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大明一直想維繫這段關係,甚至企圖親上加親,畢竟他的小女兒也好看啊!

所以很久沒遇到大佬,他就主動出擊。

好不容易看到大佬的女兒,就假裝問問大佬情況。

也是這時候才知道大佬早就不在白雲城,而她也是要代表她父親去白晝參加博覽會的。

於是劉大明哥幾個們二話沒說,也悄悄跟過來了。

他們打算到了白晝城再跟大佬的千金偶遇,然後死皮賴臉地搭上關係混進去。

雖然,成功率只有50,但總歸有希望,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美女變老婆!

不過現在不必大費周章了,劉小芳就有邀請函!

所以他們能不激動嗎?

劉大明真地看了一圈劉小芳開的店,頗有些自豪地說:「幸好有我姐!不過你這鋪面挺大的怎麼會一點生意都沒有?」

實體店可是有實力和財力才能開得起的,再怎麼著也不會一件衣服都賣不出去。

可劉小芳這段時間卻經常打電話給他訴苦說啥也賣不動。

說得多了劉大明都快信了,不過在知道劉小芳也拿到邀請函之後,劉大明又懷疑了。

都能拿到邀請函了,那更說明實力不弱,怎麼姐老在電話里說自己慘?

難道是故意的?

劉大明這段時間去白雲也不是白去的,至少學了不少爾虞我詐的商場知識,所以看到姐姐這驢頭不對馬嘴的說辭,難免陰謀論。

「我騙你有糖吃啊?」

劉小芳白他一眼:「我是真沒生意,從開業到現在半個客人都沒有!而這一切都怪那死丫頭!」

劉小芳把這段時間跟趙青葵的恩怨給說了。

從清理辦兩人達成共識到開業三姑六婆指桑罵槐公然拉客,她抓包後去投訴,清隊高高拿起輕輕放下一字不落全都說了。

說得劉大明橫眉倒豎,幾個兄弟也一臉憤慨。

「什麼丫頭小小年紀就那麼歹毒?我看她是欠教訓!等我去把她打到媽都不認得!」

「光打不行!把她的店鋪給砸了她就老實了。」

「別,店鋪就在金街上影響不太好,去她工作室給個見面禮吧,最好讓她當場解散了工廠。」

金木水土都不是善茬,在白雲也收過不少錢替人辦事。

小作坊之間的互相打砸更是信手拈來,所以說出來的話一個比一個毒。

。 ————————————-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呂仙摸出一枚環形玉佩,上面沾著乾涸的血跡,不過血液已經和玉石結成了一體,不分彼此。

「你千遮萬掩間,露出的破綻很致命。」呂仙把玉佩丟給不敗火鳳,不敗火鳳槍尖一擊而碎,並沒有多看一眼,他知道那是鳳凰女生母的玉佩,自己封她為鳳凰宮主人的時候,她自己選的。

而且鳳凰女的母親,是個人類,當時修羅場中,被旁人認為最幸福的母流。

呂仙說道:「你殺光了他母親的所有侍從,就連和她僅僅見過一面的小妖,你都是連根拔出。而後,你將這件事嫁禍到宿敵的頭上,借著宮中的怨氣,輕取了宿敵的性命。這一來二去,你一舉兩得的消除了心頭的兩層後顧之憂,然,這翻周折,只是為了掩蓋最不起眼的事實。」

「最不起眼的事實?你們都是這麼認為的嗎?」不敗火鳳很不喜歡這樣的字眼問道。

呂仙笑著回答道:「鳳凰女並不是純種的鳳凰女,不管她如何的蛻變,她的體內始終流淌著人類的血。你想讓真元火種完美無瑕,就如同當年的鳳雛一樣,是斷然不可能的。而且你有沒有想過,你這麼做是在害她?」

