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成想少女捧著他的臉,鋪天蓋地的吻落了下來——

倏然,他扣著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低喃一聲:「雲舒,這可是你自找的!」「好點了嗎?」

古華皇朝的小公主輕聲開口詢問,她聲音平靜,不過絕美的臉頰上此時卻是有著幾縷疑惑之色。

「多謝公主殿下。」

江浩站了起來,對她施禮感謝,也不知這小公主修鍊了什麼經文,居然能這樣助人恢復神魂之力。

旁邊秦瑩瑩美目看了看古華皇朝的小公主,眼裡閃過一

《元始古尊》第兩百五十五章真龍的後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年1月29日,第5周,星期一。

「叮!黑暗的力量正在碎空之地,本周所有黑暗生物的產量翻倍。」

一大早,顧宇就被系統的提示音驚醒。

他連忙打開系統面板,發現這一周有個特殊的名稱,叫做黑暗之周。

看了說明之後,他頓時樂了。

別的種族他不知道,但暗空族可是黑暗系的親兒子,個個都是黑暗親和體質。

既然黑暗生物的產量翻倍,那是不是暗空城的兵種也產量翻倍了?

顧宇立刻行動,開始招募兵種,城市的能量晶體在飛快的減少。

首先被招募的是暗黑毒眼,在招募出8名之後,果然還可以繼續,一直招募完16隻后,毒眼之柱才不再產生兵種。

顧宇大喜,隨即開始招募刀鋒蜘蛛,一口氣把刀蛛深巢里的16隻刀鋒蜘蛛,全部招完。

然後,他本來狂熱的大腦可以冷卻,激動的情緒迅速平復。

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冷靜,並不是顧宇的個人修養有多深,而是暗空之城的能量晶體不多了。

16隻暗黑毒眼,花費12800單位,16隻刀鋒蜘蛛,花費9600單位,光是把這兩大兵種招募完,就用掉了22400單位的能量晶體。

上周顧宇和艾杰特的大掃蕩,的確給暗空之城搜颳了一大筆財富,本來是足夠這周的招募兵種和城市大建築。

但現在兵種數量翻倍,也就意味着招募費用翻倍,這下暗空城的能量晶體就不夠了。

顧宇仔細算了算,缺口不算大,還差了15000左右。

現在暗空之城每天自動轉化2000單位能量晶體,還有兩座能量礦,每天也差不多收入2000單位,這樣一天自然收入就有4000單位。

哪怕他沒有其他收入,周五的時候,也夠錢把兵種全部招募出來。

不過,究竟應該先招募哪個兵種呢?感覺哪個都捨不得放棄啊!

顧宇正在頭疼,梅寧華和柳青從外面走了進來。

「暗空之城這周的可招募兵種,數量有沒有翻倍?」梅寧華直接問道。

「嗯,的確增加了一倍,不過……」顧宇露出苦笑。

「還差多少?」梅寧華霸氣側漏,富貴逼人。

「只差15000單位,再過兩天肯定能湊夠,不用動交易市場的本金。」顧宇卻皺了下眉頭,並沒有太興奮。

他當然記得市場里還有20000的運作資金,但如果抽調太多,影響了交易收入,得不償失。

「叮!柳青存入倉庫15000單位能量晶體。」

顧宇的大局觀還沒發揮完,就聽見一聲提示音響起,他吃驚的看向柳青。

「看什麼看,這是老娘的私房錢,暫時借給你,要還的!」柳青傲嬌的說道,一瞬間魅力值+10000。

「謝了,你放心,我三天內肯定還你,再給你10%的利息。」顧宇盯着柳青紅撲撲的俏臉,信誓旦旦道。

「利息就不用了,你快點把人招出來,我的鐵匠工坊還等著用呢。」柳青大方的擺擺手,富貴再逼人。

「顧大哥,我們既然加入暗空之城,那就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你不用跟我們見外。」梅寧華也微笑着說道。

「行,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顧宇嘿嘿一笑,也不再客氣。

他知道梅寧華和柳青這麼鼎力支持,並不單純因為她們暗空族的身份,更主要的看到了暗空族的潛力,看到了報仇的希望。

上周暗空之城的一系列表現,讓她們堅定了信心,這才決定追加投資,和暗空城綁在了一起。

顧宇心知肚明,也願意在實力允許的情況下,為她們報仇,在這一點上,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有了錢,他不再猶豫,一口氣把剩餘的兵種全部招募出來。

