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掌相撞,徑直響起一聲巨響來。

天狂霸拳力量確實霸道,只是這一拳,就讓葉辰感受到了一股巨力襲來,從他的手上一直往身上竄著。

哼!

輕哼一聲,葉辰全身豁然一震,頓時就驅散了這股霸道的力量。

下一秒,葉辰又是一掌驟然拍出,此時的葉辰,掌勁內斂,收發於心,被拳意裹挾著,一掌直擊而出。

哈!

燕狂天轉瞬間亦是一拳橫擺,縱身向前,在前沖之力的慣性下,燕狂天猛然的對上了葉辰的這一掌。

轟!

真氣四溢,戰鬥台的地面更是在這樣的交鋒下,產生了大量的裂縫。

砰砰砰!

他們不斷的近身肉搏著,對拼了數百招,兩人各自全力一擊,將自己震退了出去。

燕狂天微微喘息,而葉辰卻僅是面色紅潤,並無一點的吃力的情緒。

剛剛的那一陣攻擊,可都是在極短的時間裏發生的。是以,對於一個人的體力是有着一種考驗的。

顯然,對於葉辰而言,這樣強度的密集性進攻,他還是能完全扛得住的。

……

戰鬥台上,一時間寂靜了起來,只有燕狂天發出微弱的喘息聲。

就在這時,燕狂天陡然動了。

身上轟然爆出一陣異象,卻是他開啟了他的金雕神體了!

啾~

一聲長鳴發出,只見一道金色的身影豁然衝上了高空,卻是一隻金雕顯現,金色的翼翅劃破長空!

隨即金雕異象豁然又沖入了燕狂天的身上。

轟!

氣勢驟然暴漲,比之之前,燕狂天的氣勢,可是足足提升了近十倍!

「再接我一拳!天狂霸拳!哈!」

燕狂天狂吼一聲,伴隨着無盡的氣勢,向著葉辰打出了他最強的一拳。

微眯着眼睛,葉辰打量著燕狂天的攻擊方式,在他的一拳快到近前的剎那,葉辰總算是動了!

「神體的開發,根本是一點都沒有,只是憑藉神體所帶的戰力罷了!」

葉辰這般想着,手上也不慢,凝聚先天二層通脈境的全部力量,手作捏拳狀,在生生不息的拳意包裹下,悍然向前打出。

「可惜,只是依靠神體的戰力,並未擁有與之配套的手段,終究是外表華麗罷了!」

嘩啦啦~

這一拳的力量、速度,直接將周遭的空氣盡數震蕩起來,形成一道道無形的空氣漣漪。

「莫莫果實發動!」

「十倍強化速度與力量!」

心底這麼想着,體內莫莫果實的能力,卻是悄然開啟。

轟!

瞬間,兩者碰撞了!

此刻,兩人皆是在力量程度上的對抗,雖說神體自帶的戰力就不俗,不過葉辰的十倍強化也不是吃素的。

十倍強化下的一拳,葉辰相信就是面前站着的是一個先天三層開竅境的高手,也要飲恨在他這一拳下。

……

在雙方對上的一瞬間,燕狂天心底頓時驚訝了一把。

「怎麼會!?」他是感受到了從葉辰這一拳上,傳來的力量了。

「他的力量怎麼能夠和我爭鋒?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即使是之前大日神體的於徵曇,也無法完全的抗下我這神體開啟后的全力一拳!」

燕狂天很難相信,畢竟葉辰也不是什麼神體武修,也不是專門修鍊身軀的,可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燕狂天的這一拳,確實被擋住了!

感受到碰撞處力量的相互擠壓,燕狂天怒吼「給我破啊啊啊!」

一點一點,他的拳頭,正在一點點的往前移,葉辰面色淡然,看着他道:「沒用的,若是你的神體只是單純的增加戰力的話,那麼你不會是我的對手,所以,你就敗北吧!」

言罷,葉辰心下直接使用果實能力,又增加了五倍強化。是以,此刻葉辰這一拳的力量是十五倍!

轟!

摧枯拉朽一般,葉辰拳意包裹着的拳頭,轟然間直接將燕狂天給推飛了出去。

轟轟轟!

拳意在這一瞬間釋放,伴隨着強大的萬化真氣,直接轟擊在燕狂天的身上,響起一連串的爆鳴聲。

砰!

砸落在地上,燕狂天狼狽不堪,噗的一聲,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輸了~~」

雙目無神的望着天空,燕狂天還是自出道以來,第一次白的這麼慘!

好一會兒,他才從這種狀態下回過神來,緩緩爬起來,望向葉辰,眼神一陣陰翳。

「這次雖然敗給了你,但就只有這一次,下一次我會連本帶利全部拿回來,你給我等著!」

。 林萱當即說道:「那我就不多留你們了,過兩日我去隔壁找你們玩。」

「嗯,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林蓉應下道。

送她們一直上了車,看着她們離開之後,林萱才感覺輕鬆不少。

不過心裏也有點奇怪,怎麼鄭家來人是去找三嬸娘的,而且那個鳳玲郡主,真真是哪都能碰着她啊。

林萱想了想,然後說道:「丁苓,等會我去寫個帖子給思婼,到時候麻煩你跑一趟。」

「好啊,你放心,我絕對會將帖子親手交到容姑娘手上的。」丁苓得了差事還是很開心的。

而且容思婼之前在長鹿相處了幾天,也不是全然陌生,更重要的是她不討厭。

這樣丁苓就覺得跑腿就不難接受了。

梁鳳玲是追着思婼來的嗎?林萱有些不確定的想着。

她知道梁鳳玲的目標是正德哥,可是林萱還是表示對於這個鳳玲郡主很不爽。

前世是她給自己下的帖子,要知道她們之間其實並無多少交情,要不是她說思婼肯定會回來,她都不會出門去武安侯府參加所謂的百日宴。

而且帖子是計鴻文轉交給她的,這其中現在想來要是沒有點什麼,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現在梁鳳玲跟鄭家人攪和在一起去找三嬸娘,到底是會是什麼事呢?

