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們去卡琳娜姨媽家住兩天好不好?她打了電話過來,說葡萄園裡的葡萄已經熟啦,我們去摘葡萄吃呀。」

溫栩栩哄著兩個孩子,盡量不讓他們看出自己的情緒。

可是,呆萌呆萌的若若看不出就算了,又聰明又人小鬼大的墨寶怎麼會不知道媽咪現在的情況呢?

當下,他也不說透媽咪,就乖巧的回去拿上了自己的iPad,就跟著一起出去了。

「媽咪,你放心吧,這兩天,我們一定會過得非常愉快的。」

「嗯,那是必須得!」

溫栩栩發動了車子,總算,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腳下油門一踩,立刻,這車就像脫韁的馬一樣,風馳電掣的往鄉下方向開去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後面,隨著母子三離開這座城市,坐在右邊兒童椅上的墨寶,也在他手中的iPad上嫻熟的打開了軟體,一路過去,他們這輛車上的所有信號都是被屏蔽的。

幹得不要太漂亮!!

……

霍司爵醒來回到酒店的時候,網路上的事件基本上已經處理好了。

但是,那個留下字條救走溫栩栩的人,卻沒有找到,他們搜遍了整座酒店,發現不是在關鍵時刻監控被屏蔽,就是根本找不出任何蹤影。

氣得霍司爵又是一陣陣頭痛欲裂!

「一幫廢物!我養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

「是是是,總裁,這件事都怪我,是我沒有盯好,您別生氣,我現在就再帶他們去找,您放心,我就算是把這座城都給翻過來,也一定會找到他們的。」

小林看到他這樣,生怕他會再被氣出個什麼三長兩短來,於是顧不得挨罵了,趕緊在那裡勸。

這件事,確實現在急也沒有用,既然對方都已經囂張到他住的地方來救人,還猖狂留下這麼一張字條,那就證明是有備而來的。

霍司爵捏著自己的眉心,只覺剛緩和一點的腦袋又要炸了。

「霍胤呢?」

「在卧室里休息呢,說起來,網路上那件事,還多虧了小少爺的幫忙,他花了幾秒鐘弄癱了網路伺服器,這才讓公司有時間處理好那些新聞和視頻。」

「……」

真的是一幫廢物!《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337章奇毒爆發 「放肆!」

張豪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氣勢兇猛,怒目審視著楚塵,「這是對玉海哥說話的態度嗎?」

包房的門被推開,幾人走了進來,目光銳利,盯上了楚塵,只要張豪一句話,他們會立即將楚塵打趴在地上。

張豪的聲音再次響起來,「給玉海哥道歉。」

這是天豪酒吧,他的地盤。

如果黃玉海在這裡不開心的話,那就是他的失職。

「張豪。」夏北出聲,語氣帶著慍怒了。

楚塵是他喊來的人,對楚塵動手,那跟打他的臉,沒有區別。

對於張豪來說,夏北同樣是惹不起的存在。

不過,有黃玉海在身邊,他的態度自然堅定,他現在對付楚塵,代表著的,是黃玉海。

楚塵的神色淡定,平靜地說道,「說一句自己的內心想法罷了,說句實話,如果不是因為黃少爺的身份,你們有幾人相信這麼玄乎的事情?如果黃少爺證明自己不是裝神弄鬼,我立即跪下給黃少爺認錯。」

黃玉海的眼神閃過了狠厲的寒芒。

自己的『黑巫小人』,竟然成了依借身份的裝神弄鬼。

「你只不過是區區一個宋家的上門女婿而已,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張豪冷聲回應,「黃少爺,有必要向你證明什麼?」

「不,我可以給他證明。」黃玉海說道,「不然的話,我黃玉海還要落一個欺負傻子的名聲。」

黃玉海看著楚塵,「我證明了的話,你也不用跪在我面前,就用你的膝蓋爬出天豪酒吧吧。」

「可以。」楚塵毫不猶豫地回答。

夏北神色微微變幻了一下。

這種奇術,他有聽說過。

如果黃玉海真的掌握了話,今晚的楚塵,避免不了受辱。

黃玉海神色上的自信,令夏北替楚塵擔憂。

畢竟,以黃家的家世,要接觸到這方面,並不難。

「那就讓我來吧。」夏北開口,看著黃玉海,說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黃玉海眉頭一擰。

用符紙小人,控制夏家少爺。

夏北,是要用這個方法,來表明自己的態度嗎?

