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腦,目前我們的總兵力是二十五萬人,其中我們原來的精銳有五萬餘人,剩下的二十萬均是原花之國的投誠部隊。」聞言,安德魯率先說道。

「七百萬人有二十五萬軍隊,加上之前戰爭的損耗,幾乎是二十五比一的比例了。」聞言,王漢思考了一下,說道:「將這二十五萬的投誠部隊做出篩選,願意回家的,發路費讓他們回家。剩下的,混編入精銳部隊中,由我們的老兵來帶這些人。待遇暫時以後備團的為準,之前投誠有功的,一樣要從新兵開始,待遇可以按照他們的功勞給他們。」

「十八以下,六十以上的老弱都挑選出來,又不願意離開,或者是沒去處的,就充入後勤部隊去,由後勤部隊培訓他們。另外,把那些不能上戰場的士兵篩選出來,交給國民議會,由他們安排這些士兵的去工廠,最少也要讓他們衣食無憂。」

「是。」聞言,安德魯立刻應聲。

「另外,在新國的範圍內徵兵。」王漢繼續說道:「想辦法再征五萬兵,交由奧托的後備部隊為期半年的訓練。」

「其二,全國發佈兵役公告,新國所有十八以上,六十以下的男子,每五個月都要服兵役一次,為期一個月時間,期間所有食宿醫療均由國家承擔,另外每次服役期間每人發放五千貝利,立功者記功加賞。除傷殘、重病、獨自照顧無自理能力的子女和老人,特殊情況國家免除的,其餘人一律不能免除兵役,包括官員。服役批次分為六批。時間為服役人員出生日的下一個月。惡意逃脫兵役者,輕者入獄半年,鼓動大量人員不服兵役超過十五人者,直接槍決。」

「是。」聞言,安德魯和亞瑟兩人立刻應聲。

「好了,要吩咐的就這些,你們下去準備吧。另外,將國民議會的人叫來。」王漢吩咐道。

「是。」聞言,安德魯和亞瑟立刻應了一聲,向王漢敬禮后,轉身出了辦公室。

國民議會的人員目前並沒有集齊九個,只有五個人,剩下的四個還在篩選中。

「首腦,」很快,國民議會的五個議員便到了王漢的辦公室。

這五個人都是新國各地被人們推舉出來的,頭腦靈活,並且都是平常多有善舉的人。而五人中三人是六十多歲的老人,剩下兩人也是中年。年輕人想要得到大眾的認可無疑要困難的多。

「新國需要新的氣象。」

看着到來的議員,王漢直入主題說道:「我要你們鼓勵國民實辦工廠,工廠的種類和數量我已經擬定好了,這些工廠的數量正好夠新國的內部消耗,所以不能多,也不能少,機器可以找國家貸款購買,期限一年和三年兩種,還款多還二十分之一即可。各種物品的價格全部統一規定下來。並且,對於工廠的開辦者做出限制,同一個人不能同時開辦多個工廠。另外,開辦工廠的人可以免除兵役,這個需要你們和軍部去對接。」

說完,王漢將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想要提供國民的生活,就要從物質上先開始提高,這些工廠可以加快物質的生產,避免不必要的浪費,也能節約出更多的人力。」

聞言,五個議員並沒有立刻一口應下來,而是拿起王漢放在桌子上的文件看了起來。同時五人心中也疑惑起來,疑惑王漢說的兵役。

這些工廠有垃圾處理廠,紡織廠,食品加工廠,石料開採場,還有鍊鋼廠,造船廠,機工生產廠,電器生產廠等二十多種類型的工廠,另外還有運輸公司,種植基地等,數量也有多有少,少的只有兩個,多的足有四十個。而機器除了那些工廠的生產機器外,還有大量的車輛,都是可以貸款購買的,不過數量上被做出了要求,重型車輛最多只能購買一百輛,還是運輸公司才能購買這麼多。

「能夠完成嗎?」

見五個議員看完文件,王漢直接問道。

「首腦,這是利國利民的事情,我們一定能完成。國民們也一定會爭先恐後的。」一名議員笑着說道,做出了保證。他是商人出身,能夠看出裏面有多大的好處。而且王漢在數量上做出了限制,也避免了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

「這些只是第一批,夠新國自身需要就可以了,以後還要向更遠的地方發展。」王漢說道。也是透露了一點下一步的任務給五人。

「是。」 第747章這什麼雞毛師兄啊

花琉璃扶額,這叫什麼話?搞得以前她經常換男人似的。

「我現在改名司徒錦,而不是我媳婦兒又換男人了。」

「那就好。」

好個P啊,這什麼雞毛師兄啊?

