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真是這麼想而且這麼做的,就連選擇動用「天地井字元」,煉化整個秘境,都是出於這個計劃。

嘶……腦補完的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問題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不是,沒能孕育成功。」吳秋丹搖頭。

「以整個秘境煉成的丹藥,那豈不是真能讓人起死回生?」我試探性問道。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死葯——秦三至少這句話說得中肯。」吳秋丹淡淡地教訓了我一句,這才解釋道,「此丹,能造天地。」

「如果將此丹煉入湖院之中,湖院天地內的規則便能無限趨於完整,從而演化成為一個新的方外。」

「如果我能早一步來,或有辦法助這枚天地丹成功孕育。

「當然,萬事無如果。而且,此舉成功的可能性本就渺茫。」

不愧是我的仙學妹,一如既往這麼豁達。

。 蕭羽願不願意出來?

這還得看他本人的心思。

「嗯?作詩嗎?」

「想要見我?」

蕭羽小聲的說道。

前面聽著徐陽,和眾人,將這一位玲瓏姑娘,吹得神乎其技。

這倒是引起了蕭羽的好奇心,此時,倒是也想見識一番。

可是,他來醉仙樓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履行當日的約定,來找平陽公主和李秀寧的。

當他得知平陽公主,竟然有婚約時,心中不由一陣失落。

「我就是作詩之人!」

「玲瓏姑娘要見我?」

「那正好,我也想見一見,這一位被世人稱讚的玲瓏姑娘,究竟長何模樣?」

「姑娘在前面帶路吧!」

「前面多有冒犯之處,還請海涵!」

蕭羽偏偏有禮的說道,一字一句,不失公子之風。

聽見蕭羽說的話,秋兒姑娘卻並不為所動,反而將目光看向旁邊的徐陽。

直到看見徐陽點點頭,真正的肯定了之後,這才笑著說道。

「還請公子跟我來!」

言罷,便在前面帶路。

蕭羽的離去,倒是讓李秀寧和平陽公主,生了好一陣悶氣。

「呸,天下的所有男人,就沒有一個是好男人!」

「一個個的,都是一樣的貨色!」

等到蕭羽走後,李秀寧忍不住抱怨道。

不過這倒是引起徐陽的一陣好奇。

「這位兄台,此話何解?」

「難道你們不是男人嗎?」

「這不是把自己也給罵進去了嗎?」

「而且蕭兄,真的是格外的不一般!」

「此時能夠進入六樓,與玲瓏姑娘一敘,這也是天賜機緣呀!」

「咱們做兄弟的,應該祝福才是!」

徐陽說道這裡的時候,露出了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可是,這一副表情,卻讓李秀寧,和平陽公主厭惡不已。

