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甄城的話中,池魚得知,那位文大將軍,從被陛下派來后,其實在鎮南軍中,根本沒什麼作為。

真正做事的都是底下的人,而那位文大將軍,就躺着得軍功。

。 在成神之後。

千道流耗費了一段時間,適應了神明的力量后。就迫不及待地決定出發,前往大海,去海神島提親!

畢竟當年的約定,現在看來是他贏了。

那麼他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要去接受勝利的果實了。

哪怕他知道波賽西真正愛的人不是自己,但是那又怎麼樣?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

總之不能便宜唐晨那個老傢伙就是了。

千道流自從成神之後,感覺整個人彷彿年輕了幾十歲,當然這裏指的不是外表,而是心靈。實際上到了他之前那種實力,雖然無法長生,但是控制一下外貌衰老或者年輕,還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之前那副老頭子的模樣,純粹就是他已經覺得此生成神無望,所以就變成一副老頭子的模樣。懶得維持年輕人。

但現在既然決定要去提親,那麼自然不可能還是這副老頭子的模樣,所以千道流稍微把外貌調整一下,維持在三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就意氣風發的決定前往大海去提親了。

而作為一名孝順的孫子,雲川在知道千道流要去海神島提親后,頓時就決定跟隨着一起過去。給爺爺撐腰壓陣!畢竟那地方終究是一個神明遺留在這裏的道場,鬼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當然雲川之所以要跟過去,主要還是因為他腦海中那個瀚海乾坤罩的關係。雖然對於繼承海神之位,擁有外掛在身的他並沒有什麼興趣。也看不上這個世界神明的力量。

但是如果海神真的要傳承神位給他的話,雲川也不會拒絕。畢竟如果能夠獲得一個一級神完整的力量神位傳承的話,想必對於他自身也是擁有巨大好處的。因為現在的他,還遠遠沒有成長起來。對於自身的體系也並不明朗,這時候如果有其他的體系來參考,自然是對於完善自身力量體系有巨大好處。

至於繼承神位之後,是否會受到神界的桎梏,又或者是某種束縛?

這一點雲川並沒有絲毫擔心,別忘了他的腦海中還有着一枚神秘的符文!

這玩意兒可是出自高級抽獎區的寶物,名為肉身成聖法!

一切對他自身成長不利的東西,都會被這東西摧毀、轉化,成為對自身有利的東西。有這枚符文護體,就相當於萬邪不侵!所以雲川根本就不擔心自己是否會受到什麼限制,也不怕自己長歪了。

反正如果他誤入歧途,符文都會適時的糾正他。將他導入正途。

出自高級區的東西就是這麼牛!

……

海神島。

乃是所有海魂師的聖地。

這處地方是曾經的海神遺留下來的道場,作為傳承神位之地。

海神島上高手如雲,主要就是由一位實力高達九十九級的大祭司,以及守護七聖柱的七位封號斗羅守護者所組成。

如果說武魂殿是大陸所有魂師心中嚮往的聖地的話,那麼海神島就是所有海魂師心中嚮往的聖地。

這一天。

一白一金,兩道虹光劃破天際。

由遠及近。

橫穿大海,逐漸向海神島靠近。

在海神島的周圍海域,原本生活着許多護島魂獸,其中最強者乃是一頭魔魂大白鯊,年限為十萬年魂獸。負責阻攔所有外來者接近海神島。

但是今天,當那一金一白兩道光芒飛速靠近海神島的時候,隱藏在海神島周圍海域的所有魂獸,卻根本連頭都不敢冒。只能縮在海底深處,瑟瑟發抖!

前些年早就來過海神島的千道流,自然知道,海神島周圍有許多護島魂獸,一旦靠近會受到攻擊,所以他懶得廢話。一路飛來的時候便直接釋放出自己的威壓!

這屬於神的威壓一釋放,自然是暢通無阻。畢竟如果不想死的話,誰又敢冒頭去挑釁一尊神明?

