊蹲在祥雲上的小哪吒雙眸一呆。

咋肥四?

為什麼突然變成讓他發紅包了。

都還沒等他反應,

幫凶到位。

太白金星:對啊。

太白金星:哪吒,你不是屠了條黑龍么,發出來給大夥開開眼,你說北斗星君小氣,這麼說你肯定很大方了啊,大夥說是不是啊?

哦嚯?!

小哪吒眼睛一眯,覺得此時並不簡單。

竟然將矛頭指向了他?

想讓他發紅包?!

還朝着他屠的黑龍來的。

呵,

想都不想要。

財神:對啊,哪吒你大方你倒是發紅包啊,弄個大點的。

天蓬元帥:黑龍,好寶貝!

雷神:(暗中觀察)

赤腳大仙:嘖……

北斗星君:哈哈哈,眾仙友說的是啊,哪吒你那麼大方你倒是發個大的紅包,要不也別說我小氣。

呵,打煽動?

哪吒的小臉上露出不屑。

這種小伎倆,小哪吒一眼就看出來了。他可不是那種被人起鬨就會衝動的人,黑龍渾身是寶,他還要留着自己玩呢。

太白金星:@李靖,老李,咋回事兒?你家人都這麼摳么?

當這條消息出現,哪吒頓時傻了。

我靠!

太白金星這老頭也太壞了吧。

找他爹?!

他爹那性格他是知道的,大方的沒變。以前在陳塘關的時候,家裏那點錢都給周圍的農戶們了。

等到成仙以後,也是爽快的很。

別的神仙上他家看中什麼,李靖二話不說就直接送出去,為了這事兒沒少跟他媽干仗。

也幸虧他成了李天王,要不然哪吒都覺得他應該去當散財童子。

摳門。

李靖是最忍不了的。

果不其然,太白金星的消息剛出來,李靖就直接在群里冒泡。

李靖:兒砸,發,咱老李家不是小氣的人。

呼!

攤上這個么爹可怎麼弄,有哪位道友能支個妙招,在線等挺急的。

眼看着哪吒一直不回復。

李靖急了!

李靖:@哪吒,兒砸,人呢,趕快出來發紅包,不就是條破黑龍么,發出給給大夥分了。龍這玩意,咱以後再宰。

???

破黑龍?!

哇!

我滴好爹爹啊,您還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哪吒心裏嘀咕。

為了弄死這條黑龍,他可是耗費了……呃,好像也沒廢什麼力氣,當時那龍在那睡覺,他上去就是一槍。

就給捅死了!

至於為什麼死的這麼快他也不知道。

暴擊了?

李靖一直催啊崔,催的哪吒都有些心煩。

哪吒:你是我爹不?

哪吒:你怎麼總是胳膊肘往外拐啊,我屠條龍容易嘛,你就讓我發出去。群里那麼多神仙,他們怎麼不發呢?

李靖:屁話多,讓你發你就發。

財神:嘿,哪吒,我們可沒覺得北斗星君的紅包小,是你自己嚷嚷着紅包小的。

哪吒:就是小!

天蓬元帥:那你倒是發啊。

看着群里的消息,小哪吒莫名覺得有些委屈。這麼多神仙,全都催着他發紅包,就沒有一個站出來替他說話的。

憑什麼啊!

他還是個小朋友,別人家像他這麼大的孩子過年的時候還在拿壓歲錢,可是他卻托著稚嫩的身軀南征北戰。

他小小的身體,承受了不該這個年紀承受的負擔。

現在,

這麼多大人還欺負他個小朋友。

驟然間,就在哪吒感覺世界一片黑暗時,一道光打在了他的頭頂。

無名仙尊:算了!

無名仙尊:哪吒不想發就不發吧。

哇!

哪吒都快要感動的哭了。

在所有人都在催促他發紅包的時候,一位英雄站了出來。多麼耀眼,在那一瞬間趙信在哪吒的眼中都blingbling的閃著七彩的光。

可惜,不到半分鐘哪吒就發現自己的感動是多餘的。

無名仙尊:一個小孩兒兜里也沒幾個錢,窮的叮噹響,咱就別難為他了。小屁孩嘛,最能放嘴炮,咱們理解一下。

小屁孩?!

放嘴炮?!

窮的叮噹響?!

我去你大爺。

祥雲上的哪吒直接就炸了。

他生平最討厭別人對他說的三句話,小屁孩、放嘴炮、窮,這一下子讓趙信全都給拿捏了。

哪吒:@無名仙尊,你有種再說一遍。

嘖?!

還真管用。

看來太白金星把仙域的這些神仙性格都摸的差不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