花琉璃委屈的扁扁嘴,道:「師兄,你是跟我們一起還是自己單獨行動?」

清風的看了他們這隊人一眼,皺眉道:「魂力太弱,他們保護不了你,我與你們一起好了,等完成了任務,我在單獨行動。」

花琉璃笑道:「那樣也好,到時候我們隨着師兄一同去看看。」

「到時在說。」

他還以為自己的師妹很厲害,沒想到竟是個弱雞。

「不知道小仙子可否允許我們一同前行?」

花琉璃看了眼一臉討好的男人道:「曾經的我們你愛答不理,現在我們你高攀不起。」說完如一隻戰勝的大公雞,雄赳赳氣昂昂的大步朝羅納森林走去。

這年頭誰還沒個後台咋地?

淑儀看着花琉璃一臉嘚瑟驕傲的欠扁模樣,道:「師妹,等等我。」

司徒錦快步上前,抓着小媳婦兒的手道:「走那麼快作甚?」

花琉璃哼哼唧唧道:「阿錦,我今天早上聽說昨天晚上你值夜的時候,有表臉的賤貨勾引你。」

說完目光若有似無的看向素潔。

司徒錦:「老子生生世世都是你的人,你口中的妖艷賤貨是勾不走的。」

花琉璃聞言,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道:「呵~這才乖~」

司徒錦:「……」

淑儀:「師妹,收起你那黃金狗糧,我們已經吃不下了。」

花琉璃挑挑眉道:「多吃狗糧有益身心健康。」

淑儀:「……」

她現在不想說話。

一群人進入羅納森林之後,花琉璃看到不少藥材。

這些藥材都是普通的中藥材,她空間裏面的存貨已經沒有多少了,所以看着她是雙眼發光。

淑儀指著花琉璃手中的雜草道:「師妹,你薅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花琉璃笑道:「師姐,這些都是治病的藥材,像什麼內臟出血啊,心脾肥大之類都能用它來治療。」

「就這些雜草還能治病救人?」

「那當然了,就這些草藥曬乾以後混合其他草藥效果雖然沒有丹藥那麼快速,但確是能去根的。」

花琉璃采了一部分之後繼續往前走,今天是他們進入羅納森林的第一天,而那種半生靈藥花西子是在羅納森林的深處。

如今外圍到沒什麼危險,花琉璃帶着小黑,因小黑強大的氣息讓不少蛇類以及毒蟲都避而遠之。

嗯~她準備的驅蟲粉好像沒多大用了。

這時,突然一聲獸吼從遠處傳來,且越來越近,花琉璃雙眼閃閃發亮,沒想到在中午的時候,他們就遇到了送上門的食物。

花琉璃看着瘋狂奔來的巨大身軀,嘴角抽搐,這渾身長著刺的妖獸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時,小空間突然激動道:「快把你的上古魔蠍帶出去,這是變異豪豬獸,渾身都有劇毒,上古魔蠍要是吞了它的毒囊級別會升高。」

聽小空間這麼說,花琉璃嘭的一聲跳到豪豬面前道:「小豬豬,你長的這麼丑還跑出來嚇本仙女,實在是罪過~本仙女要代表天神懲罰你。」

豪豬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小丫頭,身上的倒刺朝着她射了兩根,結果卻被擋在了精神力外面。

「小豬豬,你脾氣這麼暴躁作甚?本小仙女今天帶了好友過來,不如讓它陪你玩玩。相信你一定會同意的。」

說完仰天大笑兩聲,大喝一聲:「出來吧,小蠍子~」

隨着一聲巨響,周圍蔓延起一陣灰塵,待灰塵落地,眾人看到一隻巨大的,渾身漆黑的蠍子。

趴在他們對面。

巨大而粗壯的尾巴高高揚起,鋒利黝黑的尾針閃著悠然寒光。

眾人看着巨大的蠍子吞吞口水道:「這蠍子也是你的靈寵?」

璃嗯了一聲解釋道:「它乃上古魔蠍,據我所知,它現在是僅存的唯一一隻上古魔蠍了。」

眾人:「……」

他們現在很嫉妒,很羨慕有木有。

有一條蛟龍也就算了,現在竟還有上古魔蠍。不知道除了這兩樣還有沒有其他靈寵……

應該沒了吧?一個人契約兩隻靈獸已經是極限了吧?

