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今天這種紙醉金迷的場合,應該是顧太太最喜歡的。

「我來澳洲,不是來參加你的party的,而是看著我女兒出嫁的!」

顧太太說完,抬頭深深看了一眼蘇夫人,道:「你會好好兒的把我女兒給嫁出去嗎?」

。「唔。」

林動死死的閉著嘴,雖然現在自己的狀態並不好受,但林動已經明白了自己老師軒轅麟月的苦心了,因為他的丹田在擴大,其中的的那縷元神也在開始凝聚擴大,身體之中的元力已經徹底凝固了,但還在壓縮,強行壓縮。

林動現在哪怕是軒轅麟月喊他放棄,他都不願意,反正死不了,往死里吞。

《斗羅之玄武姐姐》368.刻在石碑上的功法,領悟不了能夠抄 從西部執行任務回來,周毅回到芙蓉家中,和老媽及范玉雪說了一聲,便開始閉著修練了。

他的空間戒指中,有一枚綠色的球子。這枚珠子,功能強大,散發出一絲絲靈氣波紋,接著,那絲絲靈氣便從綠色珠子上沖了出來。嗯,這枚珠子,還可以助我突破!

這樣想著,他就將綠色珠中滲出的能量轉化到遠古佛珠中保存起來。隨後又拿出一枚淬體丹,服了下去。龐大無比的藥力在他的體內洶湧著,瞬間傳遍每一個細胞中。

周毅左手握著那枚乒乓球大小的綠色的珠子,一股強大的能量流衝進遠古佛珠中,接著,遠古佛珠金光連閃,不一會兒,周毅便感到體內有一股力量正在生成,隨後,藥力裹挾著能量流在他的全身循環開來。一道道溫熱的暖流,在他的體內四散開來,不過五分鐘左右,他全身就溫熱起來。

一道道藥力和能量流匯合在一起,在他的身周循環著,一股股熱量傳來,饒是他的不壞金身已是小成了,可是在藥力的衝擊下,肌膚上涌~出了血絲,一道道經遠古佛珠過濾過的能量流,在他的全身經脈在這股能量流的滋潤下,就得韌性十中,過濾后的能量流很快就完成了一個大周天的循環,周毅暗自運轉上古修練訣,引導著藥力衝擊著每一條經脈,隨後,過濾后的能量流匯聚到紫府中來,化作紫府中的靈氣流。隨後開始衝擊著修練瓶頸,只聽得體內一陣陣亂響傳出,瞬間,一個個瓶頸被破開了,他的修為一下子突破到凝氣五層!

周毅修練了三天,這才出關,他想了一想,決定去一趟城市茶園看看。

此時,他的手機響了,是劉強的電話,原來是峨眉派的俗家弟子前來挑戰南方武盟。

周毅來到劉強的農莊時,發現一個光頭已和劉強戰成一團,劉強已然不敵,只見光頭一記鞭腿踢出,眼看劉強就要受傷了,一個身影一閃,一掌拍出,輕鬆地擋下鞭腿,光頭連連後退了十幾步,這才穩住身形。

周毅道,劉強,感覺怎麼樣?

劉強道,還行,尚未受傷。

周毅看著光頭道,你是哪位?怎麼跑來這裡大打出手?

光頭道,我是峨嵋派的外門執事,聽說你們南方武盟很厲害,所以想挑戰一下。

周毅道,你已是先天圓滿之上了,一般的先天圓滿高手不是你的對手,但你還沒有到挑戰整個南方武盟的程度。

光頭笑道,想必你就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南方武盟盟主周毅吧?你敢不敢接受我的生死挑戰?咱們地下擂台見!

周毅道,沒有什麼不敢的,二天後我們地下擂台見!

好,希望你說話算話,光頭扔下一句話也走了。

芙蓉市某賓館,光頭盤膝坐在沙發上,他看起來處於入靜狀態,除了微微的呼吸聲,一片寂靜。正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光頭睜開了眼睛,道,進來吧!

門一推開,光頭就問,有沒有請好那幾位公證人?

