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天下俊傑大會採取的是隨機抽取制,對手也是隨機,因此也有一些運氣成分在裏面,若是運氣好一點,抽到的對手比較弱,則可以輕鬆晉級第二天的複賽。

若是運氣不好的話,一上來便可能抽到三大九品宗門的天才弟子,甚至是太子楚九星,那第一天初賽就要被淘汰,更倒霉一點的可能連小命都要搭上,畢竟天下俊傑大會從來沒有不能下死手這個規矩,一切只看勝負。

…..

不一會兒,五百餘名參賽武者便是抽取好了各自的號碼。

「16號么….」

手裏抓着一個灰色圓球,球面正中赫然刻着兩個大字,費仁臉色思索,按照規矩,他的對手便是手握17號球的參賽者。

。 「還不死!」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臉色陰沉,他連續出動兩刀竟然沒能殺死一個聚元境的螻蟻。

陳玄心頭駭然,這太陽帝國的鳥雜碎太厲害了,即便對方已經受傷,他都不是對手,一旦不跑,絕對必死無疑。

不過彷彿是看穿了陳玄的想法一般,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再次拔刀怒劈;「疾風斬!」

斬你妹!

陳玄欲哭無淚,這鳥雜碎看來是真想宰了他,沈初雲和神組的人只怕馬上就該到了,這傢伙竟然不想着逃跑。

不過陳玄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其手中的刀光幻化,迎擊而上;「橫掃千軍!」

刀光縱橫,銳利的氣息彷彿是要把空氣都一寸寸割開掉來,一柄刺眼的刀芒橫掃天地四野,猶如憤怒的神龍橫掃天地。

然而,當陳玄這一刀遇上太陽帝國戰神境強者那一刀之後,僅僅堅持了一秒鐘,那刺眼的刀光便是被斬斷,可怕的一刀繼續朝着陳玄的身體劈殺而來。

不好!

陳玄心頭狂震,在這等絕境之下,只見他猛地一咬牙,而後其雙手合掌;「逆亂三式,第一式!」

逆亂三式,這同樣是九轉龍神功自帶的強大武學,不過以陳玄目前的實力一旦施展出這逆亂三式,自身的力量是會被抽乾的,這也就是說陳玄這一招使出,一旦敵人沒有倒下,那麼最終倒下的就會是他。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陳玄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他只期望沈初雲和神組的人快點趕來,不然他恐怕就真的要死在這原始叢林之中了!

「這是什麼刀法?」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一驚,他感覺陳玄施展出的這一刀,有着逆亂空間的可怕能力,雖然無法威脅到他的性命,但依舊讓他感覺很強。

霎時間,那彷彿可以逆亂空間的可怕刀光從半空中劈斬而下,周圍的空間都在扭曲,一絲絲可怕的逆亂之力匯聚在這一刀之上,擁有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霸道氣息!

嗤嗤!

咚!

兩者碰撞,橫行的刀光以拉枯摧朽般的繼續摧毀著周圍的一切,空氣在這等碰撞之下都瘋狂顫抖!

下一刻,只見陳玄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一口口鮮血止不住的從他的口中狂吐出來,這一刻的陳玄體內已經沒有任何一絲力量,剛才那一招已經將其體內的力量全部抽空。

在陳玄的對面,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也是被逼退,這使得他的臉色更為陰森、殘暴。

「區區螻蟻,竟然能與本武士硬碰三招而不死,不過,即便你天賦異稟,接下來你也該死了!」太陽帝國戰神境強者一臉殘暴,而後只見他虛空一跨,整個人忽然橫空而立,其手中的武士刀顫動之下,猶如一輪烈日般從半空中朝着陳玄籠罩而下。

完了,難道小爺真要死在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我還是個處男啊!

看着那可怕的一刀朝自己籠罩而下,陳玄苦笑不已,這次他怕是真的玩大了,自己的小命兒都得丟掉。

然而,就在陳玄束手無策之際,一隻擎天大手,忽然從天而降,猶如鎮壓着孫猴子的五指山一般,厚重、可怕,可鎮壓世間的一切,其輕而易舉便是將那可怕的一刀震碎。

「是誰?」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心頭大駭!

