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引源?」

許正華的眉頭皺了起來。

此刻,風險審查委員會駐地,莫鴻山再一次來到了天子身前。

在過去數年時間之中,這種會面與交談已經發生過許多次了,多到風險審查委員會其餘工作人員們已經見怪不怪的地步。

不管誰心中都清楚,除了完全徹底的投靠天子之外,莫鴻山早就沒有了後路。而莫鴻山本人很顯然也有這個覺悟。

在人類世界與救世者文明經過幾輪試探,最終達成平衡之後,由莫鴻山領導的滅世組織,便十分迅速的蛻變成了一個由天子領導的,獨立於世界政府之外的一股勢力。

這個組織的大部分成員被派遣到了世界各地那些較為重要的工廠、礦山、數據中心、交通大動脈、調度中心等地方,承擔起了類似於監工的職責。

救世者文明的強大武力,是迫使人類世界俯首聽命的大局保障。而滅世組織,則成為了迫使人類世界盡心工作的細節保障。兩者一大一小,人類世界便被牢牢的套上了韁繩,無法逃脫。

莫鴻山不經世界政府與姜玉蘭同意的又一次與天子的私下會面,人們只以為又是一次普通的彙報而已,沒人投以太多的注意力。但這一次,情況似乎有所不同。

「你知道世界政府主導的黑箱計劃嗎?」

莫鴻山怔了怔,回答道:「我知道。」

他在繼續等待著天子的吩咐,但天子沒有再說話,於是他便明白了天子的意思。

此刻已經是晚上時候。路燈的光芒之下,天子靜靜的凝望著天空中的某個方向,神色平靜而悠遠。

莫鴻山順著天子的視線看過去,但他什麼都看不到。

那裡連一顆星星都沒有。

那裡,是拉尼亞凱亞超星系團重力核心所在的方向。 《(綜同人)每次醒來都為反派背了鍋》by井臨淵

穿成大結局的反派

剛一來就得準備去死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本文打開方式如下

是不是覺得穿越很開心!

是不是覺得穿越很好體驗人生!

是不是覺得人生難得幾回穿,

尤其是能知道劇情的情況!

姜晨:呵呵

穿越?有劇情?

出任ceo迎去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少年!不可能的,因為你可能會遇到以下情況,

「大王!姬發已經兵臨城下了!」

剛從上輩子凄慘中脫離出來

今天突然就聽聞此噩耗……

姜晨:內心毫無波動……

Ps:專欄的我打滾賣萌求收養~

隔壁女主武力碾壓全場,我們男主智商碾壓全場

抑鬱黑化IQ高,請注意避雷……

內容標籤:武俠西方名著無限流快穿

搜索關鍵字:主角:姜晨┃配角:無限可能┃其它:

———————————————————————————————————————————————————————

主角雖然很厲害,每次開頭就是死局,都能逆轉,但也確實挺慘的。這文算是虐文吧,看了評論,再提前看了下結局,也是我虐點比較低,就只看了兩個世界就沒敢看了。相對來說第一個世界還是比較輕鬆的。 「那小鬼應該聽到了吧。」

葉倉心中暗暗嘀咕。

如果沒有傳達到的話,放狠話的意義不久沒有了嗎……該死,這也太憋屈了,她為什麼要擔心這種事!

一拳捶在樹上,被擊中的地方燃起一撮小火焰,最終的結果自然是化成飛灰。

偵察忍者小心翼翼地說道,「葉倉大人,前面就是大部隊了。」

葉倉抬手解散眾人,自己則快步走到了千代面前,周圍的忍者自動為她讓出一條道。

「為什麼讓我撤退?計劃不該是這樣的,竟然還特地用緊急的信號,您是怎麼想的?」

「有什麼事回營帳里說吧,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千代意有所指地說道。

葉倉冷冷地看了眼周圍,不少人都頂著一頭紗布,臉色很灰敗,氣氛十分低沉。

「嘖,我知道了。」

掀開帘子,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眼前。

「羅砂?」

「是四代風影。」羅砂摘下風影斗笠,表情戲謔。

葉倉別起手,表情有些許不解,「風影大人來這裡有什麼事?這裡並不需要看熱鬧的人。」

煩死了,為什麼跟在她屁股後面,事到如今還覺得她有威脅嗎?

