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

浮現在眼前的,是張跟之前略有些不同的臉龐。

依舊是稚嫩的少年臉,但似乎因為足足睡了一天導致恢復精神緣故,不僅先前宛如喪屍般的疲憊消失不見,甚至還多了一絲少年特有的慵懶感。

他就這麼略顯平靜朝著前方看了過來,極其耐看的俊美五官,充滿疑惑的眼神,將屬於高中生的青春氣息展現的淋漓盡致。

不得不說,這個人似乎還挺好看。

松繁緒美內心浮現出這個想法,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隨著念頭落下瞬間,連忙再度低頭進行道歉。

「對不起這位同學,之前我有把你當做怪人之類的,總之就感覺…很不禮貌!!」

唔…這樣心裡就舒服多了。

松繁緒美忍不住接著嘀咕。

雖然在內心裡議論別人,的確不會有人知道,但自己是不可能被自己所欺騙的。

換句話說,剛剛在內心議論對方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既然如此想要讓自己安心下來,那就只能選擇向對方道歉了吧?

「啊這…這算什麼道歉理由?」

對面的少年疑惑的撓了撓腦袋,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在內心嘀咕對方也需要道歉這種事情完全沒聽過啊。

話說這個少女,似乎也禮貌的有些過頭了。

困惑夾雜著些許迷茫的目光落在松繁緒美的身上,面對這位還在等自己答覆的同學,嘉神奈聳了聳肩倒是絲毫無所謂的回答。

「這倒沒什麼,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怪人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誤。」

自己這糟糕的作息生活自己心裡當然知道。

按照普通人的目光,這樣的傢伙的確能夠用怪人來形容才是。

「誒多…這個也算不上吧。」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有些否決的抬起頭來。

聽到對方的話,略顯弱氣的臉頰顯得略有些緊張。

「誒?」

松繁緒美的腦子當場糊了一下。

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

為什麼感覺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一般來說這是情侶之間質問對方的時才會說就的話吧,總有種捉姦既視感怎麼辦?

不過…

聲音倒是出乎預料的意外好聽啊。

松繁緒美在內心嘀咕著,似乎想要藉助這種行為緩解內心緊張之意,同時慢吞吞的抬頭看向對方。

然後…

浮現在眼前的,是張跟之前略有些不同的臉龐。

依舊是稚嫩的少年臉,但似乎因為足足睡了一天導致恢復精神緣故,不僅先前宛如喪屍般的疲憊消失不見,甚至還多了一絲少年特有的慵懶感。

他就這麼略顯平靜朝著前方看了過來,極其耐看的俊美五官,充滿疑惑的眼神,將屬於高中生的青春氣息展現的淋漓盡致。

不得不說,這個人似乎還挺好看。

松繁緒美內心浮現出這個想法,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隨著念頭落下瞬間,連忙再度低頭進行道歉。

「對不起這位同學,之前我有把你當做怪人之類的,總之就感覺…很不禮貌!!」

唔…這樣心裡就舒服多了。

松繁緒美忍不住接著嘀咕。

雖然在內心裡議論別人,的確不會有人知道,但自己是不可能被自己所欺騙的。

換句話說,剛剛在內心議論對方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既然如此想要讓自己安心下來,那就只能選擇向對方道歉了吧?

「啊這…這算什麼道歉理由?」

對面的少年疑惑的撓了撓腦袋,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在內心嘀咕對方也需要道歉這種事情完全沒聽過啊。

話說這個少女,似乎也禮貌的有些過頭了。

困惑夾雜著些許迷茫的目光落在松繁緒美的身上,面對這位還在等自己答覆的同學,嘉神奈聳了聳肩倒是絲毫無所謂的回答。

「這倒沒什麼,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怪人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誤。」

自己這糟糕的作息生活自己心裡當然知道。

按照普通人的目光,這樣的傢伙的確能夠用怪人來形容才是。

「誒多…這個也算不上吧。」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有些否決的抬起頭來。

聽到對方的話,略顯弱氣的臉頰顯得略有些緊張。

「誒?」

松繁緒美的腦子當場糊了一下。

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

為什麼感覺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一般來說這是情侶之間質問對方的時才會說就的話吧,總有種捉姦既視感怎麼辦?

