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獸都可以,那麼……]抬頭看看手中紫色的十拳劍,佐助暗下決心,八尾?拿來吧你。

「不要被他刺到,比,我有預感,那把劍十分危險。」多年戰鬥經驗與尾獸獨特的感知,都告訴牛鬼,這個人類所用忍術的武器十分不同。

「炎遁?加具土命」右眼控制天照,佐助再次為武器和防具附魔,八咫鏡與十拳劍同時沾染黑炎,只要攻擊或防禦到奇拉比。

就可以把天照帶到他的身體上,造成多段持續傷害。

在瞳力與查克拉的雙重消耗下,佐助成功暫時壓制住八尾的行動,但須佐能乎所帶來的巨大消耗,也讓他感到疲憊。

如果查克拉不足,強行使用會消耗使用者的生命,它既是使用者的守護神,也是吞噬使用者的死神。

[全身細胞都疼,這就是須佐能乎的副作用,長時間使用就會這樣,鼬到底經歷了什麼。]

好在條件不同,迅速掏出一瓶漩渦鳴人特質藥劑,擰開瓶塞一飲而盡,乾澀的雙眼與全身疼痛的身體,彷彿久旱逢甘霖。

貪婪的吮吸著這突如其來的甘霖,大量生命力進入體內,查克拉和瞳力都迅速得到補充,為佐助開高達保駕護航。

弟弟持續挨打,對手剛剛磕葯,暴躁的雷影對閃來閃去,不留神就放大招偷襲的鳴人忍無可忍。

頭髮全部豎起,全力狀態下的雷凱啟動,既然抓不到鳴人,那就直接奔向佐助,先解決掉一個,解開奇拉比的限制。

八尾的體型使用尾獸八卷,巨大的風暴,威力足以改變大範圍的地形,大範圍aoe技能才對鳴人生效。

卡卡西和小櫻站在樹上觀摩下方戰鬥,佐助那裏地動山搖,相比之下,鳴人則安靜的多。 熬制好的母水在電風扇的作用下,已經變涼了,李方開始入壇調製。

「做泡菜,最好先往裡面加一些老壇泡菜水,這樣做出來的味道,才更加地道。從科學的角度上講,老壇泡菜水中富含大量的乳酸菌,加進去之後能讓泡菜快速發酵,泡菜入味兒的時間更短,會更加脆嫩鮮美。就像熬中藥要用要引子,做泡菜也得加個引子。所以四川當地人買泡菜的時候都會找老闆要走一些老壇泡菜水,原因正是如此。」

有人在直播間問了:「那假如沒有這種老壇泡菜水呢?我現在所在的城市並沒有人做泡菜,那就沒有老壇泡菜水了,那我想做泡菜的話要怎麼辦?」

「這個問題問的好,這也是我接下來要做的。大家可以去菜場或者超市,買一包泡野山椒,裡面的那些水就是老壇泡菜水,做泡菜的時候倒進去效果是一樣。」

李方把一整包泡椒連著水一起倒進了罈子里,在把剛剛熬好晾涼的母水倒進去,接著把洗凈晾乾的老薑和大蒜丟進去,讓這母水更加入味兒。

「按照正常的四川做法,是在這壇母水中放入老薑和干海椒,然後泡上個兩天,等裡面的水變黃開始發酵的時候再把要泡的菜放進去。這樣老薑的味道就能更好的融合進母水裡,母水也發酵完畢,蔬菜放進去會更家快速的發酵,不管是味道還是口感都會更好一些。不過我做的泡菜是給龍蝦館里用的,所以不用講究那麼多。不過我在鍋里還留了一罈子的母水,等直播結束了我在裝一壇,養一下母水,到時候在泡一罈子自己吃。」

李方叫上奶奶和他一起把晾著蔬菜的竹篩拿過來,開始往罈子里放蔬菜。

「大塊的蔬菜入味慢,要先放下去,這樣之後翻找起來才不麻煩。小塊的蔬菜最後放,比如這大白菜,只要過個一夜就能夠吃了,放在最上面就好。青辣椒和朝天椒分散的放在中間的位置,這樣在泡製的時候,辣椒的辣味就會散發出來,讓周圍的蔬菜都浸入辣椒的味道。」

蔬菜全部放進去之後,李方還拿了一雙乾淨的筷子,把罈子裡面漂著的蔬菜都給它按下去,以免被腐壞了。

做完這些,再往裡面澆了一些自家燒的高度白酒,然後封口。蓋上蓋子,往水槽中加了點水,四川正宗的跳水泡菜就完成了。

「好啦,這跳水泡菜明天晚上就可以啟封開吃了,不過開封以後必須要在一星期內吃完,不然味道會變得很差。而且我挑選的這些菜都不適合做深水菜,所以並不能長夠時間的浸泡在裡面。等你們把裡面的蔬菜都吃完了,把裡面的東西都撈趕緊,這就變成老壇水了。把老壇水留著,下次再做泡菜的時候就可以往裡加這個老壇水。」

