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將司邵斐的話轉告完,就離開了。

喬顏聽的清楚,傭人離開后,卧房的門被立即鎖上了。

這個男人是要罰她在房間禁足。

而且,還是無限期的。

喬顏,再次做回了那個隨時為司念準備的待宰羔羊。

「二小姐,該吃飯了。」

不知過了多久,晚餐被端進來。

「早上……」喬顏突然開口問「我是怎麼被送回房間的?」

「回二小姐。」張嫂按照司邵斐的吩咐說「是天亮之後,傭人將您從畫室抬進來的。」

「不是他么?」喬顏有些發怔,看來這次他是氣很了,不然不會就這樣不管她了。

要知道,小時候她犯再大的錯,男人狠狠的懲罰過後,還是會親自給她上藥安撫的。

但這次——

他是真的徹底對她失望,不想管她了吧。

「那他……走了嗎?」

「走了,司總昨天上午將您鎖在畫室之後,就帶着大小姐離開了。」

張嫂的話,讓喬顏沉默了好一會兒。

「那、司先生……有說過,什麼時候會過來看我嗎?」

「沒有,二小姐,司總沒有吩咐過。」

聽了張嫂的回答,喬顏又獃獃的不說話了,過了好一會兒才似剛反應過來一般,對張嫂道「好了,你下去吧。」

張嫂卻不走「那二小姐,晚餐?」

「我吃,我一會兒就吃,我昨天才跟他保證過,會乖乖聽話的,這樣他才不會丟了我,不會不要我……」

喬顏的聲音越說越小。

到最後,她將自己綣縮起來,抱着自己,無聲的抖作一團。

張嫂見狀,低嘆了一口氣,退了出去。

一天、兩天、三天……

喬顏根據一日三餐在數日子度過。

手機被司邵斐收走,她每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失魂發獃。

有很多時候,喬顏一動不動的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傭人上午給她收走午餐的時候,她是什麼姿勢,等下午給她端來晚餐的時候,她還是什麼姿勢,就像個失去靈魂的木頭一樣。

明明才十八歲的花季年齡,身上卻沒有什麼生氣。

除了必要的生活需要,她幾乎不與任何傭人說話。

時間長了,傭人都覺得她是不是得了失語症。

不過,喬顏一日三餐每頓飯都吃的很多,是拚命的吃,就彷彿吃多了吃胖了聽話了,司邵斐就會來看她一樣。

一周過後,傭人突然發現再送飯的時候,喬顏不再是恍惚的狀態了。

她好像是終於從自己畫被毀的狀態中回了神。

她開始在每當門有響動的時候,猛地看向門口的方向。

只是,每當聽到是給她送飯或者送水之類的,就會又很失望的低下頭。

一天天,她一直在等那個會在門口出現的人。

就這樣,一轉眼整整十天過去了。

張嫂又來給喬顏送早飯。

結果一開門,一個單薄的身子直直的向門外栽去。

還好,張嫂眼疾手快的扶起她。

「二小姐,嚇死我了,大早上的您倚著門做什麼?」

喬顏睜著一夜未睡的紅腫眼睛,緊緊扒著張嫂的衣角,希冀又小心的問「司先生,他……今天還是沒來嗎?」

幾乎就在喬顏話音落下的時候,張嫂下意識的就看向了身後的男人。 「二品五行心法,兩千塊下品靈石!」

青衫夥計邱遠,面露笑容道。

「這麼貴!」

林逸咋舌驚嘆。

他現在手裡只有八百六十塊下品靈石。

就算將五十株寒煙草賣了,再進賬六百多塊下品靈石,加起來也就一千五百塊下品靈石。

還是買不起。

看來,想要提升修鍊速度,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這門檻很高。

他還得繼續催熟寒煙草,繼續賺錢才能買得起。

當然。

眼下最重要的事,還是先購買一部易容功法。

有了易容功法,能夠偽裝身份,才能放心大膽出售寒煙草,源源不斷有收入進賬。

「易容功法是什麼價格?」

林逸關心問道。

「易容功法,根據品階不同,效果不同,價格也是有高有低!」

「最便宜的一品下等易容功法,只要五百塊下品靈石!」

邱遠笑著介紹道。

「可否將這最便宜的一品易容功法,拿給我看看?」

林逸主動問道。

他現在的身家,也就只能買得起這樣的。

「這門《換容術》,你看是否合適!」

邱遠拿過來一枚藍色玉簡,遞給林逸。

「我看看!」

林逸接過藍色玉簡,立即向里注入靈力,頓時一篇文字出現在識海,他很快就大致瀏覽一遍。

這換容術,是一品下等易容功法,比較低級。

主要是通過動用靈力,控制面部肌肉變化,改變容貌。

這容貌改變幅度不算很大,而且維持時間也比較短暫,練成之後,也就只能維持一個時辰左右。

「這只是最低級的易容功法,無法改變神識氣息,無法改變修為境界,金丹境修者一眼就能看出破綻!」

「不過聚靈境修者,蛻凡境修者,很難看出來!」

「咱們忘仙鎮,金丹境修者數量很少,這門換容術,其實也算夠用!」

邱遠面露微笑,幫著分析道。

「嗯!」

「那我就買下了!」

「你可否給我便宜一些?」

林逸望著邱遠,笑著問道。

五百塊下品靈石,這個價格,對他來說,都有些難以承受。

「見諒!」

「本店概不還價!」

邱遠果斷搖頭道。

聽到這話。

林逸不由面露苦笑。

很多店鋪,都是概不還價。

忘仙鎮,就只有萬法閣這一家功法店鋪,縱然價格很貴,也不得不買。

「給你靈石!」

林逸從儲物戒中,取出五百塊下品靈石,裝在藍色布袋裡,遞給邱遠。

一下花掉這麼多靈石,讓他肉痛不已。

「先簽訂協議!」

邱遠拿出一份協議,放到林逸面前。

「這麼多要求!」

林逸看一眼協議上的諸多要求,不由感嘆道。

這裡面,最為重要的要求,就是他購買了功法玉簡,不可以私下再賣給其他人,一旦被抓到,就要十倍賠償。

也就是說。

有這個要求在,他無法從其他人手裡,用低價購買到這門換容術。

由於功法玉簡裡面,布下特殊神識禁制,他也無法將這功法抄錄在其他空白玉簡上。

若是這枚功法玉簡弄丟了,就得重新再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