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一聲低吼,白虎身上的筋肉已是有序轉動,手臂一晃,長達丈余的刀光已經爆斬而出。

在他的刀光之下,虛空都仿若割裂一般,無聲卻內蘊恐怖殺機。

「熾鳳神爪!」

朱雀尊者則是抓住顧沖無暇分身的機會,雙手成爪,如同一隻紅色大鷹一般,襲至顧沖身後,雙爪狠狠抓向顧沖脊椎!

「錚!」

後方,一直關注著戰況的六指琴魔黃雪梅雙眸陡然一縮,懷中的天魔琴彈出陣陣靡靡之音,亂人心魄。

就連蕭勿忘、任遠、白鶴上人幾位老牌宗師,都陷入了一場有著世間最為美好事物幻境之中,難以自拔!

四大宗師聯手一擊,就算是大宗師也得手忙腳亂,鄭重以待。

而大宗師之下,幾乎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

「聖尊威武!」

魔教眾弟子齊齊發出歡呼聲。

先前,魔教眾弟子眼見這顧沖先是破滅天魔音波功,後面更是掌斃青龍,內心造成了巨大傷害,甚至生出一絲畏懼情緒。

而現在三大魔尊和六指琴魔齊齊出手,眼看勝利已經不遠了,魔教眾弟子們不由開始吶喊加油起來。

「來得好!」

看到四位宗師合擊,顧沖帶著莫名的意味冷笑一聲。

這一次顧沖有了準備,太玄經運轉之下,頭腦空明無比,遠離一切負面控制,天魔琴音對他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下一刻,他陡然出手了!

「震驚百里!」

這是降龍十八掌中威力極大的一招。

顧沖右掌噼里啪啦的將空氣撕裂,蘊含的恐怖勁力向著玄武而去。

而這時,他的左掌也出手了!

「或躍在淵!」

彷彿一道龍影從地下鑽出,帶著龍吟之聲向著白虎的長刀迎去!

蓬!

鐺!

錘碎!

刀斷!

在玄武和白虎驚駭欲絕的目光中,顧沖的兩隻手掌分別以不同的招式擊中了他們!

人力有窮!

而且每一記招式都有不同的運動路線,顧沖怎麼可能同時使出兩種招式呢?

蓬!蓬!

這也是兩人在爆成一團血霧之前的最後想法!

噗——

顧沖後背傳來了一陣肌肉割裂的聲音。

當然,這肌肉割裂聲音並不是從他身上傳來的,而是從偷襲的朱雀!

只見顧沖身後,他的右腳,以一個奇異的角度將朱雀的小腹洞穿,將她整個人掛了起來。

朱雀雙目圓睜,難以置信,剛才她居然是在和顧沖的右腳交手,而且眨眼間就交手十幾招,最後以她慘敗告終!

不可思議!

顧沖的四肢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識一樣,居然可以獨立行動!

這是她幾十年的武道生涯,聞所未聞之事!

這是顧沖初試左右互搏的能力,三十層的左右互搏已經讓他四肢都可單獨出手,而且還不用擔心降低招式的威力,今日使出,果真沒有讓他失望。

右腳一抖,朱雀狠狠砸在了地上。

而遠處的魔教中人,獃獃的站在原地,身體抖成篩子,顯然已經恐懼到了極點!

一個照面,青龍、玄武、白虎當場暴斃,僅剩的朱雀也是生死未卜!

就算大宗師不使用法相之力,也不可能做到!

世間怎麼會有這般恐怖的人物! 如潮水般的掌聲席捲而來,這才是正解!

是的,婚姻包含著愛情卻又不全部是愛情,還有責任!

婚姻作為愛情的墳墓,不僅僅是只有幸福和愛意,還有背叛,欺騙!還有傷心欲絕的痛!

這一刻所有的珠寶設計師包括評委全部站起為她喝彩,這一刻沈千輕身上泛著光芒!

那是屬於她的榮耀,是屬於神之手的尊重!

程宴微微勾起唇腳,站起來也為她喝彩,他的……千輕一直都是這麼的優秀!

優秀得讓不少人都在嫉妒他,想和他搶!

江寧以及只能落荒而逃,她輸得徹底,不,她沒有資格和沈千輕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從一開始她就輸了,徹徹底底的輸了。

最後神之手再度回歸珠寶設計,再奪榮耀!再創奇迹和傳奇,不,她本身就是一個傳奇。

蕭湛由衷的為她鼓掌,之後把戒指小心翼翼的放在她的手心處,「表姐,這一刻你是所有人神!所有人都該膜拜你的。」

蕭湛沒有和這個表姐相處過太長的時間,但她留給他的映像實在是深刻!

也教會了他不少的東西,可以說是他人生路上的導師無疑。

「臭小子,走吧,我們明天回國。」沈千輕笑著走著前面。

此刻的她春風滿面,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寒心。

徐司趕緊扶著快要昏倒了程宴,給他一塊巧克力。

他抱怨道,「我說程總,我說宴哥,你看看你得知了嫂子這邊出事就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你自己有低血糖你不知道啊?要不是你提前打點好這邊賽事的人,恐怕……嫂子今晚也不會這麼順利的。」

