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便可餘生自靜,細斟情愁與願。——題記

半步長嘆,半步長吟,半步長喃,

半步是你,半步非你,半步望你。

半步便可畫穿海天成一線,

半步便可看盡懸崖成兩念。

進半步便可觸及露色,

遠半步便可轉身即刻。

這半步寫不盡滄海淚滴凝成恨,

這半步訴不完月牙溫語戲一人。

半步走不開的生死因果,

半步卻走偏的愛恨難說。

我想,一定有人獨自半步行因果,

我想,一定有人半步一人求錯過。

或許正是由半步惹得禍,

讓半步漸漸停頓出承諾。

一個人壓低了山河的志向,一退再退,

這小半步,再小半步,並自我試圖安慰。

一個人遠離了懸崖的峰尖,一讓再讓,

那小半步,不止半步,唯獨奢顧情回望。

半步偏出了兩個世界,

你身內界,我身外界,

你近了半步想來戲謔,

不曾想我退了半步圖奢毀滅。

一步紅塵的一半青梅,

一步鋒痕的一半醉人,

一步落,卻成半,

半步盡,已成憾。

徒因所謂果里半,

剩得一半,留己來辦,

可這半步,太難清算,

棋敲半目人便淡。

倒也願心隨半步而遷散,

緣分徒被退步打亂,

不抵因的果,終要毀爛。

半步人休,半步獨求,

半步消瘦,半步自幽,

我放棄了半步成為新郎的念頭,

接受了退半步自我麻痹的理由。

是誰翻出了珠幕落海前的誓願廝守,

終究還差那半步,卻不能喋喋度休。

後記——

半步是神,無欲無柔,

半步是塵,凄曲凄愁。

半步是夢,天上人間,

半步是真,修羅門前。

。 除了請老師,還把這十八年差的生日禮物,都給她買了。

珠寶首飾,衣服鞋子,各種高端的東西。

還把她的房間打造的像是公主的房間一樣。

梁夫人對梁卿月好,梁卿月也知道感恩。

她雖然喜歡戲曲,但是為了不讓梁夫人為難,最後還是去學了醫生。

梁先生說過,他們是世家名門,得學點高級的東西。

這個世界最難學的,就是醫藥了。

原主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嘗試接觸醫術,沒想到她天賦極高。

學完了醫書,她沒有藥材去做實踐,所以就跟梁先生請求,想參加國藥局的考核。

她學習醫術,梁先生還是挺高興的,所以幫忙舉薦,讓她拿到了考核資格。

她天賦好讀的書多又十分肯學,順利通過考核,還被分配到國手許霄漢手底下跟學。

梁卿月為人誠懇,且帶著一身的清冷風骨,家世不錯人也漂亮,許霄漢難得動了心。

但她沒畢業,始終都是自己的徒弟,所以他就考慮著等她畢業以後求婚。

沒想到沒多久就遇見了安樂兒,這個姑娘堅強樂觀,還有很多草藥。

他漸漸被安樂兒吸引,也知道自己追求梁卿月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放下白月光,安安穩穩的和安樂兒在一起。

