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還要去拿葯,「我是來看病的,不想打架。」

喬安夏說道,「好了,你先去拿葯,等會我們再跟你算賬。」

傑森拿好葯不想和她們糾纏,轉身便跑。

蘇珊和喬安夏追了出去,一直追到地下停車場,這裏人少,空間也大,正好適合解決她們的恩怨。

喬安夏飛起一腳往傑森身上踢了過去,傑森人高馬大的,身上長了不少逗逗痛癢難耐,被她這麼突如其來、毫無防備的踢了一腳,一個趔趄跌倒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鼻子觸地鼻血湧出,傑森手中的葯滾落在地上。

蘇珊又往他身上猛踢了幾腳,這樣還不解氣,撿起一根木棍往他身上使勁打,「安夏,趕緊打,為楚瀾報仇!想想楚瀾因為他而吃的苦。」

喬安夏一想起楚瀾在醫院戒、毒的畫面就心痛不已,和蘇珊一起打傑森。

蘇珊說道,「皮肉上的痛怕是不能讓他長記性,安夏,你把他弄點內傷出來!」

喬安夏沒這膽量,皮肉上的還好不會致命,要是打出內傷出了事就麻煩了,她們這可是動用私刑。

傑森被打的滿地翻滾,一身都痛。

喬安夏拉住他的左手用力一扭,隨着一聲嚎叫,傑森左手脫臼,痛出一身汗,臉縮成一團。

「差不多了,我們走吧。」喬安夏特意看了眼,這裏處於監控死角,應該不會被發現。

傑森罵罵咧咧的從地上爬起,「喬安夏,你到底對我做什麼了?你把我的手扭斷了!」

喬安夏拍拍手,「對啊,我把你的手扭斷了,所以,你最好趕緊回去找醫生看看,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你這條胳膊就廢了。」 九百九十九道分身消散,重新化作極暗閻羅氣,沒入閻無神的體內。

「能夠融入一條神腿,倒是很不凡的體質,但那終歸不是屬於你的力量,你又能施展幾次呢?「閻無神淡笑道。

作為本源掌控者,閻無神和千星天女一眼,都擁有本源神目,且更加厲害,自然能夠看出張若塵左腿的虛實。

張若塵佇立於岩漿湖之上,體外燃燒著熊熊的神火,戰意昂揚,宛如一尊火焰戰神,平靜道:「你來試試看,就知道了。」

焱神腿的確是張若塵的一大底牌,但卻並不意味著,他一定要依賴焱神腿,與閻無神戰鬥。

「很狂嘛,不錯,希望你能夠陪本座多玩一會兒。」閻無神哈哈大笑道。

說話間,閻無神輕輕一抬手,地面熾熱的岩漿,盡皆衝天而起,將張若塵淹沒。

很不可思議的是,那海量的岩漿,竟是在瞬息間,化作了一座金鐵之山,高大萬丈,但其並未固定,而是在不斷的壓縮,結構越發的緊密,所產生的恐怖擠壓力,就算是不朽聖軀,也會生生被壓碎。

金鐵之山的中心,有著一個僅僅丈許的空間存在,張若塵便身在其中。

只是這個空間並不穩定,而是在不斷的縮小,已然是達到極限,隨時都有可能破碎。

「同為本源掌控者,魚晨靜和閻無神相比,還相差了太多。」張若塵心中暗道。

感覺到擠壓力越來越強,張若塵沒有遲疑,將沉淵古劍取出,瞬間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似慢實快的舞動。