「哼,區區蠻夷之邦也敢來我天朝國放肆,我看你是嫌命長了吧!」暗中,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那可怕的擎天大手繼續朝着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攻擊而去。

不好!

太陽帝國戰神境強者眼神恐懼,來不及多想,他立即朝着叢林遠處逃去。

「哼,想走,把命留下吧!」這時,一道身軀挺拔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陳玄頭頂的半空之上,只見他巨掌一拍,猶如一座山峰從天而降,直接把太陽帝國那名戰神境強者瞬間碾壓在巨掌之下。

咚的一聲,地面瘋狂震動、顫抖!

而後陳玄立即看去,只見他前方百米位置的大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寬達二十米,深達兩三米的恐怖手掌印!

而那太陽帝國的戰神境強者此刻就躺在其中,猶如一灘肉泥一般,早已經沒有了生息!

見此,陳玄的心頭也是極其駭然,這傢伙竟然一戰拍死了一個戰神境強者!

這時,就在陳玄心驚這人的可怕之際,沈初雲、郭長峰,還有一個看上去三十一二歲的女子從三個方向爆射而來,不過瞧着眼前這狼藉一片的戰場,他們的眼神同時一震,隨後他們的目光同時朝着半空中懸空而立的男子看去。

「原來是林參將,多謝出手相助!」那名三十一二歲的女子朝着半空中的男子拱手說道。

看着太陽帝國那名戰神境強者的屍體,郭長峰鬆了口氣,幸好有林參將出手,不然若讓其逃了,那絕對會讓天朝國損失不少機密!

林參將緩緩落地,他先是看了沈初雲一眼,笑道;「原來沈部長也在。」

說完其繼續笑道;「不過你們該謝的人不是我,而是這位小兄弟,若不是他拖延住了此人,我趕來的時候此人恐怕已經逃了!」

聞言,三人這時才瞧見不遠處從地上爬起來的陳玄,沈初雲的臉色遽然一變;「小王八蛋,你怎麼樣呢?我不是讓你別插手嗎?你怎麼就是不聽?你想氣死老娘是不是?快給我看看,傷著哪呢?」

「虎娘們,我沒事,別摸了,他們都看着了。」瞧著沈初雲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陳玄頓時有些不習慣。

見此,沈初雲立即踢了他一腳,真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小王八蛋現在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是不是皮痒痒,和戰神境交鋒,你鼠貓的,有幾條命?」

「林參將,真的是他拖住了太陽帝都的間諜?」那名三十一二歲的女子有些不太相信,主要是陳玄的境界實在太低了。

「夏組長,你們神組出了一個了不起的人才!」林參將笑着點了點頭,然後他走向陳玄說道;「小兄弟果然非同凡人,以聚元境之力竟然能夠硬抗戰神境三招,這樣的人即便我狂龍軍團都難以找出來,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想過退出神組,進入我狂龍軍團?你放心,有任何條件你儘管提出來。」

什麼,這小子擋住了戰神境三招!

夏秋心中一驚,但是,這可能嗎?

「林山河,當着我的面兒挖我的人,你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沈初雲黑著臉說道。

。 青雪自是連忙解釋:「這是那滴上古青龍的剩餘部分,還有裏面的龍靈。半滴精血對我來說足夠了,還有半滴和這龍靈對於小主人來說非常重要。」

青龍精血他自是認識的,他倒是沒有想到這青龍精血還有半滴,甚至連那龍靈都是留了下來,當即是喜出望外。

不過這所謂的龍靈應該怎麼處理?龍靈就是精血裏面一動不動的小龍了。

繼續養著變大?

