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冷漠無情的說:「不可以。」

「堅決不可以!」

「蛋糕,沒收。」她鐵面無私的伸出兩隻手,蒼若很乖,立即上交。

浮光本來是不想給,但是看見江影那鄭重的臉,沒辦法,最後還是把蛋糕給上交了。

沒收了蛋糕的江影扭頭離開。

蒼若看看浮光,無奈的說:「以後還是不要買了。」

「還有,長孫小姐的偏愛,我蒼若,承受不起。」

浮光微微蹙眉。

這是幾個位面以來浮光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崽。

「當真?」浮光問道。

蒼若面對這樣的浮光,那兩個字卻始終說不出來。

最後他泄氣了,語重心長的說:「長孫小姐,我想往上爬,不想得罪經紀人。」

只有往上爬了,才能站到一定的高度,才能有選擇權。

「我可以幫你。」

「但是你今天的話我也記得。」

說完這句話,浮光走了。

蒼若直覺事情不對,他立即扭頭,但是只看得見浮光的背影,而他連伸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長孫浮光,國民妖精,一線明星,美如朝陽,艷若桃李,氣質如蘭。

不要說她和皇軒傳媒到底有沒有關係,就單單她現在的地位都不是他能高攀的起的。

他就是爛泥里掙扎的人,怎麼配得上?

「把金主攆走,蒼若,你這小子可有點出息。」一直看熱鬧的男孩湊過來說道。

蒼若心情算不上美麗,他說道:「不要亂說,我和長孫小姐不是那種關係。」

蒼若在練習期間很刻苦,由於是天賦型的歌手,所以成長的也相當的快。

而在這期間,浮光一次都沒來過。

同期的練習生只當蒼若是惹惱了浮光,各種嘲諷不斷,但是蒼若對這些充耳不聞,他只知道自己得了機會,那就要不斷的去練習,不斷的提升自己,為往上爬而奠定堅實的基礎。

浮光過的可比蒼若好多了,網上所謂小三的事情越演越烈,浮光本人卻是一點侵害都沒有嘗到。

不僅如此,每次她回到自己家,門口總會有一個小小的蛋糕,偶爾是草莓味,偶爾是芒果味,偶爾是一些奶糖。

浮光都照單全收,但是從不追問這是誰送來的。

在小三事件爆發的第四天,晚上出現一張照片,一段音頻,足以證明浮光是無辜的,而且她還見義勇為做出了大部分人當初都不敢做的事情。

當初對浮光有多麼恨的打擊,那麼現在就有多麼圈粉。

事情的解決並不難,但是作為金牌經紀人,江影要做的就是利用這個黑料來圈粉。

——

信我,有追妻火葬場

另外,加q群「兮姐舉世無雙」

。 莫衍書生了一雙桃花眼,整個人帶甜帶蜜的,特別招人喜歡,一副風流浪蕩子,長相氣質魅力,全身的條件都是實打實的帥。

一般女人見著他,這心都得交代出去。

可是,顏所棲對其完全免疫。

可能因為老狐狸的美貌更甚院長大人一點,因此,面對這麼樣一個大帥哥,而且還是制服大帥哥,顏所棲這心還真沒有生出一點憐憫之情。

她淡淡一笑:「很簡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報之,不過小書書放心,我最近事情遇到特別多,沒那麼多的閑心照顧你一個人,十倍報之就不必了,翻個兩三倍還是可以的。」

莫衍書聽了之後相當震驚,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顏所棲,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女人?」

「我不就是嗎?」

莫衍書氣吐血了:「就你這性格,有人跟你當朋友嗎?」

「很多啊。」

莫衍書再也憋不住了,咒罵一聲:「我靠!」

「文明點嘛。」顏所棲笑意盈盈,妖嬈地挑著眉,顯得風情萬種,又異常的強大:「院長大人長得這麼好看,我相信女裝一定會更加的驚艷,再說在影視劇里男扮女裝只有男主才有的待遇哦,你難道就不期待一下么?」

莫衍書被這歪理邪說搞得人都沒脾氣了:「我期待個鬼!」

「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顏所棲又喝了一口水,「晚上八點,還有幾個小時讓你做好心理準備,不至於那麼的無法接受。」

莫衍書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鎮定下來。

脾氣穩定了,莫衍書就特別冷靜地問:「做什麼事都得有一個底氣。顏所棲,我問問你,你為什麼就這麼有恃無恐?」

莫衍書十分認真地打量顏所棲,想從她的眼睛里看出點什麼來。

但是老狐狸都搞不定的女人,莫衍書又怎麼能參透半分呢?

