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卻有著一道身影,根本沒有注意到羲和。

此人就是李默!

李默大快朵頤,美滋滋的吃著辣條。

「太好吃了,也就是有系統在,我才能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洪荒的食物,簡直是沒有任何的滋味,垃圾一坨。」

「李默居然如此粗魯!」

「他怎麼會這樣?」

「羲和大人定然十分的厭煩他。」

「免不了被羲和大人懲罰,羲和大人,可是帝俊大人的結拜妹妹,別人治不了他,羲和大人還拿他沒有辦法嗎?」

眾人說道。

不過,羲和卻是嘴角噙笑,眼眸如同含著一汪秋水,對李默道:「李默!」

李默一驚,噌的一聲,站了起來,將手中的辣條,藏在了背後。

「羲和大人……您怎麼來了?有事嗎?」

淦!這女人不是想要來搶我的辣條吧?

別以為你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

「李默要被懲罰了!」

「絕對是!」

「站崗的時候吃東西,不懲罰你懲罰誰?」

不過,接下來,羲和的話,讓眾人目瞪口呆。

「本宮有事與你談,你隨我來了。」

話落,也不問李默是否答應,衣袖一揮。

若有若無的清氣,捲起了李默,將他直接帶走。

一群守衛,嘰嘰咕咕的說了起來。

「怎麼回事?他被帶走了。」

「居然沒有罰他,而且要私下裡談事情!」

「羲和大人,不會要將李默帶走,做她的私人守衛吧?」

「我去,還真的有可能!」

「李默要起飛了,羲和大人的私人守衛,我也想要做啊!我願為羲和大人,赴湯蹈火,肝腦塗地。」

一時間,眾人對李默的嫉妒,更加的深了。

李默腦袋眩暈,眼前的景色一變,來到了一間無人房間之中。

他站直了身體,看向眼前的羲和道:「羲和大人何事?竟然不能在化龍池旁說?」

【這女人有鬼!她是怎麼看到我在吃辣條的?她絕對是要搶我的辣條。】

隔壁房間,隱藏了氣息和身形的帝俊,露出疑惑之色。

「辣條?辣條是什麼?」

他傳音羲和道:「羲和妹妹,開始直接進入正題吧。」

「大哥,李默若是拒絕呢?」羲和問道。

「羲和妹妹容顏傾盡洪荒生靈,乃洪荒絕色,不可能有生靈會拒絕。」帝俊傳音道。

同時心中嘀咕,李默可是個色批,他怎麼可能拒絕?他怕是要直接撲上去吧。

羲和點了點頭,遠山眉黛下一雙卡姿蘭大眼睛帶著笑意道:「李默,本宮早就注意到你了。你在紫霄宮之時,境界提升十分之快,本宮對你十分欣賞。」

【對我欣賞的人多了,你算老幾?看來以後必須得低調點,不然的話,又要被注意到。】

李默有些疑惑的吐槽,羲和是個什麼意思。

按照他的想法,羲和以後是帝俊的媳婦兒,根本沒有往看上自己那個方面想。

「再加上,此次你面對商羊的陷害,不卑不亢。非但如此,更是領悟了金烏化虹之術,掌控太陽真火。假以時日,你未必不能成長到堪比帝俊、太一兩位哥哥的程度。」

羲和繼續誇獎著。

聞言,李默心中美滋滋的。

【老子日後,那可是要成聖的。羲和大美人,你磨磨唧唧的,到底想要做什麼?趕緊說清楚吧?我還要去躺著呢。】

仿若聽到了李默的心聲一般。

羲和道:「本宮欲和你,結為道侶,不知道李默你意下如何?」

此話一出,李默如遭雷擊,心中宛如平地起驚雷。

瞬間石化在原地!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怎麼應對,老者也不催他,慢慢的品著香茗。

女七嘟著嘴用力抓着老者的衣袖,不時的晃一下,表達不滿。

秦有道心裏嘆了口氣,道:「猴老,有件事,你恐怕還不知曉。」

老者平靜的看向他,「何事?」

「人和妖結合,生下的子嗣並不是純妖,而是人妖,也可以稱作半妖,不能徹底化形。

首先血脈就打了折扣,恐怕非前輩所願吧?

其次,人妖在人族中極受歡迎,原因很簡單,人妖是修士的絕佳鼎爐,與其雙修,消耗人妖精血,使對方修鍊事半功倍。

恐怕這也不是前輩希望留下這樣的後代吧?」

女七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又急急的道:「爺爺你都聽到了?此事絕不行。」

而老者卻哈哈大笑,「小友,若這就是你的顧慮,大可不必,你是只知其所然,不知其所以然啊。」

秦有道怕的就是被糾正,他了解的事都是道聽途說的,人妖這件事更是從一個婢女口中得知的。

但不能表現出來,還得裝作疑惑道:「願聞其詳。」

老者道:「其實你說的也不錯,半妖之體不但是人族修士的絕佳鼎爐,也是妖族的絕佳鼎爐。」

秦有道說起鼎爐,女七倒沒覺得什麼,但是從老者口中說出,女七就稍稍有些羞澀了,她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人妖結合之所以誕下的是半妖之體,那是因為妖的血脈低下的原因,無法與人族之血脈徹底融合,才導致子嗣身上有些獸類特徵尤為明顯,也就是所謂的半妖。

但,我猴族血脈高貴,與消亡與歲月長河的龍族不相上下,因為我族並不是普通的猴類衍生而來,而是自開天闢地之初,與神族同時誕生於天地間的生靈。

所以,小友完全無須有這個顧慮。

並且,我化形妖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與獸類形態的族人已經關聯不大了,反而與人類無異。

因此,你和小七的結合,只有有兩個結果,一是誕下百分之百的人,二是誕下百分之百的妖。

小友可還有何疑問?」

秦有道頭大了,難道真的要留下?

