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們的比賽在navi之後,準備就緒之後實在是等的不耐煩了,於是他就跑到了前面進行觀賽。

誰曾想,居然讓他看到這麼具有視覺衝擊性的一幕。

作為今年top20裡面的選手,他擁有非常頂尖的個人能力,所以他相比於觀眾,他更知道剛才那個操作有多麼誇張。

求求你做個人好吧!

niko一想到他們就算出線也要和navi打,頭就開始痛起來了。

ence對戰室,眾人的失落和懊惱已經充分的表現出來。

allu用手將自己的眼睛遮住,彷彿不想面對他們打得這個對局。

幾名小將更是把難過都掛在了臉上。

整體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ence教練看情況不對勁,也趕緊喊上了一個暫停,來讓隊伍調整一下心態。

可是對於csgo來說,強隊與弱隊的差距到底是在哪裡?

在一場比賽的發揮嗎?

還是在紙面上5名選手的個人能力?

亦或者是隊伍掌握的那些新奇的戰術?

這些或許都有,但最重要的是,5名選手能夠產生的化學反應,以及選手的比賽經驗。

選手們之前產生的化學反應,能夠保證這一支隊伍的上限所在。

而他們擁有的比賽經驗,則是能夠讓他們擁有一個最低的下限。

ence作為一支黑馬隊伍,除了allu一個人一直是在一線隊混跡,其他人在一線這個水平中都屬於新人。

他們對於比賽的處理,還是對於負面情緒的調整,都要不如這些經驗老道的選手。

現在面臨這樣一個極度打擊人的翻盤,他們的心態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腦海中也產生了很多雜亂的想法。

負面情緒開始滋生。

……

短暫的暫停時間很快就過去了,ence也必須重新進入比賽。

事實證明,在這麼短暫的時間中,他們沒有辦法能夠將自己的情緒調整到位。

navi經過那一回合的勝利,整體士氣也呈直線上漲。

ence的防線,在這種攻勢之下,脆弱地就像是紙糊的城牆,一戳就破。

navi也開始了連續追分模式。

在芬蘭粉絲心痛的目光中,第15回合已經來臨。

而現在場上的比分,甚至還是11:3.

navi大比分領先!

看著出生點位又是靠近b區的,蘇醒真的忍不住吐槽道:「這v社,就天天給我們刷些rushb的身位,我們是那種rush的人嗎?」

「我們剛練了幾手爆搶a大,他就不讓我們玩,就離譜。」

「沒事,反正我們現在是優勢,ence這幫傢伙,我算是發現了,他們每一局都要搶a大,最主要原因就是遠距離對槍太軟了,他們不想要放a大和我們打中遠距離,不然s1mple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殘忍。」nafany接話。

「打不了a大我們就繼續玩我們a小一波流的絕活,反正現在經濟都可以,等會記得留三顆煙就好了。」

nafany簡單地交代了一下戰術,眾人開始出發。

蘇醒身位離a大實在是太遠了,所以也沒有強行過去控。

而是和電子哥一起來到了b二層,兩人架了一會槍之後,從s1mple那裡等到了中路安全的信息之後,蘇醒才用一個旋轉跳進入b一層,依舊是老一套的動作。

雖然沒有什麼技術含量,但勝在有效。

nafany面對ct丟的a門火,沒有過多猶豫,直接用煙滅火,對ence的a大進行拖延威懾。

給這顆煙的最主要原因還是上一回合ence一名隊員突然從a門壓了出來,抓了navi一個措手不及,將navi打入了殘局模式。

好在最後打殘局的s1mple頂住了壓力,讓ence想要重新拿分的想法再一次落空。

第一時間雙方都進行了簡單的道具交換。

navi知道ence不喜歡控中路,所以第二時間依舊是用一顆火燒近點,一顆煙封警家,再用閃光將人給送進去。

確定中路沒人看之後,navi幾人這才回到a小。

蘇醒和電子哥又一次給觀眾們演示了一波runboost絕技,用加速跳過了a小,防止a小狙擊位有人架槍。

「navi現在整體都謹慎了一點,自從他們被a小打了一次,他們就再也沒有對ence的a小放鬆過警惕,所有操作都打得非常合理,而ence這一回合經濟並不是很多,不足以支撐allu用狙擊槍,所有這個擔心顯得有點多餘。」玩機器依舊是非常認真地將自己看到的東西講解出來。

「但是ence這一回合沒有大狙,又怎麼來應對navi小道一波流呢,要知道navi的小道一波流,以快速和效率出名,如果你無法將navi快速擊殺,那麼這一回合ence就要進入殘局了。」