於是便是好奇地問了青雪:「青雪前輩,這龍靈還能像以前一樣嗎?」

青雪搖了搖頭:「如果精血只是少量的損耗自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被我消耗了半滴之多,這餘下的半滴精血就不能讓它繼續生存了。小主人可以把它煉化了,好處多多,可能會獲得一些上古青龍的特殊傳承。」

林天霄暗道可惜,畢竟是一個超級靈物,就這麼消化了,雖說可能會獲得巨大的好處,但是這龍靈也就不復存在了。如果之前被青雪消化了就算了,此時出現在自己面前,尤其是親身經歷過一道紫雷以後,知道這龍靈是多麼的難得可貴。真的有些不忍心。

追問道:「真的就沒有其他辦法讓它活下來了嗎?」

青雪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也不是沒有,但是這樣比殺了它還要殘忍。」

林天霄沒想到還真有辦法,連忙問道:「什麼辦法?」

「作為器靈!」

「器靈?!這龍靈可以作為器靈?」

林天霄說完就是拍了拍腦袋: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茬!

之前還和魔皇討論過器靈的事情,但是此時這龍靈在手中,他卻是突然沒有想到這個事情,典型的燈下黑。

青雪點了點巨大的腦袋,語氣略顯傷感:「不錯。但是這對於任何一隻神獸來說都是巨大的屈辱,即便它只是一滴精血所演化而來。」

林天霄當然知道,作為一隻強大的靈獸,尤其是神獸是何等的高傲自負,怎麼可能屈身於一件器物之中。

「我知道神獸自有神獸的尊嚴和傲氣。有的時候活着比死還要痛苦,但是有一句古話,那就是:好死不如賴活。

活着一切就都還有希望,而死了一切就沒有了。」

此時林天霄單手一招,魔池中的「霸上」瞬間就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對着那仿若死了多時的龍靈說道:「我知道你能聽得到,不管你願不願意,目前成為器靈是你唯一的選擇。

我可以完全不顧你的感受,直接把你塞進去,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你都沒有辦法拒絕,因為你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

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我希望你主動接受,與我並肩作戰。相信我不會辱沒了你的名氣。

我給不了什麼其他承諾,甚至我出現危險的時候,把你擋在最前面,因為這是你的使命。

當然我還是想和你說一句,如果有一天我未死,你未亡,我也不再需要你了,而你也有了更好的歸宿,我准你離開!」

林天霄說話的時候利用了乾戒中的獨特氣場,說不出的霸道和霸氣,他就是頭頂天,腳踏地的世間主宰,一言九鼎,毋庸置疑。

即便是是那青雪都是有些動容,暗道:「小主人這樣的霸道氣場要超老主人當年許多啊。要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必定是要留下來見證這位小主人的輝煌崛起。」

龍靈依舊一動不動,彷彿真的死了一般。

林天霄也不再管它,把龍靈牽引出了半滴精血之中,將青龍精血收了起來。然後逼出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在「霸上」上面,

原本以為要多花費一番功夫,沒有想到那龍靈竟是主動吸取了林天霄的精血,然後進入了「霸上」之中,至始至終它都沒有掙開雙眼。

隨着龍靈的進入,「霸上」的刀身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隨即黑色的刀身之上濃郁的青色靈力浮現,發出陣陣龍吟,而刀身到刀柄竟是在這靈力的影響之下稍微改變了形狀。最明顯的就是刀柄,上面覆蓋有龍鱗,宛如一個憤怒的龍頭。

此時黑色長刀已經發生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那毫無靈性的利刃,而是一把真正的靈器,林天霄感覺此時手中的「霸上」要超過那把上品靈器血斧「血虎」。

林天霄手握長刀,此時和長刀有了一種獨特的聯繫,也可以說是和龍靈的聯繫。

手中長刀一揮,即便沒有動用靈力,刀身便是自帶青色刀芒,伴有龍吟,在地上斬出一道百丈溝壑。顯然現在的長刀已經達到了上品靈器的水準。

「『龍霸』!好一個龍霸!

