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聯絡已經在千度上登錄了廣告,下載量也在增加中。

不過,出了林南大學后,聯絡似乎就沒那麼受認可了,想像中的流量沒有快速到來,反而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周天的時候,薛蘊給李橋打了一個電話過來。

「李橋,不然咱們先別打廣告了,打了這麼多廣告,才不到一萬下載量,這麼下去也是燒錢。」

李橋嘆了口氣,確實,打了這麼多廣告還沒有增加多少下載量,繼續打廣告確實不怎麼明智。

他本以為憑藉聯絡的語音通話功能,會有很多人接受,並開始使用聯絡賬號。

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聯絡的可替代性太強,每一種功能都不是聯絡軟件獨有的。

「學長,暫時就先不宣傳聯絡了,把咱們工作室即將做出來的遊戲三國殺好好宣傳一下,等三國殺上線,就把遊戲和聯絡號綁定,並且要求最短時間就能註冊聯絡賬號。」

李橋強調了一番,既然聯絡軟件單獨宣傳效果不好,就只好把賬號和遊戲一起宣傳了。

「還是你有辦法,老實說,我想了幾天都沒想到怎麼辦,沒想到你幾分鐘就有了解決辦法。」薛蘊掛了電話,他搖頭苦笑,李橋不僅僅眼光獨到,在一些事情上,見解不輸專業人士。

之前,他也諮詢過學營銷專業的朋友,最終得到的答案也和李橋說的差不多,既然這個軟件宣傳效果不好,那就藉助別的平台。

李橋在掛了電話后略微皺了皺眉,本來還以為會一切順利,現在看來,果然沒那麼簡單,就像企鵝號在上線的時候,據說麻花藤為了推廣企鵝號,還曾用人妖號去拉用戶。

推廣聯絡的事急不得,明天早上升旗后的演講稿卻要準備一下了,雖說丁建中只是讓他上前當個榜樣,但也說了,讓他說一說自己在創業方面的感悟。

「陶司晨,枱燈借我用一下。」

「哦,你最好先充一下電。」陶司晨將書桌上的枱燈順手遞給了李橋。

李橋接過枱燈和充電線,給枱燈充上了電,他本人則趴在課桌上寫起了發言稿。

應該從哪方面講起呢?

考慮一下鹹魚逆襲的套路?我喜歡的女孩子嫌我沒錢,我奮發圖強,為了拿錢砸她臉上開始創業?

又或者考慮一下正能量的套路,為了回報學校,回報社會?

又或者,我有一個夢想?

李橋陷入了沉思,兩輩子加起來活了三十幾年,他還是第一次寫演講稿。

一直磨蹭了一個小時,李橋寫寫改改,總共寫了不到五十個字。

熄燈時間到了,燈滅了,李橋開了枱燈,依然在構思。

「算了,抄吧,從網上抄的肯定比我寫得好。」

李橋最終開了電腦,打開千度,找了一篇看起來還不錯的演講稿抄了起來,仔細看看署名,好像是某位互聯網大佬寫的。

創業期間每天睡覺只睡四個小時,從一個被人看不起的小職員開始干起,獲得老闆賞識,每天孜孜不倦的學習,最終跨越階層。

經過李橋的一番努力,一篇上好的創業雞湯就寫好了,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畢竟,要騙過別人,就要先騙過自己。

第二天天還沒亮,李橋就走了。

升旗可以說是大學生睡眠質量的一大殺手,平時習慣了一覺睡到八九點的學生,現在早上六點半就要起床去操場升旗。

一大早,當操場上呵欠連連的時候,升旗儀式也正式開始了。

李橋作為一名優秀的當代大學生,大學生創業標兵,走上了主席台,照着演講稿讀了起來。

「創業沒有捷徑,唯有努力……」

主席台上,李橋讀著昨天晚上抄的雞湯,有些地方他自己看着都覺得不合理,比如說,每天只睡四小時的老闆為什麼一年過去還沒進醫院,又比如說,他一個學生,創業前期是如何做到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的。

