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宇哲眉頭一皺,開口道,「沒事,我相信他們,我們洪家,會一直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我們永遠屬於這裡。」

「老爺子以前說過,我們洪家的子孫之中,有潛龍之輩,我一直覺得,這個人,便是我,此次,我便要好好的會一會這北境王!」

「這件事情之後,我洪宇哲便會名聲大噪,到那個時候,整個龍國,將會無人不知我洪宇哲!」

洪宇哲越說越興奮,臉上全是激動之色,彷彿他已經看到他聲名遠播的樣子了一般。

而在掛斷了電話之後的洪立亮,此時正滿臉焦急,衣服已經被冷汗打濕了,臉色慘白。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才回過神來,拿著座機,向助理說道,「馬上準備車,我要去西京!」

隨後,他便以最快的速度向著辦公室外走去,直接上了提前準備好了的車輛,連夜去往了西京。

就在這個時候。

除了西京之外的八市,已經在夜色之中集結了許許多多的地下勢力的人手了,總數差不多有四萬,所有人,全都在晚上坐上了跟種各樣的交通工具,向著西京而去。

這便是洪家在龍國西京的影響力以及號召力!

從空中鳥瞰的話,便能夠看見有著許多的車輛,正在急速的向著同一個地方而去,好似是螞蟻搬家一般,一輛接著一輛,連綿不絕。

這一晚,註定是不平凡的一晚。

此時的葉臨天,正坐在江中的駐軍總部。

此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剛一接通,便聽到了影一恭敬無比的聲音,「主帥,我已經將八萬北境軍集結完畢,現在已經分成許多批次,登上了前往西京的各種交通工具之中,估計明天凌晨便可以到達西京。」

「行!」

說完之後,葉臨天便徑直掛了電話。

隨後,他便站了起來,穿著一身青紋金龍戰袍,虎虎生風的走向了早就等候多時的武裝直升機上,帶著龍峰,直接前往了西京。

本帥來了!

四個小時之後。

葉臨天出現在了西京的某一個軍用機場。

機場的周圍,全都是真槍實彈的守衛。

每一個守衛都好像是一個標杆一樣,筆直的站在原地。

而此時,在機場之上,有著幾個將軍頭銜的人,正帶著一些護衛,在恭恭敬敬的等待著。

飛機的艙門打開之後,身穿青紋金龍戰袍的葉臨天便出現在了大家的視線之中,戰袍被萬分吹得獵獵作響,使得葉臨天看起來好不威風!

葉臨天走下飛機的一瞬間,一股滔天的殺意衝天而起,瀰漫在這個空間之中。

隨後葉臨天緩緩的掃視了一周,此時他的眼睛之中,彷彿裝進了銀河一般,深邃而又神秘。

葉臨天背後站著的龍峰,此時也散發著恐怖的氣場。

此時,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將軍,趕忙走了過去,恭敬的敬了一個禮,開口道,「甩西京戰區總指揮,少將梁恆羅,參見北境王!」

葉臨天淡然無比的看了看面前的中年男子,微微頷首,開口道,「西京戰區,有所少戰士?」

那個少將十分恭敬的說道,「回答北境王,現在有一萬的戰士。」

葉臨天點了點頭,說道,「將所有的軍用通道全都打開,一個小時以後,北境的八萬戰士,會到達西京戰區。」

「遵命!」

那個少將高聲回答道,隨後便說道,「請北境王去戰區總指揮室稍作休息。」

隨後,葉臨天直接上了在一邊等候的軍用吉普車,沒過多久便抵達了西京戰區的總指揮室。

進到指揮室之中后,葉臨天對梁恆羅問道,「洪家現在在怎麼樣?」

梁恆羅立馬便將早已經準備好了的資料以及洪家山莊的布局立體圖拿了出來,說道,「稟告北境王!」

「這洪家現在是西京地區的第一家族,也是龍國中西部地區的第一家族,有著十分雄厚的底蘊,勢力範圍非常的廣,周邊的十二個城市,全都有著洪家的產業以及勢力。」

「並且,洪家的三爺、五爺以及六爺更是在整個中西部地區都叫得上名號的梟雄,他們的所有人手全都加起來在四萬左右。」

「並且,當年洪家老爺子在中西部地區稱王之時,四代的天子因為想要將中西部地區穩住,所以曾經答應過他們,洪家的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配備武器,可是不能用來為非作歹。」

「您也清楚,儘管給了他們一定的限制,可是,有了武器,那便相當於是地方力量了,就算是什麼事情都不做,也能夠給有的人造成很大的威懾!」

聽到梁恆羅的話,葉臨天眉頭一皺,而後說道,「洪家竟然有著配備武器的特權?」

梁恆羅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北境王,這四萬多人,全都配備了武器的話,哪怕是我這個西京戰區的總指揮都不敢輕易去招惹。」