把罈子放好,李方開始結束今天的直播:「工作室的後期會把今天的直播裡面跳水泡菜和腌蘿蔔的製作步驟給剪輯成視頻,大家如果不懂得到時候可以看著視頻製作。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各位,再見。」

關掉直播間,李方又把另外一壇母水調製好,準備放上兩天在做泡菜。

李方帶著爺爺奶奶還有吉吉澤武,一起把院子給清理乾淨,東西都給放回之前所在的位置。

看看時間,李方開車來到店裡,新招來的人都已經到了,服務員有領班帶著熟悉店裡的東西。至於廚師老何和倆個打荷,本身都是在廚房待過的人,在熟悉了廚房裡的設備和東西的擺放以後,很快就上手做起準備來。

早上為了躲著家裡人把罈子拿出來,李方起的有點早,中午在店裡忙完以後,就回家補了一覺。

才睡了一個多小時,李方就被電話給吵醒了。

「你好,請問是李方李先生嗎?」

「是我,你是?」

「李先生你好,我是XX物流運輸公司的,你訂購的三江組合艇、龐巴迪水上摩托艇、電動衝浪板有我們進行運輸。現在我們到你們縣城了,是送你家裡還是送到其他地方。」

聽到這,還有睡意的李方一下子醒了:「送預留地址吧,我在村口這邊等你們,你們到了聯繫我。」

「好的,我們到了以後聯繫你。」

掛斷電話,李方睡意全無,穿好衣服上樓叫上工作室的四個人,一起到村口去等待東西的到來。

「李總,我們在這裡等什麼啊。」秦澤武好奇的問道。

「我訂購了組合艇和摩托艇,用於工作室的拍攝用。這不一會就送過來了,到時候我們一起把東西放到水庫里去。」

「那你怎麼不早說啊,讓吉吉帶上攝像機出來,拍下來啊。可以發抖音上先預熱一下。」

「也是,吉吉,你趕緊回去把攝影機拿過來,他們還沒到,來的及。」

「好的,我這就回去拿。」

吉吉跑回去拿了攝像機,趕在了物流過來前回到了村口。

一輛貨車停在五人面前,從副駕駛下來一個男子,手上拿著一張單子:「你們好,那位是李先生。」

李方向前一步說道:「我就是。」

「你好,李先生,東西就在後面,幫你卸那裡。」

「東西直接卸水庫邊上,你上車讓司機跟著我車走吧,那邊車子可以開上去。」

「好的。」

李方開上皮卡,帶著物流車來到水庫的壩上,在大家的幫助下成功的把所有東西搬到了水庫的碼頭上。

物流公司的人送完東西就離開了,李方帶著工作室的幾人花了2個多小時才把所有的東西組裝起來放進水裡。

吉吉把這一過程全程拍攝下來,李方也很好的配合著做了一些各種零配件介紹和如何組裝。當然,這裡面有這系統的幫忙,不然估計組裝的時間還要放上一唄。

回到家的秦銘和羅子軒從奶奶那裡得到消息也興匆匆的趕了過來,對於這樣的大玩具,沒有那個男的能夠阻擋它的魅力,不是嗎。。林雅慕一陣恍惚,多少年前,她也聽過同樣的話,只可惜希望破滅,留給她的只有無可掙脫的困境?

林雅慕覺得如果讓她若無其事地和他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太為難自己了。

「媽,我六月就過17歲生日了,其實滿打滿算,我還有一年就成年了,很多事情,我覺得我可以自己承擔了。」

林雅慕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17章 「靳崤寒!」林語嫣大喊出聲,整個人趴在地上,模樣狼狽不已。

