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合圈中部區域。炑林等四人行走於此,只不過周圍不再靚麗,而是毒氣瀰漫,綠色粘稠物緩緩滴答著,並且散發着惡臭。

「嘔……」

胡列娜作嘔一聲,看着這些粘稠物,臉色難看且嫌棄地道:「哇,炑林,這些都是什麼啊?還有這味道,好臭、好噁心啊!」

「咳咳…這味道,確實有點難聞。」炑林輕咳著,道。

「兩位殿下,此處毒氣瀰漫,不宜久留。」鬼魅微皺着眉,道。

「無妨。」炑林淡淡的道。

隨後拿出一朵紫花,其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瑩剔透,花蕊是淡紫色的,就像一顆顆紫色的鑽石鑲嵌在那裏,道:「此花名為幽香綺羅仙品,可以隔絕方圓三米內的毒氣,乃百毒剋星。不過……」

說到此,炑林沉吟著,然後胡列娜連忙問道:「不過什麼?怎麼不說下去了?」

炑林不言,五秒后快速收起幽香綺羅仙品,微笑道:「不過就是會招來很多厲害的魂獸。現在的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聞言,月關以及鬼魅哭笑不得,道:「五頭一萬年到三萬年的魂獸,聖子殿下,你這招早點用不就好了,還要辛苦的繼續深入混合圈。」

。 銀色劍芒不停出現,然而龐沂南卻一直不曾現出身形。

半空中的金色巨劍,經過無邊的劍氣湧入,其散發出的威勢愈發強盛,而一道道銀色的劍芒還在不停的出現。

李長老感受到金色巨劍的威勢,心思一動,正此時,又一道銀芒從虛空出現,直奔他小腹而來。

李長老突然撤回了正在與第一道劍芒對峙的佩劍,那道劍芒沒有了與之對峙的敵手,猛然顫鳴一聲,緊隨其後跟著李長老的佩劍而去。

此舉正合李長老心意,佩劍回到他的手中,兩道劍芒也幾乎同時到達。

李長老猛然一豎手中長劍,衝天而起,裹挾著無邊劍氣與威勢,向著半空中的金色巨劍而去。

另外兩道劍芒緊隨其後,也跟在他的身後一同衝去。

李長老存的好打算。既然我打碎一個,就給你這金色巨劍增加威能,那剩下這兩個我就留下它們,並且還要借用它們的力量,用來擊碎你的金色巨劍。

李長老臉上掛著冷笑,心中的如意算盤打的叮噹直響。

但是龐沂南能這麼輕鬆就讓他得逞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龐沂南在李長老召回長劍之時就已經發現了端倪,不過他並沒有當時就現身,而是又耐心的等待了一會。

在看到李長老快要接近空中的金色巨劍之後,龐沂南才從虛空之中現出身形。

剛一出現的瞬間,龐沂南便將手中的銀星拋擲半空,而後一指不帶煙火氣的點出。

黑色的劍身如同夜空一般,而點綴其上的銀色光點便如同銀河一般,洶湧流動。

轉瞬之間,夜空星河便湧入了半空的金色巨劍,流淌於金色的光芒之中,便如晝夜交錯一般,有一種別樣的美麗。

銀星劍的速度要比李長老快上很多,后發先至。

在李長老略帶疑惑的眼神中,金色巨劍猛然金光大放,而且其中還參雜著銀芒與一種純粹到極致的黑。

就在銀星剛一進去空中的金色巨劍之時,一股撼天動地的波動猛然爆發而出,竟然震的方圓千里的大地、山脈、樹木都在搖動,而後開裂、倒塌、斷裂!

連劍勢領域都阻擋不住這股波動。

虛空竟然也承受不住這股波動,在寸寸開裂!一圈一圈的黑色圓形洞口顯露在現實世界當中,從其內瀰漫出陣陣詭異的力量波動。

雲雄與李長老眼中盡皆露出了恐懼!這等威勢,怎麼可能是人力能施展出來的?!

大長老張了張嘴,想要阻攔一下龐沂南,但是卻不知怎麼說。

他雖然對龐沂南有信心,但是也沒想到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那個孩子,如今已經擁有了這般實力!

而且,龐沂南之所以會用出這般手段,也是因為被雲雄幾人逼迫至此。若是自己此時開口阻止他的話,恐怕會讓其心裡不舒服。

大長老輕輕嘆了口氣,飛速的撤離了這裡:「也罷,就讓沂南好好發泄一下吧。」

另一邊的洛羽,早在龐沂南現身之前。就已經得到了自家師弟的傳音。

所以這時的她一邊極速向著白伊等人的所在而去,一邊朗聲開口說話。雖然此時形式緊張,但是其聲音卻依舊清冷:「眾弟子速速退到伊姐與無雲姐姐身邊,防止受傷。」

而白伊與鶴無雲已經開始行動,一邊護著眾弟子後退,一邊出手穩固自身五丈之內的虛空穩定。

這二位妖仙,此時雖然在不斷的出手,但是並不慌亂,並且眼中還帶著欣喜。

欣喜的是,龐沂南的實力竟然這般強橫。那柄懸浮於空中的金色巨劍依舊在不停的散發強悍的波動,即使是她們,也能從其上感受到一絲絲的壓迫感。

此時此刻,空中的金色巨劍彷彿在蓄力一般,一陣輕輕的抖動,帶起了已經狂暴的無形劍氣。

龐沂南此時在維持著劍勢領域,並且加持在金色巨劍之上。

他並不急著出手,因為這攻擊一旦落下,那麼就連他也不知道會有多大的威力!