「這也是為何洪家可以在中西部地區一家獨大的主要原因。」

葉臨天的眼中爆發出陣陣寒光,而後看了看桌上的地圖,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直接將桌子都拍出了一個手印,而後冷冷說道,「洪家地方力量,不錯!不錯!」

「那本帥就讓你徹底覆滅!一國之中,怎可以允許存在除了國家之外的,其他的武裝力量!」

聽見這句話,梁恆羅面色一滯,而後說道,「主帥,我清楚您話中的意思,但是,這再怎麼說也是四代天子親口允諾的,如果您想對洪家下手,是不是得跟如今的天子說明一下?」

聽到這句話之後,葉臨天眉頭一皺。

隨後,他便拿出了手機,打通了神閣的電話,而後冷冷說道,「秦老,是我,那個處在西京的洪家,你了解多少?」

電話之後,正在閱讀文件的秦國豪,正穿著一件大衣,坐在自己的書房之中。

此時,他將自己的老花鏡摘了下來,開口道,「西京的洪家?我清楚,在四代天子的那個時期,具有很大的名氣,你為什麼想起來問他們?是不是這洪家有找惹到你了?」

葉臨天冷冷說道,「洪家的可以持有的武器權利,本帥要廢除了!」

聽到這句話之後,秦國豪表情一滯,隨後趕緊說道,「我沒聽錯吧?你想要廢除洪家持有武器的權利?」

「葉臨天,這可不行啊,這件事情,是以前四代天子親口允諾過的,你現在這樣做,是在違反天子的命令啊,此事,一定要請示天子!」

「這我當然清楚,因此,這件事情就請秦老你帶我轉達一下。」

葉臨天的眼中滿是寒光,說道,「要是天子不允許的話,那發生的任何事情,產生的任何後果,都由我獨自承擔,龍國之中絕對不允許有區別於龍國軍隊的武裝力量存在!」

。 「老師。」

林動對着一處漆黑的角落,鞠了一躬,而一道黑影從中慢慢走了出來,而黑夜的一隻手臂確是抬起做着掐脖子的動作。

空中的紅衣女子瞳孔收縮,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她居然沒有發現哪裏有人,剛剛她還從哪裏走過來的,而且這黑袍人的黑袍上有着暗金紋邊的,也就說這根本就不是靠黑袍隱藏而是靠其本身的能力。

「前,前輩,小,小女子,不是,有意,對前輩弟子動手的。」

穆紅綾磕磕絆絆的求饒著,要死脖子上的力量在大一點點她就死翹翹了,如今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哦?不是有意的?那就是故意的了啊!」

說着軒轅麟月加大了手上的力量,穆紅綾此時感覺呼吸越來越難,小臉都漲的通紅,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嗝屁。

「前,前輩,不,不是,不是有意的。」

穆紅綾的聲音都變了,透露着她的難受,和憋屈。

「哦?行吧,本座今天心情還不錯,放你一馬,但若有下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說完軒轅麟月對着地上一扔,穆紅綾被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直接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看上去能夠最大程度的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小林子,用那鑰匙踢她出去。」

軒轅麟月看都不看地上的穆紅綾,直接讓林動把她踢出去。

「是。」

林動點了點頭,開始操控密鑰把穆紅綾踢出這片空間,一道光柱直接籠罩了穆紅綾,而穆紅綾也是露出劫後餘生的表情。

軒轅麟月看了一眼這片空間后,突然目光凝視在那具骸骨之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冰冷。

「哼,想奪舍重生不是你的錯,錯就錯在你不該把目標放在本座弟子的身上。」

軒轅麟月眼神透露著冰冷,冷哼一聲道。

一道淡淡精神力波動從骸骨上升起,一個灰色身影出現骸骨之上,眼神冰冷的盯着林動和軒轅麟月。

「你是何人?」

灰色精神體厲聲質問道。

「就你,呵,還不配問本帝的名號!」

軒轅麟月冷笑道。

「哈哈哈,我不配?可笑,老傢伙你弟子的肉身歸我了。」

說完那灰色精神體就朝林動衝去,而就在他靠近林動赫然發現自己在一座囚籠之中。

「精神囚籠!你到底是何人!」

灰色精神體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眼神深處閃過一絲恐懼,厲聲問道。

「本帝說了,你不配,就是不配。」

說完軒轅麟月抬手一揮,精神囚籠瞬間縮小裏面的精神體也跟着被縮小。

軒轅麟月看向林動問道:「小林子,煉製妖傀和精神靈丹選那個。」

面對軒轅麟月的問話,林動陷入了沉思,精神靈丹林動知道,能夠大幅度增加自己精神力,而妖傀的話至少是個高階的地妖傀。

「老師,煉丹吧,妖傀之前不是收集了一個了嗎?而且這傢伙也只是一道精神烙印,根本就不全,煉製出來的妖傀肯定會受影響。」

林動認真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增加自己的力量,畢竟老師不可能什麼時候都會出手,而且萬一有什麼突發情況老師和妖傀都沒來得及,自己不就死翹翹了?