她要是在召喚出什麼靈獸來,他們怕是要嫉妒的集體自殺了。

素潔想起了昨天晚上的蛟龍,如今又看到了上古魔蠍。

如果這兩個靈獸都是自己的那該多好?

豪豬看到上古魔蠍的剎那,整個豬都不好了。

它不認得上古魔蠍,但從對方散發出的氣勢上感覺到,自己根本不是它的對手。

正當豪豬想逃走時,上古魔蠍快速朝着對方爬去……

「小豬豬,只要你痛痛快快交出你的毒囊,並帶我們去找花西子,我們就放了你,你放心,只要我們找到了花西子,這靈液就是你的了。」

豪豬:「……」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快,為了活命,還是忍痛將自己的毒囊交出來。

大不了以後自己再搶一個毒囊就是了。

看着乖乖將毒囊交出來的豪豬,花琉璃滿意了,將一瓶靈液倒在盆里,放到豪豬神跟前道:「喝吧,喝了以後帶我們去找花西子。」

眾人:「……」

原來還可以這樣?

得了毒囊的上古魔蠍被花琉璃收回空間閉關修鍊了。

中午的時候,變異豪豬將花琉璃他們帶到了自己的老仇人哪兒,那是一條泰坦巨蟒……

花琉璃看着高抬腦袋蟒蛇,嘖嘖道:「小黑,這東西長的真丑,而且我看它的頭頂有兩個包,你說它會不會也快化身為蛟了?」

小黑點點頭,自己只要吞噬了這個巨蟒,說不定就能化身為龍。

變異豪豬雖然存了私心,不過卻是私心辦好事。

「小黑,去吧~」

「嘶嘶~」

一條蛟龍一條即將化身為絞的蟒蛇。兩者之戰必是驚天動地。花琉璃他們一早就躲的遠遠的。

淑儀一臉憂心忡忡道:「師妹,你不擔心嗎?」

花琉璃隨手從罐子裏拿出一根牛肉乾遞給淑儀,道:「擔心什麼?小黑要是連一條臭蟒都對付不了,還有什麼資格與我並肩作戰?放心吧師姐,小黑的實力絕對比那條蟒蛇要高。」

這時清風走過來,淡淡看了眼她手裏的罐子道:「看來你是一點兒也不擔心。」

「小黑的實力僅次於龍。沒想到再羅納森林裏有這麼多妖獸,嘖嘖~閃電紫貂嗜寶鼠~一會兒全都放出來。」

眾人:「……」

嗜寶鼠?閃電紫貂?

MMP喲。

清風有看了眼花琉璃手中的罐子,道:「師妹,這東西是什麼?」

「師兄,要吃嗎?牛肉乾。」

「我嘗嘗。」

。 陸顏霜呆了。

要不是那隻小兔兔在往她靠近的同時,又警惕的與她拉開了斷距離。

與她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跟隨。

陸顏霜都還不敢確定……

她像是不可置信的,半蹲下身,看著眼前的小兔兔喊了聲,「小白?」

她對上了那雙有些熟悉的眼神,表情看起來有些微妙。

如此通人性,又是這個表情的。

果然,這就是跟了陸顏霜一路的小白,從未羊那邊就跟過來的。

只是……

「小白,你怎麼從羊變成兔子了?難道你不是一隻真的羊?你是兔子?」陸顏霜好奇問。

蹲在鬆軟草地上的小兔兔,聞言又是點頭又是搖頭。

這麼複雜,陸顏霜也看不懂了。

不遠處還有數不清的兔兔。

而且這次,陸顏霜也沒有了要連兔子毛都薅下來的打算,她只能伸手,試圖將小白給抱起來。

「這樣不行,我還是抱著你吧。不然待會兒我怕是都分不清你和那些兔兔的差別了。」

小白還是堅持躲開了陸顏霜的動作。

弄得陸顏霜一臉哭笑不得,「你又想跟我離開?又這麼害怕我?就不怕跟著我出去后,我直接做一鍋麻辣兔頭?」

「那可是鮮血淋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