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

伴隨着裁判的一聲長哨,國王杯的第四輪比賽終於開始了!

開球后,赫塔菲俱樂部藉助著主場的氣勢率先發動了攻勢。

開局不到一分鐘,宇恆和林仲清通過多次傳跑配合,一路突破到對方的大禁區附近。。 時間悄然過去。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轉眼間。

半個小時了。

那個巫神教弟子的鮮血通過輸液管,不斷地進入青龍的體內。

青龍的臉色逐漸好轉。

青龍在接受巫神教弟子鮮血的同時,原本體內的血液,通過手腕快速排出。

很快,那個巫神教弟子的臉色變得蒼白無比,看樣子很快就會死亡。

軍醫站在一旁,見到這一幕又驚又怒,心中暗罵葉秋。

「哪有這麼換血的,簡直就是胡來。」

「到時候,青龍救不活,這個巫神教的人也會死,我看你怎麼辦?」

「什麼醫聖?我看就是個狗屁!」

時間繼續流逝。

一個小時后。

巫神教的那個弟子體內血液流盡,徹底咽氣了。

葉秋抓住青龍的脈搏,查探了一下,發現原本侵入青龍心臟的毒素,已經隨着鮮血排出。

葉秋畫了一道止血符,止住青龍手腕流血。

做完這一切之後。

葉秋又把扎在青龍心臟上的金針收了回來,原本按在青龍頭頂上的那隻手,快速移到了青龍的背心,將一縷先天真氣輸送進去。

片刻之後。

青龍緩緩睜開了眼睛。

「成功了?」那個軍醫目瞪口呆。

葉秋顧不上理會軍醫,問青龍:「你感覺怎麼樣?」

「葉秋你怎麼才來啊,你來晚了,九千歲沒了……」青龍說着,淚水從眼角滑落。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青龍是個硬漢,平時寧肯流血也不會流淚,現在卻哭了,可見,此時他心裏是多麼的悲痛。

葉秋的眼角也濕潤了,問道:「青龍,你告訴我,你們到了苗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青龍忍住悲痛,說道:「九千歲要攻打巫神教的這個計劃,籌謀很久,並且做了通盤的考慮,可以說萬無一失。」

「我和麒麟跟隨九千歲,帶了一萬龍門弟子,從京城千里奔襲,進入苗疆。」

「我們一口氣端了巫神教幾十個分堂,殺得巫神教潰不成軍,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逼近巫神教總部。」

「昨晚下半夜,我們距離巫神教總部不足五里。」

「因為是深夜,我們對苗疆的地形不是很熟悉,再加上巫神教的那些人手段殘忍,有些人還擅長蠱術,令人防不勝防,於是我和麒麟找九千歲商量,想等到天亮之後再動手。」

「誰知,九千歲並沒有採納我們的建議。」

「九千歲決定趁著黑夜端了巫神教的總部,想在黎明之前結束這場戰役。」

「我們聽從九千歲的指令,快速逼近巫神教總部。」

「可沒想到,在靠近巫神教總部很近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衣人,說要找九千歲談談,九千歲答應了。」

「他們談話的聲音很小,具體說了什麼我不知道,只看到九千歲回來之後,神色振奮,好像遇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

「接着,九千歲便下令,停止攻擊巫神教總部。」

「九千歲把我和麒麟叫到一邊,交代了一些事情。」

「我和麒麟當時都感覺九千歲的言行有些反常,所以就多了一句,九千歲想幹什麼?」

「九千歲說,他要孤身前往巫神教總部,去求證一件事情。」

「我和麒麟當然不同意,九千歲不會武功,巫神教總部又是龍潭虎穴,此去一定是凶多吉少,然而九千歲態度堅決,非去不可。」

「我和麒麟見攔不住九千歲,就說我們護送九千歲去巫神教總部,九千歲不讓,還說他如果遇到危險,我和麒麟不僅幫不上他的忙,還會成為他的累贅。」

「我和麒麟沒明白九千歲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繼續勸說九千歲,九千歲無奈之下,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他的實力。」