不敗火鳳滿不在乎的說道:「真元火種能夠保全就好,我不在乎那麼多。」

「真是無情。」呂仙望著雷柱中已經快要僵死的鳳凰女,有不敗火鳳的層層封印在,鳳凰女就算身死,藏在她體內的真元火種也不會受到傷害。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不敗火鳳槍尖對著呂仙,呂仙輕輕的挪開槍尖的方位,說道:「順藤摸瓜我還是會的。你太過於追求完美,反倒是露出了破綻,你就算再疼愛自己的女兒,你也不應該在她身上,下這麼多層封印。你可知道這麼多層封印,對她自身的成長並無益處。當然了,你也不會在乎她的成就,你只希望真元火種無礙。」

不敗火鳳沒有多言,呂仙說的的確是事實,他沒必要在這裡和呂仙爭執這些事情。

呂仙明言自己知曉不敗火鳳的秘密,不敗火鳳雖有滅口的心思,卻沒有滅口的實力。

想要正大光明的幹掉呂仙,幾乎不可能,因此呂仙並不緊張不敗火鳳爆發出什麼樣的殺氣,再濃烈的殺意,呂仙也見過,這樣的場面嚇不到身經百戰的呂仙。

槍尖寒冽,極焱的火簇在王座上不斷搖曳,兩人目視萬丈雷柱中的二人,心中各有琢磨。

「我不會搶奪真元火種,但是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呂仙先一步開口談條件道。

「我不會對九五至尊出手,九陽天台上我也不會參與到他們之中。」不敗火鳳看得出現在三元宮的處境。

如今三元宮被炎之修羅場獨立,人類的生存環境被逼到了絕路,只剩下最後的一步,三元宮這座堡壘,便會倒塌。

「這些都無所謂,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九陽天台盛會上的牛鬼蛇神,已經擋不住三元宮了。」呂仙搖搖頭回答道。

聽到呂仙的狂妄之語,不敗火鳳驚奇的問道:「那你還擔心什麼?」

「如果這次鳳凰女不死,你不要再多管她的事情,你放心,你不說我不說。真元火種的欲界本就沒有幾個人知道,更何況這裡還是修羅場。」呂仙回答道。

「我還是很好奇你是如何查到這件事的?」不敗火鳳還是不解為什麼呂仙能夠查到真元火種,就算可以順藤摸瓜,但是炎之修羅場內也沒有藤給他順。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該有的,不該有的都已經被不敗火鳳親手切掉了。

呂仙微微一笑,端著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說道:「冰之修羅場,萬年玄冰打造的水晶棺材。」

「你!」不敗火鳳驚詫的瞪著呂仙,分外吃驚呂仙的手,竟然伸到了冰之修羅場,這域界之間的壁壘,難道說已經攔不住他了?

「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沒有無視時空的能力,我只是用了一些手段,和冰之修羅場中的草頭神聯繫上了而已。」呂仙神秘的微笑,讓不敗火鳳忍不住的咂舌。

跨越空間的聯繫?

「草頭神還真是無處不在,九五至尊的兄弟,遍布整個欲界。」不敗火鳳感慨著說道。

呂仙微微一笑:「人多力量大,你們這些強大的生靈,往往忽略會這個關鍵的因素,任你們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大的過整個全人類。」

不敗火鳳沒有答話,人類的生活就像是蟻群生物,喜歡協作,和他們這種生活在頂層的生物大不一樣。

見著不敗火鳳不多言語,呂仙也沉默的靜觀雷柱中的二人。

漫長的一炷香已經被他們熬了過去,不僅僅是蘇子賢,就連只剩一口氣的鳳凰女,也沒有被天雷制裁拔除生命。

蘇子賢被雷光壓得匍匐在地,身軀一點點的朝著鳳凰女爬過去,而鳳凰女卻是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鳳凰女能夠扛著重壓,只是因為她想看看蘇子賢什麼時候倒下,力量一向羸弱著稱的人類,沒想到擁有這麼強大的毅力。