很快,在逐漸靠近海神島的時候。

一金一白,兩道光芒逐漸收斂。

最後緩緩地降落在了海神島最外圍的沙灘上,並沒有大張旗鼓,意外的顯得很低調。

畢竟這一回千道流是來提親,不是來結仇挑釁的。來到人家的地盤,自然還是禮貌一些好。

……

而雲川剛一踏上這海神島,立刻就感覺到了這裏的與眾不同。

先不說景物,首先他感覺到的就是溫度。按道理來說,現在已經是冬季,就算有着海洋氣候的影響,大海中島嶼上的溫度要比內陸高一些,但也肯定是寒冷的感覺。

可是,當踏上海神島后,雲川第一個感覺卻是溫暖,如同春天般的溫暖。

放眼望去,海神島上竟然儘是一片綠色,這巨大的島嶼給他的感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斗羅大陸上,一眼看去,根本望不到邊際。

在這島上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植物,很多都是他們叫不上名字的。

空氣中帶有撲面而來的海的氣息,清新、溫潤、沁人心脾,風中隱隱有海的吶喊和呢喃~

沙灘在陽光的照射下,潔白、細膩的宛如一顆顆小水晶般的沙粒會泛出銀光,初到這裏,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澄靜,海天一色,鷗鳥競翔。

天空是碧藍碧藍的,藍得高遠,藍得純凈,藍得透明………如此美麗的景色,說不出的動人。

「這地方,倒是一個適合養老的好地方。」

雲川看着周圍這世外桃源一般的景象,心中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時,一聲略帶驚愕的聲音從前方的森林中傳出。

「什麼人?」

伴隨着低喝聲,十幾道身影驟然從樹林中躥了出來。

這些人相貌各異,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身上的衣服。那是類似於勁裝的裝束,淡黃色,最大的年約四旬,年紀小一些的也有二十多歲了。

雲川對於海神島上魂師們衣着的顏色代表什麼,早上來時就聽千道流說過了。

海神島上的海魂師是按照衣服顏色區分等級的。但這卻並不是魂力等級。而是當初他們承受海神考驗時的難度。通過的考驗難度越高,在海神島上的地位也就越高。衣服顏色也隨之不同。

從低到高,正是按照魂環的顏色來排列的。眼前這些身穿黃衣的海魂師,顯然是僅僅高於白衣魂師的第二等。

在他們之上還有紫衣、黑衣、紅衣。

而在海神島上,有資格身穿紅衣的,就只有身為大供奉的波賽西一人了。

此時這十幾個忽然出現的人,看向千道流和雲川祖孫兩人,目光充滿了驚訝,顯然想不出為什麼會突然有人出現在這裏。畢竟在海神島的外圍區域,可是有許許多多的魂獸守護者。阻攔外來者靠近這裏的。這兩人又是如何接近這裏的?

7017knocontent。 地滑?

這種時候遇上地滑?

都尉心下一沉,麵皮輕顫抽搐。

「楊都尉,發生何事了?」

稅銀隊伍後方的翟歡發現隊伍停下,這會兒也不是休息的時候,便驅馬上前詢問。

「前方有地滑,走不了。」

都尉見來人是翟歡,心下雖有不悅卻沒有表露於色,只是他習慣性冷著臉,臉色也算不上多好。翟歡並未在意這點細節,他跟這位都尉「共事」幾日,對方喜惡與他干係不大。

「地滑?」

翟歡敏感神經被觸動。

他扭頭詢問斥候:「可有人為跡象?」

雖說地滑是比較常見的自然災害,行軍打仗時有碰見,但偏巧是當下這個敏感關頭,趕巧不巧讓他們這時候遇見,由不得他不多想。

斥候餘光看了眼真正的上司,見後者沒意見才回答:「仔細查過,並未人為跡象。」

翟歡皺眉。

並無人為跡象那便是巧合了?

