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國之念對於這些商人來說幾乎等同於無,為了利益,他們自然會割捨下一切羈絆,只要家族的巨額財富才保住就行!

「好主意啊霍兄!還是你高明啊!」李恆業臉上笑眯眯的讚歎道。

只要過了眼下這緊急萬分的一關,明早在開盤之前宣布旗下的新能源汽車已經造出,到那時股價就會穩定,甚至會繼續回升到最高峰值也說不定。

尤其是三大巨頭的聯合聲明和發布,將會給瀕臨絕望的股民們帶來極大的鼓舞,且麻痹了他們的神經,因為三大巨頭的聯合發聲,讓可信度變得極高。

可是,車呢?

車?自然是連夜趕製!

把目前能用上的技術全部用上,把原本的設計藍本拿來到其他的汽車研發平台這麼一套,就迅速炮製出了一款新能源車。

至於其性能參數和全部數據,則全靠想象力。

想象力有多大,他們的產品就有多優秀,反正這輛車也不會真正的完成量產,更不會上市。

從最開始他們忽悠的是廣大投資人和官方的錢拿來搞研發和進了自己私人的腰包,研發的進度如今已過去了三年就是最好的明證。

現在他們忽悠的,是最後一波股市中的韭菜,能騙多少人就騙多少人!

果不其然,翌日清晨時分,當三家巨頭在同一個時間段發布了他們的新能源車已徹底研發完畢,進入了測試階段,隨即新能源車的諜影和現場的亮相,徹底讓人眼前一亮。

原本在昨夜閉市時瘋狂下跌的股價,在聲明發布的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裡,重新攀升至了高峰。

沒有人會覺得這是假的,因為他們的雙眼看到了三家同時亮相的新能源車。

在辦公室里正放著倫巴舞曲,端著紅酒杯踩著舞步的李恆業,再一次得意了起來。

他在等,他在等股價攀升到前所未有的最高峰時,他將以匿名的名義大量分批次拋售掉股票池中的海量股票,神不知鬼不覺的通過瑞士的口岸進行洗白,最後這筆錢將以足球和賽馬等可以暗箱操作的比賽,重新落入到他的口袋裡,所要付出的代價不過是一番洗白的費用而已。

這些洗白的費用,剛好可以用韭菜們在後續瘋狂追漲的差額來補上,實際上他李恆業的錢是絲毫未損。

同樣地,霍立明和何家興同樣是如此操作。

一時間,香江的股市暫時性的達到了足夠鼎盛的地步。

而遠在華夏帝都的恆遠集團,時局對他太過殘忍,因為他萬萬沒想到最先爆雷的,竟然是自己!

不過這位恆遠集團的老總從強勢進入新能源產業,到剝離了舊產業,一口氣宣布要造七款不同層次的新能源車的那一刻,其實從內心裡抱著的想法,與昨天夜裡的霍立明所言之事,幾乎一模一樣。

那七款車早已經過了發布會,但是卻飽受爭議,因為其技術的內核並不過硬,甚至……有人戲稱說那隻不過是七個造型和顏色各異的車殼子而已。

可是當秦少穹動用了孫葉賢的關係,在京城郊外的某處私人會所里找到了藏身於此的恆遠老總許宗印時,許宗印正惶惶不可終日。

這一次他雖然蒸發了幾百億,可是他的根本財富卻未曾動搖,恆遠申報破產,那是恆遠的事,關他許宗印什麼事?

「許董事長要跑路了嗎?」秦少穹倚在門口,看著不斷地收拾著行李的許宗印。

從恆遠集團爆雷的那天開始,許宗印就過著「打一槍換個地方」的日子,從來不會在一個地方重複過夜,很顯然今天也是如此,但是過了今天,他將徹底解脫。

因為他聯繫了曼徹斯特的口岸,他走水路離開華夏境內,等到他到達曼徹斯特過後,會直接進入英吉利,再從瑞士戶頭往他英吉利早就設置好的數個賬戶中轉移到手他原本的財富。

「你……」許宗印看見秦少穹的一剎那,這才發覺秦少穹堵著門,他沒機會逃,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許宗印拎著手裡裝著重要文件的箱子站在窗邊:「你別過來,你再往前一步,我可就跳下去了!你們誰也別想控制我!」

。。 慕言回到王府,想了想,還是叫人去打聽了一下尚毓敏的事情。

這人看著就是個不安分的,也不像其他人那樣容易打發,慕言不想出現什麼意外,所以還是先差清楚再說。

很快,手底下的人就把尚毓敏的信息拿來了,不過在查尚毓敏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不太對勁,所以也跟慕言提了一嘴。

「那就繼續去查吧。」

說完,慕言就低頭翻看他們查到的東西。

姜柔進來就看見慕言低頭正看著什麼東西呢。

「在幹嘛?」

姜柔也湊過去看了一眼,就看見是一個女生的資料。

姜柔挑眉,女生啊,這人是誰?