隨後,顧宇帶着梅寧華、柳青和艾杰特,又叫上了斯旺,一同在訓練場閱兵。

由於人數實在太多,城中的訓練場雖然經過了擴建,但還是容不下那麼多人,因此顧宇讓各大兵種分批入場。

首先入場的就是32隻暗黑毒眼,每一隻都有八條修長的觸手,兩百多條腿在地面行走,硬生生給他們走出上百人的氣勢。

其中16隻新招募的是青銅七階,而老的都升到了青銅八階以上,最強是六隻九階的。

看見自己的王牌部隊,老艾也是與有榮焉,臉上露出了笑容。

跟在暗黑毒眼後面,進入訓練場的是卡布基洛和摩卡帶領的兩大兵種。

儘管得到了翻倍的補充,藍魔首領也只有29名,夜空巨狼46頭,這兩支兵種每次大戰都是沖在第一線,因此數量一直上不去。

做為跟隨顧宇最早的兩支兵種,雖然目前漸漸退居二線,但一些老兵的實力還是不弱的。

卡布基洛和摩卡都是青銅六階,雙人組合后戰力達到青銅七階,其他老兵中青銅四五階的也不少,整體實力排在中游水準。

看着昂首挺胸的卡布基洛和摩卡,顧宇心中有點發酸,他暗暗決定,以後大戰一定盡量避免這兩族的戰損。

這三支兵種離開后,密密麻麻的刀鋒蜘蛛開始入場。

這些體型巨大的傢伙,很快就把整座訓練場擠的滿滿當當,那數不清的刀鋒般的節肢,看上去十分的危險。

加上剛剛招募的16隻,現在刀鋒蜘蛛一族已經有196隻,這還不算女王黑鳳梨新產下的幾十隻蜘蛛卵。

白銀一階的黑鳳梨,體型足有十米長,兩米高,渾身長著堅硬的骨甲,氣勢逼人。

青銅八階的黑菠蘿,體型也有六七米,可走在她身後,就像一個小不點,畏畏縮縮,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在他們身周,有六隻青銅七階的刀鋒蜘蛛跟隨,這些不僅是黑鳳梨的近衛隊,還是她的後宮團,黑菠蘿的競爭者。

在他們後面,就是大量的青銅中階刀鋒蜘蛛,四五六階的都有,實力強悍。

刀鋒蜘蛛一族,如今是暗空族裏最強的一支兵種,又能打又能生,註定是未來戰場上的主力兵團。

等到黑鳳梨領着她的手下撤走後,半空中飛來一大片紅色的雲朵,64隻夜魔組成整齊的方陣,出現在訓練場的上空。

和他們同時出現的,還有76名暗影部隊,走在最前方的是12名身手詭秘的影舞,後面是64名影刺。 「皇上息怒,璃王是臣,皇上是君,他哪敢越過皇上您去。而且,聽聞他的那一雙孩兒,都身帶劇毒,恐怕養不活,皇上何需為這種人生氣?」徐公公忙道。

「你說得也是,不過那孩子到底有沒有問題,朕還需派人多番打探才行。」

「皇上,等他們辦百日宴那天,皇上可以叫皇後娘娘前去打探,定能知道璃王的孩子到底有無問題。」徐公公不適時機的替皇后說話。

弘元帝點頭,「好,這件事,就交給皇後去辦。」

他說完,森冷的眯起眼睛,他這次派楚玄辰去治水,本想藉機打壓他。

沒想到,這楚玄辰和雲若月那麼厲害,竟解決了困擾江州千年的難題。

這次讓楚玄辰收穫了不少民心,百姓們對他感恩戴德,十分崇拜,還有人想為他立碑記功。

楚玄辰此次揚名立萬、風頭無兩,民心已經超過他這個皇帝,他恨不得將他除之而後快!