頓時,諸多晶瑩剔透的花骨朵出現,每個花骨朵中,都蘊藏有一座浩瀚的劍之世界,似一片片獨立的時空,貫穿古今未來。

隨著張若塵心念轉動,所有的花骨朵盡皆綻放,釋放出億萬道凌厲劍氣,更有數之不盡的時間碎片和空間碎片飛舞。

「轟。」

任憑金鐵之山如何的堅固,都在瞬間炸裂開來。

繼而,張若塵的劍式一變,斬出一道十字形態的實質劍芒。

這是大成的劍十,威力達到頂尖的不朽級高階聖術層次。與此同時,真理規則調動起來,使得這道劍芒的攻擊力,生生暴漲九倍。

儘管,當初凌飛羽所給的修鍊感悟,僅僅只有劍十的前四層,但,張若塵卻是憑藉自身在劍道方面的卓絕天資,參悟出了劍十的第五層境界,得以將劍十修鍊至大成之境。

毫無疑問,張若塵如今的劍道境界,已然是超越了葬天劍一脈的那位大聖祖師。

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唯有閻無神這種強大無比的對手,才有資格讓他施展出劍十。

看到十字劍芒斬來,閻無神眼中浮現出嚴肅之色,諸多的本源規則,從體內湧現而出,化為一股無法用肉眼看到的本源粒子流。

在距離閻無神僅有不到一丈距離時,十字劍芒突然潰散,被本源力量所瓦解。

可在十字劍芒潰散的同時,卻有著一道特別的空間印記出現,本源力量也奈何不得。

無比突兀的,張若塵的身影,出現在那道空間印記所在的地方,剎那揮劍向閻無神斬去。

顯然,張若塵早已將一切計算好,剛才的攻擊,只是製造靠近閻無神的機會。

劍光一閃,閻無神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然而,張若塵的瞳孔卻是緊縮,因為被他斬首的閻無神,竟是沒有流淌出一滴血液。

極為詭異的,張若塵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閻無神,一拳向著張若塵的頭顱轟擊而去。

關鍵時刻,張若塵剎那轉過身來,以沉淵古劍抵擋在前。

「砰。」

閻無神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沉淵古劍上。

這一拳的力量,太過恐怖,猶如星辰自百萬里高空墜下,勢不可擋。即便有沉淵古劍的抵擋,張若塵仍舊是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

徑直飛出千餘里,張若塵才得以穩住身形,卻是忍不住噴出一口聖血。

閻無神的攻擊,太過剛猛霸道,經過沉淵古劍和火神鎧甲的層層卸力,還是讓張若塵的臟腑,受到不輕的衝擊。

主要也是因為張若塵的臟腑,還未完成不朽化,相對比較脆弱。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絲絲凝重之色,暗道:「竟然能在瞬間以本源之力,凝聚成一道分身,真身施展空間挪移,出現在我的身後,好厲害的空間造詣和本源造詣。」

