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猶豫,荒主想都不想,直接就跪倒滿目蒼痍的大地上,一點也不顧身上灰塵,猛磕頭,「別…別殺我…我願意臣服於你,世世代代效忠。」

張無忌靜靜看著荒主,嘆了口氣,沉聲道,「你,不配做大荒帝庭之主。」

帝庭之主掌控諸界,守護百億生靈,他可以戰死,可以戰敗,但絕不能卑躬屈膝,更不能勾結外族。

荒主的所作所為,早已是天地共棄。

像這樣的人,是沒有資格執掌一方天地的。

荒主磕著頭苦苦哀求,「對對對…我不配,我願意讓出帝庭之主的位置,求您饒我一命。」

人只有在真正面對死亡的那一刻,才會覺得生命到底有多可貴,此時此刻,荒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著。

「勾結外敵,意圖毀滅東荒星域,你罪無可恕。」張無忌搖了搖頭,滅生矛直刺。

「不…」帝矛貫穿了荒主的身軀,毀滅法則將他神魂鎮殺,吞噬法則將他體內血脈盡數吞噬。

帝兵一擊,大荒帝庭之主,六洞天境的荒主隕落。

誅殺荒主之後,張無忌並無任何喜悅心情,反倒是顯得有些沉重。

界海聯盟已經把目光鎖定在東荒星域了,這讓他有了緊迫感,「看來,東荒星域已經被界海聯盟盯上了,必須要儘快統一才行,血藤帝族…」

「敢窺伺東荒星域,還敢算計本座,不給你們一點血的教訓,本座氣難消。」眼眸中寒光一閃,張無忌舉起了帝兵滅生矛。

要想保東荒星域安寧,就要展示絕對的實力,讓所有敢窺伺東荒星域的勢力都心生忌憚。

張無忌堅信,震懾外敵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攻伐一個帝族,血藤帝族就是一個很好的目標。

「轟。」

於是,張無忌掌中的帝矛,對著血藤帝族的祖地位置,狠狠刺了過去。

剎那間,萬界震動,億萬萬璀璨光芒照耀諸界,只見一根纏繞殺戮、毀滅、吞噬等天地法則的戰矛從無盡虛空刺出,悍然向血藤帝族的祖地轟殺過去。

帝矛貫穿了虛空,綿延不見盡頭,矛身烙印有古老道紋,矛鋒上有真龍神紋若隱若現。

「那…那是什麼?」血藤帝族的祖地,在滅生矛的極致鋒芒面前劇烈搖晃,滿天的血光崩滅。

「帝…帝兵一擊…不…」一尊八洞天境的血藤在嘶吼。

「吾不甘心!」一尊尊剛覺醒血脈洞天不久的後裔血藤,在怒吼中接連爆碎隕落。

「是誰,敢襲擊我族祖地?」族中新晉巨擘不斷遭到抹殺,血藤帝族老古董們坐不住了。

「組陣,無論如何都要擋住。」

「動用族中底蘊,喚醒諸位老祖。」

「啟動族運之界。」

一時間,屬於血藤帝族一脈的底蘊紛紛爆發,有血陣橫空,覆蓋住蒼穹百億億里,有大界壁壘浮現,重重疊疊,有壽元將盡的老巨擘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嗡。」

帝矛轟殺,血藤帝族的族運界壁直接碎裂,帝族氣運之海四分五裂,鎮族血陣被洞穿,數十尊洞天巨擘化為灰燼。

滅生矛的鋒芒緩緩壓落,萬法為之湮滅,世界意志都被鎮壓,血藤帝族的祖地眼看就要遭到毀滅轟擊。

這時,猩紅血光從虛無中衍生,鋪天蓋地,一株可怕至極的老血藤緩緩顯化。

它龐大的身軀纏繞著數十座異世界,一根根血紅藤蔓延伸,猶如一條條嗜血的纏天巨蟒一般盤繞住一座座天地。

藤葉遮天,諸界瞬間一片血紅。

「是始祖的氣息。」血藤帝族的眾多洞天巨擘陷入了狂喜,「始祖蘇醒了。」

滅生矛的攻擊,讓血藤大帝不得不從沉眠中提前蘇醒過來,「張無忌,你放肆了。」他再飢不擇食,也不能偷相府的女人,這不是打她的臉嗎?

