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哥,真的沒問題么,我有點擔心。」左左看著跑遠的背影,怎麼看怎麼是個半吊子,不由擔心。

「我相信她。」

江余年回味著濃濃的桔子味,似乎想起往事,唇角不由上揚。

半個小時后,顧蔓瑤一身淺色長裙走出化妝間,黑色長發及腰,伴隨著輕盈的腳步飄動,每一個動作都彷彿從畫走出來的仙子。

左左張大嘴巴,結結巴巴的喊出幾個大字,「大變活人!」

顧蔓瑤捏著一縷頭大,嫵媚又不失俏皮,在江余年的面前轉動一圈,「將軍,對奴家還滿意嗎?」

噗!

江余年一口水噴出,嗆的臉色漲紅,劇烈咳嗽著。

左左連忙上前拍打著後背,「江哥,沒事吧?」

他擺擺手,不敢看顧蔓瑤一眼,深邃的雙眼不停閃躲。

「將軍,對奴家不滿意嗎?」

顧蔓瑤靠近兩步,蹲在面前,眨眨眼,絕美純凈的臉,彷彿不食煙火一般。

他有那麼一秒的愣神,心臟彷彿漏掉一拍,然後又劇烈顫抖著。

「余年,這位就是你找來的演員?」導演聽說飾演伮姬的演員來了,見到已經上好妝的顧蔓瑤,微微一怔,臉色大驚,大手用力拍著江余年的肩膀,「你從哪裡找來的,簡直太完美了,哪怕不說話也行啊!」

一顰一笑都帶著那股子我見猶憐的嫵媚。

「怎麼樣,現在可以拍嗎?」

導演倒有些迫不及待了。

「沒問題!」

顧蔓瑤揚唇一笑,走進拍攝的房間,化妝師緊跟著她,不停的擺著劇服的造型,髮型,不敢有一絲的瑕疵。

江余年的位置是正襟危坐,手裡拿著一本書簡,伮姬端著茶水走近,輕放在面前,雙手輕輕遞到面前,羞澀又不失嫵媚。

眉眼間儘是愛意。

場景外,導演緊張的盯著屏幕,恐怕一張嘴破壞完美的畫面。

「將軍~」

一聲婉轉靈動的聲音,彷彿滲透心中。

導演緊緊攥著劇本,直到伮姬揮劍自刎倒下的那一刻,揪在一起的心臟才舒口氣,大喊一聲,「卡!」

激動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忍不住,再次回放一遍,江余年的演技是沒得說,一個新人能跟的上他的情緒和爆發力,到底是多大的天賦能做到如此!?

簡單幾個鏡頭,這個「伮姬」深入他心。

「辛苦了。」

顧蔓瑤乖巧的鞠個躬,見到導演朝兩人揮手,親昵的攀上江余年的胳膊,走過去,「哪裡有問題嗎?」

「沒有,沒有,不知道顧小姐是什麼時候接觸表演的?」

導演詢問著。

「做演員已經很長時間,如果說真正接有台詞的戲,您這算是第二部。」顧蔓瑤謙虛的笑著,腦袋搭著江余年的肩膀,笑得甜蜜。

眼前的導演,她自然認識,古言電影拍的一流,能讓江余年合作的導演,差不了。

「不錯,未來可期。」

喬導在口袋裡摸出張名片遞過去,「顧小姐沒有戲拍的時候可以隨時聯繫我。」

喬何自然知道江余年推薦過來的目的,他也樂意培養新人,更何況眼前的顧蔓瑤根本就是未來做影后的料。

「謝謝。」

顧蔓瑤小心的收起來。

「行了,接下來的那場戲暫時不用余年上,你們年輕人關係好,沒事多處處。」

喬何朝江余年使個眼色,便轉身繼續回看最滿意的一個場景,無論看幾遍,都挑不出任何瑕疵

「余年,我表現的怎麼樣?」

顧蔓瑤邁著大步,走路都帶風,偏過頭,盯著冷然的臉,止住腳步。

站在他面前,兩隻手給他擺個微笑的表情,滿意的點點頭,「這樣不錯,標準男友笑。」

江余年冷著臉,大步繞過她,「你可以卸妝走人了。」

「你太沒良心了,我這好心過來幫你,用完就不想負責任,是不是?」

顧蔓瑤追上他,攔在面前,挺挺胸。

江余年皺眉,這架勢怎麼看著眼熟?

「姑奶奶,能不能別鬧了,要讓媒體見到了,真的就說不清楚了。」

左左追上來,怕的要死,左右前後看個不停,恐怕有人拍照。

「不鬧也可以,我幫這麼大的忙總要感謝一下吧?」

顧蔓瑤眸光流轉,狡猾的勾起唇角。

「行,行,感謝是要感謝的,我……」

「有你什麼事!!」

顧蔓瑤抓著左左的肩膀拎到一旁,笑得燦爛,「余年,你總得請我在你家吃頓飯吧?」

「嗯。」

江余年應聲,雖然很冷,卻還是答應下來。

「改日不如撞日,那就今晚吧,就這麼說好了,我先走了。」

顧蔓瑤揮手,轉身蹦蹦跳跳的走進化妝間,卸了妝,便離開了。

望著她的背影,江余年神色冷凝,這麼親密頻繁的接觸,是好,是壞?