但兩人也不好說什麼。

畢竟,她們女扮男裝的事,現在還不能說出去。

蕭羽被玲瓏姑娘帶入到了六樓。

經過好一番檢查之後,才來到玲瓏姑娘的閣樓前。

也正是徐陽前面待在的地方。

「小姐,人已帶到。」

秋兒姑娘恭恭敬敬的,對著帘子後面的女子說道。

而蕭羽,此時卻是一陣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雕樑畫棟,美不堪言。

古色古香之氣,一進來,便感受到了。

而且,在這房間之中,掛滿了帘布。

一層疊一層的。

以他的實力,尚且看不清楚面前的女子,長何模樣。

更別說沒有一點武力值的徐陽了。

「想必,徐陽前面說,看見玲瓏姑娘曼妙的身姿,這隻不過是場面話罷了!」

蕭羽在心中想到。

「公子今天魁首的那首詩,是你所做嗎?」

耳朵邊傳來了清脆的聲音。

蕭羽微微抬頭一看,便知道這聲音來自於裡面。

「沒錯,這一首詩確實是我做的!」

「不過說起來,姑娘的閨房還真的是難進啊!」

「進出之際,竟然如此的麻煩,還要搜身,這可比皇宮嚴多了!」

蕭羽無心之舉,所說出來的話,當時讓簾后的女子,愣了一下。

「公子莫不是來自於皇宮,怪不得有如此詩詞天賦。」

玲瓏試探性問道。

蕭羽自然也明白玲瓏的試探,毫不客氣地說。

「我並不是來自於皇宮,我只不過去過皇宮而已!」

「不過我現在人已經來了,姑娘是否一見呢?」

「如果不能見的話,那我還是趁早回去吧!」

「我可不想對著一堆破布,浪費時間!」

。 要知道在如今的情況,根據這個沈建的本意來講,他本來想要帶着這些房家的武者們來到萬妖山脈的一處山洞當中進行力量,通過這次歷練才能夠讓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都能夠得到順利的提升,不過這時候一沈建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在這裏保護這些蘇家的武者,要知道他們這些書架的武者,雖然說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經驗都有了十足的提升,可以說通過這一次戰鬥,他們的作戰實力已經有了質的飛躍,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此時此刻在進行戰鬥的時候,同樣消耗掉了自己體內太多的力量,因此這時候他們的戰鬥力其實是減弱的。

除非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在沈建的引領之下修鍊一番,最起碼修鍊個三天五天,然後再足夠的彈藥進行補充的情況之下,才能夠真正的讓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得到順利的恢復,不過此時此刻的情況之下,讓他們這些人即便回到山東裏面進行修養恢復的也非常慢的,因為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他在進行作戰之後想要恢復成原來的狀態,那必須要有相應的單要的幅度才行,不過這時候的他們顯然根本就沒有他們的單要來進行輔助,因此啊,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一旦沒有裴元旦的幅度的話,他們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恢復的是非常的慢,而且在這時候一旦他們遇到危險的話,很可能他們這些人就會被一網打盡,每一個人根本就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在非常無奈之下,只能夠改變了他的作戰的戰略,這時候的沈建只想要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回到薊州學院,從薊州學院裏面會有相應的功法和武技以及丹藥的修鍊資源,幫助這些富家武者們恢復實力,要知道如果是以前的話,他們付家如果想要回到薊州商會那裏去和在薊州商會那裏獲得相應的要好和丹藥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當時蘇家和歐陽家族這兩大家族之間其實還並沒有真正的展開合作,而現如今他們的情況和那時候可以說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這時候再沈建的幫助之下,他們蘇家和薊州商會這兩個龐然大物之間已經舉行了充分的合作,在合作當中其中有一條重要的內容,那便是允許蘇家的武者們去外衣冀州商會那裏去進行修養,同時利用汽車商會裏面非常充足的丹藥來對他們這些人的身體進行補充,所以說這時候蘇家心中非常的興奮很高興,因為這件事情如果是在以前來講,他們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畢竟在以前三要對他們負價武者來講,可以說是非常珍貴的,他們蘇家的武者,只有獲得了相應的丹藥之後,才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真正的得到書力的提升,而現如今來講,他們這些富家武者們在當時並沒有和薊州商會之間進行充分的合作。因此這時候他們即便是這些度假的武者們,想要回到薊州商會那裏進行相應的修養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他們暑假的讀者們在這時候很可能必須要花費非常多的價錢,才能夠讓他們在這裏村服相應的藥草和丹藥,而這時候的情況之下,再沈建的幫助之下情況便有了一個非常大的力度,因為首先沈建自己便是一個煉丹師,而且沈建的煉丹實力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的武者,可以想像得到的,憑藉沈建的裂變實力,可是能夠煉製出極品丹藥的極品丹藥,在他們很多的武者心中,你連想都不敢想。

畢竟現如今在這個萬妖山脈當中,沈建的實力如今已經達到了非常強大的程度,而這時候一旦他將這個極品培元戰的事情傳出去的話,很可能他們這些所有的馮家的武者將矛頭都會對人,沈建或許對於魏家,那麼他們衛家必然會提神見底等非常多的戰鬥力,所以說沈建根本就不想將一些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他們。