她頓時生氣的走上前去,先朝雲清行了一個禮,一雙冷目,無比惱怒的射向楚玄辰,「王爺真是好興緻,臣妾還以為王爺來王府幹什麼,原來是喜歡我的妹妹,你喜歡她可以早點對我說,我會成全你們,何必在這種地方行事?簡直折煞了王爺你的人品。」

「夫人,你來得正好,你誤會了!」楚玄辰見雲若月誤會了,他冷冷的一使力,就把雲婉兒給推到了地上。

然後,他冷冷走出院子,目

《雲若月楚玄辰》第646章給我一個解釋 在和妞妞的打鬧過程中,妞妞不小心把王優的包給打翻了,周玉看着連忙幫王優撿起來,當她看着地上的請柬的時候,愣了一下。

「你有朋友要結婚了?」,周玉看着王優,一臉疑惑的問,王優一般不參加別人的婚禮,除非是特別熟,可是王優的好朋友,沒有她不認識的,她怎麼不知道。

想着,周玉打了來,本來想的是隨便看看,可是看到裏面的內容的時候,周玉愣了一下,她看着失去笑容的王優,有一些不知所措。

把請柬放回包里,周玉看着王優,小心翼翼的問道,「他要結婚了?」。

王優輕輕的點了點頭,對着周玉笑了笑,她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明明沒有什麼,可是她還是會有一些難受,可能因為有太多的遺憾存在吧。

「忘了嗎?」,周玉看着王優,想着自己應該是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王優都和楊良軍在一起了,肯定是忘了啊。

聽到周玉的話,王優倔強地點了點頭,這個人是他必須王的人!可是她發現自己好像並不能忘記吳樾,她發現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走到他要結婚了,王優才知道,原來王優是一個渣女,忘不了吳樾還和楊良軍在一起!

周玉並沒有發現王優的真實想法,只是覺得王優可能在感嘆她和我一逝去的青春。

「好了,到時候你和楊良軍的婚禮,一定要比吳樾和這個什麼安琪的辦的更好!」,周玉看着王優,安慰到。

聽到周玉的話,王優無奈的笑了笑,她感覺到自己很心塞,可是這是一個秘密,她誰也不能告訴,就連沈懿周也是一樣,不然他們有會為自己擔心!。

「好了,我回去了,想起我還有一點事情,就不陪你了!」,王優看着周玉,此時此刻的她好想回去買一打堆酒,一口氣全部喝掉,可是她不能,所以她想要回去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怎麼走了啊,你才來啊,明天在回去吧,什麼事情這麼着急!」,周玉看着王優,對她非常的無語。

「有時間在來找你,我選走了。」,王優說完,就像是在逃命一樣,很快的就消失了,周玉本來想送她的,可是她回頭找手機的時間,王優就走了。

王優上車過後,就哭了,這是她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為吳樾哭,「你不是很能裝嗎?為什麼不繼續裝下去!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騙所有的人,就是不能騙騙我!」。

王優對着自己罵到,她只是覺得自己很沒有用,吳樾就像是她心裏的一根刺一樣,一直刺在心裏開始很痛,可是就了,也就習慣了,但是如果突然就要把她拔出來,她就會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痛。

她想着自己和吳樾的大學時光,想着吳樾表露出來的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的愛,王優不知道為什麼,她雖然不敢相信吳樾是不是真的愛她,可是她知道的是,她是真的很痛很痛!

過了一會兒,王優才開車離開,一路上,王優回想起了很多事情,她想了沈懿周,想了楊良軍,也想了吳樾,還有周玉,還有謝唯一!

安琪看着後天訂婚要用的東西,發自心底的笑容,她好期待,但她更加期待的是下個月和吳樾的婚禮!

「怎麼還不休息!太開心了嗎?」,安道遠看着安琪,看着自己這麼大的女兒,終於要結婚了,他真的是很開心,他對吳樾之後女婿很滿意,他很喜歡,看着吳樾對安琪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就放心了。

「爸爸,你怎麼還不去休息?」,安琪看着安道遠,羞澀的笑了笑。

「我看着我的女兒要訂婚了,開心啊!」,安道遠看着安琪,眼裏是對安琪滿滿的祝福。

聽到安道遠的話,安琪笑了,「好了,爸,你快去休息吧!明天到吳樾家吃飯,到時候他來接我們。」。

「好了,你也快點休息。」,安道遠看着自己的這個獨生女兒,滿眼的欣慰。

王優回到家過後,卻沒有精力在哭了,雖然不能喝酒,可是她還是買了一箱酒回來,看着窗外的月色,王優真的感到好迷茫。

這個時候楊良軍給王優打電話來了,王優看着,猶豫了很久才接。

「喂。」

「王優你今天是不是生氣了?」,楊良軍從王優的聲音里,聽到她的情緒很失落,不僅有一些擔心。

「沒有,我為什麼要生氣。」,王優很平靜的說到,反而覺得自己對不起楊良軍,想起周玉說的,楊良軍滿眼都是自己,可是為什麼她的心裏要為了另外一個人感覺到心痛!

