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范興康出門,他笑著將手中的大餅油條和茄餅遞了上去。

范興康一愣,旋即會心笑之:「你知道我辟穀了吧?」

楊嘉腦袋一歪:「那你不知道我也辟穀了?」

范興康再次意外的瞪大了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一九五:老趙是超級天才 虎狼之師,席捲天地而來,氣勢吞天,讓人望而生畏。

白起率領麾下大軍疾馳而來,為首正是李元霸,一柄巨錘宛若彗星墜落,阻擋在李玄霸面前。

胯下神駒風馳電掣,數千米之遙頃刻而至,戰馬騰空而起,身影向後傾斜,雙目睥睨,盯著眼前李玄霸。

「唔!」

「你也使用雙錘,戰力不錯,我們來較量一番!」

李元霸倏然提韁放馬,前行中壓低身影,把沒入地面的巨錘拔起,體內雷霆之力裹挾在巨錘上。

轟隆~

轟隆~

巨錘肆虐於空,天穹好似隨時會塌陷一般,李玄霸怒目微眯,緊攥雙錘迎了上去,當李元霸出現的一瞬間,他便感應到自己的勁敵出現了。

砰~

四錘相撞,真氣奔涌,掀起巨浪般漣漪,兩人身上的衣袍呼嘯著,獵獵作響。

唰~

唰~

相繼退出數丈之遠,李玄霸手執雙錘摩擦在地面上,才緩緩穩住身形。反觀,李元霸雲淡風輕,堅毅的臉頰上泛起狂喜之色。

「不錯,勉強可以一戰,再吃我一錘!」

見李元霸噙著獰笑狂奔而來,前往李玄霸怒聲問道,「你是何人!」

「楚國,西府趙王李元霸是也!」

聞聲,李玄霸詫異駭然,心下自語,這廝竟和我如此相像,多麼完美的身體。

這一刻。

李玄霸居然流露出一抹垂涎之色,好像李元霸的身體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唰~

一團黑霧瀰漫在虛空中,李玄霸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少時,一道馬鳴長嘶聲響起,只見其調轉戰馬,嘶風遠去。

前行中縱聲暴喝:「今日且饒你一命,比蒙王必要以為援軍到來,戰龍城就可以安然無恙,擇日我們在一較高下。」

巨吼聲回蕩在天穹下,東方伯,羅春,李長天,新文禮四將紛紛緊隨而去。

李元霸緊攥雙錘,神情有些茫然,沒想到李玄霸竟避而不戰,選擇帶兵逃走。

此時。

白起已經拍馬來到比蒙王身旁,雄渾之聲道:「軒轅將軍身上有傷,速速回城再從長計議。」

一個時辰后。

大軍入城,白起,帝辛,項羽諸將出現在城主府內,往昔戰龍城乃是一國都城,佔地面積巨大無比,單單百姓就百萬之眾。

「白大帥,商王,項王來的太及時了,戰龍城已經山窮水盡,不知爾等前來可有糧草隨行?」

比蒙王突然開口,白起三人皆是一臉錯愕,心下駭然不已,不禁猜測戰龍城內難道沒有糧草?

「比蒙王此話何意,三個月前陛下責令戶部和天下第一庄押送糧草前來戰龍城,難道糧草輜重還未抵達?」

「白大帥有所不知,城內糧草不濟已經半月之久,至於陛下讓第一庄護送的糧草,到現在毫無蹤跡。」

「龍唐大軍之所以圍而不攻,就是在等候城內將士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到時候他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輕鬆拿下戰龍城。」