可靳崤寒長臂一驅,將鹿喬兒攬在懷中后,轉身離去。

毫不留情,沒有多一分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

「真絕情啊……」

林語嫣在地上,眼眶通紅,看着他們直直上了電梯。

技術部的員工們此刻摸清了總裁大人的態度,對着林語嫣也不冷不熱起來。

大家開始工作,並沒有人去理會她。

「你剛剛乾嘛去了?」鹿喬兒的視線落在數字不斷上升的屏幕上,感受着因為電梯的微微失重。

「老太太找我道歉。」靳崤寒不咸不淡地回答,腦子裏是剛剛靳老太太剛剛哭訴的模樣。

「你沒事吧?」鹿喬兒側眸,觀察著靳崤寒的反應。

他要是又傷心了可不好。

「嗯。」

靳崤寒不想將這種情緒影響鹿喬兒,收斂神色,視線落在她的身上:「不過,老太太讓我們帶着孩子一起出去旅行。」

「旅行?」鹿喬兒聞言,眉峰微挑。

不瞞她說,她還從來沒有出門旅行過呢。

以前是沒有機會,現在是沒有時間。

想到這裏,鹿喬兒的情緒有些激動,語氣中帶着絲絲興奮,說着:「那我們去哪裏啊?」

「去C國吧。」靳崤寒淡淡地說着,打量着她的神色,薄唇微勾:「就這麼開心?」

「嗯。」

鹿喬兒點頭,實話實說:「我還沒有好好地旅行過呢,之前只因為任務去過一次C國,很快就回來了。」

這次旅行,帶上大寶和小寶,她還能和孩子們好好相處相處,培養好感情。

「靳崤寒,我真的好想去旅行。」她沒有掩飾情緒,直直地對着他說着心底的期待。

「那我們就去。」他的眸底此刻滿是寵溺,看着鹿喬兒高興的神情,愉悅感更甚:「那你先和大寶和小寶待一會兒,我去做安排。」

「好。」她欣然答應,朝着辦公室走去,步調輕鬆。

靳崤寒的面色一反剛才,眸色沉沉,既然他們一家要出去旅行,那麼安全問題必定是要做到最好。

可不能讓那個幕後主使有可乘之機。

想到貧民窟的人還在靳氏大樓,靳崤寒拿出手機,對着徐霖吩咐道:「讓除了鹿喬兒的所有人,在會議室集合。」

「好的,靳總。」徐霖的聲音從聽筒的那邊傳來,靳崤寒的眸底漆黑,朝着那邊走去。

總裁辦公室。

「媽媽!」大寶和小寶見到鹿喬兒的瞬間,眼眸發光。

兩個小傢伙連忙上前抱住她的大腿,鹿喬兒輕笑出聲,蹲下身子,環抱住他們。

這次的感覺與之前不同,兩個小生命就在她的眼前,這是她十月懷胎的親生骨肉。

讓鹿喬兒之前的母愛在此刻爆發得更甚。

「媽媽,你怎麼哭了?」大寶注意到鹿喬兒的眼眶微紅,手足無措:「媽媽……我今天知道錯了。」

「媽媽,我和哥哥以前再也不敢了。」小寶在一旁附和,也是小心翼翼的模樣。

剛剛靳老太太和靳崤寒的教育,讓他們知道了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而且,爸爸還跟他們說現在有壞人盯上他們了。

「媽媽,你不用怕。」大寶死死地上前抱住鹿喬兒:「我們和爸爸會把壞人打跑的。」

「嗯。」鹿喬兒見狀,心底有一股暖流流過,眸底滿是寵溺。

「我和爸爸打算帶你們去旅行。」她說出這個好消息。

果不其然,兩個小傢伙一聽見這個事情,當即就興奮得不行,手舞足蹈起來。

鹿喬兒見到這樣的場面,眸底的笑意更甚,心底也開始期待與家人的這次相處。

這可不光光是與大寶和小寶,這也是她和靳崤寒的第一次旅行。

不知道這次靳崤寒會準備什麼?她已經習慣他時不時的浪漫了。

「媽媽,我們看看要去哪裏玩兒吧!」大寶和小寶的興奮簡直是要溢出來了,迫不及待地看看將要去到的地方。

「好。」鹿喬兒拿出電腦,開始在屏幕上放出C國的著名景點。

原本肅靜冷淡的總裁辦公室,此時因為鹿喬兒三人的存在,顯得十分溫馨,徐霖在門外注意到這一幕,向靳崤寒彙報一切如常。

會議室。

這裏的氣氛可就不如鹿喬兒那邊的歡樂,靳崤寒的表情嚴肅,坐在長桌的主位上。

「靳崤寒,你就放心的帶着老婆孩子去玩兒,這兒有我們守着呢!」蘿蔔聽見他剛剛的計劃,毫不猶豫地說着。

「你就安安心心地帶着小喬去玩兒。」郁年也在一旁附和:「她還沒怎麼好好地玩兒過呢。」

貧民窟的眾人,都對着靳崤寒安慰道。

縱使知道幕後主使還在暗地裏看着他們,不過,他們可不是會畏畏縮縮的人!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有什麼困難,我們立馬就會解決。」冷燃坐在席間開口,靳崤寒的顧慮他不是不知道。

「那就麻煩各位了。」靳崤寒薄唇輕啟,蘿蔔咋舌,與一旁的陸少白面面相覷,記憶中這還是靳崤寒第一次對着他們說類似於感謝的話語。

「不用。」冷燃見狀,毫不客氣的回絕。

「那你們……」靳崤寒的眸眼一轉,將視線落在自家靳氏團隊的人身上,員工們頓時挺直腰背,對着他敬禮:「我們都知道,靳總!」

「好。」靳崤寒心滿意足,看到身後強大的後盾,起身解散了會議。

隨後,徐霖遞出一張黑卡放在貧民窟眾人的面前,轉達自家老闆的話:「這是我們靳總的一點小小的心意。」

「我去。」蘿蔔接過眼前的黑卡,雖然大家都不是缺錢的人,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黑卡啊。

「聽說這還是不限額的。」陸少白也在一旁跟着打量,覺得稀奇。

「你看看你們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冷燃「嘖」了一聲,滿臉的嘲諷看着這兩個兄弟。

「切。」蘿蔔見狀,瞧夠了想把卡還給徐霖,可是沒想到人家死活不敢收。

「我們靳總的意思,我不敢違背。」他留下這句話,立馬溜之大吉。

。 鄧布利多看着正在思考的艾達,他沒有催促艾達,也沒有用攝神取念去入侵她的大腦,只是靜靜等著艾達給他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