得,就算被罵,自己抄的東西忍着噁心也要讀完。

出乎李橋意料的,當李橋讀完演講稿后,主席台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本一片瞌睡的同學們在聽完演講后像打了雞血一般,一個個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

李橋就笑了,現在的人還真吃這一套啊,他演講稿中的那些不合理之處,相信他們都自動忽略了。

下台前,李橋看到了丁建中在人群中豎起了大拇指,從口型來看,丁建中說的兩個字是「真棒」。

「想不到社長這麼努力,難怪社長能這麼優秀。」詩藝琴為李橋自豪,轉過身,他看見蘑菇頭也在鼓掌,不由得鄙視道,「像你這種一天睡十個小時的人,這輩子註定是達不到社長的境界了。」

蘑菇頭自覺低下了頭,暗中決定要向李橋學習,往後的日子一定頭懸樑錐刺股。。 嘉神奈當然還是沒跟著走進浴室。

想不想的先不說,可愛的理繪同學還在裡面,這個時候跑進去恐怕會把她給嚇到的吧?

不過…

「白…白川你這傢伙為什麼會進來。」

「當然過來洗澡的啊,話說理繪同學的身材真不錯呢。」

「唔,你離我遠點…混蛋你出去出去…不要靠近我啊!!」

聽著浴室里不斷響起充滿橘色的聲音,即使隔著浴室門,也依舊能夠聽見那等屬於白川同學微弱的專屬壞笑。

不得不說,仔細想想還挺羨慕女孩子這種友誼的怎麼辦?

咳咳…

忽略腦海里亂七八糟的想法,嘉神奈拍了拍臉,很快就讓思想回歸正題。

「去找理繪同學的朋友們詢問情況?」

嗯,這個提議倒是非常可取。

理繪同學朋友什麼的,嘉神奈原本是不認識,只不過自從小由乃把這傢伙拉到line的群聊里后。

嘉神奈卻意外得知,群里的本子畫師似乎跟這傢伙交情不淺。

既然如此…

點開line軟體,忽略群聊里99+的恐怖消息,嘉神奈翻找到一個看起來就非常澀氣的可愛頭像,徑直點了進去。

【神宮】:本子~在不在?

與此同時…

某個普通的獨棟二層小樓里。

氣息強勢的大姐姐少女安撫好鬧騰的弟弟妹妹們,讓他們挨個回到自己床榻上準備睡覺,同時坐到書桌前打算對明天的課程進行提前溫習。

沒想才剛打開書籍,放在旁邊的手機屏幕就被突然點亮。

「咦,是神宮老師?」

智能手機是支持line賬號多開功能的。

為了區分消息來源,所用頭像以及備註信息也都各不相同,因此line群里的成員們也從來不會因為賬號原因暴露現實狀況。

【才不是本子畫師】:在呢在呢~神宮老師是需要畫獨家本了嗎?具體要求有哪些,最快什麼時候要?

群里的神宮老師最近輕正在動畫改編的事情,自己當然是沒有忘記,況且之前詢問的時候對方也表示日後的確需要。

那麼現在突然發消息過來,顯然就可能是因為這件事了吧?

然而…

【神宮】:獨家本的事情先不著急,我這有點事情想問一下,現在方便嗎?

【才不是本子畫師】:誒多…神宮老師有什麼事嗎。

不是找我畫本子?

可愛少女撓了撓頭,似乎沒想到會碰到這種情況。

【神宮】:嗯…我記得你跟真理老師的關係似乎挺好?

緊接著,伴隨[真理老師]這個辭彙浮現瞬間,如果說原本少女還僅僅只是單純好奇,神宮老師找自己到底幹嘛。

那麼當對方的名字浮現瞬間,弱氣臉頰明顯陷入凝固狀態,身體都不經意間顫了顫。

「由…由香的事?」

要知道,自從那天在line群聊里的事情發生后,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由香了!

