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暗罵,卧槽,還特么博大精深,胡亂拽詞,博尼妹!

吳應麒咽下駝峰肉,由衷地說:「這道燒烤,也許在波斯當地很常見,但在雲南境內,它百分之百很奇葩,很獨特,很美妙!」

父子兩人一唱一和,不遺餘力地誇讚。

此刻,吳應熊正瞅著阿珂,忘記了宣布投票。

林宇走到吳應熊面前,提醒說:「世子,你為什麼老看王寨主?難道,你成為太監之後,不再喜歡美女,而喜歡男人?對彪悍的屠夫感興趣?」

吳應熊的神態大囧:「我……我怎麼會喜歡男人?有朝一日,我若練成《葵花寶典》,必定統治江湖,派人尋找可恢復男兒本色的靈丹妙藥!」

見吳應熊仍不甘心當太監,林宇趁機慫恿:「採取吃藥的手段,恐怕不能恢復你的男兒本色,我建議,你找個神醫,給你續接命根。」

吳應熊哭喪著臉說:「命根已斷,埋進土裡,無法續接。」

林宇說:「你的命根不能接,可以換成他人之物!」

吳應熊一聽,幡然醒悟:「對啊,我為何沒想到呢……可是……哪位神醫能幫我續接,我又用誰人之物呢?」

林宇忽悠說:「我認為,你弟吳應麒的命根,挺適合你。」

吳應熊半信半疑:「這……這怎麼能行?」

林宇繼續忽悠:「你和吳應麒,本是同根生,你倆血脈相連,體內的血液可以融合,所以,你倆的命根也可以……小王爺,不用我講得太直白吧?」

吳應熊的眼睛發亮:「林大人,你應該早點提醒我,這個辦法太好了!」

林宇說:「辦法雖好,但必須讓吳應麒付出犧牲,他是你的同胞兄弟,我怎能見你倆相互傷害呢?」

吳應熊低聲說:「哪有同胞親弟弟,娶了大哥剛剛過門的媳婦?他今日搶我妻子,明日則搶我王位……我不傷害他,他卻傷害我……」

這小子越說,語氣越憤恨。

林宇之前準備挑撥離間,讓吳三桂誤以為吳應麒和「建寧公主」之間有私情,合謀加害吳應熊,結果吳三桂忙於戰事,林宇沒機會實施計劃。

此刻,林宇憑靠三寸不爛之舌,激發出吳應熊對吳應麒的怨恨,可以實施新的「挑撥離間」計劃,促使吳應熊對吳應麒下毒手,奪取他的命根。

林宇繼續煽風點火:「吳應麒不顧你的感受,開心地娶了公主,今晚還不時地為難你,害得你失去裁判的資格,他成為主角,你卻淪為可憐的配角!唉,我真的同情你啊!」

吳應熊的牙齒咬得咯咯響,攥緊了雙拳。

林宇又說:「可惜,你不會武功,吳應麒的武功高強,你想取他的命根,難度很大。」

吳應熊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王府之中,有我的親信,他們會幫我對付應麒。」

林宇說:「好,只要你能奪取吳應麒的命根,我就幫你找到神醫!」

吳應熊感激地說:「多謝林大人,事成之後,我定當重謝!」

林宇笑呵呵地說:「如果重新恢復男兒本色,你還想練《葵花寶典》嗎?」

吳應熊說:「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我如果能恢復男兒本色,傻瓜才去練太監的功夫!」

兩人正聊著,只聽劉玄初提醒:「王爺,咱們開始投票吧!」

吳三桂、吳應麒、劉玄初、馮錫范、張青峰、鮮兆飛、萬英才五人,一起舉牌。

龍兒和多隆,也舉起紅色的木牌。

趙穎兒不投票,黛丹莉將挑戰失敗,淘汰出局。

誰知,趙穎兒居然舉牌!。 寧馨居里,陸錦柔正昏昏的趴在架子床上看兩個小丫頭翻繩。

等到她往門口看第五回的時候,紅眉打了帘子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陸錦柔面頰通紅,撐起身子急問:「回來了嗎?」

