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此時——

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影突然出現在澹臺浦的身後,而站在澹臺浦對面的武者們也都被這巨影所籠罩。

緩緩抬頭,讓人絕望的壓迫感瞬間籠上心頭。

「統帥,小心!!!」

無數武者凝聲高呼,而深深鞠躬才剛剛站起的澹臺浦也下意識的回頭望去,就看到一對如山嶽似的拳頭已然出現在他的頭頂。

「人族,去死吧!!!」

。 半妖卡!

從為首豬妖屍身上拾取到的卡片,居然是一張怪異的半妖卡。

這張卡片,顧名思義,就是能讓人變成半妖。

因為拾取自赤龍天豬,所以,變成半妖后,也是赤龍天豬的半妖。

持續時間還不短,足足三個小時。

半妖赤龍天豬,聽起來不好,畢竟頂著一顆豬腦袋。

但實際用起來,發揮的好,會有奇效。

這是蘇景行讀取完信息后,想到的一點。

他現在是人身,還是靈武軀體,普通妖族看不出來,以為是一境小妖。

可那些三境妖將,或者四境,五境的存在,絕對能看出來。

沒錯,蘇景行是準備好假扮成那個神秘八公子的護衛,這個來自天運星的大家族子弟,也收買了大批妖族,給他辦事,圍剿抓捕心月狐。

但這並不表示,整個七曜星的妖族,都被他收買了。

總有一些妖族兇殘、桀驁,不給八公子面子。

這些妖族,蘇景行就得防備。

萬一對方和人族有仇,那蘇景行更是可能遭遇無妄之災。

而這些問題,如果蘇景行變成半妖,那就不是問題了。

赤龍天豬,無腦歸無腦,但它們畢竟是七曜星,八大妖族之一。

大部分的妖族,還是肯賣它們面子的。

所以,蘇景行不排斥變成豬頭人。

情況允許的情況下,披上「豬悟能」的馬甲。

咳咳~

收攏思緒,穩定心神。

蘇景行繼續讀取其它卡片,大部分都是離魂卡,唯獨一張卡片,有些意外。

瞬移卡!

這是赤龍天豬的天賦能力,給拾取出來了。

瞬移卡,解開能讓蘇景行瞬移,直接穿梭空間的那種,距離最遠百米。

也算不錯了。

收起卡片,蘇景行外放靈元,將屍體全部焚燒成灰。

弄乾凈山洞,坐在一塊石頭上,試著繼續感應驚雷劍上的特殊氣機。

可惜,這次沒有再迸發什麼異象。

驚雷劍上的特殊氣機,和天地自然有關。

這把靈兵,充電滿格后,居然有向道兵蛻變的趨勢。

道兵,正是天地大道孕養而成,或者大神通者感悟天地,刻錄道痕在上面誕生。

驚雷劍向道兵蛻變,充電滿格或許不是起因。

真正的源頭,應該是山脈中心,那片烏雲遮天的區域。

那些不斷綻放的閃電,有問題!

這些閃電,蘇景行靈武肉身,能抗個一兩道,三四道,最多不超過十道。

驚雷劍吸收閃電時,被劈了不下一千道。

因此,閃電帶來了一些因素,影響到驚雷劍,完全有可能。

想到這裡,蘇景行一陣喜滋滋。

道兵啊,這可是能成長的神兵利器。

封天棍也是道兵,但這根棍子,蘇景行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徹底掌控,不是不想,而是每次進行是,心神都會受到一股其它力量干擾。