比蒙王面色有些難看,顯然糧草已成他的新兵,現在三路大軍入城,更是雪上加霜,城內僅剩的糧草怕是抗不過三日時間。

一時間。

議事大廳里,一片寂然。

諸將神情凝重,以他們對楚帝的了解,絕對不會用三軍將士的性命玩笑,這其中一定另有玄機。

沉默少時,白起率先開口道,「糧草之事,先讓羊侃,裴元慶,龍且三將去其他城池看看,要想解決燃眉之急,我們還是需要龍唐大軍的幫助!」

「哈哈~~,正合我意!」

「戰龍城內沒有糧草,城外龍唐敵軍有,再往北龍唐城池裡也有,我們豈能被糧草困住。」

「我等可是在陛下面前立了軍令狀,必須將金龍旗插遍龍唐之地!」

帝辛縱聲狂笑,好像絲毫不擔心糧草輜重,樣子像極了土匪,顯然是準備在龍唐敵軍虎口中拔牙了。

「賈復,英布,阿提拉,斯達爾你們四人帶一隊斥候出城,查探清楚龍唐敵兵的糧草在什麼地方,要是確定好位置,本王即刻帶人前去洗劫。」

羊侃,賈復諸將離開議事廳,他們各自去執行任務,白起側目看著比蒙王道:「糧草之事,必須儘快上書告知陛下。」

…………

太初城內。

這三個月時間,在魯班的帶領下,寶船鍛造廠再次組建成功,三個月的不懈努力,一切都順利進行著。

今日。

楚帝一連接到暗衛和鳳凰衛傳來急報,這才得知戶部和天下第一庄護送的糧草出現問題。

他們在陰風澗遭遇神秘人偷襲,所有糧草全部落入敵手,隨行的兵馬和官員只有少數人撿回一條命。

砰~

楚帝一掌將手中密報爬在木案上,巨聲傳開,案牘化為齏粉,只見他臉上神色異常惱怒。

糧草被劫,戰龍城近五十萬士兵命懸一線,這對楚國而言可是致命的打擊。

「陰風澗?」

「冰落,正淳,可有關於陰風澗的消息,到底是何人敢動吾楚的糧草!」

楚帝平息了心情,盯著面前兩人出言詢問道。

「稟陛下,陰風澗只是戰龍郡一處孤峰而已,並未藏有盜匪之類的兇徒,所以此番糧草被劫十分蹊蹺。」

聽到曹正淳之言,楚帝倏然騰起身影,面沉如水,整件事情非常蹊蹺,可眼下大軍糧草補給最為重要。

重新押送糧草前往根本來不及,一切只能依靠白起他們自行想辦法,實在不行只能放棄戰龍城,三軍將士後撤到戰龍郡腹地。

糧草莫名失蹤,當真是出師不利,楚帝心下懷疑是龍唐敵兵為之,所以他決定親自前往陰風澗查看。

一個時辰后,楚帝帶著寒冰落,武曌,上官邦寧,曹正淳,以及五百鳳凰衛離開太初城,為了確保寶船鍛造廠的安危。

臨行之際,楚帝將白虎和赤月留在太初城,讓它們負責鎮守鍛造廠。

眾人縱馬飛馳前行不到千米之遙,背後暗衛追擊而來,再次送來一道消息,是陰風澗傳來的。

「稟陛下,陰風澗傳出消息,神秘勢力將我軍糧草被劫的消息告知龍唐,眼下戰龍城附近的百姓都已經開始逃走。」

聞聲。

楚帝眯著眼眸,眉宇微蹙,從暗衛的速度來看,神秘勢力傳消息給龍唐,至少是在十天之前,他們此舉就是為了讓楚國在這場戰役中落敗。

其心陰毒至極,但卻可以篤定,這些人和龍唐敵軍沒有關係,他們的出現就是為了楚國糧草而來。

這一刻。

楚帝腦海中不自然出現一道非常可怕的想法,要真是他所想一樣,就算誅滅九族也難解心頭之恨。 然而慕夏像是自動過濾掉了這些聲音,整個人只專註於手上的動作,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

「嘭——」一聲巨響,門終於被踹壞了。

好在有桌子擋着,門一時沒有塌下來,只是斜著歪倒在那裏。

但屋內的場景暴露無疑。

許星星等一眾人終於看到了裏面的場景。

只見許英山幾乎躺在血泊里,白色的床單已經完全被染成了紅色。

而慕夏拿着一把刀,割破了許英山的脖頸處。

又是鮮血滲了出來,場景恐怖到滲人。

許星星一眾人被屋內的場景弄得徹底呆愣住。

陳媽媽慌的大哭着喊道:「大小姐!您再給這位小姐一點時間吧!求求您了……」

許星星被陳媽媽的聲音從震驚里拉了出來。

她又急又恨地大罵:「陳媽媽!你老昏頭了嗎?竟然縱容慕夏殺人!來人啊,快給我闖進去!」

其他人也是驚得直抽冷氣,嘴裏不停念叨著:「殺人啦!殺人啦!」

「嘭——」又是幾聲巨響。

擋在門口的桌子也被踢開。

門「轟——」一聲倒在地上,整個房間地板都震動了一下。

許星星第一個闖了進去。

她直奔慕夏,表情近乎猙獰地大喊:「慕夏!我要你殺人償命!」

許星星衝過去就去拽慕夏的頭髮,想把她的腦袋拉着直接朝牆上撞。

然而她的手還沒碰到慕夏,慕夏就率先反應了過來,一把扣住許星星的手,反手一個擒拿,用膝蓋壓在了許星星的背上。

「咚」一聲,許星星重重跪在了地上。

「啊——」許星星痛呼一聲,隨即叫罵道:「你這個殺人犯居然還敢對我動手!放開我!來人!!」

保鏢根本沒看到慕夏有所動作,就看到許星星被桎梏著跪在地上。

他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要衝過去制住慕夏。

其他人也跟着罵:「我居然還相信她,沒想到真是個惡毒的女人!打死她!打死她!」

然而下一瞬,一道聲音響起:「都住手!」

這是一聲極為虛弱的聲音,但聲音來源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上的動作,不可思議地看向聲音來源的方向——

只見原本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的許英山,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而且雙手撐著床面要坐起來。

許星星頓時愣住了,驚訝地喊:「……爸爸?」

流了這麼多血,爸爸居然沒死,反而還醒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夏看向許英山,心裏鬆了一口氣,隨即鬆開了禁錮著許星星的手和腳。

許星星得了自由,直奔向許英山,哭着喊:「爸爸!爸爸你沒事?」

「怎麼?你希望我有事嗎?」

許英山冷冷地望着許星星,眼裏再沒了之前的柔和與慈愛。

沒有人會不怕死。

許英山昏昏沉沉還沒徹底醒過來的時候,意識其實已經恢復了。

剛才的一切動靜他都聽到了。

如果不是陳媽媽及時擋住了門,許星星就要衝進來阻礙那個小姑娘救治他。

那時候,他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醒過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所以再看許星星,他當然沒了平日的寵溺。裴琰見玉姝一直問白蘭,都沒有關注到他,便輕輕咳嗽了一聲。

玉姝這才回了神,聽罷白蘭的話,笑着對裴琰說道:「成玉,原是你救了他們?這些俘虜,便也都是你抓回來的?」

裴琰面色淡定,點點頭說道:「本來是按計劃回營的,半路遇上了這……

《鳳臨朝》第1258章大勝而歸,指日可待! 「你想說什麼?」穆劍靈的聲音極冷,她盯着穆農城時,眼神極為冷厲,入骨的涼意,彷彿能從屏幕的這一頭,侵入到另一頭的穆農城身上。

穆農城坐在輪椅上,望着穆劍靈時,眼眸一直非常的平靜與溫和。在穆劍靈表達出明顯的厭惡與冷淡之後,他的語氣還是十分慈愛:「劍靈啊……」

「我是你爺爺……」

穆劍靈冷笑:「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