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開口問道:「馮導,那麼多前輩們,都擅長這種主旋律音樂的,怎麼找到我這來了?」

「因為這部片子,並不是傳統的主旋律電影。

傳統的主旋律電影,年輕人大多不愛看。

票房都靠向各單位下命令攤派,就像學習任務一樣。

今年領導們打算推陳出新,希望拍出大眾喜歡看的真正好電影,又能傳達愛國主義精神。

所以他們才找的我來執導,也是希望我拍出新意來。

好在一切順利,影片內容上面非常滿意。

可是音樂方面,也就有了不一樣的要求。

最好不要傳統那種主旋律音樂,領導們也希望有新意。

既有流行性,也能傳達愛國主義精神。

這個要求,實在是讓很多作曲家束手無策。

所以,我這不就想起你來了嗎?」馮柯耐心地解釋道。

秦川這才明白了,為何這件事情馮柯會找到他身上。

秦川回道:「馮哥,您還真是沒拿我當外人,這個難題不一般啊。

現在我還沒看過影片,現在也不敢打包票。

而且下周開始,我們樂隊要開始演出,任務繁忙。

月中還要去趟米國,參加音樂節。

這段時間,是真的忙。

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寫的出讓領導滿意的出來。

萬一到時候寫不出,你可不能怪我。」

秦川先把話說找補好,萬一到時候沒有合適的歌曲,也有個借口。

因為還沒看過馮柯拍的電影,他也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歌曲,可以給他當主題曲用。

而且,對方要求那麼高,屬於命題作文,這件事難度可不一般。

萬一寫不出,秦川也算是話說在前面了。

「嗐,時間緊、任務急,我也理解,老弟你儘力而為就好。」馮柯當然表示理解。

這件事本就是上頭安排的任務,而且是為國慶50周年大慶獻禮之用,也不是光委託秦川一人創作。

馮柯也是想到半年前,為了幫唐若筠贏得上春晚的機會,秦川在《大唐盛世》系列節目中,硬生生用作品爭取到一絲機會。

而且,還順帶提升了整套節目的內涵和逼格。

正是由於這種驚艷之舉,馮柯這才打算到秦川這邊碰碰運氣,萬一他又能有驚喜呢。

秦川只能答應下來,和馮柯約好第二天,就去把影片先觀看一遍。

只有看完了電影后,他才能知道,自己這有沒有適合做主題曲的音樂。

樂文這個舉動頓時震驚了所有人。

「天哪,他竟然把賢王的衣裳脫了,他要幹什麼?」

「你這個笨蛋,你沒看出來他在猥褻賢王嗎?他還騎到賢王身上親他的胸,這簡直太無恥了。」

「是啊,光天化日之下,這個流氓竟然趁機侮辱賢王,這也太不要臉了。」

聽到大家的話,跟來的鳳兒哭笑不得。

她雖然也被小姐的動作震驚到了,但她看小姐認真嚴肅的樣子,知道小姐在救人,並不是在猥褻賢王。

她趕緊朝眾人道:「你們誤會了,我家公子不是

《雲若月楚玄辰》第532章賢王被猥褻了 「外祖母唯一能證明身份的玉牒,若是玉牒沒了,皇家便沒有這個人了。」

「這枚令牌既然是當初外祖母交出去的,皇帝這麼放心大膽的再送回來,足以說明這隻兵力已經毫無作用,給外公還能提醒一下外公,當初外祖母是戲耍了先帝,這事兒他們沒有忘記呢。」葉嬉接着慕老爺子的話分析。

「不錯。」慕老爺子贊同,而後擔憂的叮囑,「如今我們剛離開京城,還不清楚他們到底會有什麼動作,和你們說這件事,一是想要你們有個心裏準備,二呢這一路可能會有兇險異常,務必要護好自己周全,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眾人點頭。

慕二爺卻不懂,「所以當初父親就哄騙我們說母親是消失了,再大一些才說是去世了,實際上是被先帝給……」

慕老爺子點頭,「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皇帝再怎麼沒權,也比我慕府好上許多,更何況兵權在手的聖暿王畢竟是皇家人,不敢輕舉妄動。」

「我們倒還好,就是聖暿王……」慕大爺看向葉嬉,若是有什麼不測,必然會先攻擊聖暿王和慕老爺子。

但是慕老爺子身體還算硬朗,聖暿王就不用了,躺在那裏和砧板上的肉有什麼區別?

「咳咳……」葉嬉咳了兩聲,神色有些不自然,朝屋外喊了一「東慧。」

東慧從屋外進來,「去讓胡叔將王爺帶來。」

「是。」東慧不問原因,徑直出去了。

不多時。

胡叔帶着人將宋司卓抬了進來,葉嬉對東慧說道,「東慧,讓人在外面守着。」

「奴婢這就去。」東慧轉身出去。

胡管家見狀也識時務的帶着王府下人出去了,屋內就多了宋思卓一人,眾人的目光在宋思卓和葉嬉兩人身上來回,不知道葉嬉此舉為何意。

「好了,現在都是自己人了,起來吧。」葉嬉淡淡的聲音響起,眾人滿頭霧水。

只見原本躺着的宋思卓手握拳頭捂著嘴,輕咳了兩聲,站起身來理了理衣服而後朝着慕老爺子拱手一禮,「外公。」

「兩位舅舅,舅母。」

眾人,「……」

誰能告訴他們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本是活死人的聖暿王怎麼醒過來了?還生龍活虎的樣子,最終還是慕大爺沒有忍住,「聖暿王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大婚前?還是大婚之後?」