畢竟從目前情況來看,不僅對方跟自己一樣可能喜歡上同樣一個男孩,還都處在同一所學校。

一旦現實身份被曝光,讓別人知道自己是個本子畫師的事情,那簡直就是最糟糕不過的情況了好嘛!

並且…

鼓勵由香去表白的那個傢伙還是我自己!

這導致這段時間以來,心情始終受到了巨大影響,就連上課的時候都會出現分心的情況。

好在由香最近似乎因為忙碌輕的原因,也沒怎麼找自己聊天,這導致勉勉強強也是把她糊弄了過去。

可是現在…

神宮老師居然突然提起由香!

【才不是本子】:那個…神宮老師是要由香有什麼事嗎?

強行壓抑住內心湧現上來的情緒。

松繁緒美深吸口氣,接著詢問道。

【神宮】:啊…實際上是我這邊有個朋友稍微有點事情,所以就過來問問啦。

嘉神奈想了想,感覺這個話題應該也涉及不到大傲嬌的隱私,於是當即解釋起來。

【神宮】:我呢有個朋友最近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但我又不好當面開口問她發生了什麼,畢竟因為性格原因她比較害羞,所以恐怕問了也不可能告訴我。

【神宮】但就在這時我恰好意外得知,真理老師在網路上似乎認識我那位朋友,只不過彼此之間並不知道對方在現實中的身份罷了。

【神宮】:所以打算過來問問你,知不知道由香在網路上一般跟誰玩的比較好。

【神宮】如果能夠得知我那位朋友在網路上的是誰的話,我就可以想個辦法以陌生人的身份幫她排憂解難,解決掉她的心事之類了。

雖然主要目的只是找出美少女班長在網路上的身份,但最終結果卻還是要幫她解決心事什麼的,所以從這種角度上來說…這話也不算是騙本子。

「?」

小小的腦袋裡充斥著大大的問號。

由香的朋友嗎?

雖然自己跟她的確認識了很久,但對於由香跟什麼人玩的好之類,她還真不太清楚。

不過…

神宮老師還真是溫柔呢。

看到對方為了解決朋友的心事而特地過來問人,柔弱的少女不免吐出口氣,一時之間不免想起自己的事情來。

唔…有朋友關心的感覺真好啊。

如果那個人也會這麼關心我,雖然未必會把自己是個本子畫師的事情告訴他,但心裡也絕對會很開心的吧。

【才不是本子畫師】: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誒,畢竟由香的朋友我也不太認識…話說神宮老師直接去問她不就行了?

收斂了遺憾的心情,想起那邊的神宮老師,少女連忙回應起來。

【神宮】:嗯…怎麼說呢。真理老師還不知道我那位朋友在現實里到底是誰,如果直接去問很有可能會暴露她的身份,所以這就不太好了。

雖然不清楚緒美同學很大傲嬌在網路上,到底是以什麼身份相處,但既然再現實里沒有交集,那還是讓她們自己曝光身份比較好。

即使大傲嬌就是真理由香的事,緒美同學已經知道就是了。

【才不是本子畫師】:原來如此啊…不過按照神宮老師的意思,好像你在現實里也認識真理老師?

柔弱少女可愛的眨了眨眼睛,不免疑惑的問了一句。

【神宮】:昂…我跟真理老師其實是同學,那位朋友也是我們學校。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太好直接去問,這不才打算找你這迂迴了解一下唄。

咦?

神宮老師是由香的同學?

少女愣了半響,看到line上浮現出的文字,不免陷入獃滯狀態,

片刻后,她就像是驟然反應過來什麼般,連忙翻閱起之前的聊天記錄。

隨著內容結合思考後重新捲入眼帘,弱氣臉龐逐漸被一片震驚之色所代替,睜大了眼睛,大腦更是陷入極度空白狀態。

等等…

這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吧!

7017k 雷君也在沉思。

「要不,咱們設計一下,這把神器出於種種原因,在斬殺了當前的這個BOSS后,就會被收回去?」

他的這個思路倒是新奇,這樣一來,後續的遊戲難度絲毫不受影響。