「放心吧,我不會做對砂隱不利的事。」

羅砂看向她身後的千代,「我是為簽署和平協議而來的,雖然還並沒有下定決心……」

「什麼!」

葉倉火爆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由我來解釋原因吧。」

千代悄無聲息從後面走過來,「而且如你們所見,因為除了我已經沒人能指揮了,他們都被同一個人暗殺了。」

「這……」

營地中,聽到此起彼伏的歡呼聲,榊原透悄悄隱藏煩躁的情緒。

「已經開始了嗎?還真急。」

按道理來說,葉倉不應該這麼容易就撤退,砂隱肯定還有後手,現在慶祝為時過早。

不過情況倒也沒想象中差,砂隱改變不了戰爭的結果,反正不能趕盡殺絕。

火之國吞併風之國的想法嗎?答案是沒有。

火之國比想象中更被動,雖說木葉這邊也不算正義,但卻不屬於侵略者的範疇,都是為牟取更多的利益。

「大獲全勝!」

「終於有回家的希望了!」

「萬歲!」

存活的人幾乎都在這裡,隊友之間愉快地談論著。

這次的勝利讓士氣高漲,砂隱狼狽地撤退,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勝利在望了。

站在外圍的日向正人沖他露出欣慰的笑容,臉上閃爍著光芒,「終於要勝利了啊。」

榊原透隨意地點了下頭,轉頭問道,「正人前輩,我之前就想問了,你跟日向正希有什麼關係?」

日向正人也沒避諱,「大概算是監護人的關係吧。」

「嗯,監護人啊。」榊原透磨砂著下巴,看上去是漫不經心的態度,眼睛卻緊緊盯著他。

氣氛突然變了,不會是誤會了吧?!他可不是什麼奇怪的大叔!

日向正人趕忙解釋道,「是叔叔!我聽正希提起過透君,所以才會自來熟了一點。」

榊原透長出一口氣,露出無奈地表情,「我怎麼可能那麼看待前輩,多笑笑吧,現在是該開心的時候。」

還挺有自覺,看來是他惡意揣測了,作為一名合格的社會人,他承認他的思想要比普通人稍微齷齪一些。

日向正人沒有想那麼多,只當是對朋友的關心了,他完全能理解。

「你知道嗎,那孩子自從父母去世后,已經很久都沒有露出過笑容了。」

「嗯?沒聽正希說過呢。」

果然是有轉折點的,這樣才正常。

「戰爭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作為宗家的護衛而失蹤。」

日向正人停頓片刻,突然咬緊了牙齒,用十分正常的語氣說道,「後來因為沒有搜尋到蹤跡,家族迫不得已動用了籠中鳥咒印。」

「……」

榊原透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抱歉,我失言了,請不要告訴正希是我說的。」

日向正人大概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了,衝動下竟然都說了出來,大概是被壓抑久了吧。

似乎知道了很隱秘的事啊,分家對宗家總歸是有怨氣的,不然也不會在一個外人面前提起這種事。

但這無所謂了,他又不會插足家事。

日向的血緣關係更加密切,又由宗家一人管理,一族內發生的事都可以算作家事。

榊原透露出善意的笑容,「沒事,其實我該感謝前輩,我一直希望能多了一些正希,突然感覺我們能夠成為很好的朋友。」

日向正人眉頭舒展,他做的事似乎沒那麼多餘,這樣的談話應該維持下去才對,畢竟正希實在是太內向了。

「話說,日向正希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好像沒見過呢。」

等日向正人走後,繪里冷不丁地冒出了頭。

「不要突然出現嚇我啊,繪里。」

「哼,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了。」

「女變態?」

繪里一臉蒙圈,半天才反應過開不是說的她。

這個詞語的衝擊有點大,她實在沒想到。

榊原透思考片刻后說道,「不過她有時候也很會照顧人,準確說像是糟糕的大姐姐類型,並不是很難相處。」

「她有做過變態的事嗎?」

繪里顯然還沒從女變態中走出來,她知道榊原透沒必要騙她。

「確實有一次,她竟然為了報復親了我的額頭,摸的話我都不會介意,我現在都搞不懂她什麼意思。」

其實榊原透也有些慶幸,別碰他嘴是他的底線,這應該是他攢了很多年的初吻。

繪里臉上越發難看,摸就行?她發現榊原透最近的說的話總是不中聽。

「身體還難受嗎?可以再咬我一口。」

榊原透擼起袖子露出手臂,還能看到一個淺淺的牙印。

經過實驗后,他的漩渦血脈有了大幅度提升,卻一直忘記實驗下有沒有進化出體能治癒這樣的能力。

看到當時的繪里,他突發奇想讓她咬了一口,沒想到還真有用,不僅能恢複查克拉,疲憊感也減弱了很多。

他能確定這跟香燐的體質很像,說不定兩人還有親戚關係,這下更沒辦法坐視不管了,到時候就讓琥那傢伙找人吧。

榊原透沒有想象中高興,治療變得更加簡單了,又是感覺自己的專業知識沒用的一天。

他摸摸脖子,「你想咬其他位置也可以。」

繪里耳尖微紅,「笨蛋,你不要光明正大的說,這是黑歷史!」

「這有什麼,我不是都說過哪些地方可以咬的嗎,雖然是被逼著說出來的,但我會履行的。」

繪里的臉也開始紅起來,「我當時以為你說的是葉倉,那個女人肯定什麼都做得出來!」

「那還要咬嗎?」

「后脖子可以嗎?反正你裡面是高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