梁卿月順利畢業后,被梁家送去國外進修,許霄漢徹底歇了心思,第二天就和安樂兒求婚。

婚後的生活不溫不火,兩人之間的相處還是像合作時一樣。

他的志向是救苦救難,但是妻子卻更喜歡錢。

他以為妻子可以種植出很多草藥,一定也很樂意為人民奉獻,但他錯了,妻子的每一株草藥,都可以賣個好價錢。

平民百姓吃不起葯,達官貴人囤著藥材,準備再往高炒炒。

戰爭剛剛結束,卻有更多的同胞要死於自己人手裡。

但他一個普通的大夫,阻止不了財閥和高官的計劃,只能儘力去研究平價的藥物。

就在國內藥材價格突破天際的檔口,柳西一帶爆發瘟疫。

這場瘟疫感染迅速,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全國封閉。

無數人等著葯救命,他研製出的特效藥卻被定了高價。

國家無力阻止的時候,有個女孩兒悄悄站起來。

她帶著自己研究的藥劑,遊走在瘟疫爆發最嚴重的城市,為沒錢買葯的平民百姓帶去生存的希望。

她的事情傳出來,最先坐不住的就是許霄漢的妻子安樂兒。

她聯手幾個大商人好不容易炒起來的價格,因為沒有人購買,已經打破了原本的最低價。

她去找丈夫要更有用的藥劑,卻只得到了一紙離婚書。

她憤怒的質問丈夫,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後來,通過多方打探,她才知道那個在前線治病救人,破壞自己計劃的姑娘,居然是許霄漢的徒弟,還是他一直沒有得到的白月光。

離婚的事情,一直都是安樂兒心裡的一根刺,儘管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她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許霄漢。

可惜,她愛上的,只是許霄漢的皮囊還有名聲。

卻始終沒有弄懂許霄漢那一身醫者仁心的氣韻。

半年後,國內瘟疫遏制住了,但是有很多醫生埋在前線,再也沒回來。

這其中,就有中途加入救援隊伍的許霄漢。

他感染了瘟疫,卻因為藥材不多,不敢浪費,把屬於自己的劑量留給了一對兒年輕的夫妻。

梁卿月救治他的時候,這個男人終於敢把心聲吐露出來,即便他再也無法見到白月光。

許霄漢死了,消息傳回海港后,安樂兒徹底瘋狂了。

她不要命的哄抬葯價,有錢的人想活命,就得從她這裡高價買走藥品。

一大批藥品商人賺的盆滿缽滿,卻有更多的百姓枉死。

當你連病都治不起的時候,是不會怕死的。

一大批感染了瘟疫的病人衝進了安樂兒家裡,他們不需要葯,只去觸碰安樂兒。

果然,安樂兒感染了瘟疫,她去拿許霄漢的特效藥,卻發現現在製作藥品需要的藥材,她空間里已經沒有了。

而且因為她功德值不夠,空間即將關閉。

這個藥材空間,是大能算到後世有一劫難,所以特意留下來給救世主做幫手的。

安樂兒不是慈悲心腸的人,她配不上醫藥空間。

所以醫藥空間和她解除契約,選擇了一直奮鬥在前線的梁卿月。

梁卿月得到空間后,把所有目前能用得住藥材全部派送到全國各地。

瘟疫在短短一個月內徹底控制。

從那以後,這個世界再也沒出現過藥材匱乏的情況,因為有一個大善人,她無償贈送給有需要的人草藥。

人人都可以治病,世界幸福值大大提升。

而最不幸福的人就是安樂兒了。

她是這本書的主角,但是主線劇情到她和許霄漢結婚就結束了。

後續發展的出乎意料,因為作者寫的時候,設定就是草藥很貴,主角擁有草藥,所以就會有很多錢。

安樂兒最後死在精神病院里,聽說她瘟疫治好了,最後卻被折磨瘋了。

她時候,世界倒轉輪迴。

只不過這一次,她好像帶著記憶回來了……

天道沒想到會這樣,所以在一笑和208進入世界后,把上個輪迴的劇情都給了他們。

這就是說,他們遇見的主角,是復活過兩次的。

第一次是她慘死街頭后被醫藥空間復活,第二次是她死在精神病院后,復活在她慘死在街頭的時候。

聽起來有點拗口。

反正就是,這個主角帶著恨意回來的。

她肯定非常恨搶走了她丈夫和空間的梁卿月。

一笑咂舌,這次的情況很不妙啊……

她要是說遇見女主了,會不會被女主分屍啊!

「宿主不要怕,我會保護你!」208拍拍自己的胸脯。

「快,快給我找個傀儡替身!」

一笑就知道,他哪有那個責任心保護她,還不是想出來乾飯。

這個世界稀缺藥材,似乎跟寵物沒什麼關係。

但其實家家戶戶都會養寵物。

原身養父母死的早,她現在被戲院的老藝人收留,住在老藝人家裡。

老藝人很窮,所以沒養寵物。

一笑從記憶里找了找,把替身人偶捏成貓的形狀,然後變出真身。 李安安冷聲問「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