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今天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主動維護宋九月,還跟慕老夫人撒嬌,想必,也是受了女兒的影響。 葉琳的話很不客氣,甚至有幾分咄咄逼人的味道。

見識過霍錚那樣,人品和能力都超一流的男人之後,像溫華斯這種肚子裏沒貨的草包富二代,就很難看上眼了。

再說,跟她做交易的,是溫華斯的母親溫夫人。

至於溫華斯本身,他不過是這宗交易里的一個道具罷了。

既然是一個道具,那麼,不客氣的說:他連討好自己的資格都沒有。

葉琳不需要委屈自己,更沒必要給他留顏面。

還小琳長小琳短的,小琳是他叫的嗎?

他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溫華斯雖然品行不端,可到底也是個男人。

聽完了葉琳的話,他的神色也變了,目光有些因測測的看着她:「葉小姐的脾氣很大嘛!」

葉琳面沉似水,繼續低頭玩兒著自己的遊戲。

溫華斯眯了眯眼,覺得自己有必要讓她見識一下自己的本事。

女人是不能慣着的,不然,她會不知道東南西北。

傍晚時,溫景鴻從外面回來了,陪着家人一起吃晚飯。

他對葉琳也格外熱情,一邊吃着菜,一邊噓寒問暖:「你霍伯父霍伯母都還好嗎?過段時間,我想登門拜訪一下……」

葉琳笑笑,卻不說話,看起來像是害羞的樣子。

溫夫人也隨之笑了,開口打圓場:「會親家這種事兒啊,應該是大人做主,哪兒有讓孩子安排的?再說,小琳臉皮薄,會害羞的。」

溫景鴻這才笑笑:「對對對,是我忽略了……」

溫姮也朝着葉琳道:「小琳姐姐,吃晚飯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我哥哥是電影城的股東,會給我們留VIP觀影廳。」

她母親溫夫人早就說過了:她哥哥跟這位葉小姐的戀情,無論是真的也好,裝的也好,對她哥哥都有利而無害,所以溫姮也樂得撮合他們。

葉琳臉上仍舊掛着得體的微笑,然後拒絕了她:「還是不了,伯父規定,我八點之前必須回家,不然她會不高興的!」

溫姮哦了聲,心裏卻在腹誹:這是跟她端架子么?

溫景鴻倒是很贊同:「這是應該的,女孩子家,的確不應該太晚回家。姮兒,你以後也應該向小葉學習一下!」

溫姮偷偷的撇撇嘴,沒有說話。

吃晚飯,葉琳在外面坐了會兒,便準備離開了。

溫華斯開車送她——

這是當着溫景鴻的面上做戲,所以葉琳沒有拒絕,直接上了溫華斯的車子。

溫夫人母女則親自將她送到了大門口,病囑咐她:「有時間過來玩兒啊……」

剛剛加完班回來的溫妤,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面。

她停好了車子,拎着包包朝別墅里走去。

溫姮看見了,有意挑釁,所以過來打了聲招呼:「姐姐回來了,最近工作很辛苦吧?看你累的,都瘦了!」

然而,那又能怎麼樣?

溫氏集團,還有整個溫家,將來人就是她哥哥的。

至於溫妤,也只不過是溫家公司里的一個打工仔罷了!

費盡心機的算計哥哥,想把哥哥趕到非洲去,那是不可能的。

溫妤沒有生氣,仍舊笑呵呵的看着她:「是啊,上了一天班,是有點累了。不像你啊,除了花錢買包,什麼都不用做!」

溫姮自鳴得意:「爸爸喜歡我這樣子,他說單純的女孩子,才最可愛,也最好命。至於姐姐你,就能者多勞咯!」

多勞,卻不會多得!

溫姮想到這個,不由得心情大好。

她從小就討厭這個姐姐,因為她樣樣都比自己強,還時常以原配女兒的身份打壓自己,diss母親和哥哥。

看着溫妤吃虧,溫姮就是十分開心。

溫妤臉上笑容不減:「下輩子,我希望我也像你一樣,當一個廢物,這樣生活就輕鬆多了!」

說完,沒有再理會她,直接拎着包包回房間去了。

溫姮看着她的背影,狠狠跺跺腳,咬着牙道:「我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回到自己房間里,溫妤的臉色終於垮了下來。

原本已經快要把溫華斯給趕出家門了,沒想到,僅僅靠着一段戀情,就讓他給翻了身。

溫妤越想越覺著氣惱,她衝進浴室里去,舒舒服服的泡了個熱水澡。

之後,她才拿過自己的手機來,給華森打了個電話:「華總,幫我查一件事!」

電話里,華森沖着她笑:「溫小姐,我是開保鏢公司的,不是開間諜公司的!」

「那錢你要不要賺啊?」

華森:「……你說,什麼事兒?」

「其實也不算什麼秘密的事兒」,溫妤說:「你拖人幫我打聽一下,看看溫華斯跟葉琳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是不是真情侶!」

像溫華斯那種人,有女的看上他就怪了。

而且,事情又出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這其中必有古怪。

溫妤得查到病灶,才好對症下藥!

