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當真是巧合?

楚鳳九纖長的指尖輕點桌面,眸底充斥着冷芒。

……

時間一點點過去,伺候的下人們將一盆盆的血水端出。

瞧得楚淮南身形有些搖晃。

他眸底掠過一抹慌亂之色,問旁邊的老夫人,「母親,倩如到現在還未生產,不會出事吧。」

老夫人不以為然地瞥了他一眼。

她雖擔憂金孫,倒也沒有亂了分寸,「相爺不必擔憂,穩婆都在,不會出岔子的。」

楚淮南提起來的心稍稍落定,「是兒子失了分寸,母親說的是。」

楚鳳九見趙茹臉色有些不好,忙握緊了她的手。

趙茹勉強扯出了一抹笑容,以口型示意她無事。

周姨娘眸光一轉,以錦帕掩唇,擋住了臉上的幸災樂禍,「老爺莫要着急,蘇姨娘吉人自有天相。當初夫人難產,不也是平平安安地將大小姐生了出來嗎。」

「蘇姨娘定然會如夫人一般逢凶化吉的。」

不過夫人當初生出了大小姐。

如今那蘇姨娘又哪裏來的福氣誕下相爺的長子。

就算她逢凶化吉,自然也跟當初的夫人一般,不過就是再添個女兒罷了。

老夫人似是看透了周姨娘心中所想,冷冷掃了她一眼,「大夫說過,她腹中的乃是相府小少爺。」

「老夫人說的是。」周姨娘臉色泛白,露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笑。

有了周姨娘這前車之鑒,楚玉兒也不敢再胡亂說話。

外間的氛圍迅速地冷了下去。

忽然門外有腳步聲傳來。

楚鳳九循聲看去,便見蘇姨娘身邊的嬤嬤與兩個心腹丫鬟提着東西走了進來。

她們行了禮后,正要進到裏間。

楚鳳九卻放下了手裏的茶盞,不緊不慢地叫住了她們,「站住。」

嬤嬤轉過身,屈膝行禮道,「大小姐,請問還有何事要吩咐的嗎。這些東西都是為小少爺還有姨娘準備,奴婢們怕耽誤了功夫,緊趕慢趕才到。」

楚鳳九站了起來,緩步走到幾人面前。

只見她們三人中,唯有那嬤嬤手裏提了個很大的食盒。

那嬤嬤提這食盒,似乎有些吃力,手上佈滿了突起的青筋。

楚鳳九伸手要去觸碰食盒。

她居然急急地避了開,慌亂請罪道,「大小姐,這裏面放了給姨娘準備的補湯,底下則是寺中請來的平安符。」

「若是現在打開,只怕壞了藥性折損了福氣。」

老夫人一聽,不悅地瞪了楚鳳九一眼,沖着幾人喝道,「既然大師交代過,你們還不快將東西拿進去。」

「是是是!」嬤嬤躬身頷首后,急忙帶着丫鬟走進了內室。

楚鳳九盯着她們仿若落荒而逃的背影,眸底掠過異色。

。 帶着白富美回到亡靈村附近的樹林,唐宇找了棵枝葉茂密的大樹,修剪掉一些枝杈,取出一張大床架在修剪過的樹杈上,確定很穩固,就將白富美放在床上。

處理包紮好傷口,唐宇心疼的撫摸白富美的臉頰。

這個女人,瘦了。

離開他之後一定又沒少吃苦。

背靠樹榦而立的焦傲,突然開口問道:「你有幾個女人?」

唐宇看他一眼,好奇的問道:「你有幾個女人。」

「沒有。」焦傲搖頭,「女人只會影響我練劍。」

「!!!」唐宇。

腦子又病。

不,有屎。

焦傲見唐宇不說話,就提醒道:「她是鬼王的人。」

「不,她是我的女人。」

「……」

焦傲發現沒辦法和這個變態好好交流,乾脆飛身到另一棵大樹上,背靠樹榦坐下,懷中抱劍,閉目養神,不再和唐宇做交流。

唐宇也不理會他,摸出戰利品……指環。

儲物指環。

裏面有着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無用的東西都留在指環中,瓶瓶罐罐被他取出來后,逐個檢查一番,找出一瓶神族精血,倒入口中一滴,確定沒有問題后,他瞥了眼閉目養神的焦傲,一仰頭就將剩下六滴都倒入口中,將生命精華凝聚,從指尖逼出,注入到白富美的體內。