而且此時此刻這個沈建終於帶領這些,顧家的武者們離開了這裏,甚至沒有絲毫的逗留,只想要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裏,因為他們心中十分的相信,一旦讓這些馮家的武者嗎知道了馮叢以及這一些房價武者被記,12個交易之後必然會勃然大怒,他們會。二話不說的就會帶領這些馮家的武者們,向這些附加的舞者們進行釘釘的攻擊,到了那時候神界心中十分的清楚,恐怕這些房價的工作沒真正將自己的底蘊爆發出來之後,尤其是他們將這100多名氣府境界的老傢伙爆發出來,來攻擊這些附加的畫,那麼沈建相信以現如今蘇家的能力,即便拼起命了,再抵擋也同樣是手無縛雞之力而已,到那時候他們失敗也依然會成為定局。

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沈建便帶領他們這些附加的武者們向萬妖山脈當中的那個薊州商會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只想快速的去的薊州商會一方面,他們自己也可以借出助薊州商會那裏的修鍊資源和要跑來讓自己的傷勢得到順利的提升,與此同時時間還長,能讓他們這些附加的物質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吞服到沈建所煉製的極品丹藥,要知道沈建現如今的行為經濟和作戰實力,可是達到了2階9段巔峰的程度,這樣的武者在萬妖山脈當中或許算不了什麼,畢竟萬象上班當中強大的要求太多了,不過在薊州城這個地方也完全算是一方高手了,陳建心中只是一個,其實完全清楚,現如今蘇家的這些武者們,如果讓這些蘇家武者的是,此刻再次吞服沈建所送給他們的極品培元丹來進行身體的休養的話,沈建相信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能夠再次得到順利的提升。

要知道這一次和沈建出來作戰的僅僅是不到10名蘇家的武者而已,而現如今還不到一天的功夫,再沈建的幫助之下,這些人便得到了生與死的磨練,得到了真正的血的力量,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在修鍊的時候根本就不如雞蛋,因為他們有沈建的面前,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知道會得到順利的提升。

而這時候當這個沈健帶着這些馮家武者們進行逃跑的時候,當然會看到很多的妖獸,不過這些妖獸的覺得了卻並不敢傷害他們,而是在看到他們這群人的殺氣都躲得遠遠的,而這種躲避的妖獸,不怕一些非常兇殘的銀狼的妖獸,即便是三階初期的妖獸在面對這個沈建的時候,同樣會感覺到非常的困難。

因此這時候沈建便帶領這些住家的捂著滿一個勁兒的往回跑,迅速的跑出萬妖山脈,他們才能夠真正的得到安全,現如今沈建體內丹田氣,海裏面,如今已經沒有了任何一絲的元力能量,因為他那個元力能量通通用來供養他的武魂九陽鵬王,不過讓沈建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武魂九陽鵬王對於元力能量的吞噬能力絲毫不比其他的那些元力弱,所以說這時候當這個神澗村服相應的丹藥之後,才能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得到實力的提升。

所以說這時候這個神界面開始,再次利用他自己的實力,迅速的帶着些蘇家武者們逃出生天神,現如今由於體內沒有足夠的元力能量進行支撐,以至於現在的沈建沒意思,害怕的時間都沒有他們知道,一旦他們此時此刻有着一丁點兒的猶豫,很可能就會遇到那些強大的妖獸,如果遇遇到那些血脈境界,僅僅處於一階或者二階,為什麼還算好一點?畢竟這個級別的武者們沈建還是認識的,並且沈建殺得了很多那個級別的妖獸,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神殿的實力已經比以前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蘇家的這些武者嗎?只是個都希望能夠真正的讓自己身體得到恢復。

在現如今他們這些作家武者們心中終於明白了過來,如今只有在沈建的帶領之下,才能夠讓這些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得到順利的提升,以至於他們整個家族的勢力都能夠提升上來,這樣一來沈建便可以藉助他們的力量去完成自己非常龐大的任務,有些事情如果讓沈建一個人單槍匹馬去做的話,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的,然而這時候的任何成見一旦叫了一幫人在進行相互支援的作戰的話,那麼很可能這次戰鬥對他來講非常的着迷,因為沈建以前雖然說經常玩各種動作,不過這時候的時間這樣的動作還是第1次看到。

