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宇兩次三番的拒絕,讓周佳琳覺得很沒面子。

周佳琳為什麼叫小了白了兔上車?

還不是想要一個見證人,見證張明宇在自己的面前丟人,以此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和虛榮心,可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竟然偷雞不吃反蝕把米。

為了版權,她周佳琳忍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

收拾了一下心情,周佳琳抬起頭,笑容從新掛起:「那好,我們不提版權的事情了,你看這樣好不好,我付費,你讓我進行商業用途,並對外宣稱這首《初雪》授權給我,這樣如何?」

「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張明宇直接來了一句反問。

「會!」

周佳琳一臉篤定。

不管張明宇會不會,她都要說會。

「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張明宇,你先別急著拒絕。」

「我很急。」

「就當幫我個忙。」

「我為什麼要幫你?」

「好歹我們也夫妻一場。」

「不要老是拿『夫妻』來威脅我。」

「那你就幫幫我。」

為了能達到最終目的,周佳琳也顧不上什麼臉面了。

「還是那句話,我們現在兩人沒有任何的關係,我憑什麼要幫你?」

「我可以付錢給你。」

「你聽不懂人話嗎?」

「張明宇,我求求你了好嗎,如果你這次不幫我,我就真的完了!」

「然後呢?」

「我就當不成明星了!」

「與我何干?」

「只要你將版權讓給我,你可以隨意開條件,我什麼都答應你。」

「什麼都答應?」

「對!什麼都答應!」

「那我讓你退出娛樂圈呢?」

「……張明宇,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好自為之吧!」

張明宇不想再和周佳琳在這兒廢話,直接讓司機停下,然後下了車。

小了白了兔見張明宇下車,也連忙打開門,跟著下了車。

「張明宇,你會後悔的!」

臨走,周佳琳還不忘威脅張明宇。

「那我就拭目以待!」

張明宇冷笑一聲,滿不在乎。

威脅我?

看看最後倒霉的是誰!

「宇哥哥,我不該追你過來的!」

小了白了兔覺得是自己的出現讓兩人的矛盾開始出現激化。

「你不用想太多,這件事和你沒關係……哦,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位置追過來的?」

「秘密!」

小了白了兔賣了個關子。

「我也沒想到我們兩個這麼的有緣,認識一下,我叫張明宇。」

張明宇伸出手。

「我叫小了白了兔。」

小了白了兔同樣伸出手。

入手一片柔軟。

但張明宇沒有任何留戀。

「小兔,你的真實名字叫什麼?」

「宇哥哥你想知道?」

「嗯。」

「可我偏不告訴你!」

「……」

「宇哥哥你想知道,就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做我的男朋友!」

張明宇:「……」

現在的女生都這麼開放嗎?

離過婚的都不介意嗎?

「可是我離過婚,你還願意?」

張明宇試探性問了一句。

「那有什麼,喜歡一個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那你喜歡我什麼?」

「我喜歡宇哥哥的一切!」

「……好傢夥!」

張明宇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沉思了一下,張明宇緩緩說道:「小兔,你還年輕,以後還會遇到更好的,沒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張明宇不想耽誤小了白了兔。

其實張明宇現在並沒有任何談婚論嫁的心思,現在的他只想一門心思投入到事業當中,站在娛樂圈的頂峰,不是想證明什麼,而是他不想再沉淪下去。

原本的張明宇只想擁有一個安穩的家,可是老天並不怎麼眷顧他,所以現在擁有了系統的張明宇,覺得自己沒理由再去做一個普通人,更何況他現在還是一個穿越者!

「宇哥哥,你不喜歡我嗎?」

小了白了兔問的很直白。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就應該直白點,不然總是含糊不清,吊著對方的胃口,耽誤著彼此的時間,那才著實可惡!

「我……」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喜歡嗎?

不喜歡嗎?

兩人才第一次見面,討論這個確實有點早。

「不好意思宇哥哥,是我唐突了!」

小了白了兔也覺得這樣做張明宇會有些為難,但張明宇太優秀了,她害怕張明宇被別的女人給搶走。

「沒關係,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如果真有緣分,自然會走到一起的!」

這是張明宇給出的回答。

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后,張明宇對婚姻產生了一絲絲恐懼感,最起碼短時間內,他是不會有任何談婚論嫁的想法。

「那好吧!」

小了白了兔有些失落。

不過很快她就振作了起來。

張明宇又沒有拒絕她。

她相信時間會改變一切的!

自己一定要抓住機會!

「好了,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家吧,晚上我們還要合唱,歌曲你都學會了嗎?」

張明宇摸了摸小了白了兔的頭。

在張明宇看來,小了白了兔對現在的自己來說,更像是一個小妹妹。

其實兩人年齡差不多。

只不過小了白了兔長得非常顯小,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二十一、二的樣子。

被張明宇摸著頭,小了白了兔的臉色微紅,模樣煞是可愛。

「宇哥哥,你不用送我回家了,我家不遠,自己回去就行。」

「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回到家給我發個消息。」

「好,宇哥哥再見!」

「再見!」

小了白了兔蹦蹦跳跳離開。

從離開時的輕快腳步就可以看出,小了白了兔今天的心情很開心。

張明宇目送著小了白了兔離開。

再說這也不是晚上,小了白了兔一個人回去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張明宇也並不是太過擔心。 試試鳳凰紫火的威力。

當初陸顏霜在以自身承載契約馴服鳳凰紫火時,這件事也是個意外。

是鳳凰尾羽享受的泡在陸顏霜的空間靈泉中,根本就不想再出來。

還忘了考慮,以陸顏霜的體質,究竟能不能承受住這樣霸道的鳳凰紫火。

當時的情景甚為驚險!

那種滋味……陸顏霜再回想,都仍是心有餘悸。

然而眼下,這裏多出個覬覦她的鳳凰紫火,甚至想要搶過來的帝書清。

此時此刻,陸顏霜那就是一臉的,帝書清想要,便自己動手來取吧!

「試試就試試!」才七歲的帝書清,見此就是很不怕死的應了。

許是在這帝家,他真的是被帝夫人給寵溺過了頭。

「不可以。」連帝夫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連忙攔住了兒子,並小聲低喝道:「以你的修為,若是敢碰它一下,只怕到時候會燒得連灰都不剩!」

死也死得凄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