蘇子賢的身上滿是污泥,雷光閃耀中,蘇子賢幾度停頓,鳳凰女以為他已經死去了,可是雷柱一直沒有消失,那就證明蘇子賢還沒有死去。

又是半個時辰的御雷匍匐,蘇子賢還撐得住,鳳凰女卻有些扛不住雷霆重壓,快要背過氣去。

見到鳳凰女快要閉眼,蘇子賢咬著牙艱難的起身,膻中穴中的本命翎羽在雷柱中被拉的筆直,蘇子賢每多一滴汗水,就是多一份對自己的考驗。

如果不是九九歸一少一的靜坐,蘇子賢現在肯定已經被雷劫燒成黑炭了。

經歷過別樣的煉體鍊氣,蘇子賢的體內,沒有多餘的雜質,氣息精純的彷彿是一隻精靈。

蘇子賢單膝跪地,雙手撐著地面,腳掌踏地而起,一個前撲,蘇子賢和鳳凰女撞在一起。

「啊!」鳳凰女被忽然撲來的大塊頭,砸的嬌軀生疼,驚叫一聲后,聽到蘇子賢喘著粗氣說道:「鳳凰姑奶奶,拿回去吧。」

鳳凰女手指微微一勾,神智中下達命令的瞬間,本命翎羽離體,一團雷瀑將鳳凰女的嬌軀壓爆。

見到這一幕的不敗火鳳,猛地一哆嗦,鳳凰女體內藏著真元火種,沒有因為鳳凰女的爆體而出現。

「現在明白了嗎?」呂仙在一側問道。

「明白什麼?」不敗火鳳反問。

「真元火種是和鳳凰女的靈魂連接在一起的,而欲界只有一道真元火種,你將真元火種送出來的時候,其實也是讓鳳雛得到了解脫。」呂仙回答。

「她是轉世?」不敗火鳳問道。

「不是轉世,是正常的靈魂體,不過寄託著你和她的記憶。」呂仙回答道,不敗火鳳還是不懂,等待呂仙繼續說的時候,呂仙卻望著雷柱說道:「馬上你就會見到鳳凰女的涅槃。」

「咳咳咳~」蘇子賢的膻中穴制約被挪開,氣息陡然間通暢萬分,蘇子賢伏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而雷

(本章未完,請翻頁)

霆順著他的口鼻灌入肺腑,雷霆在蘇子賢的五臟肺腑中亂竄,一下子蘇子賢就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翻江倒海。

蘇子賢氣息通透的瞬間,身體內外一同遭到了夾擊,若不是自己練就了硬骨頭,現在已經和鳳凰女一個下場了。

蘇子賢在雷霆中不斷的曲折,最後選擇放棄的趴回地面,氣喘吁吁的時候,蘇子賢又忍不住掙扎。

他不願意放棄,也不敢放棄,很多人都在等著他這個九五至尊扭轉局面,現在如果倒在了這裡,那麼他會讓很多人失望,而且那些和自己有關聯的人都會死。

蘇子賢用著不知何處湧出來的力量,艱難的再度起身,雙目微微眯著,仰視天間的雷雲。

既然可以錘鍊一道龍氣,那麼是不是可以凝聚下一道?

想到這一點的蘇子賢,不再抵抗雷電在體內的肆虐,用盡全力的讓自身龍氣引導電流走入自己的三元。

蘇子賢盤膝而坐,吐息中,開始運行周天之法。

化氣、聚氣、吐氣……

蘇子賢不斷的重複著簡單而又艱難無比的事情,每一次的吐納,蘇子賢都像是在雷池中渡劫一樣,痛不欲生。

「呼呼…咳咳咳……」蘇子賢腦子裡昏沉沉的一片,雷電正在摧毀他的意識,天道制裁下的九五至尊不死,天雷肯定是不會結束了。

重新凝氣,蘇子賢硬著頭皮用天道制裁的力量衝擊自己的境界瓶頸,半年時間的高強度訓練,蘇子賢距離五重境的門檻越來越近,但沒有到突破的層次。

現在蘇子賢想要強行突破,自然是冒了極大的風險,五重境如果衝擊失敗,蘇子賢的境界必定會遭到內在的反噬,掉落一個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無法成功的話,蘇子賢的內息將會先一步亂掉,之後的事情便很明顯了,迎接蘇子賢的,就只有死亡。

