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只能夠依仗殭屍跟葯人。

「偏偏來幾個找死的!那好,就讓他們見識見識葯人跟天啟的厲害!」

其中一個科研人員雖然心疼,不過基本上的數據,都已經在他的腦子裏面,他不用擔心。

倒是現在,正好是他們的試金石,可以檢驗一下隊伍的威力。

只是讓他們絕望的事情發生了。

能夠跟先天境抗衡的殭屍,原本堅硬無比,卻在葉寒跟李無桐面前,就像是麵條一樣的軟。

至於比上次葉寒打過的牛頭人還稍微強一些,有自主思維的葯人,卻也在李無桐那裏,被打的爬不起來。

包圍住葉寒的那兩隻,也沒有堅持多長時間。

要知道,經過上次之後,葉寒已經今非昔比。

這些葯人,最多就是練氣境五層到六層的實力。

而葉寒無限接近九層。

李無桐本身就是聚氣境二層,打起來更加輕鬆。

不一會兒,每個價值數千萬的葯人,以及價值幾百萬的殭屍,全部死在葉寒跟李無桐的手裏。

他們手裏,只剩下能夠跟葉寒打的難解難分的天啟。

可是跟葉寒打的難解難分,就意味着不是李無桐的對手。

李無桐發揮出全部的實力,能夠將其遏制住。

葉寒則是空出手來,滅掉這些科研人員。

無數過來的喪屍跟殭屍,都在葉寒手底下,活不過多久。

他們簡直都要懵了!

這可都是如同尊主一樣強的角色,就這樣快速的全部被消滅了?

別說是尊主葉寒能夠打起來很輕鬆。

現在就是刀王,也足以單挑過。

而他們卻還停留在尊主很強的思維裏面。

這就不難看出,當他們看到一個個葯人倒下的時候,臉上的震驚表情。

而且比尊主厲害的天啟,也拿葉寒沒有任何辦法。

更重要的是,他們竟然打不過一個少年!

這樣的落差,讓他們難免會吐血。

都不用葉寒出手,就已經絕望而死。

島上上千喪屍,以及上百殭屍,最後是數量鳳毛麟角的葯人跟天啟,最後全部都死光。

這個時候想要活命的人,就想到坐飛機逃離這裏。

葉寒跟李無桐同時出手,打在地面上,促使地下的炸彈爆炸。

飛機場直接被炸塌陷下去。

在飛機里的人,也直接死在了飛機里。

一場上百億的研究,五十年的心血,到頭來只不過是一場鬧劇一般收場。

……

躺在私人別墅泳池裏的中年人,正在品嘗著紅酒。

他滿是歡喜的說道:「這麼說天啟又多了一個?」

旁邊的人笑着說道:「是的,今天剛剛得到的消息。」

他們兩人同時在跟另一個人視頻。

視頻里的人也很是滿足的說道:「目前世界上展現出實力來,最強的尊主,也不過就是葯人級別。而咱們的葯人,數量會更多。關鍵是有自我意識。天啟可是超過尊主的存在,只要數量再多一些,咱們就可以出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手下人衝進來說道:「不好了!傑克斯大人,煉獄島!」

「煉獄島怎麼了?」被喚作傑克斯的人緊張的問道。

手下人激動無比的說道:「煉獄島被人連根拔起了!」

「連根拔起?」

「燒成灰燼,所有人都死光了!而且現在,外面找人的,賺錢的,只要是組織裏面的成員,都在神秘的失蹤!」

聽到這裏,視頻里的人立刻說道:「難道是葉寒?!他是怎麼知道我們的基地是在……」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但是立刻冷靜下來。

正是因為他們的對手是葉寒,才會知道對手在哪裏。

這一點,他不需要做任何懷疑!

但是結果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五十年幾百億美元的投入,被人在短短的兩天不到給連鍋端了?