不會說這時候的沈建被洗號看一看,如果他們這些在場的十幾名蘇家的者們,一旦在丹藥的幫助之下,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得到順利的提升的話,那麼這些蘇家武者們在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實力來鍛煉自己。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雖然說時間極為緊迫,不過他依然會提出小部分的,然後便開始進行鍛煉。

你們這時候其實無論是沈建還是說一些待產的,所有的富家子弟的,他們只是在心中可以說都是非常的勞累的,然後這時候他們第一強大實力的需求讓他們十幾個根本就忘記了勞累,因為一旦他們梳理下來的話,他們身上所彰顯出來的那種龐大的血腥味就會吸引一定的妖獸過來,而這些妖獸一旦對他們這些人發起致命的進攻的話,那麼首先相信憑藉他們這些人的修為經歷和作戰實力,這麼也就是擋不住的,因此這條路的前面對他們這些富家五整得他如此的不放心,在這兒然後這個沈建便開始再次從這個縫工具去這個馮濤,其實這個雖然說他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十分的強大,不過這時候他們其實並不是十分的謙虛,因為這時候他心中當然沒有呀,希望沈建能夠強大起來,只有沈建的實力和修為境界真正強大起來之後,才能夠幫助這些蘇家武者們在實力方面得到順利的提升,而現如今來講,肯定已經通過自己分享雷霆強勢的攻擊,講眼前這個競爭對手,直接殺死掉並且為妖獸。

因此這時候他們心裏非常的明白,高手是通過戰鬥打下來的,而現如今來講,這個如今卻帶領這些書架怎麼講,和這些房價武者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因此這樣一來,他們這些豬價的武者們只是此刻在作戰時顯然變得10分的被動,因為他們這些人心中十分的明白,只有真正的和審驗決議死戰之後,才真正的擁有和審驗正在談話的機會,而這些所有的英雄甚至連尊重沈建的一直都沒有,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馮家爐子們進門吸收一些修養,並且做一下鑒賞,已經不足為慮了。

不過這時候的陳建心中依然緊繃着一根弦,因為這時候他心中十分的清楚,如果一旦讓這些房價武者群組來的話,他們付家根本就不是馮家的對手,到那時候恐怕他們馮家真正的高手也會被神殿直接斬殺掉了,不過沈建在此時此刻雖然說一個字來攻擊這個狠勁兒,,甚至讓那些三階血脈力量的要求同樣退去三者,他們心中十分的清楚如今這個條件身上可帶着一股殺氣,也就是說呈現對象的對手,很可能便帶有了孤獨的傷心,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今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如果一旦天他們這些房家武者進行作戰的話,那些修為境界在三階之內的房價武者,根本就沒有任何一次活命的機會,這樣一來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的話,那麼氣氛必然會遭受到對別人的同意的違約,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因為沈建在這個時候的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帶着這些蘇家武者們逃出升天,不要被這些房價的高手或者那些不可一世的要求直接估計要確保他們的馮家武者的安全。。 秦楓同時與玄幽等四人交戰,而玄幽等人也同時與多人交手,相互攻伐,頗為混亂,也極為危險。

其他人也皆如此,七彩花仙再度聯手出擊,七人合力,堪比靈尊,又有花海棠、夜霓裳與蝶舞三人相助,花蝶谷的實力不弱。

陳逸浮此時捨棄了秦楓,瞄準了蝶舞,試圖吞噬她的靈魂。

魔骨宗在失去了古躍然之後,陳逸浮獨挑大樑,顯得弱了些,另一名較強的靈宗也在之前一戰中被秦楓斬殺,此時跟隨在陳逸浮身旁的只有一名中級靈宗,已是魔骨宗僅次於陳逸浮的天驕了。

