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員順著張導所指望去,是一位穿著臨演破舊戲服,長的卻過分美麗的女孩子,貌似就是剛才董悅兒針對的那個小臨演,工作人員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問導演:「張導,您的意思我沒明白。」

「董悅兒不是身體不適演不了嗎,而拍攝進度又耽誤不得,就只能換人演了,多虧董悅兒,讓我發現了這個寶藏女孩,不僅長的標誌,氣質也跟角色相符,就讓她演。」

「什麼,讓她演女二?」工作人員紛紛露出驚恐的表情。

「對啊。」張得凱肯定的道。

張導演的親信嚇的趕緊小聲規勸他千萬不要衝動,董悅兒雖然平時囂張脾氣大,但只有哄哄就行了,如果真的換人事情就鬧大了,她男朋友段璟澤今天還來探班,得罪他不就得罪了錦榮娛樂嗎,後果很可怕的,弄不好會被封殺,但張得凱就是不聽勸。

蔣妍突然被告知自己要頂替董悅兒出演該劇的女二時,驚嚇大於驚喜,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定,而自己毫無演戲經驗真的能擔此重任嗎?

而董悅兒此時並不知道自己被換角了,氣沖沖的去找林平算賬。林平跟她解釋了整件事是段璟澤親自安排化妝師做的,跟他毫無關係,董悅兒這才發覺大事不好,該怎麼跟段璟澤解釋呢。

段璟澤一直忍著想等董悅兒拍攝完再跟她談這件事,沒想到她今天很早就收工了,段璟澤看著她的表情漸漸凝固。

董悅兒察覺到對方冰冷的視線知道他一定生氣了,急得哭了出來。

「璟澤」董悅兒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段璟澤本想跟她嚴肅的聊聊,不希望她有意為難蔣妍,也想跟她解釋清楚他跟她已經沒有關係了,讓她別多心。但看她先哭了又不忍心太嚴肅,問道:「怎麼了?」

「對不起」董悅兒低著頭小聲的道。

「為什麼要道歉?」

「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我氣?」董悅兒試圖著問道。

「嗯?」

「璟澤,你別誤會我,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我第一次演這麼重要的角色,為了演好我真的下了很大功夫,你知道的。「董悅兒帶著哭腔道,聲音斷斷續續:「我真的想演好,希望每個鏡頭都完美無缺,剛才回看監視器,發現好幾個場景我是主角卻被搶了鏡,我擔心表現不好導演不滿意,就跟副導演商量怎麼突出自己,他說他想辦法讓我不用擔心,結果沒想到他竟然把對方化丑來來凸顯我,我知道后也很生氣,還跟他當面對峙,真不是在針對蔣妍,你別誤會。」

段璟澤仔細的聆聽著對方的話,不由得嘆了口氣,將信將疑的望著她,真是這樣嗎?

「真的,璟澤,你相信我,我只想讓自己更上鏡,其他人怎麼樣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不知道林平怎麼回事,曲解我的用意,弄得好像我是壞人一樣。」董悅兒委屈的道。

「好了,我知道了,沒事。」段璟澤決定相信她。

「你真相信我不生氣?」

段璟澤點了點頭:「我剛知道的時候是有點生氣,以為你在針對她,但既然實情不是那樣,你沒那樣做,我當然不會生你的氣。」

「我當然不會那麼做了。」董悅兒違心的道。

「好了,我相信你。」

「太好了!」董悅兒長長的舒了口氣,破涕為笑了。

「悅兒,我跟她早就結束了,現在我只有你了。」段璟澤鄭重其事的扶著對方的肩語氣真摯的道,他要給她足夠的安全感,不想再重蹈覆轍。

「嗯」董悅兒充滿感動的回望著他,透過他的眸子看到了自己,他是在變相跟她告白吧,沒想到這一刻她等到了,真的好幸福。

「一會兒想吃什麼,帶你去吃。」段璟澤牽著董悅兒的手柔聲道。

「啊!還沒拍完呢,我得回去了,等我。」董悅兒突然想起自己是擅自離開的,現在導演他們一定急死了,得趕緊回去。

「啊?還沒拍完啊?」段璟澤有些詫異。

「對啊,還有幾場戲。」董悅兒老實的回道。

「那你現在回來幹嘛?」

「想你了來看看你不行么。」董悅兒突然抬頭親了一下段璟澤的嘴角后扭頭跑掉了。

「這丫頭!」段璟澤露出些許寵溺的神情,心裡有點內疚錯怪她了,她雖然有些大小姐脾氣,但還好有分寸,這點比蔣妍強。

※※※※※※※※※※※※※※※※※※※※

就很禿然的更新了 男孩眼神驚恐,眼角餘光看著那個乞丐。

他嘴唇翕動著,想說什麼又忍住了。

「在你開口之前,我有幾句話想告訴你。你以前碰的可能都不是什麼好人,但我跟你保證,遇到我之後,你碰到的大部分都會是好人。你會有衣服穿有東西吃有書念,不用再沿街乞討,過飢一頓飽一頓的生活。那些傷害你的人,自有人替你討回公道。」周煙兒看了看孩子殘疾的右腿,憐惜地說:「你的腿是不是被人打斷的?」