從此以後世間再無『霸上』,只有我手中『龍霸』!」

此時天地間只有一人一刀,霸氣橫生,無可匹敵。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龍霸」是長刀反饋給林天霄的信息,顯然這是那龍靈的意思。這個小小的要求林天霄自然不會拒絕。

在得到林天霄的同意之後,刀身震動,裏面主動發出一聲衝突嘶吼:

「嗷吼!!!」

隨後便是安靜了下來。

隨即林天霄單手一揮,「龍霸」再次進入魔池之中滋養。

青雪雙翅抱拳對着林天霄祝賀:「恭喜小主人成功獲得龍靈認可。」

青雪完全是開心下意識地行為,不過可惜而知後果,直接把正對着的林天霄扇飛了空中。

青雪當即展開雙翅一個閃身接住了空中的林天霄,鷹臉有絲羞紅:

「不好意思,小主人,忘記了你現在才是玄將修為。」

林天霄穩穩地落在青雪的後背之上,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有些興奮。

青雪自是感應到了,並未停留,展翅在空中翱翔,速度非常之快。

林小綠傻傻地望着在空中的一人一鷹:「小白哥,主子騎着雪姨好酷啊,簡直酷斃了!」

林小白也是痴痴地望着空中:「好久好久沒有看見娘親展翅飛翔了。小主人騎着我娘是很帥。」

突然想到了什麼,當即用手中那串破佛珠敲了一下林小綠的腦袋:「騎你個大頭鬼。小主人要騎也是騎我。不對不對……不是騎……是坐……,好像也不大合適的樣子,反正以後不許用騎!」

林小綠相當的委屈,低聲嘟囔著:「明明就是騎嘛,怎麼就不對了。」但是見得林小白兇惡的眼神,也就不敢嗶嗶了,心裏念叨著:「不用騎,難道用上?」

還好他沒有說出來,要不然估計要被打死。讓自己千年的道行消失一旦。

林天霄站在青雪的身上,單手負立,翱翔天際,宛若不可一世的帝王,立於雲霄之端,風姿卓越,確實氣派。

青雪在空中肆意地飛翔,做着各種高難度動作,根本不擔心林天霄會掉下去。飛了一段時間以後,平穩地飛在空中:

「小主人,青雪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地差不多了,現在主要是靈魂上的創傷還沒有恢復,大概還需要一年的時間也就是差不多了,到時候我便會暫時離開這裏。」

林天霄沒想到青雪會在此時和他說這個,更是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消息。不過因為之前小白的事情,心態上倒是沒有那麼大的起伏了。詫異道:「這麼快!?」

乾戒裏面一年,按照現在的時間比來說外面也就是兩個半月。確實很快。

青雪有些歉意:「對不起,小主人,原本我應該陪在你身邊的,但是隨着我的蘇醒,老主人留在我體內的東西也就隨之覺醒了,很多事情必須青雪去做。而青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小主人,當然也是為了我的孩子。到時候青雪不在身邊,就讓我的孩子好好陪您。」

說話的時候瞥了一眼下方的林小白,眼神之中更是充滿不舍和愧意。

林天霄也是看着下面的光頭小和尚林小白,好奇道:「小白不跟青雪前輩一起走?」

青雪搖了搖頭:「我的孩子是為小主人而生,在小主人出現在陰陽界的那一刻就是決定了,他有他自己的宿命,而青雪也有青雪的使命。」

其他過多的話林天霄沒有問,如果需要他知道的,這青雪必定是會說的,她此時不說那麼即便是他問了,她也是不會說的,問了反而會使她為難。

本來林天霄還想乾戒裏面去看看鎖魂塔下面的鎮壓之物的,知道了此事以後也就作罷了,剛好也是感覺到了外面洛玲瓏的到來。

「我先出去了,青雪前輩您陪陪小白吧。」

說着林天霄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乾戒之中。

青雪看着離開的林天霄滿是感激和讚許:「老主人當年對我說過我的孩子會又一道巨大的坎,如果渡過去便會平步青雲,想來跟着小主人應該會安然渡過的。」

隨即一雙原本就寒光攝人的鷹眼更是變得狠辣起來:「青雪能做的就是在你們到達那裏之前,儘可能完成老主人交代的事情,幫你們掃除些障礙。」

而鎖魂塔之中那鎮壓之物在感覺到林天霄離開以後明顯有些不高興了:「這小子怎麼說走就走了啊,不是放着一道紫雷在上面吊著本座的胃口嗎?本座已經想好了說辭,好歹也來瞧瞧啊,讓本座有機會展示一下天下無敵的口才啊!

怎麼放了網,不來收網了啊?

和本座聊一會兒,本座一高興,說不定就是指點你小子一二,讓你受益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