「你是不是因為謝唯一喜歡我的事情?」,楊良軍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和謝唯一什麼都沒有,我不喜歡她,所以你不要想多了好不好?」。

聽到楊良軍對自己的關心,王優徹底哭了,眼淚一下子就掉了出來。

「我沒有,你在說什麼啊,我又不是不懂事的人。」,王優對着楊良軍很平靜的說到。

楊良軍聽到王優的話,他倒是希望王優會和自己吵鬧,可是王優太懂事了……。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楊良軍說完,就想要掛了電話,原來都是自己想多了,他不知道王優是相信自己,還是不在乎自己!

「好的,你早點休息!」,王優說完,就掛了,看着自己買的酒,一狠心就放下手機,去洗了一個酒杯。

王優給自己到了一杯酒,看着這滿杯的酒,王優狠了狠心,喝了一大杯。

「王優,你活該,你對不起楊良軍,你不是一個好人,你去死吧你!」,王優說完,就把剩下的一杯都喝完了。

「王優,你簡直不是人!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你那天晚上不拒絕他,為什麼你接受了他還放不下另外一個人!」,王優說着,又給自己到了一杯酒,她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一點癢,可是她不想管了。

王優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她感覺到自己的渾身上下都很癢,她很難受。。 皇上之前的確說過這房間太昏暗的話。

所以柳公公就以此為借口,說成是皇上的吩咐,這樣楚玄辰就不會懷疑他了。

而且蠟燭是小太監們點的,他更是摘得一乾二淨。

蘇玉瑤趕緊端了一杯茶水,趕緊走過去,一把淋到那蠟燭上,將蠟燭給熄滅了,「公公,這一品紅單獨放著是沒毒的,可是你將這花和蠟燭放在一起,它就有毒了。這蠟燭點在花旁邊,使花的溫度升高,這花會揮發出一種有毒的物質。再加上這房裡不通風,毒氣就積在了裡面,所以容易中毒!」

說完,她著急的道:「公公,你快點把這花弄出去,再把王爺扶到屋外的通風之處,快!」

「啊,原來如此,來人,快,快把這花搬出去,要是毒到皇上就不好了!」柳公公一聽,一張老臉都煞白了。

他一聲令下,立即有人進來把這兩盆一品紅,以及那蠟燭全部端了出去。

楚玄辰本來覺得這其中有問題,可他還沒來得及懷疑,他就覺得頭十分的昏沉,整個人很不舒服。

他的頭太痛,他根本沒心思管這花,他難受的扶著額頭,只覺得一陣的心慌心悸,呼吸不暢。

柳公公見花和蠟燭已經被撤下去,頓時知道這關是過去了。

只要把物證毀掉,楚玄辰就奈何不了他。

他趕緊去扶楚玄辰,「王爺,這屋裡還有那花的毒氣,來,奴才扶你去通風的地方休息。」

「不用你扶,本王自己能走!」楚玄辰說著,一把將柳公公給推開,他手中突然多了柄匕首,他往自己左手臂上一劃,那手臂就出血了。

一出血,他頓時覺得清醒了不少。

他狠狠的瞪了柳公公一眼,冷冷的走了出去。

柳公公看到這副場面,嚇得臉都白了。

這璃王可真是個狠人。

楚玄辰想,如果說那盆花有毒,那為什麼柳公公沒有中毒?

這件事分明是柳公公策劃的。

柳公公的意思,會不會是皇帝的意思?

可是皇帝如果想害他,肯定不會在這裡,這樣豈不是落人口實,讓天下人辱罵?

憑皇帝的脾性,就算想害他,也會借刀殺人,絕不會讓自己沾上半分嫌疑。

看來不是皇帝的意思。

柳公公平時和皇後走得很近,再加上晉王因他被關進了大牢,皇后視他為眼中釘。

看來這次的事,很有可能與皇後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