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豐端望著秘書離開后的房門,陷入思考中:

事情真有那麼巧?

我和張凡,兩個仇敵竟然坐同一班飛機,而且是鄰座?

這事絕對可疑。

若不是有人故意安排設計,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張凡坐在我背後那麼近的地方,他對我做了什麼?

要知道,以張凡的內功,完全可以超距發力……

我突然暈倒,是不是張凡下的手?

若是張凡下的手,那就說明這次飛機上的「偶遇」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機票是秘書在網上訂的,網上訂票系統不可能作弊,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秘書事先和張凡密謀……

「二弟,你感覺這件事裡面就沒有蹊蹺?」

年豐端眼神如刀,看著年豐水。

這個秘書,是年豐水推薦給年豐端的。年豐端本來對此有些防備,但他不願意把兄弟之間的矛盾公開化,所以違心地接受了這個秘書,但對秘書卻是相當警惕。

出了這件事,年豐端第一時間就懷疑到年豐水身上。

以年豐端的閱歷,他心裡十分清楚:如果這個世界上有誰最希望他死的話,那絕對不是鞏家,也不是張凡,而是自己的親弟弟年豐水。

他知道年豐水這麼多年來隱忍不發,內心裡卻對年氏集團財富帝國有著極為強烈的爭奪慾望!

這個新來的秘書,是不是年豐水在他身邊埋下的一顆「釘子」?

兩人的眼神對到了一起。

「大哥,」年豐水搖了搖頭,「不可能。我感覺你和張凡相遇,純屬巧合……大哥,你這次去濱海跟礦業公司談判很辛苦,現在,你不要想多了,靜養幾天,身體就會恢復。」

年豐水的話,其中暗含著年豐端由於勞累而產生多疑的意思。

這令年豐端心中更加疑慮:

草!

你憑什麼斷定是巧合?

你是不是有意掩蓋真相?

年豐端最擅長掩飾自己的情緒,他微微一樂,打了一個哈欠,微笑道:「二弟說的有道理。我幾天相當勞累,晚上又睡不好,白天工作時時常精神恍惚。」

年豐水湊近一步,臉上帶著巴結的笑容,小聲說:「大哥,你這是因為身邊沒個好女人!如果有個色藝雙全的,包你被侍候得舒舒服服,一覺睡到大天亮啊,嘻嘻……」

「嗯?」年豐端心中一愣,警惕起來。

他臉上的笑容依舊是那麼和藹:「二弟,你又要介紹一個給我?」

「上次我被那女的騙了,她隱瞞自己有過男友還打過胎的歷史,我也是急於給大哥找樂子開心,被她把一個破瓦罐賣到了古瓷的價格……不過,事後我也沒饒她,把她扔到了保鏢隊里,被那伙狼整整折磨了三天,然後才半死不活地扔到街上……」

年豐端不願意聽他羅嗦,假裝急色心切,催促道:「說這次,這次——」

年豐水從懷裡掏出手機,翻開照片,湊到年豐端眼前:「大哥你看,這個怎麼樣?」

年豐端打眼一看,不由得眼睛一亮:只見照片上的女孩看上去不到二十歲,桃花臉,細柳腰,長腿筆直,極為苗條,顯出青春清純的風采。

這張照片是在大學校園裡拍的,女孩手端一杯咖啡,背一隻背帶書包,穿一條某宏推薦的CK牛仔彈力褲,腳下是一雙某琪代言的菲樂小白鞋,輕快明朗,飄逸迷人!

「哪個大學的?」

「當然是京城大學,」年豐水得意地看著年豐端,半開玩笑地道,「我擔心別的大學校花配不上大哥喲!」

年豐端拿過手機,叉開雙指放在屏幕上,把腰部以及腿部進行局部放大,仔細看了半天,不由得點了點頭,然後把手機還給年豐水,問道:「不會又是一個膠水粘連的破罐子吧?」

「絕處,我保證是絕處!大哥,這是我派出眼線發回來的報告,這個女的名叫田月芳,來自一個小地方,她同寢室的女同學講,她沒交過男朋友,更沒有做過那種事,是全寢室碩果僅存的一個雛兒!」