不過…

聲音倒是出乎預料的意外好聽啊。

松繁緒美在內心嘀咕著,似乎想要藉助這種行為緩解內心緊張之意,同時慢吞吞的抬頭看向對方。

然後…

浮現在眼前的,是張跟之前略有些不同的臉龐。

依舊是稚嫩的少年臉,但似乎因為足足睡了一天導致恢復精神緣故,不僅先前宛如喪屍般的疲憊消失不見,甚至還多了一絲少年特有的慵懶感。

他就這麼略顯平靜朝著前方看了過來,極其耐看的俊美五官,充滿疑惑的眼神,將屬於高中生的青春氣息展現的淋漓盡致。

不得不說,這個人似乎還挺好看。

松繁緒美內心浮現出這個想法,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隨著念頭落下瞬間,連忙再度低頭進行道歉。

「對不起這位同學,之前我有把你當做怪人之類的,總之就感覺…很不禮貌!!」

唔…這樣心裡就舒服多了。

松繁緒美忍不住接著嘀咕。

雖然在內心裡議論別人,的確不會有人知道,但自己是不可能被自己所欺騙的。

換句話說,剛剛在內心議論對方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既然如此想要讓自己安心下來,那就只能選擇向對方道歉了吧?

「啊這…這算什麼道歉理由?」

對面的少年疑惑的撓了撓腦袋,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在內心嘀咕對方也需要道歉這種事情完全沒聽過啊。

話說這個少女,似乎也禮貌的有些過頭了。

困惑夾雜著些許迷茫的目光落在松繁緒美的身上,面對這位還在等自己答覆的同學,嘉神奈聳了聳肩倒是絲毫無所謂的回答。

「這倒沒什麼,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怪人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誤。」

自己這糟糕的作息生活自己心裡當然知道。

按照普通人的目光,這樣的傢伙的確能夠用怪人來形容才是。

「誒多…這個也算不上吧。」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有些否決的抬起頭來。

聽到對方的話,略顯弱氣的臉頰顯得略有些緊張。

「誒?」

松繁緒美的腦子當場糊了一下。

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

為什麼感覺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一般來說這是情侶之間質問對方的時才會說就的話吧,總有種捉姦既視感怎麼辦?

不過…

聲音倒是出乎預料的意外好聽啊。

松繁緒美在內心嘀咕著,似乎想要藉助這種行為緩解內心緊張之意,同時慢吞吞的抬頭看向對方。

然後…

浮現在眼前的,是張跟之前略有些不同的臉龐。

依舊是稚嫩的少年臉,但似乎因為足足睡了一天導致恢復精神緣故,不僅先前宛如喪屍般的疲憊消失不見,甚至還多了一絲少年特有的慵懶感。

他就這麼略顯平靜朝著前方看了過來,極其耐看的俊美五官,充滿疑惑的眼神,將屬於高中生的青春氣息展現的淋漓盡致。

不得不說,這個人似乎還挺好看。

松繁緒美內心浮現出這個想法,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隨著念頭落下瞬間,連忙再度低頭進行道歉。

「對不起這位同學,之前我有把你當做怪人之類的,總之就感覺…很不禮貌!!」

唔…這樣心裡就舒服多了。

松繁緒美忍不住接著嘀咕。

雖然在內心裡議論別人,的確不會有人知道,但自己是不可能被自己所欺騙的。

換句話說,剛剛在內心議論對方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既然如此想要讓自己安心下來,那就只能選擇向對方道歉了吧?

「啊這…這算什麼道歉理由?」

對面的少年疑惑的撓了撓腦袋,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在內心嘀咕對方也需要道歉這種事情完全沒聽過啊。

話說這個少女,似乎也禮貌的有些過頭了。

困惑夾雜著些許迷茫的目光落在松繁緒美的身上,面對這位還在等自己答覆的同學,嘉神奈聳了聳肩倒是絲毫無所謂的回答。

「這倒沒什麼,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怪人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誤。」

自己這糟糕的作息生活自己心裡當然知道。

按照普通人的目光,這樣的傢伙的確能夠用怪人來形容才是。

「誒多…這個也算不上吧。」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有些否決的抬起頭來。

聽到對方的話,略顯弱氣的臉頰顯得略有些緊張。

自己這糟糕的作息生活自己心裡當然知道。

按照普通人的目光,這樣的傢伙的確能夠用怪人來形容才是。

「誒多…這個也算不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