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就看到了周建基開始在辦公室里翻箱倒櫃的折騰起來。

不過周建基並沒有讓我疑惑太久,很快他就是拿着一份文件來到了我的面前。

「我是不是在開玩笑,你自己看看吧!」

「這是什麼?」

我帶着疑惑接過文件夾,但是在將文件夾翻開后,我的臉色瞬間就是大變了!

姓名,孫超,死亡時間2xxx年,死亡年齡48……

這是一份死亡文件,是孫超的!

上面顯示孫超已經是死在了三年前,而且文件上有孫超的照片!

在看到照片的瞬間,我就已經確定,這個人正是我認識的那個孫超!

「孫超死了三年了,那我見到的那個人是誰…」

我手中的文件夾脫落在了地上,我的目光也是變得呆愣起來。

「一個死人,你感覺他能告訴你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既然你已經選擇了這份工作,那就不可以中斷,要不然真的是會死人的!」

「不過你放心,我會儘快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你是童男子,年輕力壯,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事的,你只要記住我的交代,每天好好上班就行了。」

對於周建基的安慰,我顯然是不太可能聽心裏去。

從周建基的辦公室走出來,我感覺自己好像還處於夢幻中一般。

孫超居然是死人?

那我之前見到的孫超,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邪魅嗎?

坐在宿舍里,我抽著煙不免又想到幾天前那根冥王牌的香煙。

「周建基的話是真的嗎?但是我怎麼感覺孫超不像是對我不利的樣子。」

「難道是周建基在撒謊?」

我拿出手機,翻出了孫超留下來的手機號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電話沒有接通,手機里只有移動公司的提示音在響起。

「我一定要搞清楚這件事!」

在宿舍考慮了半個小時后,我扔下了手中的煙頭,咬牙走出了房間。

周建基給我的那份文件里是有孫超家庭住址的。

我決定現在去孫超家看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已經死去三年了!

福田村,214號。

這裏就是孫超的家,距離義烏港並沒有多遠。

孫超的家是老宅,看上去有些破舊,院子裏滿是荒草,就像是很多年沒有人住過了一般。

「有人嗎?有人在家嗎?」

我站在門口喊了好幾聲,但是卻沒有得到回應。

幾分鐘后,我推開了破舊的院門,邁步走進了院子裏。

雖然這樣有些不太禮貌,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是顧不上考慮那麼多了。

「看來真是沒有人在家。」

我眉頭皺起,已經是來到了堂屋外。

堂屋的門沒有上鎖,所以我很容易就是將門推開了。

但下一秒屋內的景象,卻是讓我嚇了一跳!

在堂屋中央,居然是擺着兩口紅色棺材!

而且整個堂屋完全被佈置成了靈堂,在最前面的桌子上,擺放着兩張黑白照片。

一男一女,女的我不認識,男的赫然就是孫超!

呼…

一陣風吹過,我打了一個冷顫,身上不知何時已經是生滿了冷汗!

「你是誰?為什麼闖進我的家裏?!」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是被一股力量推進了房間中。

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似乎是帶着些許敵意!

「鬼啊!」

我被嚇了一跳,直接尖叫了起來。

不過等我回頭后,卻看到了一位絕美少女正站在我的面前。

少女二十歲左右的年齡,穿着米黃色衣裙,長發披肩五官精緻。

一雙大眼睛正氣沖沖的盯着我,好像是能把我生吞了一般。

「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人。」

少女瞥了我一眼,說話的聲音讓我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剛才被驚到了,請問這裏是孫超的家嗎?」

我尷尬一笑,擦去了額頭上的冷汗。

「為人不做虧心事,哪怕半夜鬼敲門,你是虧心事做多了吧?不過我爸已經走三年多了,你找他幹什麼?」

少女是孫超的女兒,聽到我的話語后臉上多出了些許黯淡。

。 偶爾就:靠著代練打出來的號,來裝B,你真好意思的。

用戶82930930:今天先讓這個BZ再活一日,明後天職業的一上,讓她叫娘。

可惡歐吉爾:職業上有什麼用啊?沒聽說嗎,她把職業全收買了。

額減:我不相信職業選手會為了,一點錢,就屈服!

彈幕眾說紛紜,但是顯然已經都放棄了今天的比賽。畢竟,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說啥都沒用了。

二號挑戰者建安,也是不出意外的選了張曼仯。即使打不過,但身為「正義」的一方氣勢不能丟。

建安和張曼仯各自坐在挑戰位上。

在調試設備的過程中,建安看著張曼仯超大聲的說了句:「靠等級打贏,算不上什麼!」

張曼仯瞥了建安一眼,沒有說話。

雖然現場風波沒起來,但鍵盤俠們還是激動了。

欸法加沃:說得好!代打出來的,傲個屁!

而絕非算了:建安加油!乾死她!

【擂台賽開始】

對方,不是小姐姐,也不是個「低調」的人。既然說自己仗著等級欺負人,那自己也就不客氣了!

張曼仯直接提著大刀飛身而起,直接劈向建安。

建安拿著自己的武器,一對斧子擋在身前,妄圖擋掉張曼仯這一擊。

大刀與斧子接觸之時沒有絲毫停留,直接劈了下去,在擂台上留下一道深坑。

至於建安,血條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

彈出結算界面,這場比賽足足比了2秒鐘,張曼仯表示自己還是對建安太客氣了。

應該把那套加速的功法給用上,這樣還能再少一秒。

一秒內結束比賽,應該是謫仙降臨擂台賽的第一位吧。

算了,兩秒就兩秒吧。

另一側的建安,面色煞白的坐在那裡,還沒有回過勁來。

建安也算得上是一位高手,平日里也有不少人追著捧著。如今卻在萬人面前,被人一刀秒了。。。

說到人數,如今直播間人數早就突破了百萬,如今人數將近五百萬,已經大大超出了之前的預期。

空位,第一組的最後一位挑戰者,長相不錯,顏值在王征朴之上,在刀俎平台直播。

是一位粉絲上萬的搞笑博主,因為各種下飯操作,被粉絲戲稱為「廚師」。

但實際上,這位廚師的能力可不弱,等級為九十一級,直播時還曾出現過跨級斬殺對手的操作。

不過要是和張曼仯打的話,應該還是會被一刀秒。

靜水走到中間,看向空位,「空位先生,請問您要選擇的對手是?」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空位還是要選張曼仯的時候,空位哈哈一笑,「X小姐想必也累了,我就換一位吧。我選擇的對手是王同學。」

直播間瞬間炸了:

用戶93849320:空位你什麼意思?對擾亂秩序的行為置之不理嗎?

=空位=:脫粉了,脫粉了,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五降低我:因為怕輸而放棄正義,這種人不怎麼樣!

空位作為一個沒有堅持「正義」的「逃兵」被罵的很慘。 「啊——啊——啊——」

驚天的喊叫聲從虎背上傳來,驚動了整個峽谷,成群的飛鳥被驚得四處亂飛。

她雙手包頭,驚慌失措地縮成一團,眼看着那隻巨大的虎爪無限放大,越來越近。

「啊。」

落亦竹以為這聲『簡短』的驚呼會是她留在世上最後的遺言,然而,那隻巨大的虎爪只是輕輕地碰了碰她的發梢,柔軟的觸感,仿如觸碰了天空中的雲朵。

「你…」

她驚訝地看着那隻巨大的虎爪揉成拳頭,撓了撓它自己的大耳朵。

讓人聞風喪膽的詠璃白虎,竟乖巧得像只人畜無害的萌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