「不瞞大舅,這病只是一個障眼法而已。」宋思卓臉上赧然。

慕大爺,「……」

這不是他認知里的聖暿王。

「當時情況特殊,不得不用了特殊的法子,才能順利讓大婚進行下去,此事瞞着大家是我的不是,在此我給大家賠個不是。」宋思卓倒是捨得下臉來。

「聖暿王說的什麼話,此事不需要向我們賠禮道歉。」慕老爺子出聲。

其實從葉嬉的反應來看,他心中隱隱有猜測,只是沒有得到證實而已。

「王爺,有些事要和你說。」葉嬉上前自然地牽起宋思卓的手,臉蛋兒挨着他的胳膊,宋思卓聞言側過臉來,「你說。」

葉嬉看了看慕老爺子,見他點頭,復又開口,「我的外祖母,是文熙長公主。」

宋思卓,「……」

一臉的不可思議,怎麼會?

「當真?」

葉嬉點點頭。

「當年我被撿回來的時候只聽說過文熙長公主的傳聞,那幾年正值戰亂,先帝同我說過要送文熙長公主去和親的事情,只是文熙長公主逃走了。」宋思卓在眾人灼灼地目光中說着自己知道的信息。

「過了兩年宮內有傳聞說文熙長公主回來了,和親的事情也被提上了日程,只是……」宋思卓頓了頓,「沒多久,聽說文熙長公主去世了。」

「不是去世了,是被先帝折磨致死。」葉嬉否決了宋思卓的話。

「什麼?折磨致死?!」

宋思卓明顯不信,雖然當今皇帝和他多有不和,但是先帝對他那是沒的說的,更何況先帝還將兵權等交到他的手上,足以證明他在先帝那裏的分量。

在他的記憶中先帝也是個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人,只有在面對朝政大事的時候才會皇帝該有的威嚴和氣勢。

「是,這個消息是文熙身邊的親信給我送來的消息,絕不會有錯。」慕老爺子對此深信不疑,對於宋思卓疑惑的反應略有不滿。

「這件事是否有什麼誤會?」宋思卓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對勁,問出自己的疑惑。

「不會是什麼誤會,聖暿王是皇室中人幫腔說話我能理解,但是對於事實還想要辯解,休怪我不客氣了。」慕老爺子板着臉,說的話也沒那麼客氣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外公不要生氣。」宋思卓有些慌了,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解釋,只得看向葉嬉尋求她的幫助。

葉嬉左右為難,這件事已經過去了許久,很多證據和事實可能都被掩蓋了,想要知道當年的真相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姓宋的果然都是一個德行,沒一個好的。」慕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

眾人,「……」

他們好想提醒慕老爺子,文熙長公主也是皇家人,也姓宋。

慕老爺子從他們的神色中看出來了,瞪了她們一眼,「全是歹竹就出了文熙這麼一個好筍。」

急忙補救了一番。

眾人都憋著笑,聽這番話大家也都知道了,慕老爺子沒有真正的生宋司卓的氣。

宋司卓卻鄭重地朝慕老爺子拱手一禮,「外公,我同先帝相處了許多年,他絕不是那翻心狠手辣之人,這件事我還是覺得其中定然有什麼誤會,我會讓人去查當年的真相,如果事實真的如外公所所聽所知道的,我也不會偏袒,定會將先帝的罪行昭告天下。」

「若是其中有什麼誤會,屆時還望外公對先帝不要再怨恨了。」

「可好?」宋司卓盯着慕老爺子。

對於宋司卓來說,先帝帶他回來給他錦衣玉食,親自教導他讀書習字,學習為人為君之道治理天下之道,給他從未有過的溫暖,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 小望的情況肯定不能放任,小藝只要勸說,小望就不解的說:「哥哥,這是媽媽啊,你怎麼不記得,這是媽媽啊,你別這樣說,媽媽會不高興的,我不想媽媽離開我。」

工作總有要完成的時候,小藝的工作結束,又挨到吃完飯,天色漸黑……

小藝直接將小望抱起來,不去看驚慌的臉往門口走去,小望看着慢慢遠離的陳優,心裏的恐慌放大,哇一聲哭起來,在哥哥懷裏掙扎。

「哥哥,我不要離開媽媽,我不要離開媽媽,我很乖,媽媽會喜歡我的……」

「哥哥,我只吃饅頭,哥哥,放下我,我只吃饅頭,媽媽不會討厭我的,我什麼都不要,只要媽媽!」

「哥哥,那是媽媽啊,那是媽媽啊,你為什麼不認識她了,那是媽媽啊,我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啊!」

「我不要走,我不要離開媽媽,我要媽媽,我要媽媽啊!」

「爸爸不要我們了,現在媽媽回來了,我不要離開媽媽……」

小孩的語言貧乏,但是句句刺著大家的心,別說女人們,就連男人都在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