這說明封天棍在此之前,被人掌控的時間很長,在封天棍上留下的痕迹,極其深刻。

蘇景行重新想在上面留下烙印,就變的艱難。

好在蘇景行也不強求,無法徹底掌控,能使用一樣即可。

驚雷劍不同,蘇景行早就徹底掌握,後面真要變成道兵,那一樣受蘇景行操控。

這就爽了。

……

感應驚雷劍完畢,蘇景行將它收起來。

嚇唬最後一頭赤龍天豬,從對方嘴裡知道「赤龍洞府」的具體地點。

蘇景行決定過去一試,看看能不能進入「赤龍洞府」。

那件能讓妖族,獲得天妖之軀的寶物,對人體有沒有用,看了才會知道。

即使沒用,說不定還有其它東西。

「赤龍洞府」,赤龍王留下的洞府,好東西不可能只有一樣。

最後一個赤龍天豬吐露的地點,正好位於西面,和蘇景行要前往的月盪山,方向偏的不是很大。

過去一趟看看,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打定主意。

第二天,天一亮,蘇景行就啟程出發,趕往「銅湖灣」。

「赤龍洞府」的地點,就位於一個叫「銅湖灣」的地方。

那裡有一個巨大的湖泊,銅湖。

這個名稱怎麼由來,蘇景行不關心。

反正去到銅湖灣,找一處山澗,驗證一下,就能確定「赤龍洞府」的真假。

赤龍天豬只是鎖定洞府的位置,但洞府是真是假,卻不敢肯定。

所以,需要驗證。

驗證方法,最後一頭豬妖,也痛快交代了。

蘇景行只需趕到地點,就能進行。

如此,一路上,蘇景行飛掠的極快,除了繞道的時候,其它時間都是趕路。

直到經過一片林木稀少的山地時。

【卡片+7】

拾取提示忽然閃過。

奔走中的蘇景行,腳步一頓,扭頭四顧。

感知剛放開——

「八公子的人,來的正好!讓他過來評評理!」

一聲大喝,忽然響起。

不等蘇景行循聲望去,就聽到右側方的山林里,傳來喊話聲。

「那位朋友,麻煩你過來一下。」

蘇景行扭頭,看向山林,見著一個蛇身人首的傢伙,朝他揮手叫喊。

「叫我?」蘇景行環顧左右,用手指了指自己。

「對,就是你。」

蛇身人首的傢伙,再次大聲喊道,「閣下是八公子的護衛對吧?」

「對!」蘇景行不動聲色應道,一邊回答,一邊向右側面走去。

本來雙方隔著三四百米,隨著蘇景行走近,才發現山林裡面有一處空地。

此刻,空地上,聚集著兩撥妖族。

一方是蛇身人首,或者整個都是蛇軀的碧眼蛇妖。

一方是渾身毛髮火紅,頂著一顆兇惡虎頭的烈焰虎妖。

在兩撥妖族中間,十幾個心月狐族的人,倒在地上,或是重傷,或是輕傷,神色衰敗,滿臉絕望。

蘇景行走過去時,這些心月狐族看過來的目光中,則充滿了怨毒。

「八公子的人?你為什麼要害我們?我們心月狐到底哪裡惹到你們了?」

一個少了一條腿的心月狐,朝蘇景行凄厲嘶啞的吼道。

我也想知道原因!

蘇景行心中暗忖。

那什麼八公子,天知道為什麼針對心月狐。

連碧眼蛇妖,烈焰虎妖也說動了。

暴血狼族,碧眼蛇族,烈焰虎族,加上赤龍天豬,這四個妖族,都是七曜星最強大的八個妖族之一。

心月狐本來也是其中一個,但現在被那神秘八公子針對,也不知道,能不能撐過來。

……

「嘭~」

一聲悶響,朝蘇景行嘶吼的心月狐,被一個烈焰虎妖,一跳踢飛出去,摔砸在一棵大樹上,撞斷樹榦。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烈焰虎妖瞪著兇殘的目光,惡狠狠的掃了眼心月狐。

隨後,看向穿著合金戰甲的蘇景行,臉龐上擠出一絲笑容。

「敢問小哥叫什麼?在下虎驁,不知八公子可好?」

嘖,這虎妖夠懂事的啊。

說話也有點文縐縐的,難不成離開過七曜星,去過其它的星球,人族主導的星球?

蘇景行心中暗忖,表面上不動聲色,開口道,「叫我阿來就行,公子非常好,多謝虎驁的關心。」

「哈哈,原來是阿來小兄弟。」虎驁大笑著,想要繼續套近乎。

另一邊,之前叫住蘇景行,讓蘇景行過來的蛇妖,插話道,「虎驁,你等會再拍馬屁。現在,先將事情搞定再說。」

說著,它扭頭看向蘇景行,正色道,「阿來是吧,我叫王蛇,請你過來,是想讓你代表八公子,做個評判。」

「評判什麼?」蘇景行掃了眼四周。見著右前方不遠處,地面上躺著幾具屍體。

有心月狐的,也有蛇妖的,也有虎妖的。

不過,蛇妖、虎妖,都只有一具。

顯然,剛才拾取到的卡片,來自這些屍體。

「評判這些心月狐,到底歸誰所有。」

王蛇指著中間地上受傷的心月狐,陰冷道,「這群心月狐,是我們先盯上的,也是我們搞定的,結果,就在我們活捉的時候,這些老虎跳了出來,說心月狐是它們從遠處追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