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楊家大少我惹不起算了!老子倒霉被流放,你們兩個婊砸也別想好過。

韓風低著頭臉上露出猙獰之色,腦海中戾氣發泄一通后,重歸冷靜的韓風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電話。

「小風,出事了?」一道沉穩有力的沙啞聲從電話中傳來。

「我與一名有婦之夫的演員有染在節目中爆出了。」韓風簡明扼要地說明了情況。

「知道了,這事我來處理。現在你立馬滾到我辦公室來!」沙啞聲有些氣急敗壞道。

韓風收起電話立馬消失了,只留下苗月與王瑩瑩兩女尷尬對視,場面一度冷場。直到節目組外拍負責人趕過來。 天字一號包廂中。

王昭君疑惑的詢問聲響起,五女眸光全部彙集在他身影上,其中只有貂蟬早知楚非梵琴技登峰造極。

當日妙音閣中他一曲高山流水,技壓群雄,讓所有人享受了一場驚世絕倫的琴音盛宴。

「曦兒,昭君,相公的琴技縱觀古今怕是無一人可以將他超越,蟬兒往昔有幸聆聽相公彈奏一曲,時至今日依然無法忘懷。」

貂蟬神情堅定,水眸中閃爍著崇拜的目光,楚非梵看著其他四女的樣子,面帶苦笑之色。

「當日一時技癢便彈奏一曲,其實你們相公對琴技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哪有蟬兒說的那樣神乎其神。」

「不行,蟬兒妹妹都聆聽過相公的琴音,今夜正好我們所有人都齊聚於此,相公定要親手彈奏一曲送給我們。」

王昭君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韓芷韻,南宮曦,林筠眼眸中亦是充滿期待之色。

帶她們出宮遊玩不就是為了開心,若是彈奏一曲可以換來他們的笑容,他當然不會拒絕,樂意之至。

「行,稍後相公下場彈奏一曲,算是新年送給你們的禮物!」

此時。

高台上,男子身影瀟洒飄逸的旋轉,面前古琴掠出漂浮在空中,緩緩的落在琴架上。

「閣下琴技高超,只可惜這琴音似乎有些平淡,並算不上絕佳之作。」

戈韻淡然自若的聲音響起,玉手輕挑,只見那纖纖玉指在琴弦上風快的彈奏著,琴音悠揚而起,尖利,高昂,卻毫不突兀。猶如萬馬奔騰而去,壯懷激烈……..

楚非梵星眸中一抹精光掠過,他沒想到眼前高台上羸弱的女子,居然可以彈出如此波瀾壯闊的琴音。

琴音亦揚亦挫,深沉,婉轉卻不是激昂,讓人熱血沸騰,宛若縱馬疆場,快意殺伐。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楚非梵神情一凝,精明的目光掠動他真沒想到戈韻可以彈奏出,如此讓人身臨其境的琴音。

很顯然她是走心了,琴技和感情完美的契合,達到琴人合一之境,讓人嚮往金戈鐵馬,熱血沙場的激情歲月。

一曲終了。

男子面帶慚愧之色,不等戈韻開口說話,抱拳施禮縱身躍下高台,男子算是有自知之明。

戈韻收起古琴倩影騰起,「一曲戰爭頌送給諸位,不知還有沒有人願意上台賜教。」

聞聲。

整個大廳中鴉雀無聲,剛才上台的男子可是皇都中久負盛名的琴師,他一直揚言要擊敗曾經在妙音閣彈奏的傳奇琴師。

可今日卻在此敗在戈韻手中,眼下皇都中在琴技上可以勝過戈韻之人,怕是只剩下神秘琴師和男子的師傅。

不過男子的師傅已經年近花甲,他只不可能出現在花燈會現場。

「若是沒有人發出挑戰,那琴技比賽就此結束,我們將開始棋藝的博弈。」

紅裝女子凹凸有致,充滿誘惑力的魅影出現在高台上,嬌嗔的聲音響起,水眸中秋波蕩漾,轉身視線從眾人身上劃過。

「相公,你………..」

「放心吧,君無戲言,為夫豈會食言!」

言罷。

楚非梵直視包廂外高台,身影縱橫虛空向前掠去,包廂前的輕紗飛揚而起,在他離開后再次飄落。

看著他懸浮在高空的身影,一副睥睨的天下的王者氣勢渾然天成,大廳里眾人有一種錯覺,宛若九天神皇降臨凡塵。

高台上,戈韻和紅裝女子抬首注視,一人神情凝重,一人媚眼橫秋。

「在下願意一試,不知戈姑娘可否借琴一用!」

「不好意思,此古琴乃我私物,恕不能借給閣下!」

「不過四大商會早已準備好四架古琴,公子可任選一架。」

戈韻婉言拒絕,回身抬手間四架古琴懸浮在楚非梵面前,感受到輕紗斗篷下凌厲的目光,他抬手將一架古琴放在自己面前。

楚非梵輕笑一聲,一掌拍在古琴上,修長的手指上縈繞著輕靈的真氣之力,屏氣凝神,摒棄所有雜念。

「叮!」

仙樂飄揚而起,琴音鏗鏘有力,其中猶如暗藏著金鼓聲,劍弩聲,和馬蹄聲。

大廳中眾人精神一凜,抬首視線停留在楚非梵身上,臉上儘是疑惑之色。

如此真實的沙場征戰之聲,一架古琴當真可以彈奏出來?