朱師兄,我聯繫了一下,其中嚴智、陳寧和劉正三位大師願意前來公證,還有兩位大師說抽不開身,不能前來。

。。 獲得趁手武器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陳偉覺得,簽到地點的環境對簽到獎勵,或多或少都會產生一定影響。

沒準,在劍鋪這種充滿劍的地方進行打卡簽到,能讓自己在劍道上的造詣,得到更高提升。

離開超市不到二三十米,陳偉在路邊撿到一輛沒有上鎖,倒地的單車。

扶起,騎上去,加快趕路進程。

導演見勢,連忙提醒工作人員,「注意,別跟丟畫面。」

「好。」工作人員嘴上答應着,心裏卻是在想,導演太小題大做。

這種事情,還用得着特意提醒,自己又不是剛入行的新人小白。

自行車再快,又能快到哪裏去?總不能比車還快吧?

扭頭,目光重新回到屏幕上。

嗯!

啪!

激動起身,雙手拍在桌上,視線慌忙尋找,瞳孔亂顫,「嗯!人,人呢?」

「怎麼回事?」原本打算離開,去上個廁所的導演,聽到聲音,連忙折返回來。

「沒,沒事,我馬上就要找到他了!」工作人員額頭冷汗細密,豆大的汗珠不停從臉龐滑下,匯聚到下巴尖,啪的一聲滴落,桌面濺開。

「你這傢伙,不是才提醒過你的嗎?讓開!」導演一把將工作人員推開,自己親自握住滑鼠,將拍攝模式從不斷切換的隱藏式攝像機,調整為衛星,對正在運動的物體,快速進行定位追蹤。

「找到……」話音停頓,導演眉頭緊皺,抬起手,擦了擦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太累,眼花了。

他清楚記得,陳偉之前騎的應該是一輛自行車沒錯。

可現在,畫面中那個快到只能看見七八道殘影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大夏的自行車,都這麼高級嗎?」導演目光瞥一眼湊身上來,同樣一副吃驚面孔的工作人員,問。

「據我所知,應該沒有。」工作人員機械般回應道。

與這的氣氛相比起來,彈幕更加熱鬧。

【能把自行車騎出機車感的,大概只有主播了吧?】

【作為機車黨,這個漂移,夠我學一輩子的,無論是過彎角度,還是速度,簡直完美到不像話】

【我只想知道,這自行車什麼牌子的,在主播那無影腳下,居然還能正常行駛】

【主播這腳,一秒得有七十轉吧!是正常人能做得出來的事?】

【瞧你這話說的,主播之前做那些事,哪件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

天一劍鋪。

原本十幾分鐘的路程,陳偉愣是一分零幾秒就趕到了。

這還得多虧一路上都沒什麼車擋路,偶爾會遇到幾輛車門打開,卻看不到駕駛者的障礙物。

好在陳偉反應夠迅速,閃避點滿,不足以構成威脅。

和超市不同,劍鋪大門敞開,一進門,映入眼帘的,便是大片古色古香的裝潢。

屏風,竹牆上,排列整齊,掛着出鞘的劍,與劍鞘。

無一例外,都沒開刃。

「使用沒開刃的劍,不知道威力會不會大打折扣?」不過比起這個,陳偉更擔心,這些劍能不能經得起自己折騰。

陳偉選劍的工夫,彈幕熱議。

【天一劍鋪!我就在這家公司上班啊!】

【主播眼光不錯,目前而言,天一的劍,無論是質量,還是鍛造工藝,在全球範圍,都是排名第一的】

【按照修仙小說里的設定,主播這應該算是劍修吧?】

【要是給我來段乘風御劍,那我從今以後,再也不懷疑主播修仙者的身份了】

很快,鏡頭下,陳偉選中一把價值七萬五的劍,是他能在牆上找到得價格最貴的。

看到這個價格,不少人產生懷疑。

【一把劍,能值七萬五?你說它好看,我也不覺得好看啊】

【這個價格,怎麼不去搶?去買把古劍他不香嗎?還能升值】

【你把這個買下來,放家裏,一代代傳下去,幾百年後,不也是古董了嘛】

【是啊,你真機智,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沙雕】

【我是天一劍鋪在江城分公司的負責人,這把劍,無論鍛造工藝的精細程度,還是材料選用,都是世界頂尖,絕對值得起七萬的價格!】

【我們天一劍鋪,只生產精品,絕對不會讓次品流入市場,與用戶手中!!!】

作為公司負責人,這名昵稱叫天一霸世的人,看到有人詆毀,懷疑自家公司的產品,怎麼可能會錯過這種大好的宣傳機會呢?

