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還是眼神堅定的走向了藥材區,取出了幾種草藥,然後直接放進了嘴裏咀嚼。

然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陸先生原本已經發紫的臉,竟然慢慢的恢復了血色。

兩分鐘之後,陸先生直接舉手道:「毒已經解了。」

裁判聽到這話,趕緊去給陸先生檢查。

與此同時,另一個裁判按下了秒錶。

經過差不多十分鐘的檢查之後,裁判宣佈道:「陸先生解毒成功,成績有效。」

「陸先生以身試毒項目,最終成績,兩分十三秒。」

「哇!兩分鐘就把那麼毒的毒藥給解了?太神了吧!」

「對啊,這個陸先生,太厲害了。」

觀眾們紛紛驚嘆起來,他們完全被陸先生的實力給嚇到了。

就連方霏霏都忍不住說道:「這個陸先生,不簡單啊!」

不過一旁的王野確實淡淡一笑,「這算不上什麼!只是劉科的毒藥配置技術,太差勁了而已。」

「嗯?王野,你為什麼這麼說?」方霏霏疑惑道。

「劉科用的藥材,都是毒性很大的。任何一種單獨拿出來,毒性都會比他配置的毒藥強。但是他混合在了一起,有好幾種毒藥互相之間相剋,毒性大大降低。所以他配置的毒藥,只是看起來毒而已,其實真正的毒性並不大。」王野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那飯陸先生配置的毒藥呢?那碗像是綠豆湯一樣的東西。」方霏霏接着問道。

「劇毒無比!劉科有危險了。」 中控室門口。

那一股寒氣蔓延過來。

寒氣所過之處,飛船的甲板上,都綻起了一層冰霜。

可見這寒氣的溫度,有多低。

只是,安東靜靜的站在原地,冷眼看著瀰漫過來的寒氣,無動於衷。

不過,王遠可以感知到,安東體內的源能,開始活躍。

在寒氣瀰漫到安東面前的時候,忽然停住了。

「嗯?」

門外,那一個囂張的聲音變得有些驚訝。

安東的眉頭挑了挑,隨後在他面前的寒氣,全部消散。

見狀,王遠微微有些驚訝,這是什麼神奇的手段。

沐辰星在一邊笑了笑:「論起玩冰,你安東學長,可以算是外面那個星際海盜的祖宗級別的。」

「安東學長,是冰系超能者嘛?」王遠腦海里,不由得浮現了遊戲里,那一個男魔法師的另外一個分支轉職。

冰結師!

「準確的說,是冰洗超級天才。」沐辰星笑著說道。

確實,目前為止,安東的冰洗超能,是沐辰星見過最優秀的。

「或許,是受到超能影響,所以安東他的性子,有些冷淡。」沐辰星看著安東的背影說道。

王遠聞言,默默點了點頭,這一點倒是感受到了,自己和安東見面也有好幾次了。

見過安東說過的話,不超過五句。

「嘿嘿!那來試試這個!!」門外,那一道囂張的聲音說道。

咻咻~

破空之聲傳來。

幾道龐大的冰錐,飛速砸了進來。

冰錐的前端,閃爍著冷冷的寒光。

安東的眼神依舊平靜,手掌一抬。

刷~

一面厚厚的冰牆,從安東的面前升起。

隨著這一堵冰牆的出現,中控室里的溫度,都感覺低了幾分。

王遠咂了咂嘴,光從這一下子,就可以看出安東不知道碾壓,中控室外面那個冰系超能者多少了。

中控室外面那個星際海盜超能者,還得依賴寒氣來蔓延低溫。

而安東,隨意一個冰牆就無形的降低了周圍的溫度。

嘣嘣。。。

前面飛過來的冰錐,撞在了冰牆上面,直接碎成了冰渣子。

而安東面前的冰牆,連一個印子都沒有留下來。

「嘿嘿。。。。」

一道囂張的笑聲從門外傳來,然後知道袒露著胸口的大鬍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感覺到大鬍子身上,升騰著的源能波動,王遠微微撇了撇嘴。

這源能波動,比自己都不如,更別說安東學長了。

看樣子,最多是一個三星超能戰士。

「哦?」看到那個大鬍子的一瞬間,沐辰星反而詫異了一下。

「安東下手輕點,留全屍!」沐辰星忽然對安東說道,自己則低頭在腕錶里翻閱著什麼。

安東目光疑惑的轉頭看了一眼沐辰星,不過正在低頭翻閱著腕錶資料的沐辰星,沒有抬頭。

安東撇了撇嘴,對那個大鬍子抬起了手。

而那個囂張的大鬍子,在進門看到那一堵冰牆的一瞬間,面色微變。

而又看了看地上的冰渣子,他認出來了,那是自己剛才攻擊過來的冰錐。

大鬍子的眼角瞬間抽了抽,然後踉蹌了一下,就準備後退。

只是,這個時候。

安東的嘴唇微微一動,一陣低語。

「冰封!」

一陣源能涌動。

在哪個大鬍子的位置,一些冰塊憑空生成。

並且快速蔓延。

大鬍子的眼裡帶著驚恐:「不!」

並且,大鬍子鼓動了自身的源能,開始抵抗。

只是,三星超能戰士的大鬍子,對上五星超能戰士的安東。

大鬍子的抵抗註定是徒勞的。

咔咔~

一陣輕響。

那個大鬍子,很快就成了一座人形雕像。

晶瑩剔透的冰晶,大鬍子的臉上還帶著沒有褪去的囂張神色,只是眼裡卻透露出驚恐。

一切,都被冰封住了,臉上的神色和眼中的驚恐,活靈活現。

但是,在王遠的感知中,已經知道哪個大鬍子,已經沒了生機了。

這全屍,可夠全屍了吧。

王遠看著那一座「人形冰雕」默默無語。

「找到了。」

就在這時,沐辰星抬起了頭,看著那一座冰雕笑了。

「八千功勛值到手,聯邦通緝犯,三星冰系異術超能者,軍部懸賞八千功勛值。」

「怪不得,那麼多年沒有蹤影,原來加入了星際海盜。」

沐辰星對著那個冰雕一抬手,冰雕就飛了過來。

「到時候回去,我們一人一半。」沐辰星對安東說道。

安東無語的點了點頭。

一邊的王遠和莫大樹都一陣目瞪口呆。

大哥,這個時候了,你還顧著軍部懸賞?

轟!!

就在這時。

一團能量團,忽然從中控室門外轟了進來。

轟!!

咔咔~

一陣氣浪,猛地蕩漾開來。

隨著一陣清脆的響聲,安東面前的冰牆瞬間裂開了好幾道痕迹。

「呼~」

「還好轉移的的快,不然被轟碎了就不好領賞了。」

而沐辰星沒有看門口位置,炸開的能量團,而是看著面前被自己念力挪動過來的「冰雕」一臉慶幸。

王遠一陣懵逼,沐學長這是財迷了吧。

氣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