「小北,你應該清楚,他,觸碰了我的底線。」黃玉海道。

「所以,由我來試試黃少爺的本事,對雙方來說,都很公平。」夏北回答。

直呼『黃少爺』。

夏北的內心,有一團火。

如果這是在羊城,他絕不憋這一口氣。

可眼前的黃玉海,禪城第一豪門世家後輩,在他的地盤,夏北也根本沒法徹底撕破臉面。

黃玉海看著夏北,半會,輕輕地搖頭,「小北,我會用事實告訴你,這個傻子,沒資格當你的朋友。」

黃玉海另外拿出一張黃色符紙,迅速折出了一個紙人,寫下夏北的生辰八字。

黑巫小人術。

黃玉海雖然談不上掌握得爐火純青,可是,幾乎也沒有失敗過。

他斷定楚塵剛才只是謊報了生辰八字。

「等一下。」楚塵突然開口了。

「怎麼?怕了嗎?」張豪戲謔。

楚塵無視張豪,看著黃玉海,「既然夏少爺親自來驗證,那麼,我想問……如果你證明不了呢?你給我下跪嗎?」楚塵搭著夏北的肩膀,沒有人注意到,羅峰的掌心有一張摺疊著的符紙,貼在夏北身後。

包房內幾人的眼眸露出了厲色。

這個宋家上門女婿,真的很放肆。

「證明不了?」黃玉海輕蔑,「可以,我答應你。」

他有著百分之百的信心。

眾人注視下,黃玉海手中銀針,直插而下。

目光銳利,「夏北,左手抬起。」

夏北愣了。

黃玉海拿著銀針的時候,夏北心裡還是有些發怵,畢竟,自己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

然而,銀針落下,他沒有任何感覺。

夏北終於明白剛才楚塵的感受了。

看著黃玉海,拿著銀針,不停地喊著他的名字,夏北腦海里,也忍不住冒出那三個字……神經病。

黃玉海連續喊了五聲,包房內的氣氛,一下子又詭異了起來。

夏北的左手,紋絲不動。

第一次的楚塵,可以說是謊報了生辰八字。

這一次,夏北,他有這個必要嗎?

黃玉海的眼眸死死地睜大著,不敢相信,看著夏北。

竟然又一次失敗了。

從來沒有失手過的黑巫小人術,今晚竟然這麼邪門。

「這就是黃少爺的證明嗎?」楚塵不由得嗤笑起來了,「這表演,可真精彩。」

一旁,張豪的面容變色,狠狠地盯著楚塵。

黃玉海的神色已經陰沉到了極致。

拜入黑巫一派學藝之後,黃玉海的心中一直有著一股優越感,自我感覺高人一等。

這一次短暫的回來,黃玉海甚至自信,憑藉著自己的所學,足夠在短短几天內,征服白喜月。

今晚更是迫不及待想要表現一番。

想不到,竟然失手,給人看了笑話。

眼前的這個情況,黃玉海已經找不到任何借口了。

「今晚,就到此為止吧。」夏北要帶楚塵走,不過,房間門口已經被人攔住。

張豪看著黃玉海。

只要黃玉海不出聲,楚塵,絕對走不出這個包房。

夏北的神色輕沉。

「對哦,差點忘了。」楚塵開口了,「剛才說好的,如果證明了黃少爺有這個本事的話,我跪著爬出天豪酒吧。反之,黃少爺,要給我……跪下。」

話語一落,就連夏北面容都變幻了幾下。

兩人之間的這個賭約,在場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可是,有誰敢提?

黃玉海的目光銳利猶如刀鋒,一股磅礴的氣勢透過雙眼爆射出來,盯著楚塵,怒光湧現。

楚塵呵了一聲,「黃家少爺說的話,看來也不可信啊。」

「楚塵。」夏北壓低著聲音,這件事已經走到了他無法去插足的地步了。

楚塵的神色不變。

今晚,如果他輸了,黃玉海一定會讓他跪著爬出天豪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