準備好好利用陳偉,和這檔節目,擴大天一劍鋪的影響力,到時候,讓公司記自己一筆頭功。

【羨慕主播,幾萬塊的劍,免費拿走】

【劍出鞘了,主播這次,又想斬什麼?】

彈幕不禁好奇。

陳偉則決定,拿收銀櫃枱試試手。

上面是大理石,下面是竹木結構,硬度方面,沒得說。

握住劍柄,無須去注意斬殺線,又不是對付妖獸,一劍隨意落下。

呼!風浪掀起!

砰!

咻!咻!咻……

砰!砰!砰……

怎料,劍刃還未碰到大理石,已是崩碎成無數片,向兩旁飛射出去。

或插入竹牆中。

或將其餘掛在牆上的劍刃,擊斷兩截! 「你們住在這種地方?」我問道。

男人似乎很是煩躁,一點不想與我們溝通,他冷哼一聲,想要推我出去,可沒有我的力氣大,在推搡不成功后,氣得直跺腳!

「老子他媽的在這辦好事,你們能不能不來搗亂?」

「好。」我點頭道,「穿上衣服出來,我有話要問。」

男人啐了一口,心不甘情不願,也只能照辦。

他似乎對整個地道並不陌生,儘管出來一片昏暗,但男人習慣性的提起了小夜燈。

「想問什麼,就快點!老子沒時間耗!」

「還是剛才的問題,回答完了,我們就走。」

「外地人?」他疑惑的打量我們。

「外地人來這裏幹什麼?難不成也是被抓來做工的?」

他摩挲下巴,好像在思考,喃喃道:「不對啊,這穿着不像來做工……」

「問你什麼,回答就是了,包括這裏的一切都詳細交待出來。」

我道:「你放心,我們不是來挑事的,只是想了解情況,如果屬實的話,沒準能帶你和屋裏那位離開這個地方。」

其實我心中已經大致有了猜想,就是不知道是否正確。

男人直爽道:「好吧,我是這裏的幫工,我姓陳,陳佳。」

「五年前,我來到這裏給一個叫做貝特的男人幹活,聽說他是有名的葡萄酒大師,能夠成為他的幫工是幾世修來的福分。」

陳佳冷笑一聲:「那時,我十分的崇拜他。像我這種以釀酒為生的小透明,如果有能見到大師的機會,那都是一生的榮耀,更別說幫他幹活了。」

「幸運的是,我來到莊園后的第二天就被選上了,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但恰恰是不幸的開始。」

夏末接話道:「是他把你們關在這個地方?」

陳佳點了點頭:「除了我之外,還有其餘的兄弟,只是都分別關在不同的地方。」

夏末疑惑的問:「看你這樣,手腳都沒被困住,為什麼不逃跑?難道就因為崇拜,甘願當他的地窖奴隸?」

「沒用的,他曾經給我們注入一種藥物,如果定期不服用解藥,所有人都會死。」

陳佳無奈的嘆口氣:「當初也是傻,想着偶像都是對的,我們要無條件的相信,可是結果呢?」

「騙了人不說還把我們囚禁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

陳佳將袖口擼開,手腕有兩道很深的印記。

像是被鐵環一類的東西烙上去的。

「在第一年,我的腿和胳膊都被綁住,並裝有沉重的鐵球,幾乎不能直立行走。」

「好在第二年的時候,他會去考察相對表現好並且聽話的人,將重量減輕一些。」

陳佳下意識的揉了揉手腕,儘管已經沒了束縛,卻仍心有餘悸。

「這裏的很多人,由於心理和生理上的壓力,還有那變態的折磨,都死了。」

「有的是自殺,有的是被折磨致死,不過那變態並不在意,反正他有的是錢。那些貴族喜歡他的葡萄酒近乎瘋癲,誰又能想像的出,釀酒的人,才是真正的惡魔呢?」

我道:「就算知道了他的本性,也未必會拒絕這傢伙的葡萄酒。」

夏末看我一眼,我就已經明白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