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無邪剛才展露出來的劍意,讓他戰意沸騰。

不跟柳無邪交戰,可能會成為一輩子的遺憾。

當眾承認,太乙宗有些地方做的確實欠妥,比如萬族盛典利用混天輪,又聯合其他宗門,宋思奇很瞧不起。

畢竟,太乙宗不是他宋思奇說的算,就算他認為不妥,也改變不了什麼。

但是這一刻,他代表的是自己,無關宗門。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柳無邪當眾答應了宋思奇,願意與他一戰。

兩股截然不同的劍意,已經開始交鋒了。

「小師弟,不可!」

孫孝連忙阻止,太乙宗人人狼子野心,說的好聽,一有機會,肯定對小師弟痛下殺手。

到時候想要營救都來不及。

「我心裏有數!」

柳無邪知道大師兄是為了自己好,還是希望他能理解。

「你……唉!」

孫孝嘆息一聲,對這個小師弟,他是又愛又恨。

「你剛才已經戰鬥多場,又跟我小師弟交戰,等你真氣恢復了,我在與你一戰。」

宋思奇雖然走出來,卻遲遲沒有出手,而是讓柳無邪恢復真氣。

剛才施展大修羅劍訣,確實耗費了一些真氣,倒不是很多。

拿出一枚星晶,柳無邪當眾吸收起來。

看到星晶,很多人眼珠子都綠了。

柳無邪一共獲得兩千枚,已經吸收煉化了三百多枚。

「可以了!」

星晶的能量耗盡,柳無邪的真氣,全部恢復,眾人看的是眼皮子直跳。

柳無邪真氣恢復的速度,也太恐怖了。

「好!」

宋思奇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寶,居然是一柄紅色長劍。

祭出的那一刻,一團血色雲彩,出現在他的頭頂上。

不像是裴鴻,造成的氣勢很強,宋思奇恰好相反,劍氣柔和,感受不到什麼危險。

越是這樣,才越是危險。

「請!」

柳無邪做出請的姿勢。

「你的大修羅劍訣我已經找到破綻了,換一種劍術吧。」

宋思奇沒有隱瞞柳無邪,直接告訴他,你的大修羅劍訣,我已經找到破綻。

如果繼續使用這一劍,很有可能會敗在他的手裏。

柳無邪一愣,沒想到這個宋思奇,心胸還算坦蕩,太乙宗並非人人都是邪惡之輩。

大勢所趨,單憑一個人,很難改變整個宗門。

除非達到柳無邪這種高度,一個人可以影響到整個宗門。

但是很多人知道,宋思奇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當年為了追求劍道,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死於他的劍下。

「這是我大師兄的佩劍,我就施展九陽神劍吧。」

柳無邪改變了劍術,改為九陽神劍。

手中佩劍發出輕微震動聲,當年孫孝煉製這柄長劍的時候,加持了九陽神石,所以這柄劍,最適合施展九陽神劍。

聽到小師弟要施展九陽神劍,孫孝一臉的期待之色。

他的九陽神劍遲遲無法突破,難道小師弟領悟到更高層次了嗎。

兩人站定之後,無聲的交鋒正式開始了。

「我的飛天一劍,一共出劍四次,無一例外,全部擊殺對手,我

會控制力道,儘可能不傷害到你。」

宋思奇長劍揚起,果然將修為壓制在巔峰洞虛境,並未施展地仙境的力量。

以他地仙四重的修為,施展飛天一劍,絕對能重創柳無邪。

他同樣不屑於這樣做。

練劍之人,心高氣傲,他們的靈魂,猶如一柄長劍,剛正不阿。

所以裴鴻的劍道走偏了。

「我的九陽神劍,今日第一次施展,請指教!」

柳無邪長劍再次揚起。

聽到柳無邪第一次施展九陽神劍,周圍那些人一臉驚駭之色。

都認為柳無邪瘋了,第一次施展這種劍術,竟敢面對宋思奇這樣頂尖的劍術高手。

但是宋思奇可不敢小瞧柳無邪,如果沒有猜錯,剛才的大修羅劍訣,柳無邪同樣是第一次施展。

沒有澎湃的氣勢,沒有毀天滅地的威能。

兩人單純的劍術比拼。

以劍道切磋為主,其他東西,全部拋之腦後。

這才是巔峰對決。

剛才!

充其量算是劍術較量。

劍勢越來越強,像是厚重的山嶽,不斷的朝四周蔓延。

「好可怕的壓力!」

退到萬米外的那些弟子,都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壓力,碾在他的頭頂上。

窺天境開始出手,形成更大的結界,以免波及到祥雲殿。

兩人衣袍無風自動,誰也沒有先出劍,都在等。

因為他們還未將劍勢提升到最巔峰狀態。

飛天一劍!

聽說斬下的那一刻,蒼穹會裂開一道縫隙,連天上的大日,都能變得暗淡下去。

這是何等的一劍。

九陽之氣,席捲四面八荒。

柳無邪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第一次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朝自己襲來。

鬼瞳術施展,周圍的氣流,變得緩慢起來。

柳無邪沒打算藉助鬼瞳術窺視對方招式的奧秘,祭出鬼瞳術,是更好的讓魂力調動起來。

打開三座神通大門,柳無邪的神通之力,已經堪比巔峰洞虛境。

兩座漩渦,分別出現在兩人頭頂上,將整個天龍宗的靈氣,全部吸入過來。

劍一鳴目光落在自己大弟子身上,滿意的點了點頭。

宋思奇這些年一直尋找旗鼓相當的劍術高手,挑戰過很多劍術大師,最終發現對方只是徒有其名而已。

但是今日,他的眼神之中,釋放出異樣神采。

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只有遇到真正的對手,才會流露出這種眼神。

長劍緩緩動了,又像是沒動。

以雷霆之勢,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消失的。

這已經不是身法,而已一種穿梭能力。

兩人將劍術,融入到身法之中。

「這就是飛天一劍嗎?」

宋思奇的身體一點點漂浮到了空中,剛才還是地面上,幻化出一尊白色劍仙。

渾身像是被一團白色的能量包裹,宛如劍仙降世。

難怪有劍仙稱號,原來如此。

柳無邪身體同樣消失在原地,掠到蒼穹之巔。

「九陽神斬!」

一道無匹的劍罡,轟然斬下,沒有太多華麗的招式。

將九陽之氣,匯聚成巔峰一斬。

何為九陽,是集齊了九種至剛至陽之物,才能凝練出來九陽劍罡。 .。。。。。

整個畫面呈現出一股尷尬至極地的氣氛……

「那是因為沒有除毛才有的嘛!我大不了就去除毛啊!」

胖丫頭委屈極了。

李修緣看上去也是忍耐已久了,也提高了聲線,「那就去除毛啊!」

「除就除!這有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