說到這裏,青龍臉上出現了崇拜之色。

「葉秋,你知道嗎?這麼多年來,九千歲一直在隱藏實力。」

「當年他和巫神教的聖女恩愛,後來雙雙被巫神教抓了,聖女被燒死了,九千歲被廢去修為,並遭到了痛苦折磨,成為了一個閹人。」

「但是,九千歲並沒有灰心喪氣,反而憑藉着一腔仇恨,忍辱負重。」

「這些年,他一直在偷偷修鍊武道。」

「而且,幾十年來,哪怕數次遇到生命危機,他也沒有表露出來。」

「只等昨晚,被我和麒麟勸煩了,九千歲才在我們面前展現出他的真實實力。」

「原來,九千歲是一尊絕頂高手,他修鍊出了五道真氣。」

什麼?

葉秋滿臉驚詫,曹淵居然是一尊修鍊出了五道真氣的超級強者?

「是不是沒想到?」

青龍看了葉秋一眼,道:「別說你了,我和麒麟也沒想到,當時被嚇了一跳。」

「我們跟在九千歲身邊這麼多年,幾乎形影不離,都沒有發現九千歲的身手這麼強。」

「九千歲展現實力之後,我和麒麟便停止了勸說。」

「我們心想,以九千歲的身手,只要不是神榜前幾的高手,很難威脅到他。」

「九千歲臨走之前交代,說如果天亮之時他還沒有回來,就叫我和麒麟率人攻打巫神教總部。」

「我和麒麟一直等到天亮,九千歲也沒有回來。」

「我們便按照九千歲的交代,攻打巫神教總部,在衝進巫神教總部之後,發現裏面人去樓空,留下的只有滿地的鮮血和幾百具屍體。」

「當時我和麒麟就預感到大事不好。」

「果不其然,我們在清點這些屍體的時候,發現了九千歲。」

「只不過,九千歲已經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具屍體。」

葉秋心裏一片冰涼。

雖然他早就知道九千歲戰死的消息,但是此行來到苗疆,他心裏還抱着一絲期盼,希望這個消息是假的。

現在,聽到青龍親口說出,他再也忍不住,淚灑當場。

「九千歲死的時候難受嗎?」葉秋問道。

青龍抹了一把眼淚,說:「我們發現九千歲的時候,他已經死了,身上有幾十處傷口,還被一柄長刀穿透心臟。」

「九千歲戰死,導致龍門弟子士氣大減,我和麒麟帶着九千歲遺體離開巫神教總部的時候,又遭遇了巫神教眾多高手的圍攻,我在戰鬥中受傷昏迷,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對了……」

青龍突然想起了什麼,從兜里掏出了一塊令牌。

葉秋一眼就認了出來,青龍手中拿的是龍門門主令。

青龍把門主令遞到葉秋面前,說道:「九千歲交代,他若出現不測,由你接任門主,執掌龍門!」

【作者有話說】

謝謝大家的打賞。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三生三世]太子不在家、

。 而隨着這片落雨的下落,那浩瀚無比的大地上,登時多了些許生機,那大地上沉埋着的些許灰燼,片刻間,竟化為了些許綠植,因灰燼乃是那些荒民的屍骨所化,因而對於鑄些生命,確有好處。

一片又一片的荒民湧上高天,一片又一片的灰燼鋪落在荒原的盡頭,一片又一片的清風細雨,一片又一片的清凈之音。

這所謂的和諧之象,卻又是那般的違和,這些生命好似本就與眾人所認知的世界有所疏離。他們的死亡更像是一種禮讚,他們無需儀式,無需哭嚎,他們的死與生是同等的地位。

玄天上,不時地閃過一陣雷電,那些盤在高山上的巨龍,面相也漸漸變得清晰了,它們竟是被捆綁在那片高山上,他們的脖子上,皆有一條鎖鏈,他們的軀體被那條鎖鏈束縛著,他們奄奄一息的眼神,時而爆出一道精光,但好似命不久矣。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守護聖山的巨龍,可能在某一刻便會化為一片瑣屑,而當那一天來臨時,也是這世界崩潰的開始。