「田月芳?」年豐端喃喃道,「這個名字挺土的,一聽就可以猜到家長沒有什麼文化。」

「對,大哥說得對,」年豐水湊趣道,「家裡肯定也沒什麼錢,更沒什麼勢力!這種女孩,出了事之後我們最容易搞定,大哥你完全沒必要採取什麼措施,怎麼方便怎麼來,就是把她搞懷孕了,也不過就是給她點錢就能打發了!」

「噢……」年豐端似乎很滿意,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點點頭,「既然她身子乾淨,我倒是可以……」

年豐端說到這裡,本想說「我倒是想讓她給我生個男孩」之類的真心話,不過,看著年豐水的眼睛,他意識到什麼,便馬上收住了話,微微一笑,「我倒是可以不採取措施……」

「就是就是!」年豐水見年豐端同意了,更加興奮,「大哥,這幾天我派人設個局,把她弄來送給大哥當安眠藥!呵呵呵呵……」

。 好在魏娟雖然怨氣重,倒也算不上特別厲害的鬼物。

最後五班的班主任過來親自出手,很快就把眾人恢復成了原本的樣子。

女生們經過這件事,心靈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約好一起去美容院做臉好好給臉做個保養。

男生們則約好一起去澡堂洗澡,估計不把自己刮下一層皮是不會罷休了。

喬安也是女生,雖然她的臉一點事都沒有,還是跟着女生們一起去了美容院。

這家美容院聽說用的是古法美容,美容效果那是杠杠滴。

「現在都已經晚上12點多了,竟然還有美容院在營業!」喬安看着開門營業的美容院,感覺有些驚訝。

她還以為都這麼晚了,沒有哪家美容院會在深夜工作了。

「只要有錢,沒有什麼事情是變不到的,這家店我家也有入股。

有我在,什麼時間來都可以啦。」這時五班的一名女生笑咪咪的走到喬安身邊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這位也是富二代一枚,真是失敬了!

……

「寶珠姐,我們下班了哦!」一名年輕漂亮的女生走進了溫寶珠的辦公室,微笑着說道。

「已經這麼晚了嗎,你們先下班吧,真不好意思,讓你們加班這麼久。」溫寶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這樣吧,今天的宵夜我請,你們明天把帳單交給我就行了。」

「謝謝寶珠姐,那我們就先下班了哦。」女生聽了這話,開心的道過謝后便和其他人一起離開了。

眾人走後,溫寶珠一個人端著紅酒杯站在了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燈光。

一片燈海之中,沒有一盞燈是為她而打亮的,這就是不死之靈,陪伴他們的永遠只有孤獨。

「戰晨,你到底在什麼地方?八百多年了,我還是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兒啊?

我真的好累,你什麼時候才能出現,讓這八百多年的孽緣有一個結束呢。」

溫寶珠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後又為自己續上了一杯。

「田夢,你在做什麼啊,讓你發傳單你就是這麼發的嗎?你看看前面!」一隻手指向了散落一地的傳單。

「對不起周姐,我也不知道傳單是什麼掉的,我這就去撿回來!」名叫田夢的女生趕緊小跑着過去撿起傳單。

周姐搖搖頭,嘆了口氣走開了。

「夢夢,你也太不小心了,怎麼又發生這種事?」這時另一名女生走過來和田夢說話。

「嬌嬌,我從小就這麼倒霉,你又不是不知道,反正我都習慣了啦。」田夢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她叫田夢,從小就是一個老倒霉蛋了,幸運的事永遠不會發生在她的身上,但是說到霉運,她可是從小走到大。

三歲那年她父母雙亡,之後被送到孤兒院,小時候經常因為可愛的長相而被某些家庭看上想要領養她。

可每次有家庭想要領養她就一定會倒霉,不是家族破產,就是家裏有人發生事故或是生病住院。

之後她在孤兒院裏也出名了,再也沒有人家肯領養她,就連院裏的孩子也都是盡量離她越遠越好,他們都怕被她的霉運克到。

上了學之後,她的作業經常自己不見,明明學得比誰都認真,每次考試卻一定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而考不及格。

班裏同學只要不見了東西,就一定會在她的書包里被找到。

之後等她更大一點,校園霸凌什麼的,總是會落到她的身上,任她怎麼反抗都是註定被欺負的角色。

好不容易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學,自己打工賺錢還老是遇到各種奇葩事,不是錢包掉了,就是老闆破產跑路。