他心裡在猶豫,最起碼這方圓千里的土地、洞府、都會被毀掉。

至於其中的生靈,若非實力極為強橫,恐怕也會身死道消。

正在這時,只見遠處有十幾道顏色各異的流光,飛速從四面八方飛來。

不過眨眼間。便已經來到百丈之外。

只見在最前方的兩道遁光一斂,現出了三個人影,赫然是仙林宗的掌門——周通,長老——魏英,以及天驕弟子——林奇。

在其右側稍後一點的,則是魂鳳宗的六位長老,以及天驕弟子——鳳舞。

其左側稍後一點的,正是水雲宗的幾位長老,還有水丞這位天驕弟子。

這些人,無不是被這股撼天動地的氣息驚動。

甚至於,仙林宗的掌門都以為是,自家宗門的仙人老祖突然出世,從而引發的異像。

所以趕緊來此查看,防止造成什麼不必要的損失。

而另外兩家則是純純的好奇,想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然而,行至一半之時,林奇突然想起,在這面做客的,好像是玄劍宗的四位長老。

隨之。林奇便猜測,這股波動應當與龐沂南有關!

另外兩家的天驕,也是同樣的猜測。

「龐沂南……」

一時間,這個名字開始頻繁的出現在頂級大宗的高層嘴裡,並且對其好奇不已。

因為據自家宗門弟子所說,路上遭遇妖獸群之時,也是這個龐沂南。

其竟然施展出了傳說中的天劍之眼,並且成功的釋放出了劍勢領域,帶領玄劍宗的眾多金丹境劍修殺妖無數!

來到這裡之後,距離那柄金色的巨劍近了之後,眾多渡劫期的長老,都不由得發出驚嘆之聲!心中再一次對劍道宗師這個境界,提高了威脅。

近距離感受這股威勢,竟然讓他們都升起了陣陣的恐懼之意,彷彿這柄巨劍困下之時,就是他們隕落之時。

而三位天驕的感觸更甚!

「這就是劍道宗師嗎……看來我還是太小看於他了。」

水丞的臉色,蒼白、畏懼之中,還有些絲毫不加掩飾的羨慕。

鳳舞酒紅色的雙眸之中,閃過詭異的光彩,於這種時候竟然笑了起來,顛倒眾生。

林奇感受到這威勢,苦笑著看了一眼周通旁邊的魏英,感嘆了一句。

「劍道宗師啊,當真是可以橫壓天下所有天驕,唯我獨尊。」

………… 這一刻,整個人王殿的眾將士,一聲聲發自內心的大喊聲,震撼着所有人的心靈。

殿主,他們的殿主回來了。

他們的殿主是他們最崇拜的人,最愛戴的人,是他們為之奮鬥,崇拜的存在。

隨着人王殿主的崛起,同樣帶動了人王殿的強悍。

遠古人王傳承。

當代人王。

正是因為人王的帶動,這才有了現在的成就,讓他們一個個勢力突飛猛進,踏入新的境界。

一步一天地。

所有人都為自己是人王殿的一員而自豪,所有人都在為自己是人王殿的人而高興。

這就是人王殿。

這就是現在的人王殿。

人王殿不拋棄,不放棄任何一個人!

任何人都不能征伐人王殿,犯我人王殿者,無論是誰,殺無赦,這一次四大宗門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鐵鈎勢力,魔羅勢力,懸門勢力,天空勢力,就是這樣,鐵鈎勢力,,魔羅勢力全軍覆滅,懸門勢力,天空勢力現在也成為歷史,他們離開沼澤叢林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勢力。

其中風無痕做的最徹底,埋葬了自己的義父和兄弟,就去了a組織。

當然他們不是投靠a組織,而是在a組織隱居,當起了富家翁的生活。

方舟了,回歸了大禪寺,選擇出家。

倒是魔羅,依然不死心,選擇了重建勢力,而且還收了一個弟子,這幾日來就要出發了。

而這一刻,整個人王殿,數百萬大軍,天王諸侯,都發自內心的對人王殿主的尊重。

特別是這一次大勝歸來,正是他的存在,鐵鈎勢力,魔羅勢力,懸門勢力,天空勢力,成為歷史,縱橫域外戰場有如何,背後有四大宗門存在又如何,要你滅亡,你就必須要滅亡。

沒有二話可說。

姜天一臉微笑的說道:「好了,大家的心意我都心領了,我姜天當然萬歲了,好了,好好的建立基地,恢復我們人王殿的威勢,這一次大勝之勢,再加上得到不少沼澤叢林的資源,大家更因為轉化成自己的勢力,提升個人戰力,這樣一來,我們人王殿才能夠徹底沒有任何一個勢力敢對付我們。」

「甚至包括a勢力。」

「對了,最近a勢力那邊可有什麼消息傳來。」姜天問道。

「有。」

諸葛連雲說道:「最近a組織倒也平靜,但是他們復仇者勢力的威爾卻消失了,據說是發現一處遺跡,是之前a組織所在的大陸上的一尊神所在的封印之地,我覺得而他們應該是打算屠神。」

「屠神,獲取神血,洗鍊自身,提升自己的勢力。」

「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踏入聖者境界,a組織這是對這一次的失敗不甘心啊,屠神,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嗎?」

屠神。

不錯,威爾此時就在屠神。

摩洛神再虛弱,但是他終究是神,這一次摩洛神到來五個人,冰人死了,紅坦剋死了,接下里就是鐵拳和妖刃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