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蛇徹底放鬆,不過他沒想到對方對他那麼放心!

「主上,我就這麼走了,您就不怕我出去就後悔了嗎?」

葉臨天回之一笑:「你可以試試,我保證會讓你遺憾終生!」

聽完,火蛇這一絲想法徹底寂滅,這一次他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被凍住,呼吸越發困難,彷彿對方一個眼神,就能將他當場滅殺。

「火蛇感謝主上的信任,能為您效忠,是我之幸!」

「安心休養去吧!」

火蛇不敢置信,剎那之間對方竟消失的無影無蹤,剛下的那一切,好像就是幻境一般!

火蛇蜷縮著身體,感受這劫後餘生的幸福,這周圍明晃晃的一切告訴他,自己重生了!

沒過多久,有一條信息讓火蛇心頭炸裂。

在組織有和他相熟之人給他傳信,毒刺沒了!

火蛇揉搓著眼睛,他不想相信自己看到的,這才過了多久?

毒刺那麼多高手竟然全廢了?

首領呢?

火蛇知道,同伴既然這樣說,就代表首領也死了。

就是那個人,一句話決定了一個組織的生死,實在太恐怖了,火蛇莫名感覺從骨子裡散發出一股寒意!

可此刻,他有無比慶幸自己的抉擇,跟著一個實力通天之人,未來將更為寬廣!

……

葉臨天不在乎給火蛇帶來了多大的心裡震驚!

他正淡然的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在一個靜謐無人的方面停了下來,他感覺自己的路被幾個臭蟲給攔住了!

這樣想著,眾多身穿黑衣,散發出強大實力的人出現在葉臨天面前,對他形成包圍之勢!

原本漆黑的夜,更添神秘!

這麼多的殺手,散發出勢在必得的光芒,讓周圍的空氣也瞬間凝固!

連夜晚的蟲鳴聲,也消失不見。

反觀葉臨天,從容的拿出煙,風輕雲淡的點了一根。

「呼!將近三十個戰神齊聚,還有六個四星的,看來對我葉某人真是下血本了!」

葉臨天旋轉著煙霧,隨著最後一個字音的落下,眼角散發出嗜血的光芒!

。 不是攤主的奸商給高文包了一小包的枸杞。

油紙拴的還挺精緻。

等真正的攤主回來了,知會了一聲后,奸商就跟着高文走了。

五分鐘后,高文家中。

「進來坐吧,我去給你倒杯水。」

「啊,文哥,不用這麼麻煩。」

「不麻煩,剛剛那姑娘是你女朋友?」

「嘿嘿,算是吧。」

「那你對人家好點,別老往巷子裏領,不夠丟人的。」

說話間,高文把玻璃杯放到桌上。

剛剛那個賣枸杞的女孩,就是昨晚他聽到鳥語的主人。

奸商聞言,臉上一紅。

好像小聲嘀咕了一句什麼。

見高文抬頭看他,奸商慘兮兮的哭窮道:

「文哥,你當我想啊,這不是缺錢給鬧得么,我又不像你這麼有本事,單靠出任務那點收入,這輩子怕都升級不起木屋,這不也是沒辦法么?」

「缺生存點?」在沙發上坐下,高文喝了口水。

「嘿嘿嘿,生存點這東西,誰不缺啊。」

「我這邊有個生意,你干不幹?」

「什麼生意?」

「替我收一套升級木屋的材料。」

說話間,放下水杯的高文也是忍不住在心裏吐槽。

一級木屋升級二級,拋去圖紙外,需要的材料也是一大筆支出。

打造二樓、儲物間、樓梯、人字形房頂、玻璃窗……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如果都用三級材料的預算,加起來總花費在五百點往上。

這是傢具店給出的報價,其中還不包括室內裝修、凈水器等花錢的大頭。

黑的很!

