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鑫岩自然明白,機械狼不知道他的體質不同於常人,而他自己也說不出來自己跟常人有多大程度的不一樣。

那就檢驗一下吧!看看不一樣的程度到底有多少!

片刻之間,一人一狼組成的狼騎士就衝上了陡坡,機械翼鳥的粒子子彈撞擊在四周的岩石上,立時威力大增,狼騎士的四周碎石橫飛,亂石碎片呼嘯著將四周的空間變成了死亡的絕域。

李鑫岩貼著機械狼的身體躲著那些碎石,但即便是樣,他的身上片刻間就多了五六個窟窿,血從彈孔中立刻冒了出來,如果不是機械狼的身體擋住了絕大多數的亂石碎屑,恐怕他立刻就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跳!」眼看就要山頂,李鑫岩大叫。機械狼看起來根本沒有猶豫的時間,依言躍起,向著山丘背後落下去。

下落過程中,李鑫岩鬆開了抱住機械狼脖子的手。

下一刻,兩根繩子樣的東西飛上了半空,作為特別行動組的成員動作快是必須的。

機械狼和李鑫岩翻滾着落在山丘另一面,碎石落在山丘另一面已經沒有了什麼殺傷力,翼鳥身上粒子炮的角度也伸不到山丘背後。

空中響起兩聲金屬相撞的聲音,其中伴隨着輕微的電流放電時噼里啪啦的響聲,兩團黑影頓時失去了動靜,在空中劃出兩道完美的拋物線,落在機械狼不遠處。

「爬起來!跟我過來!」李鑫岩對着機械狼大叫,向著山丘另一面轉身就跑。

機械狼又沒有猶豫時間,於是他再次選擇了不猶豫,跟着李鑫岩跑到了山丘另一側。剛剛低下頭,山頂上一片桔紅的粒子子彈光芒閃過,山頂騰起來一團火焰,一片爆炸產生的碎石立刻衝上了半空。由於爆炸在山的另一側,李鑫岩和機械狼再次毫髮無傷。

「拋起來石頭,越多越好!」李鑫岩叫到道。同樣這也沒有給機械狼猶豫的時間。機械狼說不出來為什麼,同樣沒有猶豫,前爪變成一隻把捅煤爐的夾子,撿煤球一樣迅速將四五塊石塊扔到了李鑫岩的面前。

噹啷啷幾聲脆響,石塊被李鑫岩手中的金屬棍拍上了半空。

空中再次響起撞擊聲。僅剩的那隻翼鳥躲閃不及,狠狠撞在了石頭上。對於它身上眾多的探測設備來說,出其不意的撞擊不是什麼好事。最後一隻翼鳥終是沒躲過狼騎士狼和騎士的配合打擊,無助地向著地面栽了下去。

。 解決掉富江之後。

萬元以高價攔下了一輛私家車。

攔的過程還挺容易的,就是拿著一打鈔票在空中搖曳。

而他的要求也很簡單,就是把自己送到事務所就行了。

當然,他也可以找個酒店住下,但沒必要,還是事務所里比較溫暖。

也不期望用錢能招到什麼好人送自己,越壞的人越好,畢竟自己現在還只有一個奧札奇化身,不是壞人的靈魂他都不要。

「嗯?」萬元看了看周圍的風景,還挺好看的,就是。。

「去城裡,不用上山吧?」

開車的男人笑了笑,道:「有條近路,過了山洞下了山走小路不到兩分鐘就進城了。」

「嗯。」

萬元點點頭,繼續看風景。

你說這人多好,說不定還送自己一輛車。

車子來到半山腰。

萬元鼻子動了動。

有血腥味。

或者說,,

超自然的味道。

啪——

只聽見什麼破裂了的聲音,車子的玻璃上出現了一大攤的紅色,影響了司機的視線。

不過司機也是個老司機了,及時踩了剎車。

然而,這片山路顯然也不是那麼好走,因為慣性原因,突然踩的剎車導致了車胎開始打滑。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過後。

車子砰的一聲撞上了路邊的大樹。

因為不是公路的原因,所以連護欄都沒有。

不過雖然撞樹了,但連安全氣囊都沒有彈,可見車子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司機下車檢查了一下引擎。

然後過來和萬元說開不走了,但附近有座廢棄的村莊,問萬元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附近廢棄的村莊看看,打算去村莊打個電話叫拖車。

