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很可惜,維爾並不認識這些遠古的魔法符文,而且,他也並不是狂熱的魔法研究者,對於這些東西並不算是特別上心。

……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收起魔劍,望著這這個黑漆漆的巨大洞口,維爾極度為難。

極度可怕的氣息洋溢洞穴之中。

氣息很複雜。

死亡的氣息、野獸的氣息,還有,一股熾烈的、極度威嚴的氣息。

有危險。

極度危險。

如果可以的話,維爾並不想讓自己身處險境。

原路返回?

回想起上面詛咒騎士和那匿去蹤跡的亡靈法師,維爾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但是這個洞口……

不管怎麼看,似乎都不是什麼安全的選擇。

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維爾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個詭異的洞口。

就在維爾猶豫不決的時候,他的的【黑暗之心】忽然開始瘋狂跳動起來。

「怎麼了?」

還沒等維爾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一縷漆黑的霧氣開始在他的身側蔓延開來。

似乎是對維爾的回應——

在洞穴深處,一陣毛骨悚然的聲響開始緩緩逸散開來。

咔噠~~咔噠~

聽起來像是什麼東西觸碰岩石的聲音。

與此同時,一陣奇特的咀嚼聲也很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一股異常冰冷的氣息開始在空氣中彌散開來。

「看起來,我似乎沒得選擇了。」

暗嘆了一口氣,喚出一把魔法長劍,維爾做出了戰鬥姿態。

……看著城門樓上,四座粗壯的箭塔,張山有點心虛。

當初鎮魔城的箭塔,是一萬攻擊力,每秒攻擊兩次。

也就是說,每座箭塔秒傷兩萬。

這四座箭塔,光是看個頭就知道,比當初鎮魔城那兩座箭塔,要猛得多。

而且這次,還是四座箭塔在一起。

這傷害那得有多猛啊。

《被動之王》第四百七十七章中級箭塔圖紙 雖然明奚淺的偽裝無懈可擊,但剛才她掃過來的目光,很確定的告訴了他們,她就是明月。

華沅沅恍恍惚惚的,半晌沒回過神。

直到聽着華家人憤怒咆哮的吼聲,她才後知後覺的看向兩個哥哥。

「剛才……嗚嗚……」

話沒說話,就被兩人一起捂住了嘴巴。

華茂松和華青山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大家都沒有心思注意這邊后,同時鬆了口氣。

「把你腦海里的事情忘掉!」華茂松嚴肅的警告華沅沅。

看到她猛點頭后,才放開了捂住她嘴巴的手。

華沅沅深吸一口氣,壓低聲音:「她真的是明奚淺!」

「果然好好看啊,真人比畫像好看百倍好嗎,啊啊啊,我竟然親眼見到了自己的偶像!」

「你可閉嘴吧你。」華茂松瞪了她一眼。

華沅沅閉上嘴,臉上還帶着激動的笑容。

……

另一邊,奚淺從華家出來,敏銳的感覺到了很多視線落在身上。

她根本沒有管,讓風馳直接回中域。

界面之心到手,她要準備血咒的解除和飛升通道的構建了。

只是,君擎天怎麼可能讓她那麼容易就回去。

在感應到那縷神魂的氣息后,他就做了兩手準備。

其實心裏對那三分之一的神魂殺了明奚淺的事,並沒有抱多大希望。

所以,派了大量的人去劫殺!

其中,領頭的就是容流!

容流一百個不願意,但他沒有選擇,他和君擎天之間有協議,這樣的事情,他必須牽頭。

所以,哪怕極其忌憚明奚淺,容就還是硬著頭皮來了。

就在東域和中域的邊境。

奚淺剛撕裂空間出來,臉色還殘留着蒼白。

就被密密麻麻的魔修堵住了。

放眼望去,成千上萬,大部分都是金丹修士。

奚淺臉色陰沉了一瞬。

魔炎宗果然手段恐怖,竟然有這麼大的手筆。

這些人,還不知道是犧牲了多少大陸修士,才換來的。

「明奚淺,留下你手裏的東西,我就放你過去。」容流冷眼看着她。

奚淺並不說話,她看着全部籠罩在黑袍里的人。

心神一動,後面「唰」的一下,出現了上完只赤血蜂。

密密麻麻的,大部分都是五階和六階,七階也不在少數。

容流等人臉色一沉。

百聞不如一見,明奚淺手裏的赤血蜂數量,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就不要怪我以大欺小了。來人,列陣!」容就手裏突然出現兩面黑色的三角旗。

他「唰」的揮了一下,四周的魔修訓練有素的開始列陣。

奚淺眼神微閃。

她暗暗吸了口氣,果然來者不善,這個陣法……對她來說,暫時有點困難。

特別是她現在體內還有傷。

「赤血,風零你們幾個帶赤血蜂過去,記住,小心點。」

「我們明白。」赤血幾個是人形,此時皆是一臉嚴肅,

「轟——」

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兩方瞬間戰成一團。

算起來,雙方的等級都差不多,但對方有陣法,訓練有素。

赤血蜂落到了下風。

「小寶,封鎖空間,盡量保住赤血蜂。」奚淺聲音微沉。

她眼神警惕的仰著四周,並不敢輕舉妄動。

剛才小白和她都感應到了,容流身後,還有十個化神巔峰。

君擎天是真的打定主意,讓她死!

「明奚淺。你可別不識時務。」容流興味的看向奚淺。

「我不識時務又如何?」奚淺冷笑,反問道。

問出口,也指望容流能回答。

她身影突然消失,就連氣息,也消失得一乾二淨。

容流面色一變,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遠處的半空中,出現了一道赤紅的身影。

不太看得清面容,卻能清晰的捕捉到她滿身的氣質傾華。

只見她抬手,提劍,橫劈了一劍過去。

將對面的山峰攔腰斬斷。

「轟隆隆——」山頂倒下來,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容流臉色又是一變。

她發現了。

明奚淺這個死丫頭,究竟是吃什麼長大的?

真讓人鬱悶!

十個化神巔峰暴露在奚淺面前,個個身穿黑色斗篷,渾身上下都鬧着濃郁的魔氣。

這些,才是真正的魔族人!

他們一開始就修練了魔氣,所以,奚淺並沒有小看他們。

十人面無表情的盯着奚淺。

然後一同動手。

十個化神巔峰,奚淺頂着巨大的壓力。

她微微後退了半步,然後凝聚了九天神雷和紅蓮業火。

這兩樣,都是魔族最忌憚的。

魔族並不是都是君擎天,擁有滅心魔炎。

很快,十個化神巔峰,被九天神雷和紅蓮業火逼得四處逃竄。

容玖暗罵了一句廢物,然後親自上前,準備動手。

就在這時,天邊突然插進了一道功擊。

轟——

直接把列好陣的魔修全部打散,赤血蜂隨了奚淺,有機會必然要抓住,乘你病要你命。

它們瘋狂的撲上去。

容就流和十個化神巔峰臉色大變,憤怒的看向空中的人。

「魏王殿下?!」

「敢問殿下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想保明奚淺?」容玖臉色很難看。

他沒想到,扯後腿的,竟然是自家人。

還是十二魔王之一的陣魔。

從靈界來的人。

「誰讓你們動用本王的陣法了?」魏星楚並不看奚淺。他冷冷的看着容流。

「……長老堂已經商量過,且尊主同意了。」容流努力剋制心底的憤怒。

「本王怎麼沒收到通知?」魏星出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