卻也不知何人的手筆,那副畫卷以及鐘鼓錦瑟之聲,依舊錯亂不歇,眾人沐浴在那片祥和的光芒以及錯亂的曲中時,心底皆多了些許豁達的意念。

於尊幽幽道:「看來,這定是先我等來此地的獄界中人所化的手段!」

「那於大哥,我等現在又該去往何方?」蘇素皺了皺眉,道。

於尊望向遠方,澄凈的眸光里,多了一分異彩,道:「往前走罷!」

他揮了揮手,作別西天的雲彩,他揮了揮手,作別那群山萬壑,他揮了揮手,作別了幽游古剎,他揮了揮手,向著前方繼續前行。

那明亮的當初,是如何化為一片漆黑的,那漆黑的盡頭,又是怎樣演化成為一片光明的,那被火焰鐐銬的大地,不時地便會從地面上些許隙縫裏傳出一段段焰火,而此刻,這世界上玄氣微乎其微。

於尊大喝了一聲:「開!」

無數的玄氣,從他的體內湧出,確是那陰陽氣脈釋放出的玄氣,可即便如此,也難以寄宿,誰也難保哪天不在於尊的身邊,若是那時,眾人又該如何?

這一夜,確是三岔幽羅界每年之中,最為幽深的一夜。

於尊闔上雙眸,端坐在一塊青石上打坐。

在那瀚海的深處,卻有一本碧書,在他的眼前浮浮沉沉着,他揉了揉後腦勺,忽的喝道:「前輩,可否出來一敘!」

殷千秀冷哼道:「你還知我這個前輩?」

於尊面帶苦澀,道:「前輩,你有所不知……」

兩人促膝相談,於尊的臉上不免多了些柔和之意,殷千秀卻依舊冷若冰霜,於尊嘆道:「前輩,這幾日確是令於尊最為厭倦的幾日時光啊,望前輩能體諒一下於尊!」

殷千秀道:「如今遇上了些狀況,才想起我罷!」

於尊拱手抱拳,道:「不瞞前輩,確是如此!」

殷千秀皺了皺眉,道:「你是懷疑碧書中所寫?」

於尊苦澀地點了點頭,道:「確是如此,若是我等皆修了那三岔幽羅界的烈焰決,豈不是與獄界的功法相互違逆了?」

冷千秀冷笑了一聲,道:「那你所修的虛無絕焰,難道與你的武道相互違逆?」

於尊若有所悟地望着殷千秀,拱手抱拳,道:「前輩,於尊知會了!」

於尊心底漸多了些想法,此刻眾人需有幾套修習玄焰的武道章法,可這武道章法,又當從何而來?確是令他頭疼的很。

殷千秀似看透了他的想法,道:「這武道功法,倒不必講究些金貴是否,只要能順利在這方世界休養生息就可!」

「哦?前輩所述的這些烈焰,功效乃是與我獄界所修玄氣一樣的道理?」於尊略有些驚愕,道。

「你才知覺嗎?那碧書里寫得很完整,你卻從未觀過!哼,這碧書倒是給錯了傳人!」殷千秀冷言冷語,道。

於尊躬身抱拳,道:「於尊令前輩失望了,今後我定悉心研究《碧書》所講,以成大道!」

殷千秀卻冷笑,道:「成何大道?你不是要復活你的小兒女嗎?」

於尊皺了皺眉,卻甚麼話兒也說不出,他一臉苦澀地望着殷千秀,道:「前輩可曾有過喜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