紅眉大驚,忙上前撿起被陸錦柔掀到一邊的薄衾蓋過肩頭,「小姐快躺好!大夫說不能見風的!」

陸錦柔皺了皺鼻子,委屈的道:「我熱。」

紅眉的心立刻就軟了,伸手探了探陸錦柔的額頭,「又熱上來了,大夫說藥效持續的時辰會越來越短,然後痘疹就發出來了,等熬過這些日子您就大好了。」

陸錦柔忍不住伸出手抓了抓脖子,又引得紅眉嘮叨:「您現在還沒到癢的時候,所以能忍便盡量忍一忍,不然等到痘疹發出來了您更忍不住,留下疤可好不了」

陸錦柔身子一僵,立即停住了抓癢的動作,緊抓着手中的被子,煩躁的問:「你再去看看,紅鸞到底回來了沒有!」

紅眉還沒應下,門口帘子微動,紅鸞便鑽了進來,「小姐,奴婢回來了!」一面打發了翻繩的小丫頭,一面點燃了香爐中的檀香,又將帘子稍稍搭起一個角,散了煙氣。

陸錦柔神色懨懨,卻掩不住眼中的緊張,看着紅鸞問道:「安排的人都妥當了?」

「妥當了!奴婢親自挑的人。」

「血衣也藏好了?沒出差錯吧?」

「藏好了,是小六趁著百荷不注意悄悄偷出來的,上頭還綉著綠竹的名字,錯不了。」

「呵!等綠竹到了莊子上,來個死無對證,誰知道她是在什麼時候染的痘疹?她的血衣在四姐院子裏,不管怎麼傳也總跑不了一個蛇蠍的名聲,我倒是要看看五姐還能怎麼狡辯!五叔祖母雖然是個見風使舵的,可是五叔祖父最是疼愛晚輩,到時候就算他們不遠著大房也會在心裏起了隔閡」

而五姐因為妒忌四姐得了曾老太太青眼想要害死四姐的事也會被她安排好的人散播出去

蕭家是不會允許一個名聲狼藉的女子進門的。陸錦柔彎了彎唇角,眼中一片冰冷。

紅眉恍若未聞,替陸錦柔掖好了被角,又將帳子撒勻,這才退了下去。

到底是年紀小,陸錦柔想了很多,最終卻敵不過頭腦昏沉,懨懨的閉上了眼睛,「我要睡一會,四姐那邊若是鬧起來了要記得叫我。」

「是。」紅鸞動了動唇,想說什麼,可是看着帘子后那張安靜的小臉,終究是嘆息了一聲,轉身去滅了香。

五房那邊卻一直沒有動靜。

等到天黑了,七夫人才出現在四小姐陸錦朵的沁春園。

沁春園的大門緊閉,七夫人帶來的婆子抱着狗散漫的和守門的婆子隨意聊著天,卻如同兩尊門神一般。

正房內燈火通明,陸錦朵身邊的四個大丫鬟嚴肅的垂手立在她身邊,七夫人坐在她的對面,抿著唇盯着跪在地上的小丫頭。

這個小丫頭過午發了熱,知道四房的六妹妹正供奉痘娘娘,陸錦朵沒出過痘,雖然覺得自己已經過了發痘的年紀,但也格外謹慎,想要將她抬出屋子單獨安置卻被發現屋子角落裏不知被誰放置了一件血衣。

待看清楚了血衣上繡的名字時,陸錦朵安耐住了心中的驚濤駭浪,腦海中閃過無數個想法,怒意無數次冒出來叫囂著讓她拿着血衣去海棠苑質問,但是她都忍了下來,她毫無異樣的做完了白天的事,一直等到了晚上請安的時候才對七夫人講了這件事。

她自小離家,雖然和母親不親,但也知道出了事該找的是這位只會養狗的母親而不是事事過問大權在握的祖母。

小丫鬟結結巴巴的道:「奴婢當完了值回到屋裏打了會絡子,又幫着王嫂子撿了花,等到用完晌飯的時候就覺得頭有些昏沉,這才知道是發了熱,奴婢知道小姐早上去了六小姐那,奴婢又在小姐身邊侍奉了一早,怕是奴婢年紀小染了小姐帶回來的病氣,於是趕快叫人去告訴小姐,誰知道竟是因着血衣才」

七夫人點點頭,「今兒上午,誰還去你屋子找過你?」

「掃灑的毛丫,王嫂子,張婆婆」

「還有誰?」

小丫鬟一瑟縮,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沒,沒有了」

這時,七夫人身邊的萱草快步走了進來,低聲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七夫人看了陸錦朵一眼,點點頭。

屋子裏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氣氛徒然緊張起來,七夫人忽然看向站在一邊大氣也不敢出的蘭香,笑問道:「蘭香,蒲文那塊玉佩怎麼沒帶在身上?」

蘭香一愣,面色慘白的跪倒在地,嘴唇抖了抖,卻說不出話來,她不敢抬頭,不敢面對蘭雁蘭倩蘭芳看她的眼神。

陸錦朵此時若是再不明白就是個傻子了!

她難以置信,站起來時,眼中已只剩下冷漠,居高臨下的看着蘭香道:「你從小跟着我,又隨我從阜陽一路坐船坐車顛簸流離十幾日終於到了京城。」她頓了頓,冷哼一聲,「我卻後悔將你帶出來!你回阜陽去吧,蘭雁,將她趕出去!」

「小姐饒命!奴婢知錯了!奴婢再也不敢——」蘭香還沒說完,便被婆子捂著嘴拖了出去。

七夫人看了一眼蘭雁三人,並沒有陸錦朵以為的訓斥亦或是安撫,只是面色如舊的讓她們退了下去。

七夫人撥了撥放桌上的燈芯,火光乍現,屋中璀然一亮忽然又暗了下去,她看向陸錦朵,聲音依舊是彷彿隔着一層距離的溫和,「你大伯父入閣了,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