其他幾個勢力相對好些,但經過魔仙山脈九十多日的拼殺,也折損了一些天驕,雖然剩下的大多修為暴漲,可人數已不能與當初相比。

祿敏與祿千秋聯手出擊,迎上了蔡天陽,後者盯着了擁有小陰陽靈體的祿千秋,試圖將之擊殺,獲取小陰陽之力。

洪天明與洪採薇則是被花海棠與夜霓裳擋住,花蝶谷與囚天閣的聯盟牢不可破。

星游帶着星機閣的人在場中遊走,忽而襲向血龍谷,忽而轉向修羅門。

而血龍谷與修羅門則在應付星機閣的同時又殺向聖靈大陸的人,而聖靈大陸之人又找上了邪鬼堂,魔劍宗與靈影宗也參雜其中,相互攻伐,並纏住了試圖脫身的黑耗子。

一群人混戰一處,極為兇悍。

「血魔子,這裏我擋着,必須得加大力度了,死的人越多越好!」玄幽沖血魔子喊道。

「桀桀,我也這麼想。」血魔子獰笑一聲,望着秦楓與白衣真君舔了舔嘴唇,又望向其他的方向,露出嗜血的目光。

「走!」玄幽拼殺得越發兇狠,纏住了秦楓與白衣真君,給予血魔子脫身之機,也幸而有着慕雲寒與武夔的出現,令其應付秦楓輕鬆了些。

血魔子快速露出,沖向了邪鬼堂所在,竟是盯上了邪魂帝。

邪魂帝正與他人拼殺,一邊驅使控獸與櫻英的控獸拼殺,一邊催動「幻月邪瞳」施展幻術,與孟百靈相抗衡。

血龍谷的龍夜川子也釋放出控獸加入混戰,與櫻英等不斷拼殺。

血魔子的驟然出現,令得邪魂帝不由一驚,連忙捨棄孟百靈,試圖控制對手。

可這血魔子敢選他作為目標,自然也有些手段,而且來的頗為突兀,令邪魂帝有些手忙腳亂。

下一刻,血魔子竟是偷襲得手,重創了邪魂帝,更是心狠手辣地瞄準了邪魂帝的雙眸,將之弄瞎。

「呃啊!」瞎了雙眼了邪魂帝頓時發出慘叫,他的天賦主要便來自於那雙幻月邪瞳,此刻被毀,可謂天賦盡毀,實力也受到影響,精神力大跌。

趁著這一慘變,血魔子再度出擊,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給予邪魂帝致命一擊。

邪魂帝捂著流血的雙眼竭力嘶喊,被血魔子再度擊中之後,陷入了瘋狂,將參與的精神力猛然爆發,竟是壓縮到極致,化為實質般的炸彈。

「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邪魂帝隨之炸裂,徹底隕落,而血魔子竟是似有所覺,早已退開了,只是稍稍受到衝擊,沒有太大的損傷。

「桀桀,幹掉一個!」血魔子獰笑着,目光瞥了眼地上的血肉,發現鮮血正在滲入大地,露出詭異而又滿意的笑容,接着便是瞄準了下一個目標。

那人卻是來自二流勢力的一名靈宗,誰也沒想到血魔子竟會驟然向其出手,下一刻,地上多了一具死屍。

「阻止他!」明高遠望見這一幕,沖櫻英與孟百靈喊道,讓她們出手相助,攔下血魔子,莫讓他再如此肆虐。

他已是發覺了血魔子的不對勁,也發現了鮮血滲入地底的情況,心中有了猜想,不願讓血魔子繼續得逞。

櫻英與孟百靈聽得此言,皆是皺眉,但他們畢竟都來自龍鳳門,平日裏關係還算可以,此刻終究是一同向血魔子出手,將之攔下。

龍夜川子立即跟上,協助血魔子,迎戰櫻英二人,先前或許還未盡全力,此刻卻是拿出壓箱底的絕技了。

「川子,為我擋住他們片刻!」血魔子喝道,竟是再度脫身而出,向著邪鬼堂的一名高級靈宗殺去。

以他靈尊之威,想要擊殺一名高級靈宗宛如殺雞一般,僅僅數息,便是將之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