萬元就靜靜的看著他表演,車玻璃上的那一灘血紅色液體散發著血腥味,毫無疑問就是血了。

但很奇怪,附近並沒有屍體之類的,而且那灘液體裡面還有著類似果皮的纖維,就好像是一顆裝滿血,生長在樹上的果子一樣。

這就是萬元在副駕駛座得到的信息了。

稍微一推理,就能得知司機口中附近的那座廢棄村莊肯定有什麼問題。

而身為普通人的老司機還想把萬元引到那種地方去,,怎麼說呢。。

廁所里打燈籠。

介於司機也不是個好人,萬元也就順他意了,打算跟著他一同前往附近廢棄的村莊。

看看這次又是何方妖孽。

估計沒有那個血果的巧合,司機也會在路上弄出什麼幺蛾子來讓萬元下車,那個血果掉在他車上可以說是真的巧合了。

於是,兩人就把車丟在了這裡,準備去往附近的廢棄村莊。

只不過萬元在離開前把後備箱里自己的箱子給打開了一條縫。

別誤會,這裡不是濃霧,不需要螳螂醬們。

打開箱子只是為了讓它們在自己離開車子后守著車,免得它們被拐跑了。

弄完這些,萬元拍拍手。

「走吧。」

……

……

走了大概有十分鐘,期間司機不斷和萬元閑聊著。

比如問萬元的家室啊,錢從哪裡來的啊,為什麼一個人出來啊之類的。

在司機的追問下,萬元成功的在他心裡豎立起了一個富二代從家裡拿了一筆錢離家出走還不懂世間險惡的傻白甜模樣。

萬元也樂的不想和他解釋。

雖然算是坑殺了他吧,但誰叫他自己心裡先產生邪念的。

「那裡有個小房子,我們去看看。」

司機看到樹林里有一個小房子,是個殺人埋屍的好地方,連忙招呼萬元過去。

然而,兩人走進之後才發現。

小房子里居然還坐了四個小孩。

四個小孩都是男孩,他們比萬元還矮,估計也就一米二不到的樣子,四人圍坐在一起,表情陰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見司機的動靜,四個小孩齊齊轉過頭。

看著他們的眼神和表情,司機冷不伶仃打了一個冷顫。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怪的嗎。。。

身後一個帶著防毒面具的,眼前四個像死人的,就他一個大人除了想要謀財害命之外都挺正常的。

不過眼下有五個小孩子,即便他是王者也無法輕易做到一打五。

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問那四個孩子:「小朋友,叔叔的車壞了,你們是附近村子里的吧,知道哪裡有電話嗎,叔叔想借來打一下。」

雖然不知道附近廢棄的村子哪裡來的活人,但都出現在眼前了總不可能是死的吧。

所以司機推測,那個廢棄村莊很有可能又住人了。

失算了,早知道問出那個面具小孩的底細就應該在樹林里把他解決的。

不過現在也沒差,只要支開這四個小孩,找一個沒人的地方,他照樣能快速解決面具小孩。

然後埋了屍體,帶著面具小孩的一大包錢開車跑路。

沒錯,車子其實沒有壞,只不過是他為了殺人埋屍的借口。

一個小孩帶著那麼多錢離家出走是不安全的,他要用實際行動來告訴那個面具小孩,讓面具小孩牢記這個問題,下輩子好用上。

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沒有,,電話,,村子里,,現在,,一個,,電話,,都沒有。」

孩子四人眾中,一個像是孩子王的男孩操著沙啞的聲音開口。

似乎很久沒有說過話了。

這是萬元和詭異打交道久了,才勉強從聲音就發現了端倪。

而司機則覺得很正常,小孩子也許是嗓子干聲音沙啞也很正常。

司機笑著和他們說道:「那沒事了,你們慢慢玩兒,我們去村子里看看。」

說完,又帶著萬元走向他記憶中那個廢棄村莊的位置。

他要看看廢棄村莊是不是又住人了,如果沒有住人的話,,等教育完面具小孩他就要教育一下他們,讓他們明白小孩子不要成群結隊的跑山上玩!

很危險的,說不定還會出什麼事,摔下山崖啊,吃了毒蘑菇啊,迷路啊之類的。

想想都可怕。

所以他打算讓小孩子們記牢了,下輩子就不會出事了。

他是在做好事啊!

【這個人在想什麼。。】

萬元看著傻笑的司機,怎麼感覺他比自己還能yy。

不過該說不說他得提醒一下司機。

「那些孩子跟過來了。」

ps:說個事,禮拜五上架

。 再加上這三個多月來在黑龍寨中的所見所聞。

絲絲的野望浮起。

天下這麼大,如今有了這麼好的後台,怎能不拼一拼?

這一次大當家帶他出來,正是給他機會。

這時候不立功,何時立功?

餘光看了眼沒有開口意思的段延慶,躬身一禮道:「大當家,屬下以為、血刀前輩的方法很好。

不過血刀前輩的名聲太大,恐怕會被那公孫止看穿身份,從而不敢動手。

不如由屬下前去,定能引公孫止出手,並且讓他沒有絲毫退路。」

血刀老祖眯眼看向寇仲,沒有開口。

因為寇仲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心裏暗自思索著寇仲這個人。

「嗯,說的不錯。」

李道強誇了一句,回身看向幾個人,在段延慶身上停留了一下,就對着寇仲鼓勵的笑道:「去吧,放手施為。」

「是,屬下絕不讓大當家失望。」寇仲臉色一喜,抱拳一禮道。

說完,向山谷中那一片建築而去。

李道強面帶笑容看着寇仲的背影,忽然,平靜開口道:「段延慶,你就沒有什麼想法嗎?」

話一落,丁春秋和血刀老祖瞥了眼段延慶,雙眼深處皆是閃過一抹嘲諷。

裝什麼清高?

沒錯,時間一久,在他們眼中,段延慶就是在裝清高。

身為惡貫滿盈的大惡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入了黑龍寨。

但入了黑龍寨后,一直都有種高傲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