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掃了眼副駕駛的小姑娘。

只見她腰背挺的筆直,雙手交疊在膝蓋之上。

挺翹的睫毛下,一雙美目望着窗外的景色,眸底毫無波瀾。

陸景延薄唇微掀聲音里多了一份愉悅,「好,繼續查。將價碼再提高二十倍,務必要找到神醫Y。」

「是。」

他掐掉電話,把車停在了校門口不遠處。

在小姑娘下車之際,提醒道:

「張明說,你父母把你姐姐從警察局裏保釋了出來。你自己小心一點,不要被人騙了。」

葉瓷很有禮貌地扯了扯唇角,清冷的聲音伴隨着關車門的動作落進陸景延耳畔,「謝謝陸大哥的提醒,騙得了我的人幾乎沒有,因為他們智商不夠。」

若是旁人來說這句話,的確是十分囂張。

但小姑娘瓷白的臉上,全然是一副理所應當的神色,表明她的確是這麼想的。

說完話,她擺了擺手,拽且利落地轉身。

陸景延握著方向盤,纖長的手指輕點,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姑娘走遠。

隨即打轉方向盤,將車駛離此處,並將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接通,他低沉的聲音便驟然傳出,「馬上準備儀器,我要你幫我做些檢查。」

「好的,四哥。」電話那頭的聲音恭敬高揚。

。 從來就不是人類誕生了文明,而是文明誕生了人類。

前者的思維,是一元論的,是人類可以掌控自然、改變自然,視野里只有自我的那種典型西方思維,認為人類所積累的知識,這些知識所創造的東西,就是文明。

那麼,人從何而來?

就不考慮了?

文明從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它的內容中應該包括——天、地、人。

陰陽和合,胎孕成形,有先天元炁注入,方才為人,先天元炁源於宇宙開闢之時四散的先天之靈,是屬於宇宙的靈的部分。

人秉先天之靈而生,此謂天。

宇宙混沌如雞子,開闢而成,上清而天,下濁為地,天地萬物從此有形——此為地。

《易經》有言,天之道,曰陰與陽;地之道,曰柔與剛;人之道,曰仁與義。

陰陽乃形而上學的本源之物,是宇宙本源之觀;剛柔乃物有所形而顯,是宇宙直接之觀。天道無情,故先天元炁,並無善惡之分,是以「無善無噁心之體」。

地為有形之解。

萬物混成乃初始之態,有形,難持,故終究化為混沌……用科學來解釋,那就是,宇宙的熵增,是自發由有序轉變為無序的過程。

而熵減,則是無序轉化為有序的過程。

天地開闢,先天之靈四散,有序化為無序,混沌化形,有形成世界,是無序化為有序,此陰陽之動,平衡之妙。

是以,大衍之數五十,遁一而活四九。

客觀宇宙,有形之始,物質發展,星河成型,行星匯聚,生命醞釀,眾生萬物皆有其壽,蓋有形終歸於混沌。

混沌無畏演變,有形卻不願歸於混沌。

所以,一切生靈都不願意接受死亡,渴望永生,渴望保持有形,這便是「有善有惡意之動」。

拋卻靈魂、元神不論。

身體本能有着各種慾望,這些慾望的目的都是——生存。

生存,是生命的自私。

它在抗拒有形之體歸於混沌,抗拒無形之靈歸於先天,長生的本質是生命的自私,也是——逆天而行。這裏的天,是宇宙的大周期。

熵增。

陰陽之動,物極而反,平衡之妙。

那麼……

天地之爭,何解?

在人。

所以有胎結成形,先天元炁注入,人之初生,不僅秉承先天之靈,更是承載大地之意,天地和合為人。

身體的慾望意志、先天元炁的淡漠無情。

兩者結合,才是靈魂。

靈魂兼具兩者,方才能夠知道善惡,所以說「知善知惡是良知」。

「良知」,本就是人誕生的任務。

致良知,本質就是去努力解決天地之爭,「為善去惡是格物」,格物則是解決天地之爭的方法,以「人和」來解決「天地之爭」,讓宇宙在動態的平衡當中不至於重複無意義的生滅輪轉,讓其有了前進的方向,這就是——文明。

人類所得到的,所創造的,都是這一切的具現。

人類並沒有創造文明,而是文明創造了人類,人類以「人和」去解決「天地之爭」的成果就是文明,而且文明需要「人和」去維持。

所以,人類就成為了文明的載體。

給那些自大自負的人一種錯覺,一種人類創造了文明的錯覺……人類不能創造文明,也不能毀滅文明,人類只能毀滅自己。

當「人和」徹底消失,文明也就會拋棄人類。

會有其他的星球,其他的智慧種族來嘗試,或者說,本來就有很多種族在嘗試,人只是其中之一,亦或者說,只有覺悟了的文明,其種族才能稱之為——人。

天地人,才是文明。

天地不改,人卻是常常改變……

其實,我們也可以用科學的視角來解釋一下,科學研究的是世界的客觀規律,那麼,世界就在那裏,人類社會滅亡了,文明斷了,再重新發展,同樣還是研究著相同的世界,如果科技有發展起來,終究還是殊途同歸……