陸錦朵皺眉思索了一下,試着問道:「大房在陸家的地位越發無可撼動?」

七夫人轉過頭,難掩眸中失望,語氣卻無苛責:「大房也好,幾房也罷,只要綱常在,終究是大房,就算分了宗,也是東院兒的大房。你大伯父仕途剛剛展開,咱們陸家,大房老九不說了,少年成名,年紀比你四哥還小一些,前途自然是不急,二房你二叔斷了腿,前程盡斷,你大哥雖然有功名卻也只是補了一個巡檢的缺,你二哥呢,快三十了,鄉試還沒過,你大姐雖然高嫁,可是平陽伯府裏頭那些事你也不是不知道。三房呢?你三伯祖父早就致了仕,你四伯恩蔭的典史未入流,你二姐訂了親,雖然是進士出身,但是官場上的事,哪有那麼容易?小六還小,不知事。至於四房么,你三哥能遠著便遠著吧,三丫頭進了家廟算是不成了,六丫頭人小心太大,咱們五房只有你四哥一個男丁,雖然在府學衚衕,但你六伯卻打算讓他經商,你祖父也打算致仕了,即便不致仕,外府經歷做了這麼多年,其實也並沒有什麼人脈,你父親雖然在國子監,但從不與那些皇子走得近,也不算天子近臣」

。「尚公子的眼神還真是犀利啊,看得人家心慌慌的。」紫女莞爾一笑,用笑容掩蓋剛才的驚慌失措。

「我來韓國就只有一個目的,想看看那個能寫出《五蠹》的會是怎麼樣的人物。」劉雲緩緩說道,用筷子夾了一塊羊肉,送入嘴中。

「現在看到了,之後,感覺如何?」紫女往劉雲的杯中倒滿了酒水問道。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慧》第二百九十章打爆(第二更) 「青蓮已退出奔雷小隊了,昨天是她最後一次出任務,我們今天接了採集冰靈三花草的任務,在紅河谷相反的方向,為了安全,最近還是不要火焰鳥的領地為好。」

周雨薇囧笑道:「呵呵,那是,那是。」

「走吧,我們趕緊出城。」

幾人疾步趕往城門,快走為好,不然讓人打聽出是奔雷小隊接了火焰鳥的任務,他們就暴露了,沒準會被暴怒人們群毆。

「隊長,有件事我要跟你說下,我不是一直有時間出任務,每月最多能騰出半個月,每次連續六天後,我就要休息一陣子,離開太乙城。」

「可以,我們奔雷小隊也不是天天出任務,有時候隊友受傷,也要調養一段時間,出任務的時間可以調配,只是不知道你能在太乙城待多久?要是時間不長,我們就要繼續招收新隊友了。」

「隊長,你放心,我雖然出任務時間不確定,但我在太乙城應該會住很久的。」

周雨薇可不想離開太乙城,在這裡就能得到她所需要資源,沒必要瞎跑,而且師父也說了,自己到金丹期,他才會離開去遊歷天下,應該還有很久吧!

李安聽完心裡踏實了,

「那就好,這個傳音符給你,你有事離開跟我說下,回來時聯繫我,就沒問題啦。」

「好的,多謝隊長,小妹今後就請各位多多關照啦!」周雨薇給眾人行個禮,

大家客氣的回禮,客套幾句,就開始匆忙趕路,

李安讓隊里經驗最豐富的的李大狗帶下周雨薇,主要給她講太乙城所在這片山脈的分佈,各處有什麼厲害妖獸,需要注意什麼?

哪裡盛產靈藥,那座山上礦產豐富,又詳細講下進山做任務,最厲害的幾支小隊,成員都有什麼人,遇到如何應對,

兩隊合作獵殺妖獸,如何分配等等,數不勝數的重要經驗,這些都是柳隨風從來沒教過她的。

柳隨風一向都是獨行俠,沒有和團隊打配合的經歷,壓根沒有這些經驗,周雨薇在加入奔雷小隊后得到補足。

進山採集靈草任務也不輕鬆,普通靈草還好沒危險,稍微上品階的靈藥都有伴生獸,先要把妖獸引走或者除掉后,才能安心採藥。

李安帶領幾人,很快就找到一處長滿冰靈三花草的地方,有驚無險的引出一大群冰靈蝶,運用發法術逐片消滅,

採集冰靈三花草,必須要把她的伴生獸,冰靈蝶全部殺光,才能安心採藥。

冰靈蝶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們族群數量繁多,依附冰靈三花草生存,吸收靈草產生冰系能力,繁衍自身。

鋪天蓋地的白色大蝴蝶,成片飛起,放出含有劇毒冰系迷霧,悍不畏死的圍住幾人,瘋狂的進行攻擊,一旦守護不嚴密,會被它們渾身割成碎片。

這次周雨薇倒是沒先出手,李安是火靈根,一大片火焰法術發出去,冰靈蝶成片燒成灰燼,其他人也各使法術攻擊,避免冰靈蝶突破大家防守。

周雨薇心想也不能一直不出力,她火系法術不行,但是她有師父畫的靈符啊,

周雨薇一揚手,一張柳隨風畫的火靈符就飛了出去,頓時整個空間一片火海,眼見所有都要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