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了,媽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富貴險中求!」

穆什一拍大腿沉聲的吼道,他們都是光腳的,林玄這個穿鞋都不怕他們怕個屁啊。

「好,既然你們決定了跟着我干,那有一件事我要提前說一下。」

林玄臉色凝重的望向幾人,有些事情必須要提前交代,不然到時候出現意外會引起眾人的猜疑,那樣這個小隊絕對會崩裂。

「你說!」

「我是蒼穹學院的院長,與皇家學院與血宗有生死之仇,為了斬殺我,他們在背後推起來了三國的戰爭,就是因為他們不能出動臨仙境的高手,這才想到了這個辦法,所以我們在西涼國不光要面對西涼國的大軍,還要提防兩個勢力的暗殺。」

林玄沉聲道。

這話一出,幾人再次陷入了沉默,目露驚駭地盯着林玄,他們越來越看不清這個年輕人,一個人竟然能夠讓兩大超級勢力毫無辦法,不惜發動戰爭就為了殺他,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過,他們也只是猶豫了一下,便沒有了疑問,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那他們也沒有後悔的道理。

林玄心中暗暗的點頭,雖然他們年紀輕輕便達到了辟海境,就這樣強大的心理就足以證明他們的優秀了。

此時,幾人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將地面偽裝了清理了一下,便直接奔著西涼國的深處而去。

幾人一路避開國道,穿梭在密林之中,兩個時辰之後,一座規模一般的古城出現在幾人的眼前。

柳曼吹了一聲口哨,一隻不知從哪飛來的神鷹盤旋在古城的上空,片刻之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守衛力量相當於沒有,可以干。」

林玄帶着四人直衝進入城內,將城中的守備軍的軍庫洗劫一空,隨後又直奔城主府,五人就像是過境蝗蟲一樣,什麼都不放過。

只要是屬於西涼國官方的東西,全部都搶走,城中的守衛軍根本不是對手,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五人帶着財寶揚長而去。

幾人搶完一座城沒有停留,直接沖向下一個城,林玄的劍氣開路所向披靡,五人目標很明確,先搶軍備庫再搶城主府,搶完之後直接鑽入密林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被搶的城池一隻只信鴿衝天飛起,林玄等人的行動路線也逐漸地被西涼國的上層所掌握。

而此時,林玄帶着四人正躲在一處山坳中,幾人圍坐的正中間成堆的靈石以及極品靈器,這一幕要是落在別人的眼中怕是早已經動手搶奪了。

幾人雖然也激動,但是卻還算克製得住,畢竟這已經是第二次分贓了。

「五個城池,搶劫了將近一個億,按人頭分配一人兩千萬。」

林玄說罷,大手一揮直接將自己的那一份收了起來,其他人嘴角含笑地收起了自己的那一份。

心中無比的得意,他們現在做的可是打劫一個國家,這樣的事情以後說出去就是炫耀的資本啊。

「不要放鬆警惕,我們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千萬不能大意,無論搶了多少錢,有命花才是你的。」

林玄下意識地出聲提醒,他們這一路搶的雖然都是小城,但還是太順利了,根本沒有一點的抵抗力,這讓他感覺非常不對勁。

幾人休息一陣之後,繼續出發下一個城池,很快有一座古城出現在幾人的眼前,規模要比之前搶的城池大很多,而且城牆上只有少許的士兵守衛。

這很不正常!

林玄神識掃描了一番,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但是心底總感覺這城有問題。

。 「你是瘋了嗎?把結界去掉,你拿什麼和他打?」

灰色沙漏里的聲音尖叫着,?甚至想要從沙漏里鑽出來,狠狠地給外頭這魯莽的少年一個耳光。

但半精靈少年似乎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的操作在灰神的眼中是多麼的滑稽,他雙目緊盯着那大張的鳥喙,只在心中說道:「別廢話,真想幫我,就給我直接升個三十級!」

「升級?你在說什麼東西……」

他再一次將沙漏的聲音屏蔽,將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面前的局勢上——

安布羅斯的力量來源於那根灰神賜予他的權杖。他見過那頭森森白骨化作的鳥,在遊戲中,灰神祭祀的每次力量爆發都會伴隨着這隻凶厲的鳥的形象出現,第三階段時,乾脆自身的形態都會向怪鳥的方向變化。

因此玩家們甚至一度推斷,灰神的本體,是否就是一隻怪鳥。

而此時他撤去虛無結界並非衝動之舉。在西里爾的思維中,此時自己所調用的力量源自灰神,而安布羅斯的力量也源自灰神。在「灰神」本身尚存的情況下,他無法確定兩股力量互相之間究竟是否能夠造成有效的傷害。

簡而言之,這話的意思就是,同一個師父教出來的,破不了招,因此得用師父所傳授的以外的招式——

整個莊園的風都在呼嘯著,似乎在為有人願意主動調用它們而雀躍着。他手中的長劍上早已凝聚了至今為止所調用過的最多的風,而莊園別處的風卻依然瘋狂地向著西里爾這顆下落的流星湧來,聚集在他的身邊,在他的身周拉出數道長長的白線。