上完早朝後,楚玄辰去看望了太后。

太后的病早已好全,她現在精神矍鑠,能吃能睡,又恢復了以前那康健的樣子。

只是她一聽說雲若月的孩子生來就帶有劇毒,就是一臉的憂心。

一看到楚玄辰進來請安,太后忙問,「玄辰,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月兒的孩子真的出生就自帶胎毒?如果這樣,你們要怎麼辦呀?」

玄辰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對龍鳳胎,是天大的福氣,沒想到卻變成這樣。

楚玄辰看了四周一眼,太后忙把四周的丫鬟都遣了下去。

等閑雜人等全離開,楚玄辰才道:「皇祖母無須憂心,其實南風和星兒很好,很健康。不過為了他們的安全,孫兒只有這樣說。」

太后一聽這話,瞬間懂了,「玄辰,原來哀家的重孫們是健康的?那就太好了,這樣哀家就不擔心了。你們做得對,皇帝和皇后一向狼子野心,手段狠辣,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們的孩子很健康,他們一定會暗下黑手。與其那樣,不如就這麼說,才能保孩子們平安。」

楚玄辰點頭,「皇祖母,等月兒出了月子,孫兒會讓她帶孩子們來看您。」

「好,你知道嗎?哀家昨晚聽到月兒生了龍鳳胎,高興得多吃了半碗飯,結果後面又聽說南風和星兒身中劇毒,哀家便擔憂得一夜未睡。幸好孩子們沒事,這樣哀家也能睡個安穩覺了。」太后高興道。

說完,她把雪嬤嬤召了進來,「雪嬤嬤,快去把哀家給南風和星兒準備的東西拿出來,哀家要賞賜給玄辰。」

「是,太后。」

雪嬤嬤笑着說完,便指揮宮人去抬東西。

很快,宮人們抬了好幾箱寶貝出來,等她們打開箱子,楚玄辰就看到裏面是一錠錠金燦燦的金子,他不由得一愣,「皇祖母,你這是?」

「哀家以前說過,無論是誰,只要能為哀家生下重孫。生一個獎勵五萬兩,月兒一下子生了兩個,哀家的獎勵當然要翻倍。這些金子是哀家給孩子們的見面禮,你快叫人抬回去吧。」太后笑道。 沈安安依舊洋溢笑容,並未有絲毫的慌亂以及不悅。

「曹伯伯難道聽不出來,我已經很溫和的在和您講話了嗎?」話中帶著幾分輕謾,幾分威脅,更多的卻是完全與年齡不符的氣場。

曹志鴻虎眼一瞪,問道,「你的意思是,你這還是在忍著呢?沈總,您女兒小小年紀就如此囂張,倒還真像風雲街的人才會有的做派!」

這話都不帶拐彎的直接諷刺,足可見曹志鴻在這董事會裡已經囂張到何種程度。

一旁一直旁觀沒有說話的白秉生,斯文一笑,勸解道,「曹兄息怒,安安這丫頭向來是這個脾氣,不過貴在性子直爽,不藏著掖著,咱們做長輩的何必跟年輕人一般計較?」

「老白,你別裝好人,這麼大一個沈氏集團以後要交給這麼一個丫頭,我就不信你能放心?」曹志鴻切了一聲。

白秉生依舊滿面笑容,溫文爾雅的模樣,「安安還年輕,需要慢慢歷練,想想咱們二十歲的時候能夠站在這麼多人面前,面對一幫老傢伙還能如此不卑不亢的說話,這就已經有大將風範了!」

沈安安微微一笑,「多謝白伯伯!」

白秉生笑言,「怎麼叫白伯伯,你也應該跟若琳一樣,叫我一聲舅舅才對!」

沈安安心中暗道,白秉生這人心思深沉,整個一個笑面虎,比之曹志鴻那樣的草包可難對付的多。

如今坐在這裡笑呵呵的打圓場,卻不知道背後藏著什麼鋒刀利刃。

沈安安瀲灧的笑意不減,可眼底卻多出了幾分疏冷,「不是我不想叫,只是會惹得若琳不高興,又何必呢?我覺得叫白伯伯挺好的,咱們各論各的,您不會介意吧?」

白秉生長眼閃過精光,繼而笑道,「當然不介意,若琳比你小,驕縱慣了,自然不如你這般懂事,大氣,我也願意你們這群孩子長大了,個個都能獨當一面!」

「借您吉言,希望您還有各位叔叔伯伯放心,雖說沈家第三代都是女孩,可這血液里流的還是沈家人的血,自然不會做甘於人后,被人保護的溫室花朵!」

沈安安說這些時,帶著幾分倨傲,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模樣。

這樣的她,可能會顯得狂妄,更甚至不自量力,而這正是她想讓大家看到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