他又問:「多久可以清理好?」

實力強大的武膽武者,甚至能以一人之力撼動山嶽,短時間內清理出一條路也不是問題。

斥候的回復讓他失望,因為山體不穩不能暴力開道,半日時間還是樂觀估計。若中途有其他意外情況,恐怕要耽誤一整天時間。

這位斥候也是四寶郡土著人士,對郡內各處地勢道路非常熟悉。按照他的經驗,若選擇繞道,至多比原來的路線耽誤一個時辰。這點時間完全可以通過減少休息時間彌補。

翟歡對這個建議不置可否。

前幾日的暴雨,受影響的未必只有附近這段官道,誰知道繞路不會碰上同樣的麻煩?

不過,他並非決策者。

翟歡問道:「楊都尉以為如何?」

都尉自是遲疑不定。

耽誤半天時間清理道路?

雖然安全穩妥,但斥候也說中途可能發生二次地滑,有危險還會耽誤更多時間,錯過交接的時辰。若是繞路,其中風險未知……

他這一猶豫便是半刻鐘時間。

翟歡也不好催促。

翟樂這邊倒有小小的埋怨。

他騎在馬上,歪身偏向自家堂兄,翟歡默契十足下了一個防止外人窺聽的言靈。翟樂放心吐槽:「阿兄,那位都尉做事兒這麼磨唧?」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遲疑的?

當然是派人清理道路啊。

至於繞道會耽誤一天半天?

拜託,混淆旁人耳目的假隊伍,莫說耽誤一天了,即便耽誤十天半個月又如何?

繞道?

沒必要!

翟歡臉色微有異色,心底快速閃過一個可怕猜測。目光狀似不經意般,掃過那一箱箱上了封條的稅銀箱子,胸腔突突數下。

他少有地嚴厲起來:「阿樂!」

翟樂瞬間蔫成霜打茄子。

自打他有了正經的字,就不樂意旁人再這麼叫他,「阿樂」這個稱呼過於秀氣,不夠有男子氣概。堂兄也知道他暗戳戳的小心思,很少會這麼喊他,一旦這麼喊了……

翟樂基本秒慫。

他委委屈屈地癟了癟嘴,私下吐槽一句又不是當着人面得罪……不至於如此吧?

翟歡凝重:「阿樂,接下來要小心了。」

翟樂疑惑不解:「有情況?」

「稅銀有問題。」

翟樂受了驚嚇:「有問題?本來就是假的稅銀能有什麼……啊這,阿兄的意思是……真的?」

翟歡極其輕聲地應了一聲:「嗯。」

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若非如此,楊都尉何苦發愁耽誤時間?

翟歡拍拍自家堂弟的肩膀,叮囑:「時刻提高警惕,防止暗中冷箭,自身安全最重要。」

至於稅銀?

能保住最好,保不住也是天意。

畢竟,他並不知道這是真稅銀不是嗎?

若真遇見勁敵,為何要為了一批假的稅銀堵上性命,將自身、將阿樂置於危險境地?

唯一沒料到的是那位郡守是個狠人。

居然有膽量冒這個風險。

饒是清冷如翟歡也生出幾分薄怒。

不多會兒,那位楊都尉終於糾結出結果,咬咬牙,決定冒風險繞道,走另一條較為偏僻的小路。這條小路幾乎沒什麼行客,幾乎都是僅容一輛馬車通過的狹窄山道。

山道兩旁密林遍佈。

凹凸不平還未乾透的泥濘山道給隊伍增添了不少難度。普通人輕裝上陣走着都費勁兒,更別說推著一輛輛載滿沉重箱子的車輛。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便有士兵氣喘吁吁。

明明已經入秋卻熱得渾身大汗。

「快走!停下作甚?」楊都尉騎着馬、沉着臉,見士兵越走越慢,心頭火氣蹭得上來,粗聲呵斥,「才多少路就累成這德行?便是爬也得爬起來!耽誤時辰你們有幾個腦袋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