西里爾清晰地感知著自己手中此刻握著的是一股多麼龐大的能量,它們像是森林中的精靈一般靈動,在自己的面前編織成躍動的鹿,亦或是振翅而起的鷹。那雙被灰色掩蓋的蒼綠色的眼眸隨着他的不斷下墜,眸中漸漸亮起林間月夜清泉般的色彩。

無數道長而扭曲的觸手再一次從安布羅斯的身周噴射而出,向著半空中的少年抓去,但風替他將這些盡皆撕碎。

「不,你不能掉進去,它的本質是虛無,我保不住你的,快撐開結界……」

沙漏里的灰神還在嚎叫着,?不知道?的那一大通話盡皆被西里爾摒棄在耳後。

眼看着西里爾即將掉進那張鳥嘴,此時的怪鳥已經初具一頭生物的形態,血肉模糊的樣子比此前的森森白骨更加嚇人。灰神終於做出了妥協,?放棄一切一般地叫道:

「行吧,行吧,我幫你,無所謂了,世界趕緊毀滅吧!」

在?的話聲之中,那道道環繞於半精靈少年身周的白線驀地像是找到了歸處一般,向著劍上聚集而去。一瞬間,西里爾手中長劍的劍光明亮了無數倍,像是一顆青色的太陽——

而後他,跌入了鳥嘴之中。

世界在此刻寂靜了,沒有呼嘯的風聲,也沒有那種種嚎叫聲。

遠處的伊文斯等人張著嘴,在更遠處,那座獨棟的窗前,米莎·艾希凡將卡羅琳抱起在窗口,喃喃著「諾拉在上」,眸中滿是異樣的神采。

但下一秒,那頭怪鳥巨大的腹腔之中,響起了迅疾而持久的摩擦碰撞之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它的腹腔中給它刮骨一般。怪鳥因痛苦昂首,瘋狂扭動着它那長的嚇人的脖子,而那腹腔之上新生的血肉開始飛速地變得稀薄,沒幾秒鐘,便能看到一團明亮的青色光,閃耀在它的腹腔之中!

「他沒死,他還活着!」

圍觀之人盡皆高聲叫了起來,而處於怪鳥腹腔之中的西里爾手中的長劍來回舞動着,每一下都捲起數道風刃,不需要任何招式與技巧,那些隨他一同沖入怪鳥腹腔之中的風自發地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

心神所至之處,皆有長風浩蕩。

西里爾感覺自己抓到了什麼竅門,他清楚這突然的威力變化絕對來源於沙漏里的灰神,如果是按他自己計劃的那樣跌進怪鳥的嘴中,此刻的他應該還在費勁地靠着自己的力量來切割怪鳥的腹腔吧?

「心臟,我的心臟!」

安布羅斯的怒吼聲在西里爾耳邊迴響着,此刻聽來卻不過是一種悲戚的哀鳴。這股風的肆虐已經將它的力量消耗殆盡,如果它有一條血條,那此刻血條已經見底!

也就是,斬殺之時!

西里爾雙手握住劍柄,劍鋒向下,將其高高舉過頭頂。那呼嘯的風頃刻間便向著劍刃上匯聚,互相擁擠而壓縮著,最終化為一道璀璨而明亮的青色匕首。

他沒有任何猶豫,將手中的匕首重重向下刺去。那高度壓縮的風在觸及身下白骨的一剎便開始溢散,風元素摧枯拉朽地向下轟擊而去,將他身下的阻礙絞成粉碎——

遊盪者高階技能,舍離!

他的身形隨着身下的障礙粉碎而繼續下落,最終墜入安布羅斯那大開的腹腔之中。而這一次,安布羅斯已經失去了再將他綁入其中的力量。

他一隻手狠狠地插入那團失去了活性的細密觸鬚之中,靈活的手指分開糊爛成一團的血肉。體型的擴張讓安布羅斯早已千瘡百孔,正如他所說,他必須吞食奈若拉的本源之心,才能夠救回他自己的命。

他的手猛地一握,抓住了一根硬邦邦的鐵桿,那原先應該是安布羅斯的脊柱,而現在則是來自灰神的長杖。沙漏中的灰神心痛地閉上了眼,而西里爾沒有任何猶豫,高高舉起手中的匕首,一刀斬落在長杖之上。

「咔——嚓——」

在一聲讓安布羅斯和灰神都心碎的斷裂聲中,安布羅斯那五米高仰躺着的身軀逐漸開始崩碎。頭頂殘留的怪鳥化成片片骨片,像是一場遲到的雪,紛紛揚揚地撒落在這千瘡百孔的莊園中。

西里爾靜靜地看着身下這具徹底失去活性的身軀,只剩下上半部分一小截還有着生氣。

他將自己從安布羅斯的腹腔中拔出,走上前,扯著安布羅斯的頭髮,拎起那一小截上半身。他的中斷徹底溶化了,只有部分灰神的力量讓他還能苟延殘喘片刻。

「屁股呢?我的屁股呢?我的腿呢?我的手也沒了?」

那張看不清原先面目究竟為何的臉上充滿了迷茫,他才剛剛恢復些許自己的意識。那張臉上一半還有着男爵亞伯拉·西奈的容貌,而另一半的眉目都已徹底模糊。

「你也快沒了。」西里爾不帶絲毫感情地回答著。

安布羅斯終於意識到了什麼,他看向西里爾,眼中儘是不可思議: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來妨礙我?」

