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賜正在家中編寫劇本的時候,他的手機也傳來了響聲,側頭一看,是導演張易某發來的微信,點開一看「沈先生,不好意思,關於這次劇本拍戲的事情我這裡並沒有成功,只好在等到下一次機會了。」

當沈天賜看到這條微信后,沈天賜並沒有感到多少的意外,因為這樣的結果,沈天賜在先前已經猜測到了,不過如今張易某導演這樣的結果,沈天賜也是期待的,於是,沈天賜立馬回復了一句:「別灰心張導,我這裡有一個劇本,你看看什麼時候方便,咱們在見面詳談?」

而這邊的張易某導演對於沈天賜還是有些愧疚的,本來他是已經答應了要讓沈天賜當先前那部戲的主角的,可是如今不僅所應允的事情沒有辦到,甚至連那部戲的導演都不是他了,這讓他很是沮喪,不過如今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沈天賜這邊竟然來了一個讓他感到十分驚訝的事情。

對於沈天賜張易某作為圈裡的導演自然是有著詳細的了解的,年輕輕輕的就有著很高的才華,作詞作曲,還是一個詩人,甚至還能主持節目,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演員,並且他也是在媒體上說過,他也在寫劇本,想著全面發展。

但是這個劇本的東西,可不是隨便寫寫就能寫出來的,所以說,張易某導演在看到沈天賜所發來的信息也是有些疑惑,不過此刻的他已經不是哪部劇的導演了,反正也是閑著沒事,自然也是應允了,然後回復:「好的,老時間,老地點。」

在看到張易某導演同意后,沈天賜也就快速的繼續編寫起這個劇本,對於劇本,那真的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他那個世界的經典劇本,那可真的是多了去了,如今,執導動作戲的名導演有了,如今就是缺一個好的投資方了,想了想,沈天賜就拿起電話打通了自己的經紀人雪姐。

在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雪姐以後,雪姐就將一個關係非常好的朋友苗譜的電話發了過來,並說,自己這邊已經和苗譜說了,在說了是和自己進行合作后,苗譜非常的願意。

沈天賜在給雪姐發了一個玫瑰花的表情后,就立馬撥打了苗譜的電話,電話很快接通:「您好,苗譜姐,我是天賜!」

「你好天賜,雪雪已經給我說了,能和你這樣的大明星進行合作,是我的幸運,到時候見面了,先給我簽個名哈!」

沈天賜也是沒有想到苗譜是一個自來熟的性格,在告訴了苗譜的時間和地點后,就掛斷了電話。

如今投資方、動作片的名導演都到齊了,如今就差自己的這個劇本了,如今沈天賜所編寫的劇本,是他在這個平行世界里進行了查詢了一番,迄今為止,都沒有出現過的動作類型,並且他所撰寫的這個劇本也是他非常喜歡的一部影視。

先前看過張易某導演所給的劇本,發現他這個導演很看好一種家國情仇的古代的動作影片,在他那個世界里,這種類型的經典影片真的是舉不勝數,比如什麼《葉問》系列;《霍元甲》以及《黃飛鴻》系列等等。

而沈天賜思索再三,他還是選擇了《黃飛鴻》,因為沈天賜覺得這部電影不管是武打動作上,還是當時的社會黑暗,最能體會出一種家國情仇的熱血。

自然了,如今這個平行世界里,也並沒有這個黃飛鴻的人物的,但這並不影響沈天賜的劇本創作,影視,又不是非要影射當今世界什麼,完全也是可以進行虛構的,只要將劇本的中心思想給完全的表達出來,就可以了。

如今,沈天賜就是在劇本里將主角黃飛鴻的那種俠之大者的家國情懷完全的表現出來,就可以了,因此這幾乎一天的時候,沈天賜就是在不斷的完善著。

很快就到了見面的時間,沈天賜也是立馬起身,拿著準備好的劇本,就走出了房間。

而此刻咖啡店裡,苗譜和張易某導演也是早就到了。

本來倆人並沒有在一個位置上,可是當張易某導演來到咖啡店后,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包裹很是嚴實的人十分像一個非常有名氣的女明星,於是就湊了過來:「苗譜!?」

當低頭看手機的苗譜在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時也是順便就驚嚇了一下,自己可是包裹的非常嚴實,怎麼還能被認出來,可是當苗譜看到眼前的人後,也是微微一愣,因為眼前的這個帶著帽子的中年男人真的好熟悉,但是哪個到嘴邊的名字就是說不出來。

似乎是看出了苗譜的那個神情,張易某導演就先自己介紹了起來:「你好,我的名字叫張易某,沒想到真的是苗譜,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話后,苗譜也是立馬就驚喜的睜大了自己的雙眼:「張,張導!?哦,哦,張導,您,快坐下!」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話后,苗譜也是驚喜的差點喊出聲音來,因為這裡的環境真的不適合大聲說話,一是倆人的身份都是公眾人物,另外一種則是咖啡廳,環境都是幽靜的,是約會或者是談事的地方。