楚非梵的琴音非常神奇,初聞者始而興奮,繼而恐,旋即輕聲涕泣。

楚非梵手指風快掠動,眾人猶如置身在沙場上,草木皆兵,刀戈相擊聲,吶喊聲加交織起伏,震撼人心。

「悲歌慷慨之聲,樂曲高昂激越,氣勢磅礴,沉雄悲壯,又凄楚婉轉。」

「此人一曲讓人經歷沙場悲歡離合,此去到底是讚歌,還是輓歌?」

曲終,人未散。

天下樓里眾人心情悲涼,完全沉浸在繞樑的琴音中,天字型大小包廂中,五女梨花帶雨,感受到楚非梵彈奏此曲時的心境。

「金聲,鼓聲,人馬聲,猶如雄軍百萬,鐵騎縱橫,呼號震天,如雷如霆。」

「相公此曲驚世駭俗,必將流芳百世,稱為千古一絕!」

南宮曦神情凝重,堅定的聲音響起,柔情似水的目光注視著高台上楚非梵如劍的身形。

「唰!」

楚非梵反手準確無誤的將古琴送往高台下的琴架上,微眯的眼眸中抬起,看了眼注視著自己的戈韻。

「獻醜了!」

「不,不,閣下琴技超絕,戈韻甘拜下風,不知可否知道閣下彈奏的琴曲何名?」

戈韻善琴,流傳在世的名曲,她幾乎已經全部掌握,先前彈奏的戰爭頌就是失傳百年的古曲。

可楚非梵的琴曲顯然要比戰爭頌更加讓人難忘,戈韻心中非常好奇琴曲之名。

「十面埋伏!」

沒錯。

楚非梵彈奏的正是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合奏曲,本來這兩首曲子都是琵琶曲,可經過系統的修改他以古琴彈奏,效果很明顯絲毫不遜色琵琶彈奏。

項羽兵敗,英雄末路,一曲十面埋伏悲歌慷慨之聲,蕩氣迴腸,讓人肅然起敬。

「十面埋伏!」

「千古奇曲,十面埋伏,閣下琴技造詣,情感傳遞,堪稱一絕,琴音挑戰閣下獲勝。」

言罷。

戈韻環抱古琴,躬身向楚非梵施禮,雖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他知道戈韻這一躬絕對是發自肺腑。 郁時盛去拉聞卿的手。

眼眶有些紅。

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她對著她說。

「說好的,你不可以不要我。」

「時盛。」郁榕制止。「你不可以的。」她不知道,他的兒子早就拉不回來了,一門心思全撲聞卿身上。

果然是妖精啊!

最會魅惑人心。

「媽,這份愛不是聞卿給的,是你兒子辛辛苦苦求來的。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也就這樣了,我認定她了!不過就是三十歲嘛,還有兩年時間呢。」

「你這樣說對得起生你養你的我嗎?你是郁家最優秀的後代,也是我含辛茹苦生下來的孩子。現在為了一個女人這樣做,你對得起我對得起郁家對得起自己嗎?」

「沒有她你兒子早就死了。不然你以為被郁寒害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幾個月無數名醫都束手無策。我又是如何幾天之內痊癒的。」

是聞卿。

沒想到是她。

所以,他們早在一起了。

郁榕深感自己一點都不了解郁時盛,甚至都沒懷疑過他。

「可是不行。兒子,我們換個人喜歡好不好。沒有誰離開誰是活不下去的。你以後還會遇見其他女孩,她們才是最適合你的。你不能喜歡她啊!且不說你們之間有沒有詛咒。她不是人!你們又有多少年。你老了,她還是這個樣子,合適嘛!」

為什麼不合適。

「您說的不對,是我離開她活不下去。遇見她已經花光我一輩子的運氣。餘生我也不想再去遇見誰,我只要她。」

聞卿望向窗外無盡的黑夜。

有些想不明白了。

為何到了最後所有的錯都歸到她身上。

盛國的、郁家的……

一樁樁,一件件……

明明從一開始她不過是心善做了好事,到了最後背負了一身的詛咒和罪孽。

就連自己救過的人也是如此。

因為得不到就要毀掉嘛!

因為她的長生。

因為她的能力。

「所以呢?我又做錯了什麼?」

她的眼中盛滿絕望,一如當初被鎖在黯淡無光的地宮裡。

好像黑暗才是她的歸宿。

偏偏有一束光就那麼一點點照耀下來,抓住她不讓她繼續往前走。

郁時盛起身走到面前將她抱在懷中。

「你什麼都沒錯。就算世界與你背道而馳,我還是會義無反顧朝著你走。」

他的眼神騙不了人,他的深情全都肉碎在骨子裡用來愛聞卿了。

「你不怕三十歲真的死了?」

他輕輕的擦拭著她的眼角。「又不是沒去過地府,再去幾次都混熟了。實在不行你幫我走個後門,讓我也去考個地府公務員。這樣好像也可以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

衛階不就是這樣。

貌似還混的不錯的樣子。

「所以呢,也沒什麼好擔心的。」連生離死別都可以跨越的我們,真的沒什麼可以顧忌的了。

聞卿走到郁榕面前,稍稍用力將她扶起。

郁時盛怕傷著她不敢用力,聞卿稍微使點勁郁榕什麼反抗能力都沒有。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如果我說,你所擔心的所有我都可以解決,那你是不是同意我和郁時盛在一起了。」

……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最新章節、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白喵嗚、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全文閱讀、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txt下載、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免費閱讀、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白喵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