莫衍書沒等對方回答,自己又說:「沈虞臣口味真重。」

顏所棲不爽:「你拐彎抹角罵什麼呢?」

「這你都聽得出來?」莫衍書翻了一個白眼:「剛才我問你的,我知道你不會說……我姑且相信你是恃寵而驕,持靚行兇,才可以這樣為所欲為。行吧,被沈虞臣看上是你運氣好。」

顏所棲還特別得瑟的來了一句:「沒有辦法,只能怪我命好。」

莫衍書:「……滾!」

兩個小時后,莫衍書一百次想自殺,兩百次想離家出走,三百次想把眼前正在給他化妝的女人掐死。

「輕輕閉著眼睛,我給你畫眼線。」

很好,三百零一次,再次萌生了想要掐死對方的念頭。

可已經沒辦法了,莫衍書乖乖地閉上眼睛。

「別閉得太緊,輕輕微眯著。」

三百零二次!

因為眼睛沒有真正閉上,莫衍書能看到顏所棲的一舉一動。

她靠近自己,距離特別近,莫衍書聞到她身上自帶的香味,他在一瞬間產生了一種恍惚感。

顏所棲身上,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

長的漂亮,性格特別颯,滿肚子壞水……打住,已經沒有任何優點了。

莫衍書胡思亂想,在顏所棲要求乖乖閉上另一隻眼睛而打斷。

妝容很快就畫好了。

顏所棲給莫衍書帶上了假髮,首飾,最後把一條裙子扔給他,「去換上吧,大美女。」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是,二爺。」墨書應聲。

姚二爺試畫了幾張簡單的,漸漸找到了感覺,就嫌兒童版的填色本沒意思,放目標放在了旁邊的「數字填色畫」上面。

當他打開數色填字畫,竟然發現那是名家趙少閑的作品,直接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當然了,既然是數字填色畫,自然不是一幅完整的作品,而是根據趙

《侯門風華:拜見極品惡婆婆》206章古代版的數字填色本「你記得倒是清楚。」

文川把兩份報告都放回桌面。摘掉眼鏡,那犀利的目光看向林鹿呦。

「那你既然都記得,那還給我兩份?向我展示你本事有多大,一周的時間能寫出兩份優秀的報告?」

「嘿嘿,謝老師誇獎!」林鹿呦故意模糊重點,當這是文川在誇她報告寫得不錯。

「真會往自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142章毫無疑問的二選一 柳唯露看了眼吃完早餐的秦舒,也下意識地放下了自己手裏的筷子。

她動了動唇,似乎欲言又止。

秦舒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柳阿姨,您有話不妨直說。」

柳唯露話未出口,忍不住先惆悵地嘆了口氣。

「小舒。」

她親昵地喊著秦舒,伸出保養精細雪白的手,柔柔地覆在了秦舒手背上。

秦舒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柳唯露嘆息說道:「臨沉的情況,恐怕,好不了了。」

說出這話,她眼裏忍不住多了一層濕意。

「柳阿姨,別這麼說,一定會有辦法的。」秦舒安慰道,心情卻也是十分沉重。

柳唯露搖搖頭,垂下了眼瞼,感慨地說道:「我是覺得……對不起你。」

一秒記住https://m.net

「……」

「你是個好孩子,但是臨沉……他要是一直這個樣子,我怎麼敢讓他娶你?這不是白白害了你一輩子么?」

柳唯露抬起頭來重新看着秦舒,眼裏充滿了憂慮。

秦舒無奈地一笑,「柳阿姨,您怎麼突然說這個、我……」

不等她說完,便被柳唯露打斷,「實在不行的話,你和臨沉的婚約就作罷吧。以後你可以嫁給其他人,阿姨不會多說什麼的。只是,還請你把巍巍留在褚家。畢竟他是臨沉唯一的子嗣,也是咱們褚家今後唯一的希望。」

她這一番話,顯然是考慮了很久,也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來的。

甚至連今後的安排都想好了。

秦舒卻聽得一陣心酸。

她知道柳唯露沒有惡意,甚至,對方是在為她以後的人生考慮。

柳唯露或許是受網上那些謠傳的影響,才會產生這樣的想法。

但她卻不知道,秦舒從認定褚臨沉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想過離開他。

秦舒目光堅定地看着柳唯露,正要表達自己的態度。

一道童稚的嗓音率先響起,替她做出了回答:

「不要!」

巍巍邁著一雙小短腿快步走進來,精緻的小圓臉上帶着幾分怒意。

他很快來到秦舒和柳唯露之間,挺直著小身板擋在秦舒面前,對柳唯露說道:「奶奶,不准你讓媽咪離開爸爸!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在一起!」

柳唯露滿眼憐愛地看着眼前的乖孫,語氣沉悶:「巍巍,你爸爸他……」

「柳阿姨。」秦舒出聲喊住了她,從她手掌下抽出一隻手,牽住了寶貝兒子的小手。

她臉上露出一抹坦誠的淡笑,說道:「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我很感激您的心意。可是巍巍說得對,一家人就要在一起。他向我求婚的時候說過,這輩子只會娶我一個人,我也答應過,非他不嫁。」

「我秦舒不是言而無信的人,答應過的事情,我就一定會做到。何況是對自己心愛之人的承諾呢?所以不管褚臨沉變成什麼樣子,我都絕對不會離開他。」

柳唯露熱淚盈眶地看着她,「小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