張易某導演可是國內的著名的金牌的動作片導演,並且他本身就是會武功的,因此在拍攝電影時,根本就不需要在聘請什麼動作執導了,另外苗譜的父親也是開著娛樂公司的,而且最近公司的一位導演也是無故的突然辭職,這也是讓苗譜的父親感到非常的頭疼,如今苗譜在看到張易某導演后,其內心的驚喜更加激動了幾分,此刻,苗譜都有了一個想將張易某導演拉到他父親的公司裡面去的想法了。

就在苗譜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剛剛坐下的張易某導演開口了:「小苗,你這是在等人嗎?」

苗譜點了下頭:「是的,張導,您呢?您在這裡,也是在等人嗎?」

張易某導演也是點了下頭:「是的,最近我有事,離開了先前的公司,後來認識了一個人,說有事,並且約得也是在這裡見面。」

在聽到張易某導演離職了后,苗譜也是立馬激動的睜大了雙眼,然後她強忍著激動的心情開口:「那,那個,張導,那,那您看能和我父親的公司進行合作嗎?」

在聽到苗譜的話后,張易某導演也是微笑著開口:「那是自然,只要是有著好的劇本,那肯定會進行合作的。」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咖啡店的門兒推開,同樣是帶著口罩和帽子的沈天賜就走了進來,而他在看到位置上的苗譜和張易某導演后,也就直接邁著步子走了過去。

本來沈天賜還打算互相介紹一下的,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來之前,苗譜和張易某導演已經在進行交流了,在看到走過來的沈天賜后,張易某導演和苗譜幾乎是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隨後倆人又看著對方,然後異口同聲的開口:「怎麼?你等的人是他?」

然後,倆人就再次笑了。

而這邊的沈天賜也是一臉歉意的開口:「那個不好意思啊,是我的緣故,讓你們兩位久等了。」

苗譜自然是一副自來熟的語氣:「哈哈,我也是剛來不久。」

而張易某導演也是擺了一下手,就直接開口了:「沈先生,你說的事情真的是劇本嗎?」此刻,在看到沈天賜帶著筆記本電腦來了,因此張易某導演也是非常的期待起來,雖然在張易某導演的眼裡,沈天賜也是很有才華,但是畢竟還是年輕,其閱歷和劇本上的創作功力自然是無法和朱龍的叔叔朱凱相比,但是身為導演的他,出於一種職業上的習慣,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了起來。

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話后,沈天賜也是微笑的開口:「張導,您說的沒錯,我這裡可是花了足足多半天的時間,用心的創作出的劇本。」沈天賜在說話的同時,也將自己所帶來的筆記本電腦放在了桌子上。

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一旁的苗譜也是有些發愣了,先前電話上她的閨蜜雪雪,也就是雪姐只是說沈天賜有部影片需要投資,並沒有說是沈天賜自己來創作的劇本,眼前,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話后,苗譜也是愣了:「那個,天賜,你不是歌手嗎?怎麼好好的又進行劇本創作了呢?」 《清歌荀令[三國]》byYana洛川

「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舉賢,行無諂贖,謀能應機,孟軻稱『五百年而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

一朝成為曹操謀主荀文若,荀玉心中波瀾不興,即便不在大唐,他也依然能盡己所能匡扶盛世。

歷史上的荀彧能以文弱之軀力挽狂瀾鎮守曹軍後方,無論如何他也不能辱沒了這個名字。

撥了撥琴弦,通體清貴的荀彧彎了彎眉眼,他雖名為文若,但是和文弱二字可不搭邊兒啊!

PS:

1.主受,cp戲志才,跟着曹老闆打天下

2.金手指蘇蘇蘇,通篇清水,攻受其實沒什麼區別

3.作者水平有限,接受意見但是拒絕人身攻擊,開開心心你好我好大家好!

本文3.29入v,當天掉落萬字大章,希望有能力的小天使多多支持,筆芯~

內容標籤:宮廷侯爵天之驕子平步青雲古典名著

搜索關鍵字:主角:荀彧,戲忠┃配角:三國眾┃其它:

———————————————————————————————————————————————————————

文中並沒有涉及到肉,所以不用糾結攻受。作者寫的那些謀士武將都好萌。 「你,你……也是一位大師級的陣師啊。」

「葉殿主說你的技術是我十倍還要多,現在看來……他沒有騙我啊。」

說著,便是直接跪倒在地上。

「鬼老大師,以後我就跟著你混了,你教導我布陣吧,只要你願意教導我,你讓我做什麼……我就乖乖的做什麼。」

「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往西,你讓我往南……我絕對不敢往北啊。」

他激動的說著。

在陶元子的世界裡面,其實沒有那麼多的人情世故,他就彷彿是什麼都不懂的人似得。

他只知道布陣,只知道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當中,鑽研陣法,布置陣法。

現在他見到布陣的技術,超過他十倍開外的鬼老,便是激動的要死。

他直接就放棄掉所有尊嚴,跪在地上,求著鬼老教他。

當然了!