而半精靈少年微微仰頭,看着這其實風和日麗,極其美好的一天。

沒有戰爭迷霧,沒有瓢潑的血雨,這是1440年,龍吟之年。

「是啊,為什麼?」

他輕聲反問道。

接着用力將安布羅斯的頭扔起,一腳將其遠遠踹出。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最新章節、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緋雪620、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全文閱讀、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txt下載、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免費閱讀、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緋雪620

緋雪620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希臘神話之愛琴海傳說、三國之月影星移、我的英國白馬王子、雙面女王之星際迷航、

。 在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調整之後,蘇葉終於找到了技巧,挖起來也沒有一開始的那麼費勁吃力了。

原來當農民真的很辛苦啊,她要是沒有這一次的體驗,是怎麼也不會想到,農民伯伯們種田種地是那麼的辛苦。

這才挖了一小塊地,蘇葉都已經覺得自己把這一輩子吃奶的勁都給用上了。

而且她這才挖了一畝不到,雙手就已經起了好幾個大泡了,那疼得蘇葉直想流眼淚。

算了,今天就先挖著一點吧,在改天再繼續挖,不然她這手非得廢了不可。

丟下鋤頭,蘇葉就走到河邊,把雙手放入河中。

雙手一碰到河水,蘇葉立馬感受到一股清涼之意包圍著自己的雙手,慢慢的淡化了手上那一股脹痛之意。

當涼意消失,蘇葉拿出自己的雙手一看,那些因為挖地而生出的大泡全都不見了,而且自己的雙手皮膚好像還更白嫩了一些。

這泉水果真是好東西,不僅能夠快速的治癒傷口,還讓她的皮膚變得更好。

一想到這天然的美容水是她的,而且還取之不盡,蘇葉心中那真是一個樂開花。

雙手治好了,蘇葉起身準備過去把鋤頭收拾好,卻發現了讓她嘴巴能夠塞得下一個大雞蛋的事情。

那剛剛被她挖出來的地,此時竟然已經擴大了有一百倍之多,那一大片望過去,竟全是都挖好了的地。

空間可真的是又再一次的給了蘇葉驚喜,這種翻倍的事情,她表示很喜歡。

原來空間手冊說的種東西可以翻倍,卻不想挖地也可以翻倍啊,這算不算隱性性能,然後被她無意發現了呢。

這個發現無疑是讓蘇葉開心的,這就說明只要她挖了地,那麼這空間里的地就可以翻百倍幫她挖好,那簡直讓她省了好多力氣啊有木有。

一下子就多出了那麼多的地,那麼蘇葉也不用等到自己挖好了再種,此時就可以直接的撒種子了。

蘇葉每樣種子都拿出了一些來種,並不敢全部的都種完,因為空間手冊說了,種下去的東西可以複製上萬分,簡直是比細胞分裂的速度還要快。

蘇葉把每樣種子都分別撒了一些,然後再找了遠一些的位置挖了幾個坑,把火龍果的種子給種了下去。

然後她再次的拜託了諾諾,幫她引出河水澆到那些地里,一切都完成之後蘇葉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現在,她就只需要等待種子發芽,然後坐等豐收就可以了,還有就是她必須的記錄時間,這樣也方便她以後進空間收菜。

這感覺的確是有點像現代玩的那些QQ空間啊,不一樣的就是,這裡需要她親自動手,而QQ空間只是需要動動滑鼠就行。

「忙了這麼久,總算是忙完了,不過我在這裡呆的時間已經很久了,怎麼還沒見到我娘進來房間叫我呢。」蘇葉走過去坐在諾諾旁邊,抱起了妞妞后奇怪的說道。

「因為空間的時間和外面的時間不一樣,外面的一個小時等同於空間里的一天,所以你在空間里待一天,在外面也就只是過去一個小時的時間。」諾諾解釋著說道。。 吳困虎動手,怎會不防著許喬!兩萬左右的士卒,就算士氣低下,戰意不足,也不可不防!

特別是許喬本身還實力強悍!

而吳烈,便是他防備許喬的重要棋子。

為此,吳烈身邊還給配了兩個地位九品的副將!

雖然說都只是修習地位功法的九品,比起許喬來說,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但是架不住人多啊!

「殺!」

吳烈上了戰場,卻也不似平時那般無腦,而是在後方指揮。

雙方絞殺在一起!

人命如紙!

許喬看到吳烈帶來了大隊人馬,惡狠狠看了顏落盈一眼,卻也不敢孤軍深入!

只是帶人向許龍則身邊衝殺過去,比起殺死顏落盈,他更在乎的還是許龍則的生死。

三個兒子死了兩個。

這個長子,無論如何不能再死了。

這許喬也堪稱勇猛,扛著兩個地九品和老周!

以一敵三,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

來到了許龍則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