程宴咽下巧克力,不咸不淡道,「有的東西屬於她,別人就不能搶走!任何人都不能。」

徐司無奈的抽了抽嘴角,「是是是,可是你看看這次程氏丟了這麼大個項目,雖然您不在乎那點錢,可是董事會人在乎啊。」

程宴猩紅著眼,閃過一絲的狠意,「他們在乎?他們是恨不得馬上就瓜分了程氏集團,他們也蹦躂不了幾天了。」

「您……準備動手了?」徐司微微皺眉。

「再不動手,這次放長線能調到大魚吧,我們慢慢走著瞧,有的時候對待獵物不能太著急了。」程宴眼中那種視眾生為螻蟻的神色又浮現了。

徐司站在他身邊不由得縮了縮脖子,「您這樣還挺讓人害怕的啊,就跟以前打架一樣的。」

程宴嗤笑,「打架?我那叫打架?我還沒有動過真格兒,對了這麼些年你好像還沒有看到我動手過吧?」

「……」徐司覺得自己又被秀了。

程宴的拳腳功夫究竟怎麼樣他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槍法還是一流的。甚至說是頂好。

「走了,我們在這邊住一晚再回去,你去給我弄點吃的來。」程宴一邊大步流星的往前面走著。

「好好好,您是老大,我得遵照您的吩咐!」徐司無奈只能照辦了。

這些年程宴教會他的除了一些在管理上的東西還有就是哪家飯菜更加符合他的胃口!

沈千輕回到房間拿出手機,此刻關於那一場設計賽事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勁爆!神之手被爆出抄襲?#

#闢謠!神之手回歸珠寶設計,這才是yyds!#

#蕭湛秘密出現在珠寶設計大賽上?!石錘了!#

#神之手和蕭湛是什麼關係?!神秘情侶?#

……

一瞬間無數關於這場比賽的話筒湧入視線。

沈千輕手指不斷的往下翻頁,看到不少人在談論這個事情,她也不是個閑人自然也沒有這麼多時間看這些。

程宴陰著一張臉點開了第四個,看到網友的評論更是火焰大了。

網友一號:哇,在線磕cp!絕配啊!

網友二號:這個人神之手不就是沈氏集團的總裁嗎?這是什麼情況,她說婚姻有欺騙和背叛?坐等吃瓜!

網友三號:這是婚外戀?還是……?我站程總和沈總!

網友四號: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那個抄襲的人這麼處理呢?

……

程宴差點就氣得把手機摔下去了,這都是人什麼不長眼睛的人?

什麼叫婚外戀?他程宴現在還沒死呢!

他穩住心神立即就給那邊打電話立馬撤了這個熱搜!

而隨之換上的的處理江寧的熱搜!他雖然現在不能徹底的抓住幕後之人但是處理一個人女人還是不出問題的。

就是不知道幕後之人能為這個女人做出什麼?

若是能一舉吊出來就再好不過了,但是他也知道這一局他不能慌的!

不一會兒沈千輕就在手機上看到了裁判對江寧的處置,很是震驚!何止一點的震驚,驚得她直接坐起來了。

不僅僅暴露出了她所有的個人信息,而且對她進行終身禁賽。

沈千輕微微皺眉,雖然這些年在大賽上也有關於怎麼處理抄襲的人,但是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暴露出這個人的全部信息,在這樣一個時代,可以說這個人全完了!

這……好像不是他們的處理風格。

太過於激進,也太過於冒險了。

但是這背後的緣由值得人深思。

「喂?千輕?這一會兒你們那邊是晚上吧?吃飯了嗎?別忙起來就不顧及你的身子了。」陸辭溫柔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來。

「嗯,你呢?這個時候還沒有下手術台嗎?國內這個時候是一兩點吧?

有勞陸醫生關懷了,我下午吃得多這會兒還不餓的。」沈千輕看了看時間。

「恭喜!屬於珠寶界的神之手終於回歸了啊,這麼久終於想起你自己的正事兒了?」陸辭調侃道。

「什麼神之手啊,別跟著他們瞎說啊,我這不是一時之間想起了嗎?想著趁著我還年輕就多發揮一下自己的價值吧。」沈千輕平靜的躺在床上。

「好了,神之手也是需要休息的,等你明天回來一起去吃好吃的?」陸辭勾唇笑道。

「明天?明天晚上吧,上午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的。」說著沈千輕眼底越發的狠辣了。

「行,晚上我去接你!」 邪血魔子全力催動那枚血珠,無窮的血氣瀰漫四周,無盡的血色染紅天際,無邊的血光照耀八荒。

下一刻,他出手了,血光閃耀,那無窮無盡的血氣凝聚為一柄血色長槍,激射而出,洞穿一切、腐蝕一切。

血色長槍速度極快,威力極強,射入幽冥黃泉之中,迸發出道道光芒,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漣漪。

「洛筱予」露出痛苦之色,額頭之上滲出汗水,冥雎更是面色蒼白,眉頭擰在一起。

二人竭力配合,衍化出幽冥黃泉,不比邪血魔子差多少,可惜,對方擁有著引血魔珠,一件堪比聖器的存在。

秦楓望著這一幕,面色大變,祭出乾坤鼎,就欲給予對方使用。

乾坤鼎的器靈白坤卻是傳音道:「今日已接連催發兩次,消耗太大,而且我認可的是你,至少需要由你激發,不能外借他人。」

「可惡!人命關天,她們都是我的摯愛,只是暫時借予她們使用。」秦楓連忙傳音道。

「抱歉,在我還未徹底恢復之前,不行。」白坤的聲音透著一絲冷淡,令人感到無情。

秦楓心中一陣咒罵,可依舊不行。

就在這時,楊宇浩與邱霜跑了過來。

「秦楓兄弟,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楊宇浩喊道,「我二人可讓你恢復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