如果是以尋常聖氣,乃至是以精血,凝聚成的分身,張若塵都能夠立刻分辨出來。

可閻無神的本源之道,太過高明,任誰也無法察覺出來。

張若塵遇到過諸多對手,但,無論是手段,還是戰鬥意識,閻無神無疑都是最為可怕的。

剛才那種情況,換做是其他人,就算是不朽境的大聖,只怕都已經死在了閻無神的手中。

「反應挺快,再接本座一拳。」

閻無神的聲音還未落下,其身影已是出現在張若塵的近前。

張若塵並未退縮,當即揮劍迎了上去,時間劍法施展而出。

在時間力量的作用下,張若塵的劍,后發先至,大量時間印記,向閻無神籠罩而去。

閻無神乃是萬古少有的兩種恆古之道的掌控者,且已經是能夠十分隨心所欲的運用兩種恆古之道,甚至是相互進行結合。

而張若塵也不差,亦是兩種恆古之道的掌控者,時間的玄妙,絲毫不會在本源之下。

張若塵與閻無神激戰連連,位置不斷改變,逐漸遠離了洛水。

其他修士,都只能遠遠眺望,根本就不敢跟上去,唯有冥妖和冥佛,緊緊跟在後面。

他們倆幾乎已經確定,張若塵此戰必敗無疑,跟上去,只是為了防止張若塵落敗后逃走。

張若塵與閻無神的戰鬥,太過激烈,所過之處,空間支離破碎,大地化為焦土,生機絕滅。

幸好,這片地域,早已沒有人族生存,不然,必會造成無比慘重的傷亡。

連番激戰,張若塵可謂是越戰越勇,並未讓閻無神佔到什麼便宜,就連之前大意所受的傷,也早已痊癒。

有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在,一般的輕傷,張若塵根本就無需去在意。

閻無神注視著張若塵,正色道:「不得不承認,張若塵,你的實力,有些出乎本座的意料,有資格死在閻羅族的秘術之下。」

隨著閻無神的話音落下,整片天地,都突然變得昏暗了下來。

只見閻無神額頭上的那道奇異印記,泛起幽暗的光華,方圓萬里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都劇烈涌動起來,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與此同時,閻無神的體內,衝出近億道聖道規則,每一道都很凝實而粗壯,完全能夠與不朽大聖體內的聖道規則相比,甚至猶有過之。

以那道奇異印記為基礎,近億道聖道規則相互交織,一座邪異的世界,凝聚了出來,在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的充斥下,變得越來越巨大。

這座世界如黑洞一般幽暗,散發出獨屬於地獄的氣息,隱約可以聽到億萬厲鬼的嚎叫之聲,令人頭皮發麻。

一股無形的世界威壓,擴散開來,似要將整個東域大地,都給籠罩起來。

「好可怕的秘術,這真的是聖王所能施展出來的手段嗎?「

「閻無神太強了,看來即便是張若塵,仍舊無法打破閻無神的不敗神話。」

「張若塵修鍊時間尚短,缺少必要的積澱,如果能夠多給他一些時間,閻無神未必能夠勝過他。」

「希望張若塵能夠活下來,不然,今後還有誰能與閻無神匹敵。」

「恐怕很難,冥妖和冥佛一直跟著,這是打定主意要殺死張若塵。」

……

感受到那座邪異世界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遠遠眺望的天庭界修士,無不為之顫慄。

天初仙子抬起頭來,眉心的豎眼泛起神光,仰望那邊的越來越龐大的邪異世界,眉宇間不禁流露出濃濃的憂色。

她有心出手相助張若塵,但卻無能為力。她的修為實力還未達至巔峰,即便得了洛神先祖的傳承,也無法隨心所欲的調動洛水的力量。

「除非……動用那件東西,可……」

天初仙子的心中,十分糾結。

那件東西,關係重大,一旦動用,後果將難以預料,弄不好,會給整個天初文明,都帶來災難。

冥妖冷笑,道:「想不到閻無神竟然會施展出『閻羅地獄『,看來無需我們出手,張若塵這次也必死無疑。」

「唯有同時修鍊空間之道和本源之道,才有機會修成『閻羅地獄『,此乃閻羅族的無上秘術,從古至今,都沒有多少人修成過,即便你我執掌冥古咒爐,也很難對抗這一招。」冥佛表情嚴肅道。

想到「閻羅地獄」的可怕,冥妖和冥佛都不由倒退了許多,避免被波及。

此刻,張若塵表情變得極為凝重,目光緊緊盯著直徑已經超過萬里的邪異世界。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已經完全凝固,即便是他,也無法施展空間挪移離開。

閻無神以冷漠的目光,俯視張若塵:「一切到此結束。」

只見閻無神一揮手,那龐大的「閻羅地獄」,便是攜帶無匹的大勢,向著張若塵碾壓而去。

受到可怕力量的牽引,一連十餘顆小型星辰,從域外墜落而下,盡皆被「閻羅地獄」所吞噬,化為齏粉。

張若塵輕呼出一口氣,翻手取出一物,古樸無華,卻有玄妙無比的道韻散發出來,正是日晷。

沒有絲毫保留,張若塵將聖氣和自身修鍊出來的六十三道時間規則,盡數注入日晷之中,真理奧義亦是被他運用起來。

與此同時,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從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中,抽出去大量的神性精華,亦是注入日晷。

頓時,日晷表面浮現出一層青色的光華,從其中飛出無數的光點,凝聚成一道青色的匹練,迎向「閻羅地獄」。

青色匹練所過之處,時間變得無比紊亂,大片時空都因此發生扭曲,出現毀滅性的崩塌。

隨著時間造詣的提升,加上對日晷有了一定的研究和感悟,張若塵終是能夠運用日晷發動攻擊,而不再僅限於輔助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