何為文明,李和跟霍連山、張冰講了一遍。

讓兩人陷入深深的震撼當中。

霍連山揉着太陽穴,說道:「照你這麼說,文明之證其實跟大統一模型的效果是一樣的?掌握著宇宙的終極權柄?」

李和點點頭,道:「殊途同歸,應該沒錯。」

「不,我覺你這才是正確路子,他們那個花費幾百萬年收集數據的辦法,才有點蠢,就像一道題,他們在用超級計算機用窮舉法搜索答案,而你……解出來了。」

霍連山十分肯定。

李和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並沒有論據,是非對錯還是先不要下結論,而且天地人的概念要拔高到這個程度,青萍劍才能成為文明之證,現在還差得遠。」

「天地人三道,尚有地道沒有補齊。」

「更遑論高度、融合了。」

李和看得清楚,看得遠,認為自己要做的還很多,但張冰和霍連山是真的佩服,表示:「能夠有方向,已經是極為了不起了。」

「這是0到1的突破,意義非凡。」

李和見他們這樣,不由笑道:「好了,別誇了,再誇我就要膨脹到去單挑執劍者了。」

「還是稍微研究下這段時間怎麼應對404機關吧。」

「變動率可是馬上就要突破1%了。」

《大明2077》在曙光城也只投放了不到百萬冊,因為作者是李和的緣故,受到了極大的追捧,堪稱一書難求,這才過了一天時間,差不多就要突破1%的變動率了。

其實這個效率不算太高,目前統計的粉絲轉化率也大概在10:1的樣子。

但也基本上夠用了。

幻想作品,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爆款,讀者喜歡,一本書需要有所求,有所得,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為這個所服務。

「的確有事情要跟你說。」

霍連山問道:「你還記得武道大會淘汰賽上那三個表示要加入我們組織的選手嗎?這幾天我調查了一下,都沒有問題。」

「林從義,36歲,聖人境界,是原來公安總署的金牌臨時工。」

「陳望海,48歲,偽聖境界,是原來炎武衛的大校,昨天已經正式退伍了。」

「王驍,24歲,武尊,鍾百烈的弟子。」

「我準備把這三人安排進執行組,再加上原本的五個人,執行組在這兩個月就可以開始行動了,我們設立裁判所的初衷,打擊那些罪惡分子,讓他們所有忌憚,也該做做了。」

「趁着他們把注意力都放到你連載上的時候。」

對於執行組開始行動的事情,李和是同意的,不過,「執行組原本的五個人,現在最強的應該是陳通,恐怕陳通也……」

霍連山反問道:「執行組有確立組長的意思嗎?」

「還沒有。」

「那就沒有問題,原本的五個人,現在的實力雖然差了點,但都是極有天賦的,目前正處於快速變強的時間,特別是方大壯,我看好他成為未來的組長。」

新加入執行組的三人當中,也就陳望海弱一點,畢竟退伍了沒有部隊的支持,也無法著甲,偽聖跟聖人的差距還是很大的。

王驍年紀有點輕。

雖然是名師出高徒,但底蘊有限,暫時弱林從義兩分,不過,現下王驍讀了《大明2077》武道進展迅猛,說不定過幾天就超過林從義了。

眼下文明裁判所要打硬仗,正是練兵的好時機。

執行組的幾人誰能脫穎而出,未來誰就是執行組的組長了。

張冰也認為沒有問題,說道:「眼下曙光城以外的地界,暫時還沒有發行《大明2077》,跟葉朴年背後的FAM也聊了一些,章程還沒定下。」

「反正到時候書給出去了,我們只看結果。」

「404機關和政府機關對他們的鎮壓,並不需要我們來管,扶桑、夷州、瓊島三地,也都已經談好了,到時候也是把書送過去就行,多餘的也不用管。」

「這次連載,我們要管的,只有南江、廣南,還有我們曙光城。」

「這幾乎等同於動蕩年代的正式起義了。」

「規模大起來,作者的實力強起來,404機關無法直接派人斬首之後,這就會演變成真正的戰爭……」

「那個時候。」

「無論是曙光軍團,還是執行組,就必須要發揮應有的作用才行。」

「只是。」

「哪怕是如今有新的力量補充,執行組如今的實力,也不過是404機關一個正常戰鬥中隊的編製而已。」

「曙光軍團更是缺乏力量。」

和平年代這些年,因為沒有什麼大的事件,所以404專員出動,基本上就是單人,也就是霍連山那次,刑天帶隊,是出動了大部隊的。

一般,小隊編製是1個地階專員和5個玄階專員。

中隊編製是3個地階專員和15個玄階專員。

大隊編製是1個天階專員,5個地階專員,20個玄階專員。

地階專員,都是隊長級的人物。

所以最初的時候,白澤會喊藺文貞長官。

在404機關,天階專員現今是8人,都是皇級,地階專員都是臨聖、聖人、先天聖人,沒錯,404機管局不要偽聖,對於他們來說,偽聖是極其丟臉的境界……

因此,地階專員的數量也就在五十人左右波動,現在還在服役的是52人。

玄階專員人數最多。

共有573人。

整個404機關,加上文職人員,也就七八百人。

但也就是這麼點人,壓得全世界都不敢隨意造肆,文明裁判所如今算是中大型幻想組織了吧?可最精銳的執行組,也打不過404的一個戰鬥中隊。

曙光軍團更是差得遠。

雖然作為士兵,作為部隊,曙光軍團的建軍理念,戰鬥目的,都是上上之選,可實力上,除了常規武器外,他們擁有的也只是一個英靈模板了。

「這本就是一次大練兵。」

「我想項少傑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

霍連山認為曙光軍團的弱只是一時的,萬丈高樓平地起,他們花了這麼多心血,花了這麼多精力來打地基,曙光軍團絕對不會讓他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