「而navi的殘局,顯然不是那麼好接的。」

「閑話說多了,我們來看場上,電子哥交了一顆小道的過點煙,但是navi幾人卻並沒有後續動作,只是靜靜地在架煙,看來他們想要給ence一個錯誤的信息,之後騙掉a區一個人走再進行爆彈。」

a小ence的反應也很快,直接給上了一顆過點煙旁邊的火。

如果這個時候navi是真打,那麼這顆火會讓navi的抱團變得鬆散,會產生進退兩難的效果。

而且他們的動作不僅僅止步於此。

他們也知道自己沒有大狙,很難去對於navi的爆彈速推進行防守,所以在allu的架槍幫忙之下。

xseven選擇靜步往前推進,想要混到a小過點煙裡面,抓navi爆彈的timing。

「xseven想要貼到a小過點煙裡面,但是電子哥和蘇醒一直在架這個煙霧邊緣,看到影子的瞬間,直接給他掃死。

navi的提速也立馬開始,警家復活點的隔斷煙,電子哥和nafany雙雙跳了下去,a包點的壓力直接拉滿了!

allu這下就要被兩個角度進行包抄,只能龜縮在包點等待a大的隊友幫忙。

nafany有點太急了,他忘記了a大還有人,直接被偷掉背身,電子哥這下也有點左右為難了,因為不知道斜坡的情況,他也不敢隨便亂拉。」

navi的進攻陷入了一瞬間的僵直。

電子哥在下面位置被鎖死,只能由上方的大部隊進行進攻了。

蘇醒往前推進,預瞄死死地架著包點的二箱出。

allu聽到腳步想要探頭打一個出其不意,拖延時間。

可是頭皮剛剛漏出,就被打掉。

這一下ence的a區直接失守。

ence回防的人已經來得到了警家復活點,等待煙霧散去,小李子自己往前推了一顆自保煙,想要給自己流出活動空間。

可他打得太亂,也太急了。

犯了最低級的錯誤,沒有搜點,電子哥在雙架上a小的位置進行架槍,抓住一個側身,輕鬆拿到擊殺。

在a大的aeria使用著一把法瑪斯在對包點進行不停地點射,企圖將人數劣勢先打回一點,畢竟這一回合是上半場的最終局,無法進行保槍。

可是就算他一梭子子彈點完了,都沒有拿到任何的傷害。

甚至在後撤換彈時沒有掩體,被衝出來的蘇醒掃射帶走。

隨著一聲大狙的槍響,回防到了沙地的sergej也被擊殺。

畫面定格,上半場結束。

ence已經崩了!

7017k 「我可沒有你這個姑奶奶。」李固微笑著說道。

來人便是上官鳳汐,只是她現在易容的模樣卻是文妙仙子武曌。

「沐先生,現在我想我們可以走出這個鬼門關了吧。」李固微笑著說道。

沐天涯沒想到自己是在等人,而李固竟然也是在等人。雖然不清楚這個貌美的女子到底是什麼來路,但是丑頭陀他卻是知道的,就算是現在留在鬼門關里的所有人面對他,恐怕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沐天涯聽到李固的話,心中不禁有些懊惱。他有點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鬼門關雖然離長安城很近,但是卻在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如果沒有人指引的話,就是在這附近轉上十年,也找不到鬼門關的入口。除了在鬼門關口的查崗守衛之外,他們總共布下了十九處暗哨,彼此之間通過特殊的暗號聯絡。

然而這兩個人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闖進了鬼門關。

沐天涯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卻向丑頭陀繼續問道:「在下想知道,兩位是怎樣闖進鬼門關的。」

「沐先生,這個問題或者我能夠回答你。」李固說道。

「老夫願聞其詳。」

「沐先生可還記得在下去天意賭坊、人定賭坊、地勝賭坊賭了三把?」李固說道。

「記得。」這不過是昨天剛剛發生的事情。沐天涯對李固的舉動感到十分奇怪,但是卻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你也知道,三大禁地向來同氣連枝,而且我們彼此之間有著特殊的聯絡方式。」李固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三個賭館的人有三大禁地的人?」沐天涯震驚的說道。這三家賭館是沐天涯親手建起來的,而且這裡的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血雨樓的殺手,他原本以為這三家賭館不會存在任何的問題,但是沒想到這三家賭館中卻還有三大禁地的暗樁。

「當然沒有。」李固微笑的看著沐天涯,繼續說道:「我想這三家賭館是沐先生親自掌管的,恐怕連一個蒼蠅都滲透不進去。」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沐天涯問道。

「我到這三家賭館賭錢,當然是為了攪亂你們的判斷。我想你們這三家賭館的所有服務人員都已經換過了吧。」李固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根本沒有必要。不知道沐天涯先生聽沒聽說海東青這種動物?」