其實,他這也不算是放棄所有尊嚴。

因為現在的他腦海里想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學習更牛的布陣技巧,至於其他的事情他壓根就沒考慮,啥尊嚴不尊嚴的……這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只要能讓他布陣的技巧更上一層樓,莫說是跪下了,就算是讓他磕頭三天三夜,他都在所不惜。

「哎呦,啥情況,啥情況……老鬼,你在這裡欺負人啊。」

便在這個時候。

七百多斤的秦無爭,嘿嘿怪笑著飛了過來。

他的手裡還掐著一條至少有百斤開外的妖獸的腿,腿已經烤制熟透,散發著沖霄的響起。

「這是殿主安排雲夢澤,送回來的一個……進入無我之境的布陣方面的人才,天賦很不錯,我指點他一番后……便是激動的跪下了。」

鬼老解釋一句。

他和秦無爭沒有任何競爭,關係倒是很不錯。

畢竟,他們一個是煉丹,一個是布陣,競爭力根本就不存在的。

更何況!

秦無爭也不是爭權奪勢的人,權利地位在秦無爭眼裡就是狗屁。

在秦無爭眼裡,除了他爺爺之外,最重要的就只有兩樣東西,第一樣就是吃,第二件事就是煉丹。

他不爭權奪勢。

但如果眼前擺著一桌山珍海味,那秦無爭吃的心眼就都出來了,他能搶的比誰都快,吃的比誰都多。

此刻!

秦無爭的表情原本是雲淡風輕的。

可在聽到鬼老說,這傢伙竟然是一位領悟無我之境的天才后,倒是讓他一幅驚訝的表情。

「哦,領悟無我之境了,這比我都厲害啊……我都沒有領悟,那你得好好培養一下他啊。」

說完!

鬼老都沒來得及在說說話,秦無爭就已經是消失的沒了影蹤了。

鬼老苦笑。

「前輩,你以後要多多教導我啊……我願意給你端茶倒水,捏肩捶腿!」

陶元子則是一幅諂媚的表情,笑嘻嘻的看著鬼老。

「起來吧!」

「以後你可以跟在我身邊,按照你的資質,以後倒是會有一番成就的!」

鬼老認真的說道。

這時候,秦無爭忽然又出現了。

「老鬼,剛剛雲夢澤回來的時候,安排人給黃泉老大……通過傳送陣,送回來很多海神城的絕頂美味,今晚聚餐。」

撂下這句話,他便是再度跑沒影。

「這個吃貨!」

鬼老哭笑不得。

其實他是有些羨慕秦無爭的,秦無爭在痴迷煉丹的同時,還有吃這一個愛好。

每天都過得極其開心,多姿多彩。

而且因為性格實在是太佛系了,似乎啥愁心事都不會有似得,這種佛系的性格,別說是鬼老了。

就算是黃泉,軒轅,海神,毀滅……也都是無比的羨慕。

話分兩頭!

海神城!

葉天傾在路青丘的城主府,用餐結束后,便是離開城主府。

他和雲夢澤,還有吞天至尊,便是在海神城內閑逛起來。

葉天傾原本是計劃!

離開城主府後,便是立即啟程。

但海神城的景象和其他城池全都不一樣,這滿滿的海洋風格,各種海洋妖獸,更是數不勝數,葉天傾便是想著先在這裡逛逛,然後在啟程離開。

「哎,咱們快去通天商會,哪裡出現一頭海底狼妖!」

「啊,海底狼妖,真的假的?」

「狗屁的海底狼妖,那是比狼妖更高級不知道多少倍的嘯天海狼好吧!」

「我靠,你說什麼,嘯天海狼真的假的啊,那是頂級的妖獸了吧,這,這……是不是刺激了?」

「話說咱們這裡,都已經多少萬年,都沒有出現過嘯天海狼了啊,這……至少有三萬年,這東西都沒出現過吧?」

「根據記載,上次嘯天海狼出現,乃是在三萬多年前,但上次被捕捉到的記載,則是七萬多年前了。」

「通天商會真是有本事啊,竟然能抓到嘯天海狼,走……咱們快去看看。」

就在葉天傾他們,在城內閑逛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一聲聲的驚呼。

這些修者的驚呼,也成功的吸引到葉天傾,雲夢澤和吞天至尊等人。

。 可接下來的兩關,仍是楚高格和馬晗的主場。

第三關,戰寵培育協會,提出的要求比拼戰寵,誰的戰寵最被看好就投贊成票給誰。

自然是掌握諸多小世界的楚家的子弟楚高格的強項,當場放出一隻上古品階的三角獸,御空初期修為,這隻戰寵無論是成長潛力和修為層次都力壓其他天驕的戰寵。

楚高格拿下一分。

這一關,戰寵培育協會還算地道,並沒有收走楚高格的戰寵。

這讓眾天驕也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小世界也不全是見錢眼開之輩。

接著的第四關是元符研究協會,他們的要求也同前者一般,以誰拿出的元符威力最大為獲勝條件,這次,出身首富之家的馬晗抓住了機會,祭出了一張超品的戰兵符。

戰兵符是大能將煉製出的傀儡戰兵封印在元符中製作而成,對敵之時,可以將傀儡戰兵放出來為主人作戰。

傀儡戰兵沒有意識,如同戰爭機器一般,與敵人不死不休,非常難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