「江哥,要不我去回絕了?」左左以為江余年後悔了,小聲試探著。

「不用了,你去準備今晚需要的食材。」

江余年嘆口氣,收回思緒,繼續開口說道,「明天沒有戲份,回帝都一趟,你通知一聲。」

「好的。」

左左拿出記事本小心的記下來。 沐塵斬釘截鐵的回答也是在蘇柔凰的預料之內。

「是嗎……」

「既然這樣,那麼我只好作出強硬的手段了。」

蘇柔凰氣勢一變,一股強悍的真氣波動從她體內傳出。

咔啦!

石頭鋪成的道路承受不住真氣威力龜裂開來,一道道裂縫觸目驚心。

迎面而來的強大氣勢並沒有讓沐塵退縮,他向前一步,直視對面的女子。

蘇柔凰眉頭一挑,眼前的少年有點令她吃驚,他沒有選擇退縮,而是直接面對自己。

若是放在以前,自己或許稍微注意他一下,但是現在……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麼也怨不得我採取霸道措施了。」

鏘——

嘹亮的鳴叫聲響徹於耳。

《左傳》雲:「鳳凰于飛,和鳴鏘鏘」。

聲音正是鳳鳴!

蘇柔凰身後凝聚一個巨大的鳳凰虛影,威壓感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赤青黃紫白五色光芒綻放,鳳凰整體五彩斑斕,宛如活了過來,鳳目直勾勾盯著沐塵。

沐塵也不退讓,目光陡然一凝,劍意從體內暴射而出,滔天劍意令人心顫,劍意直指蒼天,驚人的劍意彷彿可以一劍破天,剎那間,周圍的靈氣微微停滯,緊接著瘋狂朝著沐塵這邊湧來。

一柄通體透明的長劍憑空出現,定睛一看,便會發現,此劍,全是由靈氣凝聚形成,「錚錚」的劍鳴聲在耳邊迴響。

長劍握於手,劍鋒直指蘇柔凰。

「不錯!」

蘇柔凰讚歎一句,這句話她是由心而說,確實,沐塵所展現的實力的確驚人,放眼所有築基境都難找到能施展如此恐怖招式的天才,說不定入玄境都難尋此等天才。

但是,築基終究是築基,難以改變實力弱小的事實,若今日沐塵是入玄境,或許還能讓她提起一些興趣。

現在,該結束了。

「九鳳朝鳴!」

一聲嘹亮的鳳鳴聲響徹雲霄,蘇柔凰身後,九把長劍浮現。

長劍清一色的赤紅色,劍身上,都銘刻著一個赤鳳,赤鳳栩栩如生,彷彿下一刻就會破劍而出,翱翔於天地之間。

九把長劍徐徐旋轉,「嗖嗖」對著沐塵疾掠射去。

每柄赤紅的長劍周圍皆有一個赤紅色的鳳凰虛影,遠遠望去,好似九隻鳳凰朝著自己撲來。

長劍夾帶著破風聲

沐塵淡然舉起手中長劍,簡簡單單一劍揮出,可就在這簡單的一劍中,卻包含著萬千劍意,化繁為簡,返璞歸真,一切華麗的招式皆沒有,有的,是眼前確確真真的劍意。

叮!

因金屬碰撞發出的清脆聲不斷響起。

劍意和赤鳳相持不下。兩者誰也奈何不得誰,最後,赤鳳發出一聲響亮的鳴叫,聲勢暴漲,發出璀璨的赤紅光芒。

砰!

劍意破碎,沐塵悶哼一聲,倒退數步,一絲血跡在嘴角出現。

抹去嘴角的血跡,沐塵眼中晦暗。

果然,在修為上的差距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

「哼!」

沐塵被自己一招擊退在蘇柔凰計劃之中,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自己是使出了七分力,以往,自己使出五分力足以完敗入玄境所有天驕,沒想到,今日,區區一個築基境逼得自己不得不使出七分力。

蘇柔凰冰冷注視著沐塵,眼中毫無波動:「現在,你還不離開嗎?」

沐塵莫名一笑,意味讓蘇柔凰揣摩。

剛才的兩人對擊中,他的腦海中閃過眾多片碎畫面,好像是小時候的記憶,記憶不是很完整,從那些片碎的回憶中,他確信了一件事,自己,小時候絕對見過蘇妙儀,兩人的關係非常親密,並且,自己還答應了她一個承諾,雖然具體內容記不清了,但是,心中不斷提醒道這個承諾非常的重要。

手握長劍挽了一個劍花,沐塵直視對面的女子,淡淡一笑:「勝負,不到最後,一切難說。」

「好!今日,就讓你徹底死心!」

聽到沐塵的話,蘇柔凰抬起右手,伸出一根修長白皙的手指直指沐塵。

沐塵眼中戰意高漲。

「放馬過來!」

沐塵手中長劍不斷吞吐劍芒,周身浮現出眾多把透明的長劍,長劍皆由劍意凝成。

腦中,片碎的記憶畫面不斷從腦海深處湧出。

一句模糊不清的話語在耳邊迴響,不待他多想,蘇柔凰的攻擊已經近在眼前。

九柄長劍齊齊飛出,組成一個鳳凰虛影的模樣,鳳凰振翅高飛,直衝向沐塵,空間都划起一絲漣漪。

「來吧!」

沐塵周身劍鳴不斷,千柄飛劍迎了上去。

轟!

二者對撞,並沒有沐塵想象中的不相上下,反而,沐塵的攻擊不斷被減弱,蘇柔凰的攻擊不弱還增,最終,蘇柔凰的攻擊破開沐塵的攻擊,巨大的鳳凰虛影撲向沐塵。

沐塵瞳孔驟縮,我去,她戰鬥力這麼強悍!

這樣下去,如果不使出最後的手段,可以說根本無法改變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