好想知道啊~

林萱將目光投向彩雲,眼珠子一圈,讓彩雲靠近,在她耳邊嘀嘀咕咕了一陣,彩雲更是一直連連點頭,很快她就笑嘻嘻地先離開了。

雖然她們說話聲音輕,但是丁苓還是聽了個全,不由奇怪道:「你要想知道幹嘛不自己直接跟着去或者問你那些姐妹啊,讓個丫頭去打聽可不一定能打聽全。」

「嘻嘻~這你就不知道啊,很多事情說不定還是她們才清楚呢。」林萱這樣說得時候就又不由想起三弟林敏瀚的事情。

他的喜好其實他身邊伺候的下人都比他們這些親人知道的多。

想到他不愛讀書,目光不由看向別苑老祖宗所在地方,四叔也來了,讓他帶着敏瀚練武一陣子,讓他感受到練武的苦,說不定就會念讀書的好了。

當然要是反而讓他提起練武的興趣的話,應該也沒什麼吧,按照太奶奶的話來說,他萬一不成才,還可以期待他兒子甚至他孫子嘛。

而且說實話,從文她沒辦法,但是從武,林萱完全可以給他提供一點藥丸幫助啊。

當然這個事情也就是她自己心裏想想,她不會故意去給二房招惹不必要的麻煩的。

畢竟再怎麼樣,敏瀚也是大伯唯一的兒子,望子成龍之下絕對會給他鋪好路讓他走的。

她這也就是跟着瞎操心,自己沒事找事。

丁苓可不知道她思緒已經完全飄飛了,說道:「是嗎?那我夜裏幫你打探打探消息。」

林萱詫異地轉頭看向她,對於她的提議莫名有些心動,又覺得違反自己的平日的教育。

夜裏還能怎麼打探?

是去做梁上君子嗎?

只是不偷東西,專門偷聽?

這……

好像……

有點刺激啊!

「這樣好嗎?」

「沒什麼不好吧,反正我又不會對她們怎麼樣。」

「你說得也是。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萬一她們身邊也有你這樣的高手在呢。」

丁苓自通道:「放心吧,我又不找正主,一些下人,哪裏還會有那麼多高手保護。」

朝着丁苓豎起一個大拇指,林萱說道:「還是你想得明白。」

林萱回到自己住處就先寫了張帖子讓丁苓給容思婼送去之後,想了想,離著午餐還有一些時間,就轉身帶着連花出門去找四叔了。

現在老祖宗可能是最清楚林萱秘密的人了,當然也可能不清楚,那就看太奶奶到底有沒有給他提起過了。

不過林萱是寧願相信有提過的。

有時候不是秘密只有自己知道才好的,反而有個絕對不會出賣你的人知道了,在心裏上就感覺他好像能夠分擔自己所承受的秘密壓力一樣,莫名就有了依靠。

也因為此,林萱自然而然的就覺得老祖宗很親近,因為兩個人之間有着一個共同知道的不能對外人說的秘密。

連花心裏其實很好奇林萱出門怎麼會帶上她,不過她其實滿高興的,總比一直待在院子裏跟粗使搶活干要好吧。

走在路上只有她們兩人的時候,林萱才問道:「連花姐姐,雖然你是李總管他們的人,不過下船前李總管已經說了讓你以後跟着我,還說怎麼安排你都可以。

這些日子跟在我身邊,我也看出來了,其實你什麼都會做也能做,只是我自己對使喚一個其實跟我長得有幾分想像的人心裏有點不太自在。」

連花驚訝了一下之後急忙道:「啊?!四姑娘只把我當個普通丫頭使喚就行了。而且其實我化化妝,也是能夠做到一點都像姑娘你的。」

林萱搖頭失笑道:「連花姐姐的本事我自然是知道的。就是我覺得連花姐姐在我身邊做一些普通丫頭都能做的事有點委屈了姐姐。」

「不委屈啊,這樣不勞心的日子多安逸啊。」

林萱停下腳步,正視她道:「可是我不想浪費了姐姐的一身才華呢。」

原本還以為自己會被隨意拋棄的連花,聽到這話頓時精神了,帶着一絲期望地說道:「姑娘可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去做?」

果然是個聰明人呢。

林萱點點頭。

比起跟在她身邊,她更需要能夠替她在外面做事的人。

對於連花,不說完全放心吧,但是嫻貴妃的人,林萱用在查探對付二皇子身上那是一點都不虛的。

其實主要是查暗中跟二皇子勾結在一起的江湖中人。

所以林萱打算趁著四叔在的時候將連花丟給他。

具體要做什麼,林萱就乾脆停在視野開闊的道路中間跟連花仔仔細細的說了個明白。

連花表示自己記住了且一定會盡全力去完成任務的。

帶着任務的連花跟之前相比,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太一樣了。

果然,做任務的連花才是真正的好連花。

說完,兩人朝着偏院走去,剛走到小門處就看到林康德笑容滿面的迎面而來。

。 維多利亞確實不知道,阿爾奇的手底下,還養著一支騎士軍團。

現在,阿爾奇已經露出他的獠牙來。

他擺明了是要對維多利亞動手了,這種時候,維多利亞自然不能拒絕李初晨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