認識她的人都在說,田夢能找到這麼大真是太不容易了。

是啊,她也想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哪路神仙,為什麼她要過得這麼慘。

結束了打工,順利的拿到了錢之後,田夢立馬把錢拿到了食堂充進了飯卡。

反正以她的經驗,這錢她要是不儘快花掉,在她手裏最多兩個小時就會不知道丟到什麼地方去了。

下午上完課,田夢還要去給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學生補習的功課。

雖然她只是三流大學的學生,但給小學生補習還是沒問題的。

可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去給那個孩子補習的時候,那孩子並不在,只有孩子的爺爺一個人在家。

孩子的爺爺年紀也不算大,只有五十多歲,之前她聽這家的主人說過,他們家這位爺爺在四十多歲就離了婚,之後一直單著。

田夢見家裏孩子不在,便想離開去別的地方尋找打工機會。

可孩子的爺爺一直讓她進屋歇會兒再走,田夢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在客廳坐了一會兒。

剛坐下不久,孩子的爺爺就一直想對她動手動腳,田夢發現不對,這次不管對方說什麼也要走。

好在對方也沒有用強,最後還是讓她逃脫了。

想到她這些年遇上的倒霉事,田夢再也忍不住抱着自己在公園裏哭了起來。

「小姑娘,有什麼傷心事要不要和我說說?」就在田夢哭得傷心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老奶奶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

田夢回頭一看,果然看到一名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正擺着一個算命攤坐在她身後。

「我沒錢算命的。」田夢吸了吸鼻子,她的錢不是存進了銀行就是充進了飯卡,以她的倒霉屬性,手裏哪裏敢拿着現金。

「不用錢,在這裏碰到也是有緣,過來我們聊聊吧。」老太太慈愛的對她說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的聲音太有說服力,田夢也不知道自己是撞了什麼邪,竟還真走到老太太的算命攤前乖巧的坐了下來。

「來,讓我看看。」老太太見田夢坐下之後,開始打量起了她的臉。

看了一會兒之後,老太太的臉色卻突然變得有些古怪。

「你的運勢也太低了,這麼低的運勢,你還能平安長到這麼大可真是不容易啊。

把你的生辰八字寫給我吧,讓老太婆我好好幫你算一算。」

言罷,老太太擺出了一張紅紙,讓田夢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寫在上面。

。 《(綜漫同人)拯救審神者》by大葉子酒

文案:

一個普通的本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大的夢想是攢錢換個大廣間。

舉著手術刀解剖鯽魚的短刀冷漠臉:別想了,下一頓飯都還沒著落。

扯著圍巾繞了脖子兩圈的打刀扛著一捆木柴:至少木炭管飽。

某太刀扛著大梁狂奔:哈哈哈這種修行甚合貧僧心意!

追在後面的弟控太刀表示積極值得鼓勵,但請不要再繼續跑了,等著安房梁的同僚已經睡著了!

**通告:本丸A520,審神者確診為植物人,請各位殿下在照顧好審神者的同時建設本丸。

至於審神者本人?

我靠那兩把紅藍大劍是怎麼回事!飛這麼高真的不會掉下來嗎!

為什麼宣傳熱點是法治城市的橫濱會有黑/手/黨這種東西啊!虛假宣傳,差評!

高龍神要綁架我去當他老婆就算了,我們不和爬行動物計較,為什麼玉藻前你給自己披的人設會是嬌弱可憐小白花?

——這世界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異世界的某人:……這又是哪兒?……修羅城?請別叫我王,我決定今天退位,謝謝。

cp阿尼甲。

同人作為二次創作,肯定存在ooc,不能接受的請立即自我拯救!

內容標籤:綜漫少女漫穿越時空少年漫

搜索關鍵字:主角:神宮寺泉┃配角:刀劍付喪神,某陰陽師和他的朋友,王權者們,情報販子和他的對手,被未來天帝吃掉的黑髮王者┃其它:

一句話簡介:今天的審神者還是沒醒

———————————————————————————————————————————————————————

主角很早就醒了的,大概在第二個世界開始之前。劇情後期比較沉重。 四個任務就沒有可以特別輕鬆完成的,就算是最簡單的任務3,也要費上一段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