「海東青?」沐天涯當然聽過海東青,但是他不知道李固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藥王谷有一種的特殊的訓練方法,能夠將海東青訓練成信鴿一樣進行信息的傳遞。」李固說道。

「你是說,你們是通過海東青進行的傳遞信息?」沐天涯說道。但是他還是有點想不明白,丑頭陀和這女子是怎麼闖過血雨樓設下的十九處暗哨的。就算他們知道了鬼門關的實際所在,可是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到鬼門關里,恐怕根本不可能。

「沐先生也許不知道,我的眼睛一向很好,而且記性也好。」李固微笑著看著沐天涯,解釋道:「你們設在鬼門關外的十九處暗哨,我都詳細的畫了下來。我發現並非只有一條路可以進入鬼門關。他們就是從另一條路進來的。」

「那條路?」

李固指了指鬼門關背靠的那座大山。鬼門關這個地方實際是被三座山圍起來的一個峽谷,只有一條狹窄的道路可通,因此鬼門關的人會在這條路上布下了十九處暗哨。但實際上,人們是可以從另外兩邊的山上翻過來的,只是這個山的高度太高,會讓人望而生畏,而且很容易迷路。

「沒想到竟然是翻山過來的。」沐天涯嘆息道。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真的選擇翻山進來。

「沐先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李固微笑的問道。

沐天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就算他不願意,恐怕也攔阻不了他們。

就在李固轉身進入客棧的時候,卻聽見一人突然大聲一喝:「小子,不要太狂妄,吃我一戟。」

李固側頭一看,卻見一人手持一根霸王戟,劈頭蓋臉的就向他打了過來。李固抽出蝕日劍,反身一架,將這一戟擋住,卻感覺到手臂一陣酸麻。

來人正是蔣青。

「閣下是?」李固不認識蔣青,但是從他的戟法來看,恐怕是東方顯之外的另一個天階殺手。

「破軍戟,蔣青。」

「閣下是天階殺手?」李固說道。

「不錯。」

「跟東方顯比起來,恐怕還差著一籌。」李固微笑著說道:「難怪沐先生要等萬海生來。」

「小子,休要狂妄!」蔣青怒道。接著揮出一戟,這一戟具有睥睨天下的氣勢,即便是李固也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無窮的力量,彷彿天下盡在這一戟的掌握之下。

一戟破蒼穹,一戟掃千軍。

眼看這一戟就要在李固的頭上落下,只見李固將手中的蝕日劍一揮,卻沒看出他有什麼動作,便聽到碰撞聲響起,只見蔣青已經飛了出去。這一招是李固以劍作刀,使出是玄天寶典,乃是玄天寶典中的殺招。

蔣青紅著眼睛看著李固,他沒想到李固的這一劍竟然有著這麼大的力量,但這沒有消弭掉的他的鬥志,反而讓他更加鬥志昂揚。

蔣青將霸王戟舉過頭頂,接著便是一股冷冽的殺意在往周圍蔓延,如同深秋的勁風橫掃一切。他高喝一聲,這一戟便落了下來,徑直向李固打去。

柳澤恰巧從門口往外望去,卻被這戟風掃到。戟風如刀,割在身上火辣辣的疼。

李固看著蔣青的這一戟,也只是微微一笑,便將蝕日劍在身前畫了一個圈,使出蝕日九劍中的巨擘掩日,將蔣青的這一戟架住。

蔣青往後一退,他在李固的那一劍中感受到了危險的味道。作為一個天階殺手,對危險向來都有著精準的嗅覺。這是他們經過十幾年的殺手經歷磨練出來的,如果沒有對危險的嗅覺,恐怕他們早就已經死了。

殺手是從來都是最短命的職業,沒有人能夠比殺手死的更快。要想活得久,就要靠對危險的嗅覺。

李固的這一劍,雖然是防禦的招式,但是蘊含著蝕日九劍的殺意。

蔣青知道自己可能碰上了硬茬子,他低估了李固,更重要的是他低估了東方顯。蔣青此刻只能上前,這是殺手的無奈,只要後退便是死亡。蔣青舉起霸王戟向著李固打去。這一戟彷彿是從天外而來,帶著橫掃一切的意志。

這一戟凌冽的殺意,讓周圍的所有人都感到渾身發冷,好像這一戟隨時會落在他們的身上。

李固將劍往前一指,卻將手腕一抖,只見劍尖兒幻出七道劍花,迎向這橫掃而來的一戟。蔣青的霸王戟向天空拋去,倒插在地上,而他卻倒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