姜柔心裡有疑問,但她沒有開口,而是坐在了一旁。

慕言翻看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他側過臉看了姜柔一眼,就見她正在喝茶,面上一副不關心的樣子。

慕言盯著姜柔看了幾秒,姜柔就一直端著茶杯在喝茶,也沒有抬頭看一眼慕言。

慕言放棄了,他快速的把手裡的東西都看完了。

然後放在一旁。「你喝水要喝這麼久嗎?」

姜柔這才把茶杯放下,「沒有啊,就是有點燙。」

姜柔順勢放下手裡的茶杯。

「既然燙,剛才怎麼不放下?」

姜柔就很尷尬的看著慕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為何不問我這是什麼?」

慕言揚起手中的紙問姜柔。

「是什麼啊?」

慕言:「……」

他嘆了口氣,放下手裡的紙,走到姜柔的身邊。

「你在擔心什麼?在怕什麼?」

慕言盯著姜柔,不放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表情。

姜柔就低著頭不說話,也不敢看慕言。

可慕言今天非得把這話給說明白了。

很早慕言就發現了,姜柔有時候看上去好像離他很近,但有的時候,他發現姜柔與他之間的距離隔得很遠。

「我們是什麼關係?」

姜柔自然的回答,「夫妻啊。」

慕言就「呵」了一聲。

「你當真這樣想的嗎?」

「當然。」

姜柔很認真的點頭,她真的是這樣的想的,只是……只能想而已。

「既然是夫妻,那我們為什麼要隔這麼遠?」

慕言指了指他跟姜柔的之間的距離。

姜柔坐在椅子上,慕言站著的。

本來慕言起來就指直接站到了姜柔的面前,但姜柔又默默地把椅子往後退了一些。

「你這樣站著我會有點壓迫感……」

慕言:「……」所以還是他的錯了。

「看著我再說一遍?」

慕言伸手抬起姜柔的下巴,人往前傾。

姜柔連忙躲閃,臉一下就紅了,還怎麼也控制不住。

「你……」

慕言感覺的到,姜柔是喜歡自己的,可她卻又還是把自己當成偶像,多少都有些拘謹。

「你可以把我當成普通人,我們現在不是在那邊,我跟你是一樣的人。」

姜柔知道慕言會發現,但沒有想到現在就發現了,明明她沒有表現的很明顯的。

「不是我不想。」

姜柔嘆了口氣,她也很想跟慕言來一場很甜的愛情故事啊。

可是,只要看著他,就會自動產生一種主角光環,就會不自覺的用一種崇拜的目光看著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唐輕微費力的掙脫了唐三的魔爪,捋了捋雞窩一樣的短髮,氣呼呼朝着唐三豎了豎小拳頭。

其他幾人見唐輕微如此造型,都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最後還是唐三掩唇輕咳道,「那大家準備好,我們該下去會會他們了!」

「好!」

幾人高聲應答,下一秒,唐輕微腳下五個黑色的魂環悄然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一百五十四章:被遺忘的小微。。 「噗嗤!」聽到這話,小舞等人,皆是忍不住噗嗤一笑。

「放心吧,我怎麼會和他計較?」楚秦回道。

「那楚秦始帝,我帶你們去住處,那裏是青龍大人特意騰出來的,和她閉關的地方,很近。」饕餮說道。

「等一下!」

正在這時,一陣美韻,空靈的女音響起。這陣聲音,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正是,鳳雅發出來的。

眾人,皆是看向了鳳雅。

「見過楚秦始帝!」

只見,鳳雅朝着楚秦作揖道。

「免禮吧。」楚秦,微笑道。

「楚秦始帝,您好,我叫鳳雅,是魂獸一族的。」鳳雅,朝着楚秦恭敬地說道。

「嗯,你有事嗎?」楚秦,平靜地問道。

「能否耽誤你一點時間?」鳳雅問道,「我想和你夫人說幾句話。」

「哪位夫人?」楚秦問道。

鳳雅看向了藍鏡兒,「你是不是叫藍鏡兒?」

「是!」藍鏡兒,略帶疑惑地點了點頭。

「我師尊是鳳凰始帝。」鳳雅回道,「她知道你要來,讓我在這裏等你。」

「等我?」藍鏡兒,疑惑道。

「嗯,師尊,想跟你說幾句話。」鳳雅點頭道,「不知道,能否跟我去一趟鳳凰大殿?」

藍鏡兒聞言,看向了楚秦,後者點了點頭,接着看向了鳳雅,「要不,我跟鏡兒去一趟鳳凰大殿吧。」

「也好!」鳳雅點了點頭道。

楚秦聞言,看向了曦娥她們,「那小娥,小舞,紫姬,二龍你們跟隨饕餮,睚眥他們先去安頓一下,我隨鏡兒,去去便回。」

「好,你們去吧!」曦娥,點了點頭道。

語罷,楚秦和藍鏡兒,跟隨鳳雅,朝着鳳凰大殿飛去。

楚秦三人,剛來到鳳凰大殿,鳳凰大殿緊閉的大門,便是徹底開啟。

「看來,楚秦始帝大人,師尊已經知道你們來了。」鳳雅,嫣然一笑。

「嗯,走吧。」楚秦點了點頭。

鳳雅帶着兩人走入了這座大殿,隨之大殿大門再次關閉。

這座大殿,和尋常的大殿看似沒有什麼區別,在中央是一塊雕刻着鳳凰的金屬屏風。

屏風之下,是鳳凰始帝的鳳椅。

鳳雅,朝着屏風躬身了下來,「師尊,楚秦始帝和藍鏡兒來了!」

下一刻,原本沉寂的金屬屏風,亮起絢爛的火紅光輝,一道火紅色的獸影從中飛出。

她的模樣,和神話傳說中的鳳凰別無二致。

「藍鏡兒參見鳳凰前輩!」藍鏡兒,立刻跪拜了下來。

「快起來,藍鏡兒,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鳳凰開口道,聲音極為地美韻,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是啊,鳳凰前輩,夕日斗羅大陸一別,已經很多年了。」藍鏡兒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