余卿卿一連好幾天,都能收到署名為Lisa送給傅君年的玫瑰花。

有的時候會附帶着一張卡片,甚至還有一次,直接附帶了一個TT。

而且,每次都是在傅君年上班后,才寄到家裏來。

余卿卿覺得此事蹊蹺,所以一直都沒有聲張,更沒有對傅君年提起。

她最近有些懶散,打算等著對手自己冒頭。

結果,對手還沒有冒頭,反而先被傅君年知道了。

那天早上,傅君年原本已經上班去了,臨時忘了拿手機,特意回來取一下,結果剛好趕上送花的上門。

他還不清楚這件事,以為是余卿卿自己訂的鮮花,甚至還忍不住打趣她一下:「呀,傅太太自己買花啦,這是傅先生的失職哦,應該是我買花送太太的。」

余卿卿笑了下,道:「不是我自己買的,是有人買來送給你的!」

一邊說,一邊拿起花上的粉紅色心形小紙片:「你看,送給Tom的,署名是Lisa……」

傅君年愣住了:Lisa,是溫妤的英文名字!

「已經好幾天了,一直都有人給你送花,每次都是這個署名……」

余卿卿陳述完,順便表達了一下自己的觀點:「我覺得有點蹊蹺,不像是溫小姐做的。」

傅君年結果那張卡片,來回看了看,隨即伸手,有些寵溺的往余卿卿的頭上摸了摸,讚許道:「聰明的孩子!」

溫大小姐是絕對做不出連續好幾天,都給一個男人送花的事情的。

她看上的男人,只會弄到手,便立馬說拜拜!

。。 《(綜漫同人)【神狛】個性為超高校級的幸運》by帷幕燈火

歐叔接管了朋友死後的遺孤:一個笑得乖巧無害的白髮少年,同時還得到了一個畫着大大嘆號的警告書,上面寫着:

1、一旦他說運氣不好立刻遠離,時間最好半小時以上,距離最好一公里以外。

2、一旦他想要什麼立刻滿足,否則會造成嚴重後果。

3、杜絕所有「希望」「絕望」辭彙。

歐叔:???

把人接回家第一天,少年遭遇綁架,綁匪踩到香蕉皮一頭把自己摔到水坑差點淹死,他在水坑邊撿到一枚鑽石戒指。

把人接回家第二天,少年買好的日用品被個性罪犯搶走,十秒鐘後日用品爆炸,罪犯被炸翻,他獲得了店家的三倍賠償。

把人接回家第三天,少年摘不到樹上的梨,在沮喪的時候一顆隕石從天而降,撞翻梨樹,落了一地梨。

歐叔憂愁的在警告書上添加了第四條。

4、不確定個性為幸運還是厄運。

*

cp:某人造希望。

內容標籤:綜漫家教少年漫我英

搜索關鍵字:主角:超高校級希望廚,超高校級人造希望┃配角:┃其它:超高校級,狛枝,神座

vip強推獎章

稱號為超高校級幸運的少年因為意外穿越到充滿了個性的世界,機緣巧合成為第一英雄的養子,在就讀雄英之前遇到某位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的長發少年,並被告知原來自己並沒有死去,只是身體以植物人狀態存活並丟失了一部分記憶。為了回到同伴身邊,找回失去的記憶,他決定離開這裏,未曾想卻掉入其他世界,通過一番努力后他回到同伴身邊,丟失的記憶也終於恢復,而等待他的現實才剛剛開始……本文行文通順流暢,閱讀輕鬆,人物互動精彩,情節新穎不俗套,無心的少年學會成長,懂得熱愛和尊重,戰勝現實的絕望,和被認定是自己希望的人攜手,掙脫命運的束縛,努力前進。 「禁廷尉?」龐節度使大吃一驚,「你沒看錯?」這家丁是龐節度使的心腹,他很清楚心腹的能力是不可能看錯的,他只是不敢相信禁廷尉的人會來這裡。

龐節度使是封疆大吏,手掌重兵、鎮守一方,或許別的官員害怕禁廷尉的人,可他卻不怎麼害怕,畢竟大部分禁廷尉的人都要給自己幾分面子。

但跟蕭清有關係的蕭姓禁廷尉的人只有一人,龐節度不怕大部分禁廷尉官員,可這位數遍整個國朝官場,能有幾個不害怕的?