相比起在傢具店買這些東西,直接在生存者中收無疑要便宜的多。

「木屋升級?」

聽了高文給出的生意,奸商呲了呲牙:「文哥,這個好像不太好吧?」

「怎麼說?」

「嘿嘿文哥,你這單生意我干是能幹,可這裏面的差價加起來也就二百點左右,真想要收集這些亂七八糟的物件兒,耗費的時間不少,還得找挺多人,質量什麼的還不好說。

你說這事兒….我要是跟你要多了,顯得我不夠兄弟,要是要的少了,我這自己也挺虧的。

這種破壞兄弟感情的事兒,真不太好乾…..」

話說道這裏,奸商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質量一說完全是推託之詞。

像是門梁、窗框什麼的,生存者手裏的都是系統出品。

和高文出產的狼皮毯類似,質量都一個樣,沒有什麼質量不質量。

但他的話說的很明白,賺的太少,還不夠時間成本和人情成本的。

話里的意思高文聽得出。

不是很在乎的點了下頭,在奸商不好意思的眼神下,高文忽然開口道:

「別誤會,不是只升二級木屋。」

「啊?文哥你難不成搞到三級木屋設計圖了?」

「嗯。」

「真的假的,那東西現在市面上都吵到兩千生存點一張了…..」

「是升級到二級別墅。」

奸商:「……..」

手裏水杯一個沒端住,全扣褲襠上了!

褲襠濕了的他一個機靈,手忙腳亂的一同擦拭后,這才苦笑着沖高文道:

「哥,你別和我開這種玩笑啊,我這人心肝小,經不起你這麼嚇……」

「沒開玩笑。」

高文平靜的看着他:

「從一級木屋升到二級別墅,圖紙不用你管,只買材料你算算需要多少錢。」

「呃….大概得花上那麼….十萬生存點?」

話剛說完,奸商就給了自己一巴掌。

力氣還挺大。

臉上多出個巴掌印的奸商蔫兒蔫兒的著看着高文,笑得比哭還難看:

「文哥,你要是說升到三級木屋,我這邊還能給你找找便宜供貨商,可你這一張口就是二級別墅……

旁的不去說,就是燒磚和煉鐵的,弟弟我是一個也不認識啊…..」

「辦不了?」

「這個…..」

「辦不了就去找門路,我也不是現在就要你買完,我下次休息時,你把升三級木屋的物件兒替我聯繫好,然後我給你二百生存點當中介費,沒難為你吧?」

咕嚕。

咽了下口水,奸商瘋狂點頭。

就見他拿起撒了一半的水杯一口喝乾,隨後站起身跟高文保證道:

「文哥,全套下來三千生存點就能搞定,其中包括我那份,你要是覺得成,弟弟我這就幫你聯繫人去!」

三千點?

升二級木屋只所需的三百點的材料,升三級直接翻上十倍?

價格飛漲啊。

可傢具店那邊的要價是八千……

高文思考片刻,沖着他點了點頭。

「去吧。」

……

奸商這邊懷着好好乾,幹完這單接下單的想法出了門。

開門時。

正巧碰到一腰后別着鋼刀的壯漢要敲門。

倆人打了個照面。

壯漢還衝着他笑了笑。

擦身而過的瞬間,奸商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

待聽到身後傳來高文的招待聲,他才回過神來。

『剛剛那人是….卧虎山的李虎?

高文怎麼會認識這種凶人?』

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奸商拍了拍自己的臉。

收了錢就去辦事兒。

至於高文為什麼會認識卧虎山的人….

像是卧虎山這樣劫道收錢的凶人,可不是他這樣的小人物該去嚇打聽的。

……

「虎子哥,你坐,我去把皮子給你取出來。」

工作枱發出一陣轟鳴聲。

片刻后,一摞狼皮地毯被從工作枱中吐了出來。

抱着狼皮毯走過來,高文裝作無意的問了一嘴:

「對了虎子哥,來的怎麼是你,是顧大哥那邊的事兒還沒處理完么?」

一摞八張狼皮毯放在茶几上。

李虎伸手摸著加工后狼皮毯上軟化后的毫毛,笑着答了一聲:

「嗯,他們那邊還得忙上個三五天,暫時過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