白富美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那邊的焦傲,眼皮顫動了幾下。

變態。

他心中嘀咕了一聲。

唐宇從錢夾子裏取出一些食物,放進儲物指環中,而後將儲物指環拋給焦傲。

焦傲接住指環查看一下,就皺眉問道:「你要讓我走?」

「沒這個意思。」唐宇搖頭,「咱們三個在一起,生存幾率會大一些。」

焦傲聞言就點了點頭,將指環戴在手指上,沉默片刻后說道:「謝謝。」

唐宇有些詫異的看了眼焦傲,「你現在有人味兒了。」

「哼。」焦傲很是傲嬌。

不多時,白富美醒了過來。

傷口全部癒合,面色紅潤,看不出之前有受過傷的樣子。

發現自己竟然躺在舒適的大床上,唐宇還就在身邊,她就笑容嫵媚的拋個媚眼,嬌聲道:「老公,有沒有想我呀。」

「不想。」唐宇冷漠搖頭,「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白富美。

畫風不對呀。

傳音的時候還說想她呢,怎麼見面就這麼冷漠了。

「哼。」

一聲冷哼。

白富美大驚,急忙戒備的扭頭看去,看到另一棵樹上的焦傲,她這才反應過來,俏臉不由得一紅,乾咳了幾聲后說道:「焦傲是吧,你走遠點,不要妨礙我們說話。」

「你在命令我?」焦傲冷眼看向白富美。

他懷中的噬神劍,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怒意,竟然便的躁動不安。

「是。」白富美毫不畏懼的點頭,冷笑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唐宇淡淡的開口,「糾正一下,不是我們的對手。」

白富美立刻點頭道:「對,不是我們兩口子的對手。」

「無恥。」焦傲怒視二人一眼,翻身從樹上下去,飛掠到遠處上了一棵樹。

唐宇忍不住的一笑,傲嬌的焦傲,好好玩。

「老公,抱抱。」

沒有人礙事了,白富美撅著小嘴鑽進唐宇的懷中。

那個小女人白富美,又回來了。

「抱什麼抱,快讓老公親親。」唐宇粗魯的將白富美按在床上,來了個讓人窒息的濕吻,吻的白富美面紅耳赤,渾身燥熱。

「咳咳……」

不輕不重的咳嗽聲,從不遠處傳來。

焦傲在報復。

唐宇和白富美恨得咬牙切齒。

「老公,我想打死他。」

「算了,留他一條狗命。」

焦傲怒道:「姦夫淫婦。」

「小白姐,我們打死他吧。」

「天亮就動手。」

「……」焦傲。

唐宇取出被子,在被窩裏抱着白富美美美的睡覺。

焦傲莫名其妙的就成為守夜放哨的了。

天色微微亮,唐宇猛然睜開雙眼。

懷中的白富美也驚醒過來,神色戒備的四處掃視。

「有人給我傳音。」

唐宇解釋一句,找出獵殺榜查看一下。

畢不凡在用元神對他傳音。

獵殺榜上的排名又發生變動了。

唐宇從原本的末尾,竟然上升到了六十三名。

白富美從五十一上升到五十。

焦傲竟然也上榜了,排名第一百。

唐宇稍微一琢磨,就想明白他們的排名為什麼都有所變動。

他獵殺了鴉枝,排名必定是有所提升。

白富美和焦傲應該是協助獵殺鴉枝有功,排名也才有所變動。

給他傳信的畢不凡,也上榜了,排名第九十二。

龍曉曉的名字,倒是沒出現在獵殺榜上。

不過,有三個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霹靂門首席大弟子邱楓,排名六十一,就排在他的前面。

五毒教聖女格朵蕾,排名七十八。

皮三萬,排名五十四。

唐宇眉頭不由得挑了挑。

格朵蕾蘇馨竟然也來了獵殺界,這讓他有些意外。

至於邱楓和皮三萬,呵呵,別想活着離開獵殺界了。

「畢兄,你找我?」

唐宇點了一下呂不凡的名字。

「你來獵殺界的消息走漏出去了,據我所知江湖上來了很多修者,不是來殺你的,就是來看你怎麼死的。」畢不凡聲音很平淡,「你現在在哪裏?」

話音落下,畢不凡就急忙道:「別說,別和我說你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