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龍虎獸哀嚎一聲。

那股拳風將它擊得後退兩米才止住。

龍虎獸瘸著一條腿,心中退意漸生,轉身邁著三條完好的腿,一瘸一拐的跑了。

蘇子靜哪兒能讓到嘴的肉飛了?

雖然現在不能烤著吃,但身上的儲物袋還空著兩個,不能浪費了。

金丹期后,她的速度更加快了,這隻只知道逃的龍虎獸哪裡是她的對手。

蘇子靜追上去,一圈打在龍虎獸的屁股上,龍虎獸後腿一軟,身體平衡被打破,直接栽倒在地。

還想掙扎時,它只覺得腹部一涼,有什麼東西從體內飛出,全身妖力頓消,竟是連起身的力氣都沒了。

蘇子靜手中吸住這隻龍虎獸的妖丹,面無表情的走到龍虎獸面前。

龍虎獸那雙圓滾滾、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蘇子靜手中的妖丹,小聲哀嚎著。

蘇子靜不為所動,一掌拍向龍虎獸的天靈蓋。

虎軀狠狠一震,黝黑的眼睛瞬間充滿血絲,一滴血從那雙眼睛中流出來,瞳孔中的光芒漸漸消失。

等到龍虎獸咽下最後一口氣,蘇子靜毫不猶豫的將它收進儲物袋中。

邁步走向鼠媳婦,淡淡的說道:「走吧。」

鼠媳婦唯唯諾諾的應是,比之前越發恭敬。

就在不久之前,它還敢與蘇子靜並肩而行,但是現在,它只不遠不近的跟著蘇子靜。

一人一鼠之間隔著一米左右的距離,鼠媳婦低垂著腦袋,小心翼翼觀察蘇子靜行走的方向,以免自己跟不上她的腳步。

卻再不敢如之前一般,時不時會同蘇子靜說兩句話。

雖然蘇子靜喜歡安靜,但這種氣氛,讓她心中產生一種說不出的氣悶感。

內心更加冷漠,都是一群膽小鬼!不像師兄……

自己再如何心狠手辣,師兄都在一旁看著,從沒與自己疏遠過。

蘇子靜不知道的是,范成祥與鼠媳婦不同,一個是人,一個是妖!

在人的眼裡,妖獸就是煉器、煉丹的材料,畫符的硃砂,以及飽腹的食物。殺了就殺了,哪裡會想著殘忍不殘忍?若一直動這種沒必要的惻隱之心,何時才會飛升?