同時聽到一個敏感字眼,「神」。

就在這時,山下傳來一片吱吱吱的叫聲,很快連成一片。

老者臉色微變,嘆了口氣,「夜深了,又有猴崽子沒有歸巢,怕是又誤入迷霧了吧。

小友,此事不急,當慎重考慮,我去處理一下。

小七,你帶小友去客房住下,好好打掃下,上一個住在那裏的人族已經過去百年了。」

秦有道心裏一陣撲騰,丟的那個猴崽子不會是自己在迷霧中斬殺的那隻吧?

不行,此事絕對不能漏了,否則小命不保。

女七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等老者離去后,瞪着秦有道,「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不願意,我還不願意呢,這個事你絕對不能答應爺爺,否則……」

秦有道眼睛一亮,不同意好呀,「否則如何?」

女七想了半天,「否則將你扔進後山涯下。」

「小七姑娘放心,我的態度你也看到了,現在難的是猴老鬆口,這個還需要你想辦法了。」

女七苦着臉道:「我要是能想到辦法,剛才就解決了。」

秦有道嘆了口氣,人家才九十五歲,小孩子才這麼怕家長。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女七眼睛一亮,「快說什麼辦法?」

秦有道向外看了一眼。

女七催促道:「不用看了,每次有族人誤入迷霧,爺爺都會在邊緣搜尋的,今晚是回不來了。」

秦有道納悶,「不是說不能進去嗎?」

女七有些不耐煩,「只是邊緣十丈之內,以爺爺的修為迷失不了的,再深入就不行了,你快說你的辦法。」

「好,我想說,小七姑娘可以將我帶去後山,我想辦法離開,你我之事不就解決了?」

女七忽然有些猶豫,「可是那樣你會死的。」

秦有道笑道:「佛首不是說有緣便能逃出生天嗎?說不定我就是那個幸運兒呢。」

女七還是搖頭,「太冒險了,你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

秦有道無奈,這女七在這裏生活了近百年,這性子倒是純真善良。

「這樣吧,如果猴老下次再問我這個問題,我就當面回絕他,只是到時希望小七姑娘能為我擋一擋猴老的怒火。」

女七這才有了笑容,「這沒問題,我爺爺的脾氣可好了,他從來動怒。」

秦有道對此嗤之以鼻,脾氣要真好,你會這麼怕他?

接着說道:「不過小七姑娘能不能帶我去後山看看?」

女七剛要拒絕,秦有道急忙道:「你放心,我只是看看,不會有別的行動,說不定我還能看出什麼破解的門道呢。」

女七遲疑了下,然後點了點頭。

秦有道跟着她離開了小院,向後山走去。

此刻是夜晚,幽冥洞的夜不算黑,只是暗罷了,不影響視線。

跟着女七並沒有走很遠,就看到一處平坦的地面,地面盡頭就是筆直的懸崖斷壁。

「這裏就是?」

女七點點頭,臉色有些暗淡,想來是想起死於這裏的父母。

秦有道向下看了一眼,深不見底,眼還有些暈。

這座山他記得明明不高,但這懸崖卻深的離譜。

「小七姑娘,所謂的離開,不會是就這麼傻傻的跳下去吧?」

女七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就是跳下去,但不是現在,而是等懸崖下的迷霧上升至山頂時,跳下才行,距離下次霧氣上升還有半月時間。」

秦有道聽着有些不靠譜,沒有霧的時候跳下去,還能看的清楚一些,說不定抓住個枝杈就能活命,若等迷霧上升再跳,這跟閉着眼找死有什麼區別?

「那是如何判斷下去的人是成功還是死了呢?」

「這簡單,待霧消退之後看懸崖底,有屍體就是沒有成功,沒有屍體就是成功啊,不過我爺爺說了,從來沒人成功過。」

秦有道疑惑道:「這懸崖深不見底,如何看得見?再說,這麼深,又如何下得去,縱使下得去,又怎麼上來呢?」

女七聽完很平靜道:「我爺爺可以。」

秦有道閉住了嘴。

女七沒再說話,她就這麼靜靜的站在懸崖邊,這裏有些許的微風,帶動了她的長發,她的背影很美,但有些孤獨和憂鬱,如果這裏有月亮,那必然是一副唯美的畫作。

秦有道視線從女七身上移開,他心裏也不平靜。

今日的際遇雖然讓他陷入困局,但也讓他大開了眼界,竟然遇到了妖。

而這妖彷彿和前世西遊記中的孫悟空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若不是巧合,那事情就有意思了,這個世界的事怎麼會流傳到地球呢?

同時他也想到,紅霧谷八成就是因為迷陣的存在而產生的。 溫知寒要顏所棲的畫很簡單,他之前發的簡寧的畫,都是顏所棲兩年前的作品,所有還是很有必要找近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