面對溫柔的周煙兒,男孩已經淚流滿面:「是,是被人打斷的,為了讓我討到更多的錢,他們把我的腿打斷,任由我自生自滅。從那兒以後,我的腿就斷了。」

那個乞丐臉色大變,張了張嘴就要說話。

「我問你,他是你叔叔嗎?」周煙兒指著他說。

男孩搖搖頭:「不是,我是被他娘撿回去養大的,他娘生病沒了,我只能跟著他了。」

「原來不是親叔叔。」周煙兒露出一絲冷笑。

那個乞丐轉身想跑,被青霧追上去踹倒在地上。

裙子被人拽了幾下,周煙兒低下頭。

「我弟弟病得快死了,你能不能救救他?」

另一個小男孩仰起小臉,可憐巴巴地說。

問清楚地點,青霧就帶著人過去了。

「這兒怎麼會有這種惡劣的事?」皇上一臉不可思議地說。

「你是說青雲嗎?」周煙兒笑了笑,說:「不止青雲,天子腳下的京城也有這種事,只是沒有查出來而已。」

「不可能。」皇上肯定地說。

「不相信,你可以在京城的街道上走一走。我也去過京城,知道京城的乞丐也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斷手斷腳的小孩子。你順著一根線去查,總能查出一些蛛絲馬跡。」周煙兒說。

皇上暗暗下定決心,回去之後他就讓人去查。

「在看不見的地方,有一群人有組織有紀律地進行人口販賣,組團乞討等,一系列的犯罪活動。這些黑惡勢力必須除去,才能讓百姓過上安穩的生活。」周煙兒說。

到了中午,是太陽光最烈的時候,遊客都邁不動步了,紛紛找地方吃飯休息。

周煙兒帶著他們去了自家的桃林小吃。

位置都是提前訂的,要不然根本排不到位置。

外面是排成長隊的食客,周煙兒帶著他們直接進去。在掌柜的親自迎領下,他們來到二樓的包間。

周煙兒把菜單交給皇上。

皇上掃了一眼,對他們說:「大家都坐下吧,出門在外沒有那麼多規矩。」

「謝皇上。」

周煙兒說完,就舒舒服服地坐下了。

趙眠看得張口結舌,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皇上掃過來一眼,皺著眉說:「你怎麼還站著?」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怪不得周煙兒看不上。

趙眠一臉憋屈地坐下了。

皇上拿著菜單,問:「你是東家,給我介紹一下,哪樣最好吃?」

「裡面的東西,我全都喜歡吃。我不建議你多點,東西夠吃就好了。咱們一樣叫一份,吃不完還有後面這些侍衛大哥。」

到了桃林小吃,就是周煙兒的主場了。她搖了下鈴鐺,把夥計叫上來,豪氣萬千地說:「把菜單上的東西都上一份。」

夥計腳不沾地地走了。

「都不好吃怎麼辦?」皇上有意為難她。

「青雲這麼大,總能找到你愛吃的。」周煙兒說。

皇上哈哈大笑,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這樣和人相處。周煙兒不把他當皇帝,他也不把周煙兒當臣子,就是一般的主人與客人的關係。

東西上來后,夥計還送來了醋和油辣椒。

皇上一臉問號的表情。

周煙兒:「醋和辣椒都要因人而異。像我喜歡吃辣,我就多放一些進來。」

說著,她挖了一大勺辣椒放到炒米粉里,拌了拌就變成了紅色。

皇上吸了口氣:「這還能吃嗎?」

「一點都不辣。」周煙兒說。

皇上學著她的樣子也往碗里放了點辣椒,還倒了些醋進去。他嘗了嘗,說:「還挺好吃的。」

夥計拎著東西上樓,樂呵呵地說:「少奶奶,這是你要的滷肉。」

「謝謝,這是賞你的。」周煙兒把一錠銀子扔給夥計。

夥計樂顛顛地走了。

「好吃的東西不在皇宮,也不在那些豪華的酒樓,都在小衚衕里小巷子里。這是我發現的美食,他家的肉特別好吃,每天都有人排著隊去買。他家也擺了攤,吃的人海了去了。我是提前訂的,要不然您今天還吃不著這麼好的東西。」

周煙兒說。

滷肉切得薄薄的,皇上嘗了兩片,眼睛微微一亮:「不錯。」

「要配著醬料才好吃。」周煙兒說。

這頓飯,皇上吃得非常滿意。

周煙兒還幫皇上安排了住的地方,就在官府後院。

「要是提前幾天過來,說不定還能訂到位置。現在不行了,往後半個月都沒房間了。」周煙兒解釋道。

到了晚上,擺攤的人還沒有走,熱鬧還在繼續。

幾個戲班子勢必要比個高低,票選出最優秀的戲班子。

各個戲班子使出了十八般武藝,為自己的戲班子拉票。一些小戲班子也來湊熱鬧,趁機推出自己的台柱子。

凡是買票入場的觀眾都可以把票投進喜歡的戲班箱子里。

作為東道主,周煙兒理應帶他們出來玩。可她處理了一天事情,兩條腿都不是自己的,便讓葉子騫帶皇上出來。

皇上東看西瞧,看什麼都覺得新鮮:「你們這兒比過年還熱鬧。」

「就這幾天熱鬧,過後又要沉寂下去了。」葉子騫說。

路過一個戲班子,聽著裡面傳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皇上感興趣地走了出去。

這天晚上,皇上一行人去了好幾個戲班子,把手裡的票都給了其中一個戲班子。

周煙兒累得不行,洗完澡躺下去就睡著了。

聽到開門聲,她睜開眼睛,看到葉子騫拖著沉重的步子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