但於妖來說,它們也是從妖獸化形而來,見到同類被殺,心中難免有觸動。

那冷漠的眼神,絕情的一掌,彷彿也打在自己身上。

鼠媳婦見那一掌落下時,心中害怕極了,也跟著龍虎獸一起顫抖起來。

不止同情龍虎獸的遭遇,也擔心自己的未來,是不是以後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

一人一鼠因為一隻龍虎獸,關係便僵在這兒了。

又過了幾天,她們穿過森林,來到群山處。

蘇子靜攀上一座大山,放眼望去,找到那座最高的山峰,直奔山頂而去。

這座山頂上白雪皚皚,沒有一絲活物的氣息,就連那威風凜凜的鶚鷹,也不見了身影。

鼠媳婦凍得瑟瑟發抖,蜷縮成一團,蹲在蘇子靜身後,吸著鼻涕問道:「仙子,我們要一直呆在這兒嗎?」

這是它幾天來第一次主動和蘇子靜交談。

蘇子靜淡淡地掃了它一眼,「你不是想要出去嗎?我就是帶你離開這裡的。」

不說鼠媳婦,就連蘇子靜也感覺到冷,只是她天生皮厚,這點寒冷還是能忍受的。

攏了攏被寒風吹開的衣襟,靈力自然而然浮於體表。

蘇子靜只覺得涼意瞬間退卻,渾身上下都暖烘烘的。

鼠媳婦哧溜一下將凍出的鼻涕吸回去,不由自主的往蘇子靜身邊靠了靠。

「仙,仙子,不如我們先去山下,等時間到了再上來如何?」

真是太冷了,有一身妖力護體,它也控制不住冷得直哆嗦。

蘇子靜一揮手,一張毛茸茸的獸皮便搭在鼠媳婦的背上。

鼠媳婦趕緊裹緊了獸皮,寒意漸漸消失,到了它能承受的範圍。

「謝謝仙子。」

蘇子靜無聊,有一搭沒一搭的問它話。

「你真不想你的孩子們?」

「不瞞仙子,想是有的,只是孩子大了,終歸是要自己出去打洞的,不過就是提前了一點。」

「你們做鼠的長大了不和父母一起嗎?」

「嗯,只要成年,父母就會把孩子趕出去另立洞府,我從離家后就沒再見過父母了。」鼠媳婦一臉失落,尖尖長長的鼠臉上凍滿了冰霜。

蘇子靜哦了一聲,便不再講話。

「咔嚓——」

沒一會兒,啃石頭的聲音又響起。

鼠媳婦不由自主的往外挪了兩步,好像寒風更刺骨了些。

它猶豫了許久,才慢慢挪回剛剛蹲的位置。

蘇子靜沒看它,手中拿著個大妖丹有一下沒一下的啃著,累了就歇一歇。

夜幕降臨時,山頂的溫度又降了降。

鼠媳婦已經凍得睡了過去,從離蘇子靜一米遠的位置挪到了蘇子靜的腳邊,蜷縮成一團,呼出的空氣很快就會結成冰霜。

蘇子靜凝望著龍魂秘境中那個又大又圓的月亮。

白日里這東西是太陽,夜裡就成了月亮。

只是可惜,這東西看著漂亮,用處卻是不大,連一絲日月精華都沒有。

「咔嚓——」

寂靜的夜裡,這一聲響格外的嚇人。

蘇子靜一顆妖丹啃完,又開始啃另外一顆。

修鍊又沒法修鍊,只有啃啃妖丹維持生活了。

「咻~」一聲嘹亮的鷹唳從遠傳傳來。

天空的濃墨開始褪去,漸漸散發出亮光。

鼠媳婦被鷹叫聲驚醒,噌一下跳起來,忘了自己能說話的事,唧唧叫著四處逃竄。

蘇子靜冷眼看著,膽小如鼠——這話真的不假。古城陳橫在時空長河,傲立於諸天之巔。

凌厲的殺意沖霄而起,激發的不朽光輝,刺破黑霧成為這段時空流域中最耀眼燈塔,為時空流域無數修鍊者提供了庇護之地。

時空波動閃爍,有傷者穿梭時空,進入到了這座城市。

雄偉的建築,以及諸多物資尚未來的撤退。

還有諸多靈草種植在

《玄幻:我的功法修鍊能快進》第三百六十八章不朽古城庇護眾生,系統升級完成【求月票】 不知道她說身體不舒服是不是假的,才休息多久,就迫不及待要作妖的了。

李安安迎上去。

歐傲涵微笑。「褚家的客房我住過很多次,很不錯。」

李安安笑「是嗎?我直接住主卧。」

歐傲涵隨即說「李安安,其實我一直防著的女人不是你,一直就不是!」她若有所指。

這下輪到李安安不舒服了。

歐傲涵繼續說「五年前我就知道他身邊有女人了,而且一直照顧,所以你的出現我並不意外。」

李安安去看歐傲涵,她的話和白菲菲說的一樣,是在暗示什麼?

「安安。」

褚逸辰從樓梯上來,看到兩人聊天,冷臉。

李安安朝着褚逸辰走去。

「如果想知道真相,就不要讓他知道。」

她走過歐傲涵身邊的時候,歐傲涵小聲。

李安安不明白她打的什麼主意,但她承認自己好奇心被提起。

她若無其事走向褚逸辰。

歐傲涵也走過去。

「逸辰,龍庭呢?」他們兩人總是在一起,龍庭也答應今天過來,卻沒見人。

「人在國外!」

褚逸辰回答,見李安安走近,沒再和歐傲涵說話,牽着李安安的手一步步下了華麗的樓梯。

歐傲涵見他冷漠,捂著心口,疼又無可奈何。

樓下。

李安安悶悶不樂。

褚逸辰追問「你們聊了什麼?」

「說她會一直使壞破壞我們的感情。」

李安安隨口說,這話,歐傲涵雖然沒有親口說,但這是她的想法,不然她不會賴著不走。

對了,歐傲涵能繼續留下來,還有褚妍的功勞,她真的狠毒了自己。

完全忘了金家多囂張跋扈。

「不要和她走得太近。」褚逸辰臉上閃過不快。

李安安乖巧點頭「嗯,我知道了,不過她總是找龍庭什麼意思,龍庭是不是喜歡她?」

如果是這樣龍庭還纏着鶴城,真是太不要臉了。

「也許!」褚逸辰回答模稜兩可。

李安安冷臉「所以他們兩人是有故事了,龍庭該不會因為得不到歐傲涵就變得這麼風流了吧!真垃圾。」

褚逸辰沒反駁,李安安這麼想,總比讓他和歐傲涵扯上關係要好得多。

李安安咬牙切齒,果然這樣,龍庭這個王八蛋!

客廳,褚管家和葛蘭已經回來。

李安安看葛蘭的神色就知道結果了。

巴利目光看着李安安更多了幾分不甘心,難以相信他會輸給這樣的女人!

褚管家開口「少爺,結果已經出來了,一共挑選了十位路人品嘗,七位選了李安安,三位選了巴利,李安安贏了!」

巴利氣哼哼「我不承認結果!」

李安安不屑「一個男人也輸不起。」之前不是信心滿滿的嗎?

「你說什麼?」巴利想走近李安安教訓,褚逸辰滿是威脅的目光盯着他,葛蘭突然攔住人。

剛想說什麼,傭人匆匆過來。

「夫人,少爺不好了,歐小姐暈過去了。」

白冬站起來急忙讓褚管家開車送人去醫院。

老宅忙成了一團,李安安冷笑,歐傲涵倒是真會選時間,她剛贏,她就暈!這是怕自己出風頭。

。零點中文網] 禮樂喧天響徹巍峨皇城,喜隊如龍蜿蜒在護城河兩岸,太子一身喜服坐在馬上面無表情,看熱鬧的老百姓都說太子威嚴。

蕭錦麟跟在太子身後,他今日作為新郎弟弟跟著去迎親,對於迎親的流程他不太清楚,宮人來和他說的時候他也沒認真聽,是太子成親又不是他成親,他那麼上心幹嘛。

這是他第一回跟著去迎親,但他也看過別人家的婚禮,好像迎親有什麼攔新郎的流程,他心說沈家不會這麼沒眼色吧,太子來迎親他們還敢攔?太子本來就不想娶,可別他們一攔他就轉身走了,那才是笑掉大牙呢。

沈家當然知道點到為止,太子威儀不能破,只是象徵性出了幾個對子考一考,沒什麼難度,太子平平淡淡答了,媒人便迎著他們往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