龐節度使臉色發白,「你再派人去送請帖,這次要客氣些,千萬不能惹惱了那人。」

心腹應聲退下。

龐節度使在房裡走了幾步,再去了老妻房裡。

鄭夫人這會正在逗自己最小的曾孫女,小丫頭才出生三個月,眉眼還沒長開,可小臉已被乳母喂得圓滾滾的,她正張著小嘴對著曾祖母笑。

鄭夫人被小孫女笑得心都化了,哪裡還有什麼心思在爭寵上?她這年紀就該頤養天年了。

見龐節度使進來,鄭夫人詫異地問:「老爺你找我有事?」白天龐節度使很少回內院,更別說來自己房裡了,難道家裡出什麼事了?

龐節度使見老妻一臉擔憂,心中一軟,也就是老妻會擔心這個家了,所以夫妻還是結髮的好,他問妻子:「阿鄭你是不是和蕭清的夫人關係不錯?」

鄭夫人頷首說:「陳郡君是個天真漫爛的,很討人喜歡。」她想了想道:「陳郡君現在應該是陳夫人了吧?」

龐節度使神色凝重道:「陳家這次是派他們家嫡長孫來處理香鋪事宜,你和陳氏相交甚洽,陳彬也算你後輩了,你請過府一敘。」

按說鄭夫人是女眷,陳彬是男子,她出面請陳彬總有些不好,可鄭夫人年紀大了,又算陳彬長輩,長輩請小輩來家裡做客也說得過去。

鄭夫人聽了一面派心腹僕婦去請陳彬,一面問龐節度使:「老爺,到底出什麼事了?」她跟陳氏交好,是看在蕭家的面子上,陳氏的娘家只是商戶,一個小輩來揚州,哪裡需要她出面親自招待?家裡就算出事,也不至於求到陳家那裡吧?

龐節度使苦笑地說:「我派人去驛站送請帖,發現驛站外全是禁廷尉的人,那些人還說他們主人姓蕭。」

龐節度使的話讓鄭夫人臉色大變,她顫聲問:「老爺,難道來的是那位?」

龐節度使沉痛的說:「就算蕭清升職了,出行也不會讓禁廷尉的人護衛,姓蕭、出門又由禁廷尉護衛的只有那一位了。」龐節度使苦笑:「難怪那些人下手這麼狠。」禁廷尉的人下手能不狠嗎?

鄭夫人眉頭緊鎖,「不應該啊。就算小虎搶陳家鋪子不對,大都督想為陳家出頭,也不用這麼對小虎,跟老爺說一聲不就是了?」

倒不是鄭夫人為蕭珩辯解,而是像蕭珩這樣的人,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跟小虎這樣的人計較,小虎這傷勢分明是得罪了大都督,才會讓禁廷尉那些人下這麼狠的手。

鄭夫人吩咐僕婦道:「去把那天伺候小虎的人都叫來,我有事問他們。」

龐節度使被妻子提醒后也反應過來了,阿鄭說得沒錯,如果不是小虎得罪了大都督,大都督應該不會讓人如此教訓小虎。

那天陪伴小虎的家丁都是被人抬上來的,這些人保護主子不利都受了杖刑,還是鄭夫人暗中叮囑行刑的人手下留情,不然這些人早死了大半了。

龐節度使平時覺得寵妾嬌憨可人,無論她怎麼鬧騰他都心生憐愛,現在卻怎麼看她怎麼不順眼,他讓人詳細詢問了那些家丁當時的情況。

鄭夫人聽家丁說,當時鋪子里有個長得極美的少女,那少女稱呼陳彬為表哥,又叫後面進來的可怕男子為堂兄,她若有所思道:「莫非蕭清的女兒跟著大都督一起來平郡了?」

鄭夫人見過蕭玥不止一次,對蕭玥的絕色姿容印象深刻,只可惜自己嫡出的孫子大多成親,不然她真想把這小美人娶進來。

「蕭清的女兒跟大都督來平郡做什麼?」龐節度使將信將疑,蕭珩那脾氣性情,就是親妹都未必肯帶在身邊,更別說是堂妹了。

鄭夫人笑了笑:「那可未必。」蕭清的女兒容貌極美,性子也溫柔,莫說是男子,就是她身為女人都喜歡。蕭珩跟異母妹妹不親近,但未必不喜歡這堂妹。

鄭夫人主動說:「老爺,我跟十娘有舊,我給十娘也下封帖子吧。」

龐節度使感激地給夫人行禮:「有勞夫人費心了。」他頓了頓說,「十六郎年紀也不小了,該開蒙了,我平時公務繁忙,無暇看管他,還勞煩夫人多替我費心。」

十六郎就是寵妾的孩子,今年也才三歲,被寵得任性妄為,鄭夫人連自己嫡親曾孫都不想帶,別說是一個庶子了。不過她也知道這小子是老爺的老來子,老爺寵愛異常,她微微笑道:「老爺要是放心我,就讓我先帶上幾天吧。」

龐節度使再次給夫人行禮,「多謝夫人。」他心中感慨,還是老妻最體貼自己。

驛站外龐節度使派來的家人被打發后,很快龐家又送來了兩張拜帖,一張是鄭夫人給陳彬的拜帖、一張是給蕭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