「這個九五至尊是在尋死?」虛空中的不敗火鳳有些幸災樂禍的詢問呂仙道。

呂仙也被蘇子賢的瘋狂震驚到了,他的推斷是,蘇子賢會在鳳凰女涅磐的時候,透著空隙逃離雷柱的波及範圍,這期間只需要承受雷電的重壓考驗就好了。

不過,呂仙也考慮到蘇子賢的所想,蘇子賢現在的處境,並不知道鳳凰女會涅槃重生,如果一直沒有異變出現的話,蘇子賢很可能會被雷柱一直壓到死亡。

面對茫無目標的未來,蘇子賢只能自己謀求生路。

「九五至尊就是九五至尊。」呂仙還是被蘇子賢的魯莽驚訝到了,修鍊這一途,本就充滿著艱難險阻,更何況是被天道針對的蘇子賢。

迎難而上,是蘇子賢一直以來所堅持的,就算得知自己面對的敵人,是虛無縹緲的天道,蘇子賢也沒有半分氣餒。

蘇子賢的精神處在雷池之中,膠著的雷漿讓蘇子賢見著了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的東西。

王座。

世人皆說天道不可違,但是天道卻一直站在我的對立面,一直在阻撓我的前進,那麼這樣的天道,為什麼不能違逆?

「天道無情,世人皆不敢違逆其意,既然前無古人,那麼我就來做這個先例!」蘇子賢在混沌中咆哮。

與此同時,雷霆從他的毛孔中冒出,整個人彷彿是一隻踩了電門的老鼠,抽搐不止。

————————————-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丘醫生低眸看著遞過的封袋,伸手接過打開看了起來。

看完后他又驚又喜地問道:「永生?你確定這數據有沒錯嗎?」

李博士連點頭,確定地說道:「是不是你也不敢信,所以我還特別做了兩次的檢測,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繼續勸說道:「丘老,你可以不信我說的,但這兩份一樣的數據檢測報告總不能作假吧。只要蟲體實驗成功,就能有永生之人了,您難道就不心動嗎?」

丘醫生收斂眼神,若有所思地開口:「永生?可他現在都被打成內出血了,能不能再活著都是問題了啊。」

李博士搖頭不信,「他怎麼可能會真的被打傷呢,肯定是裝出來的,您可別輕易信了他啊!」

丘醫生嘆息著說道:「不是我輕易信他,是這麼多年被你打傷致死的人還少嗎?」

若是可以選擇,他怎麼都不想把自己曾做過的實驗報告交到這樣心狠手辣之人手中!

可惜自己並不是蟲體實驗主要負責者,而是他李博士的爺爺啊。

李博士聞言氣聲反駁,「您現在是在責怪我了嗎?若不是因為我這麼做,您現在怕早就被他們怠慢虐死了吧。」

五年前的他剛來到這裡接受實驗基地,很多人都欺負他年輕,想把他從高台上拉下!

最初一些開頭負責實驗的年長者,在他到來前都相繼死去,死因也給不出一個說法。

直到他偶然的接觸到了丘老,才明白是有人蓄意想獨吞這項實驗成果,也是他費心查出后將人斬死才有了現在的位置。

丘醫生垂頭接道:「我心裡知道,是你救我出水火中,當年你爺爺也曾救過我一回。欠你李家的恩情我沒忘,可你爺爺在時與你如今截然不同。」

因為年齡大了的緣故,他說話時總是停頓了許多。

「他開頭是用些動物做的實驗,後面想用到人時也總會詢問過對方的意思,沒有逼迫過任何一個人為他做起實驗。」

「而你……罷了,提這些往事,我只是想你明白你爺爺弄起這項實驗,是想給人類帶來福音的。而不是像你這般,借實驗之名大肆殘殺人命啊!」

李博士聽到這些指責,心裡很是氣憤,厲聲回道:「那你又知道我爺爺臨終前如何交代我的嗎?你只知道我殘酷暴虐,可爺爺卻萬分懇求,要我加快完成好實驗,救回奶奶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