增強實力要緊。

「好。」

軒轅麟月點了點頭,對於增強自己的行為軒轅麟月還是蠻贊同的,畢竟不是誰都能夠像自己一樣,有兩世的修為壓箱底。

而且精神世界裏還住着一群修為和自己一樣的傢伙,自己的實力被封印了但他們沒有啊,天夢他們的實力可是一直都是巔峰狀態,只是軒轅麟月沒有要他們幫忙而已。

主要原因是因為冰帝她們,動不動就是麻袋伺候,有點遭不住啊,人多了就是體力活了,畢竟靈界之中還有好幾個呢。

而且這個世界還被動招惹一個,他喵的,打麻將都能坐幾桌。

咳咳,言歸正傳。

軒轅麟月身前突然燃起一團白色火焰,強大的異火氣息和精神力從火焰之中散發出來,軒轅麟月直接把精神囚籠給扔了進去。

「啊!!我錯了,前輩放過我,前輩,我願意永遠做牛做馬,求前輩放過我。前輩,啊!!」

「聒噪!」

軒轅麟月眉頭微皺,直接加大了火焰威力,徹底包裹了那道精神體,懶得折磨他了,唧唧歪歪的,煩死了。

而林動也在一旁煉化吸收那棵天符靈樹。

沒過多久一枚乳白色的丹藥出現在空中,然後朝林動飄去。

林動服下這枚丹藥后精神力瞬間突破了,那最後的鴻溝,成功踏入了天符師的行列,堪比涅槃境與涅槃境一樣分為九個階段,符師為九印涅槃為九元。

林動把那具骸骨收好以後便和軒轅麟月一起離開了這片空間,出來以後林動發現周圍的環境別人不是大殿,而是一座山峰上,而且這裏還能看到雷岩谷。

「老師,我們為什麼在這?」

林動有些疑惑,按道理應該是出現在哪石殿之中啊。

「這東西送我們過來的唄,而且就算會之前的那個石殿也只是一片廢墟而已,哪裏被我一腳毀了,直接把那些人給埋了,反正又沒有你的朋友,而且這些人都是想搶你手中的東西,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是敵人。」

軒轅麟月滿不在乎道。

林動點了點頭,其實也是,死了就死了,反正和他們又沒有友誼,而且還是敵人,被老師活埋了就活埋了吧,管他呢,能跑出來算命大,沒有出得來那就證明命該如此。

「走了。」

軒轅麟月先一步朝陽城的方向走去,林動連忙跟上,雖然林動不知道回去做什麼,但回去看一眼也行,反正自己也不認識路,還不如跟着其他人走,沒準還能去撿漏呢。

「老師,這是什麼情況啊?」

林動看着周圍的都對自己指指點點的,有些奇怪,靠近的話紛紛像多瘟神一樣,連忙躲開,這讓林動有些鬱悶了。

「呵呵,有人說是因為你,魔岩王朝的抓了很多人,逼你就犯呢,看來還是有人跑了出來啊。」

軒轅麟月輕笑道。

林動一臉無語,道:「老師,魔岩王朝的人是傻子嗎?他們是怎麼覺得我會救那些人的?難道不知道我在這個地方連個朋友都沒有嗎?我林動可是沒有道德的,想道德綁架那是沒有用的,我還樂意看他們自相殘殺呢。」

林動對於魔岩王朝的人已經徹底無語了,甚至是把他們當白痴了,抓一群老子不認識的人威脅我,是不是腦子有病?估計是腦子都瓦特了。

7017k 倆人快到市區的時候,秦簡開始一件一件武裝自己,口罩,黑框眼鏡,帽子。

陸寫意瞥一眼身邊的女人,「捂著不難受嗎?你都退圈三年多了吧!誰還認得你?」

秦簡開始刷手機,「本來已經沒有路人粉了,可這不又被網爆了嗎?所以,還是謹慎些為好。天!我都把好些大佬擠下熱搜了,媽耶!」

「噗嗤~」陸寫意嗤笑道:「心態可真好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