那他們之前都在忙什麼?。 兩人換了個位置,楚天冥在駕駛位上,開始倒車。

「倒車請注意!倒車請注意!倒車請注意!倒車請注意!倒車請注意!」

拖拉機里連續提醒的女聲在此時此景,非常應景。

有種莫名的鄉土的羞恥感。

【哎呀媽喲,笑死我了,感覺新來的自帶笑感。】

【不行了,剛開始我就笑個不停,楚顧搭檔,絕對精彩啊!】

【各位居民們,來自楚天冥和顧歸遲的一擊,拖拉機要開始倒車了,請大家注意,倒車請注意。】

【唉~~這以後在家裡等著劉聞和趙時老師以前只需要擔心楚天冥小毒奶,沒把自己毒死,現在還需要擔心顧歸遲這位自帶搞笑的大少爺,我的天,兩位老師太難。】

【就是,就是。】

彈幕里的大家聊的很開心,成片的彈幕都要把整個電視機屏幕給遮住,沙發上的李歡看得也很帶勁,從顧歸遲和楚天冥兩個一人開一段拖拉機,一人走一段心理路程,到了他們暫時的家,劉聞老師和趙時老師都已經在屋裡等著,顧歸遲很快就適應了不鏽鋼杯子,喝的自己做的薄荷茶,四個人整整齊齊的坐在門檻上,舉著老幹部茶杯,喝著薄荷茶,說著話。

這期節目整整兩個多小時,三姐妹坐在沙發上,享受著零食,全部看完了。

李歡唯一空閑的時間度過,她開始和安誠商量後天結婚的事情,婚禮請帖,已經全部發完,喜糖等東西也全部用紅色的盒子包裝好,一些舊習俗,比如鞋子,臉盤,生活用品,床被,等等,娘家需要準備的陪嫁,購買齊了,今明兩天要整頓出來裝好,還有當天的流程,雖說已經和司儀過了幾遍,可到時候客人一來,其中誰領人入場,誰在大門口迎接,都是要有說頭的。

「葉靈姐姐,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覺?」陽陽說起這話的時候,還有點小害羞,她也很喜歡自己的粉色公主床,可她更想要和葉靈姐姐一起睡。

葉靈點頭,和陽陽睡也好,大冬天能有個小抱枕,「行啊,晚上你要不要聽故事?」

陽陽期待的點點頭。

「去把你喜歡的故事書拿來,我晚上就和你講。」

得到允准,小傢伙穿著拖鞋,小短腿「噠噠噠噠噠」跑出去,沒過兩分鐘又跑進來,手裡拿著她最喜歡的故事書《海灣里的外婆》,

葉靈把人抱在懷裡,和陽陽一起翻開故事書,用她比較甜美的聲線講述《海灣里的外婆》,「今天我們的小主人公名字叫亮亮,他最喜歡吃的食物是外婆給他做的糍粑糕,每次去海灣里的時候,亮亮都要吵著外婆給他做糍粑糕,……」

故事結束,陽陽發問:「葉靈姐姐,亮亮的外婆真的離開了,不會回來嗎?」

「是的,亮亮的外婆去世了,不會再回來。」

「那亮亮會很傷心對不對?他再也見不到他的外婆,吃不到外婆做的糍粑糕了。」

「亮亮的外婆雖然離開了,可她化作了天上的一顆星星,只要亮亮想念外婆,他就能抬頭去看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就是他的外婆。」

「是和幸運幣一樣嗎?」

葉靈眯了眯眼睛,說:「是的。」

陽陽點點頭,她決定了,幸運幣要藏在一個更好的地方,絕對絕對不能讓別人拿到,她可是只有一顆幸運幣呢!

溫馨的晚間時光過去,清晨到來,葉靈房間里,一大一小起來,頂著同樣的馬蜂窩,聞到了外面的香味。

「該起床了。」葉靈打著哈欠,叫了小傢伙一聲。

陽陽還沒睡醒,眼睛睜不開,頭一下一下的像小鳥啄米似的,乖巧又可愛。

「我還想再睡一會兒~~」陽陽緊緊抱著杯子不願意撒手。

葉靈「狠心「地搶走被子,在小傢伙的腦門上輕輕敲了敲,說:「不能再睡了,李歡姐已經做好了早餐,等下還要去試穿你的公主裙呢,怎麼,忘記要當小花童的事情了?」

「我,我沒有忘記,我這就起來。」

陽陽睜開眼,開始從一邊的椅子上自己拿衣服來穿,她已經五歲了,會自己穿衣服,葉靈也有培養陽陽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的意思,她還要上大學,不可能天天陪在陽陽的身邊,到時候陽陽上下課都需要麻煩李歡姐或者安誠哥,所以給陽陽報的幼兒園,也是全天,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可以說,可憐的小陽陽要過一段朝8晚5的生活。

穿衣洗漱刷牙一系列弄完,葉靈給陽陽的頭髮弄了兩個貓耳朵,還有兩條麻花辮,最後用草莓發繩,用來點綴,今日的陽陽打扮完畢。

「出來了?快去洗手,過來吃早餐。」李歡說著,一邊把鍋里的面撈起來,放進冷水裡沖洗,最後加了點香油拌勻,省的坨在一起。

兩人上桌,葉靈給李歡姐打下手,給每人拿了一個碗,裡面放上相應的麵條,然後等著李歡姐把料拿過來。

香噴噴的蔥油麵,滿足了葉靈和陽陽的心,或許是兩個人真的有緣吧,都屬於愛吃的小吃貨,吃完嘴還甜。

葉靈:「李歡姐,你做的蔥油麵太好吃了,賽高最棒!」

陽陽:「李歡姐姐,我好喜歡吃你做的蔥油麵哦,天下第一最好吃,」

李歡:~~~

她還挺開心的,做一頓早餐能得到兩位可愛甜心的誇讚。

「行,以後有機會,我再給你們做其他的好吃的,比如重慶小面呀,拌粉呀,還有涼皮,等等,我都會。」

三個人聊天,一般是李歡照貓畫虎的吹著牛,葉靈和陽陽再捧場。

「叮咚——叮咚——叮咚——」

有人敲門,陽陽一馬當先的離開椅子去開門,門外的正是來幫忙的楊柳枝。

「柳枝姐姐早上好。「陽陽很是有禮貌的打招呼。

」陽陽早上好呀!「心情頗好的楊柳枝看向桌上正在吃早飯的兩人,也不多說,直接去廚房拿了一個碗,放面,加料,最後放上蔥,一碗香噴噴的蔥油拌面就完成了,還別說,以前和李歡一起租房子住的時候,吃多了就沒感覺,自從兩人分開后,想的就是這一口。 別看繁星帝國旗下的這些六級文明對蘇寒恭敬的很,可是他們從心底看不起龍淵星。

在他們看來,龍淵星不過才剛剛晉級成六級宇宙文明,不過只是因為潛力過大,才會讓繁星帝國親睞有加而已。

對於這樣一個文明,他們只需要保持表面上的恭敬就可以了。

真到了最終決戰開啟之際,恐怕這些六級宇宙文明對於蘇寒下達的命令也只會陽奉陰違。

雖說蘇寒對於這次文明大戰的勝利並沒有太多的渴望。

可是如果真的能拿下這場文明大戰的順利,蘇寒自然也不會拱手讓人。

不過在最終決戰開啟之際,某些六級文明不服從自己的安排,那可有些難辦了。

想到這裡,蘇寒決定,必須趁著文明大戰最終決戰尚沒有開啟之際,好好整頓一下這些文明。

雖說不能讓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對自己的命令言聽計從,至少也不會給自己整什麼幺蛾子。

想到這裡,蘇寒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第二天天剛亮!

蘇寒就將繁星帝國旗下所有六級文明的統帥頭召集在了一起。

看著眼前的眾生靈,蘇寒臉色嚴肅的說道:「距離最終決戰不到一個星期,咱們必須要清楚其他三大陣營的實力,所以我決定派遣一個文明出去打探。」

此話一處,在場文明統帥臉色皆是一變。

這個時候出去打探情況,可謂是兇險無比。

如果遭遇敵方的大部隊,肯定是有去無回。

這一刻,其餘六級文明的統帥也知道了,眼前這位『指揮官』打算立威了。

想到這裡,在場所有六級文明的統帥都是坐直了身子,裝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蘇寒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他當然知道現在出去打探『敵情』,自然是兇險無比。

而且蘇寒還知道,在場沒有任何一位統帥願意執行這個任務。

不過蘇寒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只見蘇寒掃了一眼在場統帥,眯著眼睛問道:「不知道哪位統帥願意執行這次任務?」

蘇寒說完這話,整個現場可謂是安靜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